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1028:支持!(二合一)
    1028:支持!(二合一)

    两人的手指不经意间触碰到了一起,李蘭枫回头看向凌蘭,微微一笑,差点晃花了凌蘭的眼。

    凌蘭冷着脸,淡淡提醒道:“就算在信任的人面前,没事也不要乱笑,这会让你养成坏习惯的。”

    凌蘭认真地想了想,继续道:“这会很危险。”

    尼玛,姑奶奶快要HOLD不住了,鼻血千万别流出来!为了保护老大光辉的形象,一定要禁止这枚妖孽乱笑。

    凌蘭对自己在美色上的定力有些不放心,就果断将动摇她定力的罪魁祸首给封印了。

    凌蘭那隐含关切的话,让李蘭枫的心顿时如进入一虎温热的泉水,将他冷寒的心捂得热热的。当然,也只有凌蘭才能一次又一次地让他感觉到温暖,就是这份温暖,让李蘭枫不想放手,想要占有的更多更多,设置有种**,想要独占这份温暖。

    但李蘭枫知道,若他真的这么做了,凌蘭一定会疏远他。该死的,他很清楚,他可能是凌蘭最为重视的朋友知己,可凌蘭还有自己的家人伙伴兄弟,每一个都比他重要。

    为什么就不能满足呢?李蘭枫也曾唾弃自己的私心,可再怎么自我开解救赎,没有让这份私心消失,反而越来越严重。这也是他不顾凌蘭生气,也要执意跟随凌蘭的原因。他就是想在凌蘭心中增加筹码,想成为对方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人。

    尽管他不知道要到哪种程度他才会满足,但李蘭枫很清楚,绝对不是现在他与凌蘭这样的关系,这还不够,不够,不够,远远不够……或许等到某一天,当两人的友情累积到某个程度的时候,那个时候,他或许就能满足了。

    李蘭枫敛去眼中欲洒的感动,暗暗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李蘭枫知道,兔子一向不喜欢,伙伴们情绪波动的太过厉害,这会让人失去冷静,做出错误的决定。了解凌蘭的他,当然也不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让自己在凌蘭心中有所减分。

    李蘭枫抛开心中的触动,冷静地道:“看来,我们的意见很统一,都认为是这个任务有些问题。”

    “其他任务,应该触碰不到军部高层,或者核心问题,唯有这个任务,可能与他们有所牵扯。”凌蘭回道,“这次,接调查任务的是龙翔,一开始我以为是军部发现当年魔幻团灭有猫腻,为了防止高层远程操控,或者敷衍了事,才特别派来龙翔调查。现在看来,恐怕事情并非如此。”

    “龙翔调查,很可能只是一个烟雾弹……”李蘭枫沉思起来。

    凌蘭冷笑一声:“不仅仅是烟雾弹,还可能是贼喊捉贼。”

    李蘭枫狭长的丹凤眼顿时一眯:“你说,龙翔有问题?可,这是龙翔啊!”

    龙翔虽然隶属军部,但指挥权却不在军部,而在三大元帅手中。不仅仅如此,龙翔也有监控各军团长的权利,一旦发现军团长有问题,只要有一位元帅的手令,就可以对该军团长进行抓捕行动。

    应该说,龙翔的大队长是绝对不能是三大元帅派系中的,他独立成军,坚守信念,保持中立,才能有效地完成当年成立龙翔的使命。

    若连龙翔都出了问题……李蘭枫心中感觉一股冷意袭上心头,抬头看向凌蘭,脸色凝重地道:“兔子,我们不能插手此事。”这口锅,他们不能掀,一个不巧,他们都会牵扯进去,甚至还会尸骨无存。

