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942:是谁?(三千青丝洗铅华和氏璧+)
    942:是谁?(三千青丝洗铅华和氏璧+)

    刘婶点头,听话地将药剂喝下,虽然她知道这种药剂很贵,可现在她必须要有个健康的身体,才能抚养她两个孩子茁壮成长。为此,就算要欠江晖很大的情,她也要接受。

    刘家巨大的动静也惊到了周围的邻居,他们纷纷冲了出来,看到刘婶,连忙询问情况,问是不是还有什么人,要不要帮忙之类的。

    虽然牧羊星有些原始落后,可邻里之间的关系,却比那些先进的大星球要来的和睦,都愿意守望相助,而不是冷漠对待。

    看到有两个与刘婶年纪差不多的大婶安抚刘婶,凌蘭这才退开,她再次将视线转向已成为废墟的刘家,眼神微微眯了眯,毫无疑问,这场爆炸是冲着她来的。

    “小四,回溯画面。”她倒要看看是谁动的手。

    回溯了四天,终于看见,在凌蘭离开刘家之后,刘家隔壁的邻居进入过刘家借酱油,在刘婶回身拿酱油的时候,对方一边说话一边摆动的手曾“无意”触碰到了家具一侧的死角。

    就是这一下,将微型定时炸药成功贴在了家具一侧的死角上。

    对方的表情动作看起来十分自然,凌蘭与小四从没想过牧羊星中会有人要想对付她,也就忽略了。

    凌蘭视线又扫向周围,发现那个邻居正在人群中,满脸的关切。似乎她真的只是一个无害的邻居。

    “小四,自从出来游玩,我的警惕心是不是下降了许多?”与前世接近的环境。惬意的生活,让凌蘭有些沉沦,的确,她的警惕心,比以往要松懈许多。

    “嗯,我们也不知道,一个看起来风平浪静的牧羊星。竟然会有这么多秘密。”小四嘀咕道,感觉这不能怪老大,毕竟他们只是凑巧来游玩的。游玩还要像做任务那样时时警惕提防,还有什么乐趣?还不如直接在家里修养呢。

    “不过,既然他们惹到了我,我若再置之不理。就太不符合我的本性了。”凌蘭冷冷一笑。慢慢地退后,混入人群,最后来到了那个邻居的身边。

    凌蘭虽然人在,可所有人却自然而然地忽视了她,包括那位邻居。

    突然邻居只觉得喉咙被狠狠地掐住,竟然无法呼吸,她想喊,却怎么也喊不出来。她想挣扎,却怎么也动弹不得。

    这是怎么回事?还未反应过来。下一秒,她已经来到了一个空旷的荒野之地。就在这个时候,她喉咙上的铁钳突然松开,这位四十岁许的女人顿时跪倒,趴在地上咳嗽不断,似乎要将自己的肺都要咳出来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咳得十分虚弱的女人,突然反身扑向身后,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把银光闪闪的利刃,狠狠地刺向站在她身后的凌蘭。

    “噹!”凌蘭只是用一根手指点到了那把利刃,就看到那把利刃突然碎裂,变成粉末消失不见了。

    女人脸色大惊,连忙后退,想要逃跑,凌蘭原本紧紧缠绕在她手臂的绷带突然松开,如一道灵蛇一般,直扑对方。

    “啪!”绷带如长鞭一般直接将那女人击倒,然后瞬间将对方缠住。

    那女人尽管拼命挣扎,可还是被那绷带一点一点地拉到了凌蘭的身前。

    “你是谁?”凌蘭淡淡问道。

    女人狠狠地盯着凌蘭,一声不吭。

    “姚敏仪,土生土长的牧羊星人……没有上过学,一直在家中帮忙照顾弟弟妹妹,绝对不可能有你这样的身手。”凌蘭俯下身,带着皮手套的手一把捏住对方的脸。

    “脸部的肌肉纹理有过修正,骨骼同样进行过调整。”凌蘭用气劲感应了一下对方那张脸,顿时明白了。

    “看来,真正的姚敏仪已经被你们处理了,你化身姚敏仪,是要监督刘家吗?”估计刘福荣在什么地方不小心露了破绽,不过他们没有确切的证据,所以才用这种办法来监视。

    姚敏仪依然没有回答,只是冷冷地看着凌蘭。

    “看来,我猜对了。”

    凌蘭的话让姚敏仪愕然,不知道对方为何这般自信没有猜错,她根本没回答不是吗?

    “有时候,不回答就是回答。”凌蘭微笑着伸出右手食指抵住了姚敏仪的额头。

    姚敏仪只觉得一股凉意从额头处进入脑内,有种舒服地想要呻吟的感觉,可又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恐惧,让她整个人毛骨悚然。

    凌蘭含笑收回了绑住她的绷带,那些四处飘荡飞舞的绷带又自然地缠回她的手臂,藏在凌蘭的袖中。

    凌蘭这个动作让姚敏仪心中愕然,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什么都不做,就这么放了她。

    “别感激我,你只是没用了而已。”凌蘭摇了摇头,下一秒便消失在了原地。

    姚敏仪等了一会,发现对方的确真的离开了,她忍不住冷笑一声:“果然是个雏,这种情况下,竟然还会心软,组长竟然还会担心此人会误事……”

    脑海中,她想起了最近组长对她说的话,然后一点点回忆怎么来牧羊星的,最后竟然回溯到了她在组织中接受地狱式培训的点点滴滴……

    “为什么要想起这些,可恶可恶……”姚敏仪猛地拍打自己的脑袋,那些都是深藏在给她内心深处不想触碰的地方,可她没办法控制自己,她想回想一些美好的事情,可怎么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维。

    到最后,姚敏仪双手捧住自己的脑袋,痛苦的跪倒在地,她感觉自己的脑袋正在被分割,那种活生生切割的痛楚,让她想要发疯。

    无法忍受的姚敏仪在地上打滚挣扎翻腾,最终,她直接痛到了昏迷。

    待她再次幽幽醒来的时候,姚敏仪看到高挂的日头,郁闷自己怎么会躺在这里睡觉,突然想到了什么,她连忙爬起,拍掉身上的尘土,匆忙跑向刘家。

    她是姚敏仪,土生土长的牧羊星人,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而与她一起长大的好闺蜜,家中遭遇大事,她怎么可以不陪在身侧安危呢?

    有更重要事情做的姚敏仪,丢开自己在这里睡觉的原因,很快赶到了刘家。

    至此,姚敏仪就是姚敏仪,那个组织派来监视刘家的密探,已经彻底不存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