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1001:是我!
    1001:是我!

    按位置看,能偷袭,只能是阎王,但冷静下来的他们,知道阎王没有出手,因为他们也没感觉到阎王出手的能量波动。除非阎王等级比他们高,可真比他们高,就不会伤于凌蘭之手了。

    可不是阎王,又会是谁呢?他们没有怀疑凌蘭,凌蘭尽管是半步帝王,但同时抵挡两人的攻击,根本没有余力偷袭。而且他们的位置正是凌蘭与青年的中间,凌蘭根本无法避过他们,而成功偷袭到青年。

    难道这里还有其他人?老者与中年大汉全身戒备,小心地感受周围,想找出潜伏的敌人。

    “两位,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与阎王达成了什么条件,但现在,阎王已死,该有的协议也已经无用。我们之间的战斗,没有任何意义,反而给别人可趁之机……”凌蘭看向倒地的青年,意有所指地道,“能瞒过我们三人,成功偷袭的,实力决不在我们之下……而现在这个情况,他是为你们而来。”

    老者闻言,脸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凌蘭淡淡地道:“我已完成目标,也就不参合此事了,就此告辞。”说完,凌蘭的身影消失在原地。

    老者与中年大汉并未放松警惕,待过了数秒,两人确定凌蘭已走,周围再无其他人的气息存在,老者这才示意中年大汉去看看青年。

    中年大汉将青年翻过身,就看到一把飞刀插中他的心脏。按照青年所坐的位置,这把飞刀的确是阎王那个方向而来,也难怪青年倒地之前,会说出那句话。

    中年大汉在青年胸口一检查,脸上露出惊喜之色,连忙从怀中掏出一罐超强恢复药剂,给他灌了下去。同时用法则能量封锁所伤之处,两指捏住飞刀,直接拔了出来。

    “怎么样?”老者关切地问道。

    “清逸的心脏异于常人,靠近右胸,倒让他逃过一劫。”中年大汉庆幸地回道。

    “这就好,只是可惜了阎王殿。”老者叹道。

    “无妨,只是多花精力重新建立一个新的。”中年大汉回道,“若非怕被各国发现魂域的行动,我们也无需要借用阎王殿这个壳了。”

    “近几年,各国加大了对我们魂域剿灭力度,让总部不得不化整为零,分散各地。”老者叹道,这也是他们会来混乱地带的原因,为了生存,他们不得不狡兔三窟。

    中年大汉也跟着苦笑,他们魂域杀了各国那么多政要强者,有这种结果,也是必然的。若非各国还需要他们魂域为他们铲除异己,恐怕打击力度不仅仅是这些了。

    “咳咳咳……”青年终于苏醒过来,他咳出了一口血,张开了双眼,看到中年大汉的脸,顿时激动地喊道:“阎王,他……”

    “不是阎王下的手。”中年大汉告诉青年真相。

    “啊!”青年愣住了,他致死都以为是阎王下的手,感情他恨错了人。

    “那是谁?”青年想到自己差点命丧黄泉,顿时咬牙切齿地道,“是不是那个面具黑衣人?”

    “也不是,他没机会也没能力出手。”中年大汉直接否定了青年的猜测。

    青年再次一愣,满脸困惑:“那到底是谁?”

    中年大汉脸上露出苦笑:“我们也不知道,可能是一位有特殊手段隐瞒气息的强者,又或者是……”帝王级!中年大汉摇了摇头,否决了自己的想法,他实在想不出一个帝王级超级强者,为何要对一个才气劲巅峰的后辈出手。

    青年听到连老者中年大汉都不知道出手的是谁,脸上顿时露出惊骇的表情:“那……那……那这里不是很危险?”

    “回去吧,让下面的人,趁机收敛阎王的势力。”老者也觉得在别人的地盘有些不安全,便决定回自己的大本营。

    应该说,这个世界的恢复药剂,真的很厉害。原本半只脚踏进鬼门关的青年,休息了两个小时,便大致恢复了。当然,这也是他没有真正伤到要害的结果。

    三人如往常一般,一起吃了晚饭,同时也商议接下去该怎么安排。当然,是老者与中年大汉两人商量,而青年只是认真聆听。

    “说起伤清逸的那个人,此人来去无踪,我们不能不防……”中年大汉小咪了一口烈酒,对在他们眼皮底下,无声无息伤到青年的那个人,他还是无法释然。

    “我回来翻阅了组织中所列的领域强者档案,感觉可能是这么几个人,清逸你安排人去查查……”老者将几个拥有特殊隐匿法则的领域强者给提了出来,让夏清逸查他们是不是悄悄潜入混乱地带了。

    “明白了,三长老,林执事。”夏清逸认真地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虽然明面上,负责人是他,实际主持人却是眼前这两人。

    “对了,那个面具黑人确定身份了吗?”老者突然问起了凌蘭。

    “小四冒险团团长江晖。”夏清逸回道。

    魂域的调查能力还是很强的,两个小时,就查到了凌蘭目前的身份。

    “小四?”这样的实力,早应该成为冒险界的帝王之一了。

    “不排除隐姓埋名。”夏清逸补充道。

    “找出此人的落点,找机会击杀。”老者冷酷地回道,他绝对不能让这么一个厉害的敌人离开混乱地带,留下隐患。

    “是!”夏清逸满面笑容地回道。

    老者淡淡地嗯了一声,突然他抬起头,冷然地看向满脸笑容的夏清逸。

    这笑容十分熟悉,是夏清逸谈判或者对待客人,看似诚恳实际却无比虚伪的笑容。以往,他们面前,夏清逸的表情一直很严肃认真,从没有露出过这种笑容。

    “清逸,你为何要这么笑?”中年大汉也感觉到了,顿时诧异地问道。

    夏清逸只笑不语。

    “你对我们的安排有不满?”老者冷冷地问道。

    “没有!”夏清逸继续笑道。

    “那你笑什么?”这笑容实在让人看着生气。

    “他在笑你们,自身不保,却还想要击杀我……”一个淡淡的声音突然响起。

    随着这一声,夏清逸的身边,出现了一个黑衣飘飘的面具人。

    “主人!”夏清逸见到此人,马上站了起来,恭敬地喊道。

    夏清逸的叫声,让老者、中年大汉脸色一变,他们突然想到了什么,指着夏清逸喊道:“是你!”

    “是我!”夏清逸笑眯眯地道,“那一刀,是我自己刺的。”

    PS:今晚更新完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