    凌蘭也感觉到事情有些麻烦了,原本以为只是军部的高层,最多也就与他父亲一般,是军团长一级。现在看来,这事件的背后,水实在太深了,真的可能会将他们父子直接淹死。

    凌蘭捏着拳头,在李蘭枫的房间走了几个来回,脑子极速盘算,若揭开这口锅,带给他们父子是究竟是危机多一些还是机遇多一些。

    “这也就很好解释,为什么唐宁宇穆朝然一来迈尔发,就被迈尔发盯上了,因为从一开始,他们就是龙翔的弃子。”凌蘭咬牙痛恨道。

    虽然唐宁宇穆朝然与她只是萍水相逢的路人,但一个多月的相处,让凌蘭对他们极有好感,知道他们对联邦无比的忠诚信仰,是联邦新生代最为优秀的军人。

    在凌蘭看来,这样的人,一旦等他成长起来,必然是未来联邦的栋梁之才,领军之人。这样的人才,每一个都很珍贵,是需要联邦军部细心呵护培养的。而现在,这些尸位素餐的禄蠹,却因为各种争斗私欲,无情舍弃牺牲这些优秀人才,凌蘭很是为他们不值。

    “你是说,唐宁宇穆朝然,一接任务,就被人出卖给了迈尔发?”李蘭枫尽管将事情想的很糟糕,却没想到,会是这么糟糕。

    “按照,唐宁宇穆朝然的隐匿能力,迈尔发就算知道有人来调查魔幻旧事,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出龙翔的任务人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除非,一开始,他们就知道来的人是唐宁宇与穆朝然,只要对比他们两人找,就容易多了。”凌蘭解释道,“一开始,我就有些想不通,你可是比龙翔的人更早接了任务,可迈尔发没能找出你,却能轻松地知道龙翔的人来了。现在,这个问题,就能解释了。”

    李蘭枫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看来,他还是有些嫩,将黑暗想的太浅太少。他眼带佩服地看着正破解这一切的凌蘭,再次感觉自己与兔子在看透事件本质上的差距,他还有的要学。

    “不过,迈尔发为什么不直接解决了唐宁宇穆朝然,若他们真与龙翔有勾结的话。”李蘭枫尽管认同凌蘭的推断,但一个合格的参谋军师,必须提出各种可能以及漏洞。

    “这也是我一开始没有怀疑的原因,按理,他们将唐宁宇穆朝然送到迈尔发,是有作为弃子的意思,也就是说,迈尔发想怎么对他们,那些人是没有意见的……”凌蘭皱起了眉头,总觉得这其中,肯定还有她没有看透的东西,而这个东西,可能就是关键。

    “不过我们值得庆幸的是,迈尔发没有想杀唐宁宇穆朝然的意思,我说的是现在,而不是以后,以后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凌蘭说到这里也为那两人暗庆,否则,昨夜,轮不到她出手,他们就可能死在剑帝之手了。

    “你说,迈尔发是不是惋惜他们的机甲操控,所以才让逼着他们参加机甲赌斗大赛,想废物利用,增加机甲赌斗大赛的可看性?”李蘭枫又提出一个新的推测。

    “废物利用?”这四个字让凌蘭心中一动,她似乎感觉到自己好像想到了什么,再次重复道,“废物利用吗?”

    想要让赌斗大赛增加可看性,有很多方法,让两个可能威胁到他们安全的两个棋子操控机甲参加赌斗,在凌蘭看来,并不可取,除非,还有更深一层用意……

    能成为新生一代的领军人物,机甲操控可必须要达到伪皇级,虽然未必会是那些经验丰富,狡猾如狐的极限王牌师士的对手,但他们的操控以及战斗模式,确实是后起新秀最好的磨刀石。

    磨刀石!凌蘭想到磨刀石这点,就好像彻底打开了那层纱……

    “小四,将这次参加机甲赌斗的后起之秀名单给我挑出来。”终于找到一点线索了,尽管可能这个线索没有用,但凌蘭还是希望可以找到一些什么。

    “明白!”小四赶紧查找资料,很快,将各国一些年轻的优秀机甲师弄成一份清单,交给了凌蘭。

    “这是这次参加赌斗,诸国以及各大势力的培养的后起之秀,你帮我看看,哪些比较可能是迈尔发这个势力的?”凌蘭将名单交给了李蘭枫,对李蘭枫的判断,凌蘭还是很信任的。

    李蘭枫看了一遍,眉头皱起,他没办法从这份名单上看出什么来。

    因为萧易秋的原因,苏霈他们参加机甲赌斗,用的是别人的身份,但无论是照片还是资料,都与他们真实身份无关。

    “要是真有迈尔发的人,按照迈尔发的谨慎程度,再加上他们是主办机构,其他成员资料都可能没问题,可他们,就未必如此了。”李蘭枫想到了这个可能。

    闻言,凌蘭点了点头,低叹一声道:“我虽然也有这样的想法,但还是抱着万一他们大意失荆州……看来,我还是想的太美好了。”

