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994:弟子!
    994:弟子!

    就在这时,凌蘭身边的寒气突然凝结成形,变成两条冰龙咬向凌蘭。

    凌蘭感觉身边的冰元素像是被凝聚了一般,眉头顿时一皱,身后同时两条冰龙出现,狠狠地扑向来袭的冰龙。

    “唰~!”突然,凌蘭的胸口被一把突然凝聚的冰刺刺穿。

    冰刺的一头,一张充满皱纹与腐朽之气的老脸凝现,冰帝瞬间出现在凌蘭的面前。而冰帝原本站立的地方,已经变成一座冰雕。

    被刺中的凌蘭,转眼就变成了一座冰雕。

    冰帝脸色微微一变,一面镜盾就出现在自己的后方。

    “嘭!”同样一把尖锐的冰刺刺中镜盾。

    凌蘭的身影再次出现,就在冰帝的身后。

    眨眼的时间,两人交手数回,攻守互换。

    “咳咳!”冰帝的脸色有些苍白,连续快速使用元素法则战斗,让他苍老虚弱的身体,变得有些难以负荷。

    “没想到你也做到的元素无缝转换。”冰帝眼中露出一抹诧异。

    这种能力,三王中只有他一个人彻底掌握,阎王与隐者还是会有零点零零零几秒的停滞,虽然这点时间,几乎不会被对手发现,更别提能利用到,但对于他这种已经掌握法则更深一层的人来说,却是一个明显的漏洞。

    很多自命不凡,来混乱地带挑衅的半步帝王,都是被他利用这点解决的。

    以为自己这次也会如以前一般,成功解决掉对手的冰帝,却着着实实地碰到了一个扎手的。

    冰帝双目中,终于露出了一份慎重。这个时候,他才真正将凌蘭放在了心上,当成了自己的对手。

    “我只是好奇,你怎么发现我气息的?”冰帝问出了他的一个疑问。明明他的气息已经完美地与周围的寒气融合,几乎没有一点痕迹,这是他的底牌,与元素无缝转换结合使用,成了他无往不利的致命杀招。

    “再怎么伪装完美,伪装的总归是伪装,还是会与真身有区别。”凌蘭不好说,是她的洞悉天赋,让她“看到”了那里的危机,才瞬间做出的反应。

    不得不说,凌蘭的洞悉天赋,让凌蘭避过多次的危机,更别说,在关键时刻,为她寻找了胜利之门。

    可惜,洞悉这个天赋实在有些调皮,好几次凌蘭想捕捉到洞悉的法则,彻底了解她这个天赋的本源,却被洞悉淘气地溜走了,至今一无所获。

    凌蘭尽管说的很含糊,但冰帝还是明白了,他认为毫无破绽的融合,其实还是有破绽的。

    “跟你一战,让我对冰元素法则有了更深的体悟。有你这样的对手存在,可能会帮我更快进入帝王级。可惜,混乱地带,是绝对不允许有动摇我们地位的人存在。”冰帝眼中露出一丝惋惜,同时也有一种必杀的狠戾。

    凌蘭越出色,冰帝要杀的她的心就越重,因为冰帝很清楚,要是今天不解决掉对手,这一战之后,这个年轻人会变得更强。他能在两人之间的战斗中收益良多,他的对手同样如此,甚至因为其年龄的优势,比他得到的更多。

    很明显,只要给对方时间,对方一定会追上他。冰帝甚至怀疑,晋级帝王,对方的可能性比他更高。

    对这样一个后患无穷的对手,当然要在还未给他们带来麻烦前,先一步解决。

    冰帝杀心一起,再无留手。

    突然,凌蘭感觉自己身边的冰元素突然不听使唤起来。在刚才的战斗中,已经有过这样的感觉,只不过被她及时化解了。但这一次,这种感觉更清晰透彻。

    凌蘭企图控制那些冰元素,却感受到了冰元素拒绝的意思。她竟然失去对冰元素的控制了。

    冰帝那张满是皱纹的脸,突然狰狞起来,就见一条冰龙出现,将凌蘭整个身体缠住,而后,无数冰针蜂拥而至,射向已经无法动弹的凌蘭。

    凌蘭此时脸上满是冷凝之色,化身冰元素的能力被对方成功封印!想分解成冰元素逃过这一劫,根本不可能。这是她在童军学院被刺杀频临死亡之后,又一次的致命危机。凌蘭感觉到死神离自己如此之近,甚至还超过那一次的刺杀。

    这才是对方真正的底牌杀招!凌蘭终于明白这位无限接近帝王的冰帝,到底可怕在哪里。

    现在,摆在凌蘭面前的,是该怎么活下来。

    凌蘭眼中狠戾闪现,一直被收敛控制的精神力瞬间爆发起来。

    “七巧盾!”

    冰元素被对方控制,不代表凌蘭就没保护与反抗的能力了。一直被凌蘭深藏的神控门绝技,终于在这里开启。

    强大的精神力将束缚自己的冰龙震散。冰针碰到无形的七巧盾,纷纷掉落下来。

    哦,不仅如此,还有不少飞针竟然反射回冰帝。

    冰帝见状,只是轻轻地呼了一口气,就将这些反射回来的冰针吹落下来。

    凌蘭靠神控门的精神防御技能,躲过了对方必杀一击,原本凌蘭以为冰帝的攻击会连绵不断,却没想到,冰帝不仅没有攻击,反而脸上露出一丝奇异之色。

    “没想到,你竟然是他的弟子。”冰帝握紧手中的冰杖,似乎在怀念什么。

    “木水清,还好吗?”冰帝接着问道。

    凌蘭微微一挑眉:“你认得家师?”

    “果然是木水清的徒弟。”冰帝脸上露出了一丝了然,“也是,也只有那根木头,才能教出你这种弟子来。”

    “冰帝大人与家师相熟?”冰帝的口气尽管像老朋友一般,可凌蘭心中的危机却越来越强烈,她全神戒备起来,不敢有一点松懈。

    “当然,我与他念一个童军学院,不仅同班还同桌呢!”冰帝似乎陷入已久的记忆之中。

    没想到这冰帝,竟然也来自联邦,可这样一个联邦强者,为何会流落到混乱地带?成为这里的王呢?

    “当年,那木头说我这么练下去,会止步帝王,没想到,最终被他说中了。”冰帝露出一丝懊恼之色,当年两人天赋潜力相同,可最后选择了不同的修炼之路,最终,木水清成功晋级神域,成为人类社会中唯二的神域强者,而他,却困在封号领域百年之久,苦苦追寻晋级帝王的那一线希望。回想往事,冰帝感觉自己真的很失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