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964:灭口?(彼岸花開蔠是傷和氏璧+)
    964:灭口?(彼岸花開蔠是傷和氏璧+)

    看到自己的地刺被对方的领域法则彻底冰封,阴长老脸色咋变,想都不想,急速闪退。可以轻易冰封自己法则的人,实力绝对超过他数倍。

    阴长老是伪封号领域强者,只差封号领域强者一线,就算真的对上封号领域强者,也有一战之力。可他怎么也想不到,眼前这个年轻的过分的领域强者,根本不是他想象中的最多是封号领域强者,他甚至认为,对方可能是一位帝王级领域强者。

    帝王一出,领域无敌!除了传说中的神域,以及相同等级的帝王强者,根本无人能敌。

    这个认识,让阴长老当机立断,马上结合自己的领域法则,准备土遁!

    但凌蘭又怎么会允许敌人从她手中逃离,凌蘭的信条一贯是要么不出手,一旦出手必然要斩草除根绝不留后患。

    “天罗地网!”凌蘭手指舞动,就见冰封世界的领域中,无数看不见的晶莹冰丝在其中纵横。

    阴长老只感觉自己急退的身体被什么缠住了,速度骤减下来。

    凌蘭十指猛地一扣,类似琴弦的嗡嗡声顿时响彻一片。

    阴长老只觉得自己的身体突然剧痛起来,他想都不想,土系铠甲瞬间覆盖全身。

    “咯咯……”丝弦剧烈摩擦坚硬铠甲的刺耳声顿时响起,在一边,年纪最小的刘爱华以及普通人刘婶。闭眼痛苦地掩住自己的耳朵,企图阻止这可以刺破她们耳膜的尖锐噪声进入她们的耳中。

    而罗毅与王旗则被眼前呈现出来梦幻的世界给惊呆了。

    在他们的双眼中,原本晶莹的冰封世界。无数丝弦彼此交错,将整个世界分割成一个一个格子,在阳光的照射下,那些透明的丝弦竟然散发着七彩光芒,有种夺人心魄的瑰丽,可就这份似乎只存在于梦幻世界的美丽景色,却是收割一切生命的死亡之弦。

    罗毅与王旗为眼前的美景惊叹着。但下一秒,一股冷到骨子中的寒意顿时袭上他们心头。

    原来被无数丝弦缠住身体的阴长老,尽管用自己最强的单体护身技能保护自己。可最终,还是没有抵挡住这些丝弦的力量,“嘭”的一声,直接被绞成无数肉沫。血染大地。

    这一幕。让罗毅与王旗惊跳起来,他们有种错觉,感觉自己的肌肤在呻吟,有看不见的丝弦正在切割他们的血肉,要将他们绞成肉沫。

    尽管他们知道这是假的,他们在丝弦绞杀的范围之外,可他们还是无法控制自己这种心理,估计他们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从眼前这一幕噩梦中逃离出来。

    值得庆幸的是,掩住耳朵痛苦闭上眼睛的刘婶与刘爱华并没有看到这一幕。也算是逃过了以后的噩梦侵袭。

    刘福荣尽管看到过凌蘭冰封世界的杀招,可却没看到过凌蘭还有这种梦幻却让人惊恐胆颤的可怕杀招,就算杀人无数的刘福荣,看到阴长老在这招之下,死无全尸的模样,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果然,他们的团长很凶残!刘福荣决定回去要告诉队员们,千万不能惹团长,否则,就算死,也死的让你不想死在团长手中第二次。

    凌蘭这招是在雾化那里转换到冰系的,可以说,丝弦这个招式,凌蘭可以三种形态自由转换,分别是蓝色水弦,晶莹冰弦与灰色雾弦。三种形态里,冰弦杀伤力最强,水弦韧性最佳,而雾弦介于两者之间。

    凌蘭刚刚解决阴长老,就感觉一股熟悉的气息来到这里,凌蘭手指一颤,冰弦顿时消散,梦幻的一幕化为虚幻,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个白影猛地扑到凌蘭的怀里,正是小白,随后一个大箱子掉落下来,顺着地面上的冰面滑了过来。

    刘爱军兴奋地拍手,对小白大声喊道:“小白,好玩,好玩,我们再玩一次好不好?”

    好吧,刘爱军到现在还以为这是一场游戏,根本没有半点做了人质该有的害怕。

    小白可不想理睬这个小笨蛋,陪他玩了这么久,已经是它小白大人的恩赐了,现在既然回到了主人身边,它才不要再陪这个小笨蛋玩呢。

    凌蘭摸了摸小白的脑袋,淡淡地道:“干的不错。”

    啊,它被主人夸奖了!小白两只大眼睛顿时笑成了两条线,它用头撒娇地蹭了蹭凌蘭,心中原本被主人丢下做小笨蛋玩具的怨念顿时烟消云散。

    不得不说,小白很好哄!

    “小白!”刘福荣看到那只熟悉的白色小圆球,顿时叫了起来。

    小白身体顿时一僵,头一点一点地别过去,看到刘福荣正笑意浓浓地看着它……

    “叽!”啊啊啊,它又被发现了,主人一定会将它灭口的!

    小白还记得主人这次是隐姓埋名,它竟然不小心将主人暴露了,啊啊啊,这下该怎么办?它不想死啊。

    小白两只触手捧着自己的大脑袋,焦急地盘算着,它是灭刘福荣这个口呢,还是打定主意,假装自己不是小白?

    “放心,跟你无关。”看到小白眼珠乱转,就知道小白在担心什么,凌蘭好笑地摸了摸小白的脑袋,当初是想留个后手才收了小白这个宠物,却没想到,还真收了个让她嘀笑皆非的宠物来。

    听到暴露身份无它无关,小白顿时满血复活,它趾高气扬地对刘福荣点了点头,摆出它是团长宠物的普来,让刘福荣哑然失笑。

    这些日子,与小白朝夕相处,刘爱军早就当小白是他的朋友了,看到朋友不理他,刘爱军顿时着急了,他连忙从箱子里爬出来,身上带满首饰的他,有些吃力地跑到凌蘭身边,一脸不解地问道:“江晖哥哥,为什么小白不理我?”

    凌蘭指着刘福荣,对刘爱军说道:“爱军,你看看这个人是谁?”

    刘爱军狐疑地看着那个全身血迹,十分狼狈的大汉,认真地想了起来。

    突然他双眼一亮,带着一丝渴望地看向凌蘭:“他是——爸爸?”

    爸爸一词,让刘福荣身体猛地震动了一下,他想不到这个突然出现的小男孩,竟然就是他从来不知道存在的儿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