    “老大,不要紧,资料上可能有问题,但总会出现真人,我会一直盯着赌斗场的。”小四看到凌蘭叹息,连忙开口为自家老大排忧解难。

    “嗯,那就交给小四你了。”看到小四摩拳擦掌,凌蘭当然不会给小四泼冷水,尽管她不认为小四会有什么收获,但凌蘭也有广撒网的意思,万一小四有收获呢?

    小四听到老大交付重任了,很是兴奋,屁颠屁颠地就去布控赌斗全场。当然他也不忘躲避那个该死的神级骇客,不能像以前那么肆无忌惮,这也让他可以布控的范围缩小了许多,无法像以往全局掌控。

    “找不到有用的线索,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李蘭枫再次看了看,的确在资料上无所建树,便低声询问凌蘭道。

    “那么暂时放弃唐宁宇穆朝然那条线。”凌蘭发现唐宁宇那边没办法有所收获,就果断放手。

    “我们重新来看魔幻当时的任务,当时他们接的任务,是掩护龙翔撤退,很可能在掩护的时候,曾经发生了什么,又或者说,他们发现了什么,才让龙翔的高层,寝食难安,甚至在一个月之后,就借迈尔发的手,让魔幻团灭。”

    “这也可以推断,龙翔的高层在那个时候,就已经与迈尔发勾结了。”李蘭枫听出了凌蘭未尽之语。

    “不仅仅如此,还顺便将黄耀斌成功送了出去,交给了迈尔发,魔幻团灭完美地让黄耀斌失踪了,甚至还会制造死亡的现象。”凌蘭脸色凝重地道,“我怀疑,神子计划根本没有停止,只是换了一个地方继续开始。”

    凌蘭又让小四查黄耀斌最终的结果,果然发现被判定了疑似死亡的结论。

    看到凌蘭传给他黄耀斌的死亡结论书,李蘭枫也大致将当年的真相推断了个七七八八……

    “一箭双雕啊!设计这个局的人很厉害,若非我们重新查找魔幻团灭的事情,恐怕就真的被他们骗过去了。”李蘭枫深深感觉到,这个世界上,擅长阴谋诡计的高手很多,他还需要继续成长努力。

    “你想想,若唐宁宇穆朝然在调查魔幻团灭,死在迈尔发之后,军部会如何应对?”凌蘭突然问李蘭枫道。

    “你说模拟应对?”李蘭枫有所感悟,他认真想了想,然后回道,“可能有两个应对,一个是愤怒,彻底与迈尔发撕破脸皮,彼此敌对。还有一个,认为迈尔发水太深,暂时放弃调查。”

    “其实明面上的敌对,才是最好的勾结。”凌蘭若有所思地说道。

    “你说,会很愤怒?”李蘭枫眼神一亮,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这才可以洗脱他们的嫌疑……”凌蘭低声说道。

    凌蘭再次在房间里来回走步,最后她猛地下定决心:“我会通知我父亲,去调查龙翔的高层。”

    “队长!”李蘭枫惊站起来,他虽然与凌蘭在这里推测魔幻的真相,但绝对不是说他支持凌蘭去揭开这口锅。

    “蘭枫,有事情不做也得做,我不能违背自己的心。”凌蘭双目炯炯地道,“这是我的道!”

    凌蘭眼神中的坚定,让李蘭枫原本想要阻止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他很清楚,凌蘭要么不决定,一旦下了决定,就算豁出性命也要完成它。比如海角星战役!

    “明白了,我支持你!”李蘭枫认真地说道,既然凌蘭做出了决定,就算赴汤蹈火他也会追随,至死不渝。

    “谢谢你,蘭枫!”凌蘭对李蘭枫笑了起来,那笑容,让李蘭枫看愣了,他突然发现,凌蘭笑起来,其实比他并不差,就算那张脸布满了疤痕,也挡不住他的魅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