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938:有事要问!(双倍月票,厚颜求之)
    938:有事要问!(双倍月票,厚颜求之)

    凌蘭并不想与吴崟多话,就见她低声喝道:“松手!”

    闵逸豪想都不想,直接松开锁住吴崟的四肢。

    就听到“嘭”的一声,凌蘭一拳,直接击中吴崟的胸口。这一拳看似轻飘飘,好像没用什么力气,但吴崟庞大健硕的身体,直接飞了出去,重重地砸在了地上,不再动弹。

    看到这一幕的王旗与刘爱华两人,顿时张大着嘴巴,一脸震惊地看着凌蘭。他们想不到,身边这个气息温和可爱可亲的江晖哥哥,竟然是一个高手。

    两人实力虽然不咋地,但眼力还是不错的,江晖的实力,明显要比吴崟厉害很多,否则,怎么可能一拳击飞那个牛逼哄哄的吴崟呢?

    “王旗哥哥,我是不是不小心招待了一个很厉害的人?”小爱华捧着小脸蛋,双眼全是梦幻。

    王旗猛地咽了一下自己的口水:“好像……是的。”因为他已经看到那个嚣张的吴崟,胸口已经被江晖击穿,鲜血正从胸口汹涌地冒出来,瞬间就将那块土地染红。

    毫无疑问,吴崟死了,被江晖干脆利落的一拳击杀,没有给对方半点活命的机会。

    松开四肢的闵逸豪,直接摔了下来,不过就在摔倒地面的那一刻,整个人一缓,被一股无形的力量轻轻托住,然后放在了地上。不过受伤极重的他,虽然这一次没有再次受伤加重伤势。可也已经苟延残喘,半条命去了。

    王旗见状,马上丢开凌蘭带给他的震惊。一个箭步过去,焦急地问道:“闵哥,你没事吧。”

    闵逸豪露出一抹惨笑:“王旗,咳咳……我是挺不过去了,要是可以,以后,还请你。关照一下,我的母亲……”费尽全身的力气,闵逸豪将他这世上唯一不放心的母亲交托给王旗。寄望王旗看在以前的交情上,在未来的日子,在他母亲需要的时候,搭一把手。

    王旗毕竟年轻。难以控制自己的悲伤。掉下泪眼,只能拼命点头。他可没忘,刚才闵逸豪宁死也要给他们创造逃走机会的那一幕,就凭这一点,照顾闵逸豪的母亲,也是应该的。

    凌蘭点了点同样情绪低落、有些伤心的小爱华,小爱华愕然回头,就看到一罐药剂出现在她眼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凌蘭竟然又回到了她的身边。

    凌蘭眼神扫了一眼正躺在地上的闵逸豪。小爱华惊喜地看着凌蘭,似乎在确定是不是就如她想的那样。

    凌蘭点了点头,小爱华连忙拿过药剂,快速跑到闵逸豪身边,然后凶狠地一脚踹向王旗:“别哭了,还有救。”

    凌蘭额头黑线数根,她突然发现,她要收的徒弟,表面看起来柔柔弱弱,骨子里似乎是个女汉子,彪悍的很呢。

    王旗看到小爱华手中的药剂,心中大喜,他知道这必然是江晖的,那么厉害的人,在这种情况下拿出这么一罐药剂,必然是能救得闵逸豪一命的奇效。王旗在虚拟世界中知道,联邦最高等级的治疗修复药剂,只要还没咽气,都能救回来。

    这边王旗与小爱华两人小心翼翼地将药剂慢慢倒入闵逸豪口中,害怕自己一个没拿稳,将这罐救命药剂打翻,而害了闵逸豪。而这个时候,凌蘭悄然无声地消失在原地,数秒过后,又出现在原地,似乎刚才的消失只是错觉。

    小爱华似乎有所感应,回头看了凌蘭一眼,凌蘭微笑地向她点头,小爱华困惑地摸摸脑袋,然后又摇了摇头,放下心中的困惑,继续转头回去看向闵逸豪,等待那罐药剂发挥作用。

    直觉真强啊!只是离开数秒时间,小爱华就感觉到了,幸亏她的动作比较快。凌蘭嘴角的笑意更浓了。

    凌蘭给小爱华的药剂虽然不是身上李莳瑜给配的最好治愈药剂,但也是联邦军部目前所用的最好药剂了,闵逸豪一条命算是捡回来了。

    野外未知的危险,让王旗小爱华他们不敢久待,也不知道吴崟有没有同伙赶来,所以,看到闵逸豪可以搬动了,王旗便扛着他,凌蘭带着小爱华悄然离开了。

    急于跑路的王旗小爱华他们,没有发现,在他们离开没多久,吴崟瞬间变成了冰人,地上的血水也变成了冰块。

    跟在王旗身后,凌蘭一手牵着小爱华,另一只手,悄然一个弹指,吴崟与那些血红的冰块,顿时化为冰之碎末,消散在这片空旷的田野中,与他那些同伙一样,被凌蘭毁尸灭迹,不留一点痕迹。

    惊惶未定的王旗,直接带大家回到了王氏修理铺,他们刚刚从后门摸了进去,就听到嗒的一声,修理仓库顿时亮了起来,就看到王保庄大马金刀地坐在仓库大门口前,手中握着一管烟枪,正一脸冷峻地看着他们。

    “爷爷……”王旗与小爱华紧张地喊了一声,然后低下头不敢说话了。

    “发生了什么事?”王保庄看到王旗肩膀上血迹斑斑的闵逸豪,眉头一皱问道。

    听到爷爷问询,王旗连忙将他们在回来路上发生的袭击告诉了王保庄,同时也告诉爷爷,他们能活着回来,都是江晖哥哥的功劳,而江晖哥哥,是一个强大的体术高手。

    王保庄闻言,深深地看了凌蘭一眼,然后让王旗与小爱华送闵逸豪去客房休息,并将家里备用的治疗修复药剂,先给闵逸豪用。

    安排好这一切,王保庄才对站起身来,对凌蘭说道:“江小子,我有事要问你。”

    凌蘭无奈地揉揉眉心,她知道自己一出手,就会引起王保庄的怀疑,一定会让她交代清楚自己的底细。

    不过,凌蘭原本就对王保庄爷孙的秘密没有兴趣,所以,面对王保庄的问询,凌蘭倒十分坦荡,没有什么抗拒,就跟王保庄来到旁边客厅中说话。

    客厅大门敞开,包括三面窗户,无论从哪个方向靠近客厅,都能收入客厅中人的眼底。

    说实话,进行秘密对话,应该在这种能及时掌控周围情况的地方进行,藏在隐蔽的地方,又或者在紧闭的房间里,都是不可取且有隐患的。不过世人都喜欢那样的场景,封闭的场所,隐秘的藏身之所似乎更能给他们安全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