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941:大麻烦(三千青丝洗铅华和氏璧+)
    941:大麻烦!(三千青丝洗铅华和氏璧+)

    “罗毅与刘福荣当年同样在第三军团飞翼九师的人,虽然他们所处的兵团不同!”小四将当年两人的履历调了出来。

    “飞翼九师是当时第三军团的战力排名数一数二的主力师,其魔幻王牌机甲团更是第三军团仅次于其最高特战机甲团的封号机甲团,魔幻机甲团还拥有不败机甲团的别称,可见当年如何的风光了。”

    “刘福荣当时还只是一名小队长,不过已经得到他们团长的重视。”小四将刘福荣团长对他的评语呈现了出来,看得出,团长很欣赏刘福荣,有大力培养的意思。

    “若不是魔幻机甲团在15年前陷入敌人重围团灭,刘福荣现在可能发展的更好……”那些比魔幻机甲团还要差的机甲团,15年前的小队长,都已经成为某王牌机甲团的团长,有些甚至已经进入师部。而刘福荣除了军衔的提升,到现在还是一个队长。

    “当年那件事情,对刘福荣影响很大,虽然他带着残队杀出重围,可却因为筋疲力尽,昏迷过一段时间,醒来之后,也对那次战役,记忆有些混乱断层,在军医总院治疗了五个月,才出院休养。

    “五个月吗?这样的话,与王保庄爷孙九月进入牧羊星的时间吻合了。”凌蘭看着小四给他呈现出来的资料,突然她想到了刘婶对她说的话,刘福荣曾说起过他的团长很厉害。六年前所说的团长,可不是她凌蘭!而15年魔幻机甲团团灭之后,刘福荣就一直在各个机甲团流浪。从没待满过一年,也不可能会有让他心服口服的团长出现。直到进入23军的250机甲团后,刘福荣才算稳定下来。

    “小四,查魔幻机甲团团长资料。”关键点应该是这位团长了。

    “团长姓王名莒南……”小四将王莒南的资料提了出来,交给了自家老大。

    凌蘭快速翻看王莒南的资料,看到他在牺牲之前,妻子正好身怀六甲……然后六月生下一个女婴。

    “女婴吗?”凌蘭看着资料中王莒南的影像。很快王旗的身影在凌蘭的意识海中呈现,这是凌蘭记忆中的王旗,被凌蘭幻化了出来。

    “两个人是不是有点像?”凌蘭终于梳理出了一些脉络。

    “有点。”小四左看看右看看。感觉两个人站在一起,的确有些相像。

    “这样,便对上了。”王保庄王旗——王莒南,情愿自己改名换姓。也不想让崇拜的团长儿子改名换姓吗?看来王莒南深受军团军人的崇拜啊。连不是自己团的后勤兵都愿意冒死相助。

    “当年那场战役的资料几乎没有,就算有,也只有一星半点,十分残缺,不知道是因为当事人都牺牲了,所以无法获知,还是说有人做了手脚,故意隐藏。”小四找不到那场让魔幻机甲团团灭战役的详细资料。

    “当然是有人做了手脚!只是不知道这个做了手脚的人。是帮他们的,还是他们的敌人。”凌蘭脸色凝重地道。

    军部真相弄明白一件事。那就一定能弄明白。既然如此含糊其辞,那只能是故意装糊涂了。宁愿让顶尖的封号王牌机甲团死的这么不明不白,也不愿意彻查,看来,这潭水很深呢。

    凌蘭此时心中无比郁闷起来,她只不过逃家散个心而已,又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老天爷咋就看不过眼,要这么整她?

    凌蘭知道,她已经卷入了大麻烦中……

    “小四,你这只臭手,到底是怎么抽中牧羊星的?”郁闷的凌蘭一把捏住小四粉粉的胖脸颊,开始揉捏起来发泄自己的郁闷心情。

    “窝哟普猪捣……”(我又不知道)小四很冤枉,那星图转盘虽然是他做的,可说停的不是老大吗?怎么现在成他的事情了?

    “真没劲,没小白好捏。”凌蘭有些嫌弃小四的脸还不够肥,没小白那么有弹性。

    “对了,说到小白,最近一直跟爱军混,是不是不想走了?”凌蘭在想,要不要趁机丢了这个蠢萌的宠物。

    “不知道,反正小白每天都跟小军在小镇周围各个地方冒险。”小四告诉凌蘭小白这些日子都在做什么。

    “它倒是玩疯了啊。”一点都不想她这个主人,凌蘭感叹自己竟然养了个白眼狼宠物,根本没反省到自己刚刚还想抛弃了小白呢。

    “叽!”说到小白,就听到小白愤怒的叫声,这是精神力的体现,除了凌蘭这样的精神力强者,普通人根本听不到。

    “不好!”凌蘭脸色一变,这是小白在通知她,有人向刘爱军下手了。

    凌蘭消失在房间中,下一秒就出现在小白发出叫声的地方,却发现周围的草木有一些凌乱之外,小白与刘爱军都不见了踪影。

    凌蘭伸出手指,闭目感受空中残留的气息……

    “土系元素十分浓郁……”凌蘭立马蹲下,右手插入土中,感受大地中土元素的波动。

    “没想到,一个小小的牧羊星,竟然来了土系领域强者,而且能在我眼皮底下掳走刘爱军与小白,看来最起码是封号领域强者。”

    正当凌蘭想感知对方的位置,却听到刘家位置,发出了一声剧烈的爆响。

    凌蘭心神猛地震动了一下,这一下,让她原本捕捉到的那一丝属于土系领域强者的元素,瞬间断裂,再次查探,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该死的!”凌蘭只得放弃,闪身回到了刘家,就看到原本有些破旧的刘家,已经变成一片废墟。

    刘婶在院子中收拾,虽然被爆炸产生的能量给弹了出去,只是震伤了,却无性命大碍,算是大幸。

    看到凌蘭的出现,嘴角流着鲜血已经傻掉的刘婶顿时回过神来,喜极而泣道:“太好了,江晖,你没事就好。”刚刚她真的以为江晖在这场爆炸事故中身亡了,因为在她的印象中,江晖应该在客房中吃早餐。

    凌蘭扶起刘婶,让她在外面的空地上休息,随即又拿出一罐药剂递给刘婶,安抚道:“刘婶,我没事,这是治疗药剂,你先养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