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1032:变强!(浓油赤酱和氏璧+)
    1032:变强!(浓油赤酱和氏璧+)

    有时候,他会忍不住羡慕嫉妒恨他这个身体,这么一个莽夫为什么就可以拥有一个这么贴心、忠诚、完美的伙伴,而他却无法遇到?

    一股强烈的憎恨袭上萧易秋的心……

    “毁了他,只有让他死了,我才能彻底拥有这个身体……”

    “不,只要我完美扮演萧易秋,苏霈就会彻底成为我的人,他的存在只能是助力而不是阻碍,并不会对我产生什么影响……”

    “杀了他,否则,你永远无法真正融合这个身体,永远有这个破绽。”

    萧易秋脑海中两种情绪正在角斗,正在这时,穆朝然果断抽出巨剑,苏霈的机甲轰然倒在赌斗场上,鲜血慢慢地从操控舱的裂口中慢慢流淌出来,将赌斗场上的擂台晕染成一片红色。

    “殷荣,所谓的破绽只是你的借口,你想杀他是因为你没有信心,你怕这个情绪会影响你,要知道掌控情绪的人是你自己,而不是别人,若你真杀了苏霈,才会真正让你心灵出现破绽……”

    “啊……”萧易秋突然怒吼起来,眼中一道红光闪过,正是萧易秋血脉力量的爆发。

    “还看什么,还不给我救治。”萧易秋冲着擂台上的人大喊。

    看到萧易秋激动的神情,一直冷眼观看这场赌斗比赛的老人与中年大汉脸上露出诧异的神情,这原本就是荣少的安排的,为什么现在荣少会这么暴怒?

    不过想到荣少向来有主意,可能又有什么安排了,老人果断通知医疗队上去救治苏霈。

    看到医疗队快速上场救人,穆朝然冷然回头,直接下了赌斗场。

    走到自己的机甲仓库,穆朝然这才冷冷地道:“这是什么意思?既然让我杀了对方,为什么你们还要派人救治?就这么流血身亡不是挺好吗?”他知道这句话,对方一定能听到。

    这带点残酷的话却让一边等候出场的唐宁宇心中愕然,尽管穆朝然行为处事带点邪气,但事实上,他是极有底限规则的,从不会干出什么过分的事情,为何经过了一场赌斗,穆朝然就好像变了一个人?在场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谁让你没有直接杀了他?现在,我们荣少又突然不想让他死了。”老人果然回答了。

    谁也没看到,在听到荣少不想让对方死了这句话时,穆朝然原本冷峻的表情缓和了一下。这结果,就不枉他最后一击做了那点小手脚了,巨剑悄然改变了一下位置,让苏霈避过了致命要害,留足了给对方救援的时间。

    没错,穆朝然在赌对手背后的势力,既然是精心培养起来的后起之秀,应该不会舍得让对方白白送死,只要这势力足够让迈尔发忌惮,那么他的对手就死不了,救治小队必然会出现。

    不过,憋屈了半天的穆朝然,听到对方这话忍不住嘲讽道:“朝令夕改,你们荣少也不过如此。”

    这话,老人没有回应,很快,轮到唐宁宇上场了,也许暗火突然一改常态痛下杀手,吓到了唐宁宇的对手,连场都没上,就主动认输了。这让唐宁宇松了一口气,能够不用乱杀人,总归是好事。

    下面,两人又经历了两场战斗,还好那个荣少没有提出什么变态的要求,让他们安然地度过了这一天。唐宁宇穆朝然才趁机将赌斗场周围的情况摸了一下,方便他们接下去的行动。

    苏霈疲惫的睁开眼,入眼的是一片黑色,上面有闪烁的光芒。

    突然黑色被拉开,一只大脑袋出现在他的眼前,正是萧易秋。

    “原来,我还没死。”苏霈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躺在治疗舱中,他想笑,可惜一笑,就感觉腹部疼痛难忍,一张笑脸顿时垮了下来。

    “别笑,你伤在腹部,一笑就会扯动伤口,疼死你。”萧易秋紧张道。

    “还有,刚刚赌斗场上吓死我了,没想到那个暗火竟然暗下杀手,太卑鄙了。”紧接着,萧易秋满脸怒火,似乎对暗火的行为十分的痛恨。

    “不能怪他,你说过,在赌斗场上,什么都会发生,也许我前面拖延时间的缠斗惹怒了他。”苏霈心中倒没有半分怨言。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顿时惊呼起来:“易秋,你的赌斗擂台赛呢?”

    “你都快没命了,我还能有心思比斗吗”萧易秋语气闷闷地道。

    苏霈闻言,心中暖流一阵涌动,他张了张双眼,将涌入眼中的感动压住,然后才轻轻道:“谢谢你,易秋。”到最后,还是他拖了易秋的后腿,以易秋的实力,一定能继续支持几天,那么也就能得到更多的经验。

    “说什么呢,好好养伤就是了。”萧易秋拍了拍苏霈的额头,转眼笑道,“等你伤好了,我们就回去,经过这些日子的战斗,我想我们应该更接近龙翔了,说好的,我们一起。”

    “知道了,我会好好养伤的。”苏霈愉悦地回道,能活着继续努力实现自己的诺言,这何其有幸?苏霈心中很是感恩。

    萧易秋这才站起身来与苏霈道别,走到门口,他突然停下步伐,背对着苏霈,轻轻说道:“对不起!”

    这声对不起很轻很轻,几乎近似耳语,可苏霈却听的清清楚楚。

    没等苏霈回应,萧易秋就快步离开了治疗室。

    是因为自己受伤,易秋就认为对不起他吗?

    苏霈温柔地笑了起来,他怎么会认为易秋对不起他呢?易秋苦心安排这一些,不就是想让他们更快地成长,然后成功考入龙翔,实现他们的梦想吗?易秋已经做的很多了,只是易秋不是神,他不可能安排的面面俱到,也算不出人心,他的伤又怎么会是易秋的责任呢?

    苏霈明白萧易秋对他的好,就算因此没了命,他也不会怨恨萧易秋,只会痛恨自己还不够强大,没能回报萧易秋对他的这份心。

    不过,总有机会的!

    苏霈猛地握紧自己的双拳,因为太过用力,再次扯痛了他腹部的伤口,但这撕心裂肺的疼痛,却让苏霈更加冷静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我要变强!成为易秋最可靠,能够放心交付后背最忠诚的伙伴!

    PS:今晚更新结束!我这几天是不是表现不错?所以,大家有月票就砸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