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1029:小心!(Thr6?冰妖和氏璧+)
    1029:小心!(Thr6?冰妖和氏璧+)

    凌蘭马上让小四联络上了凌霄,将她们发现的东西告诉了凌霄。

    凌霄原本温和带笑的脸庞,渐渐地变得冷凝严肃起来,原本以为矿脉的事情已经麻烦到了极点,却想不到,自家女儿发现了更加麻烦的事情,矿脉一事与此事相比,所谓的麻烦就不算什么麻烦了。

    凌霄看了一眼屏幕中冷然的凌蘭,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确定自家女儿一定拥有那种麻烦会自动送上门的体质了,无论到哪里,就算不去主动惹麻烦,麻烦也会自动送上门……

    他还得要变得更加强大,否则要HOLD不住这些事情了。凌霄可不希望在女儿心中那个可以为她撑起一片天的万能父亲,形象突然崩溃。

    “还是那句话,迈尔发的事情交给我了,若是可以,现在就离开迈尔发,回家吧。”凌霄相信自家女儿不会冲动,不会惹事,但他实在怕女儿那个麻烦缠身的体质,万一,那些事主动惹上来……还是回家最安全!

    想到这里,他冷眼瞥向站在自家女儿身边那个带着面具的李蘭枫,说来说去,还是这个罪魁祸首,让自家女儿又招惹到了大麻烦。果然,他直觉很正确,这个人的确“危险”,真让人放心不下。

    凌霄对李蘭枫的印象再次急剧下滑,若不是他向来不插手女儿的事情,他都想找机会给这家伙上上眼药了。凌霄再次确定,他真的不喜欢这个叫李蘭枫的臭小子。

    凌霄的话,让凌蘭果断摇头:“父亲,在机甲赌斗大赛结束前,我是不会回去的。不过,我已经让蘭枫放弃这个任务了,我们不会再主动插手这件事,一切等父亲的通知。”

    凌霄听出了凌蘭的未尽之语,要是麻烦硬是要招惹,他们还是会出手的。

    看到凌蘭眼中坚定的神采,凌霄知道自己无法拒绝凌蘭。因为这是属于凌蘭的信念,若是阻止了,凌蘭很可能会心灵出现破绽,这对凌蘭未来的成长,会有很大的影响。

    “那,一切小心了。”凌霄只能用这句话来结束这次的通话。

    待自家女儿的脸庞消失在屏幕中,凌霄依然愣愣地看着已经变成一片黑色的虚拟屏幕,最终化为一声叹息。

    “看来,要加快速度了。”凌霄眼中露出一丝狠戾,原本还想徐徐图之,可凌蘭一次又一次带来的信息,让他清楚,已经不容许他继续从容安排了。

    他很清楚,凌蘭不回来,何尝不是因为不想影响他的布局。凌蘭的出游,除了那些不该知道的,该知道的都知道了。一旦回归,那些人的视线又将重新聚焦在他们“父子”身上,他的压力要比现在更重,有些动作也就不好做了。

    时间很快又过去了十天,这十天,机甲赌斗也从一开始的水平参差不齐,逐渐将普通的王牌师士都淘汰出局,除了一些比较好运的机甲师,留下来的都是极限王牌,是王牌中的王牌。

    更甚至,有一场比赛,两名王牌师士杀红了眼,最后竟然没有按照赌斗的相关规定,直接攻击要害部位,最终一死一重伤。这也让机甲赌斗大赛开始变得血腥起来。

    但吸引众多赌客的正是这些,赌注开始翻倍增长,在这些赌客心中,只有参与这种生死之战的赌博,才够刺激够滋味。

    在一间特殊的休息室间,唐宁宇穆朝然正面对面坐在各自的床铺上,相比十天前,他们的精神状态并不怎么美好,甚至有些萎靡。

    “对手越来越强了。”穆朝然淡淡地说道。

    “嗯,随着普通王牌师士的离开,留下的都是精英,每场都不好打。”唐宁宇放松着自己的手指,今天的几场比赛,对方狡猾如狐,他一个疏忽中了计,若非他的手速早就突破王牌师士的等级,最后靠极端的手速,让自己逃脱了对方必杀的一击,否则,输的就是他了。

    不,可能不止是输,还可能没命。那一招,是冲着唐宁宇的要害而来,一旦击中,不死也没半条命了。

    唐宁宇侥幸逃过了一劫,不过,也有极大的后遗症,那就是,手指神经受了伤,现在动一下都感觉到疼痛难忍。

    明天还有苦战,他必须要在一个晚上的时间里,让自己的手指恢复正常,否则,明天会很糟糕。值得庆幸的是,对方虽然限制他们的行动,将他们关在特殊的房间里,让他们不能利用领域能量逃离,但身上携带的东西却一个未动,这些天,他们是靠随身携带的龙翔顶级恢复药剂支撑着。

    不过药剂总有用完的一刻,唐宁宇眼中露出一丝焦虑与困惑,他们与龙翔已经断绝消息十天了,按理,龙翔应该派人来救援了,可为什么到现在没看到一点龙翔的信息?

    唐宁宇很清楚龙翔的骇客能量,他们若真想传送什么消息,必然有办法让他们知道,唯一的可能是,掩护他们的林社长,根本没将他们失踪的消息告诉龙翔,所以,龙翔根本不知道他们出事了……

    但这可能吗?按照指派任务的上级说的那些,林社长是龙翔所有合作中,最值得信任的。若连最值得信任的都背叛了龙翔……

    唐宁宇心中顿时冷寒一片,而他想到的,穆朝然同样能想到,甚至穆朝然要比唐宁宇想的更早更深远。

    “我们不能束手待毙了。”唐宁宇看懂了穆朝然低垂在下的手势,这是他与穆朝然无聊之际弄出来的游戏,没想到却在这里发挥了作用。

    “可是,周围都是敌人,我们没有机会。”唐宁宇坐着手势回道,嘴中却说着他今天那场生死一线的战斗,如往常一般,在与穆朝然一起交流分享战斗的经验。

    “今天,你看出来了吗?给我们安排的对手,都很凶残。”穆朝然嘴中与唐宁宇闲聊着,但手势却表达出了他内心真实感受,“他们,已经对我们动了杀机,只是他们希望我们死在赌斗场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