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八五六:血(oO莉姆露Oo灵宠蛋+5)
    第八百五十六章:血的代价!(oO莉姆露Oo灵宠蛋+5)

    “看清楚,团长说了,肩膀上有金色铭牌的才是我们的对手。”第一大队长杨明治盯着前方越来越接近他们的海利亚机甲师,冷静地向所有250机甲团的机甲师提醒道。

    “明白,队长。”这是01大队队员的回答。

    “明白,杨队长。”这是其他大队队员的回答。

    “明白,杨队长……不过,能问问,为什么吗?”这是燕三的声音,因为妖风临时成为250机甲团的机甲师,所以频道用的是同一个兵团频道,此时听到杨大队长的提醒,燕三虽然口中与250机甲团队员一样回答明白,可最终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接到凌蘭命令的,都是250机甲的十大队长、副队长,燕三等妖风大队的队长并不属于凌蘭的人,所以并不知道金色铭牌的机甲师代表了什么。

    “我们团长说了,这些人,都是精英王牌与极限王牌……”杨明治吞下了最后一句话,免得将妖风的机甲师吓破了胆。凌蘭传来的消息,甚至猜测,金色铭牌战队的队长级机甲师甚至可能是隐藏了实力的皇级机甲师。

    “精英王牌?极限王牌?”果不出所料,燕三闻言顿时倒吸了一口气,自从他们进入王牌之后,才知道原来王牌还有三个等级,分别是普通、精英、极限,普通就是他们这种王牌师士。也是王牌等级中最多的一种,更高一级的就是精英,燕三已经无限接近精英。可也只是接近,却还不是真正的经验,更何况还有王牌的顶级等级极限,那可是被称为半步皇级的等级,在王牌等级中,是无敌的存在。

    妖风的机甲师听到杨明治的解释,与自己的大队长一样。倒吸冷气,他们连忙寻找右臂有金色铭牌的机甲,终于在敌军机甲群中。发现有一块,机甲右臂都有金色铭牌的机甲群,数量大约有五百多架,甚至更多。

    “我们才200多人。怎么可能是对方的对手?”一个妖风队员忍不住喊了起来。

    “团长已经带人来了。在团长来之前,我们必须拦住他们。”杨明治深吸一口气,以200对500、600,毫无疑问,是他从军以来,最悬殊的一场战斗,也是最困难的一场战斗,但他清楚。若他们拦不下来,死在他们手中的战友会更多。

    “这根本不可能……”妖风的机甲师根本不相信他们能做到这一点。

    “别说了!”燕三突然喝到。“难道大家都忘记了,我们怎么会成为机甲师的?”

    燕三这句质问,让所有妖风机甲师沉默了下来,是啊,他们以前每次任务都属于必死的任务,在这样的绝境中,他们闯过了一次又一次难关,现在只不过重来一次,又为何会这般惧怕了?还是说,当他们晋级王牌之后,他们就失去了当初无谓的心?

    “大队长说的没错,我们是一路从低级机甲士杀上王牌师士的,每次战斗都跟比自己强的敌人战斗,我们都挺了过来,这次,就算敌人是精英是极限,又有什么?我们再杀一次就好了。”妖风大队的一个机甲师突然喊道。

    “是啊,就让我们再杀一次。”妖风其他机甲师跟着喊了起来。

    这一幕让250机甲团机甲师为之侧目,习惯了学院正规的指导,标准精准的操控手法,让他们对妖风这种自成风格,眼中全是瑕疵的操控,有太多的意见,甚至是有些看不起的,总觉得他们的操控有点玷污了他们心中神圣的机甲。但是,妖风这种彪悍不畏死的作风,得到了他们的共鸣,尽管是学院派,可他们和妖风一样,自从成为军人,操控机甲的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将生命奉献给了他们钟爱一生的机甲操控。

    看到妖风的人不再退缩,杨明治眼中露出一丝赞许,有了妖风大队这些机甲师,最起码可以挡下一两百名机甲师,他们的压力无疑就轻了许多。

    “啊,队长,团长他们来了。”就在这时,被JMC与机甲后勤大开方便之门的凌蘭一众机甲师,在最危急的时候,及时赶到了最前线,这下,原本200多人的机甲团,一下子又增加了200多人。

    “团长,你来的正好。”杨明治心中顿时一定,突然他反应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才23岁的年轻团长已经成为了他心中的依靠与支柱,让他全心全意的信任着。

    “大家别手软了,一起收拾了海利亚这支王牌机甲团。”凌蘭清冷的声音在250机甲团以及妖风大队的频道中响起,那尽在掌控的淡定模样,让原本有些紧张的机甲师们顿时轻松了不少。

    “好!”250机甲团的机甲师毕竟都是老牌机甲师,都是腥风血雨中闯荡过来的,听到凌蘭这句话,顿时引起了他们的豪气,马上跟着嚎叫起来。

    妖风在250机甲师的带动下,也疯狂地喊了出来,这些喊声,将他们心中的惊惧喊掉了不少。

    终于海利亚的人进入了射程,不约而同,两方同时发射手中的光束枪……

    就见空中无数机甲因为光盾无法抵挡住铺天盖地的光束攻击而坠落爆炸,有海利亚的也有联邦的,但因为联邦机甲师列阵以待,在这一次攻击中,损伤率要低于敌人。

    赫尔利放下望远镜,脸色有些严峻。

    尼多拉额头的汗水有点多,忍不住擦了擦。

    “你说,为什么013基地有了准备?”赫尔利低声问道。

    “我不知道,可能因为卫星突然失效。所以为了以防万一,对方才将机甲师派出来防御的吧。”尼多拉不确定地回道。

    “卫星失效是什么时候?就算他们速度再快,也不可能让这么多机甲师列阵等待。他们应该在我们刚出基地的时候,就行动了。”赫尔利很清楚如此多的机甲部队,绝非短时间就能安排到位,难道他们休整的基地有奸细存在?

    赫尔利有些想不明白,不过随后华夏联邦机甲群中突然跃出一支200多人的机甲大队,灵活地穿过他们前面的机甲群,没有找海利亚其他机甲师。而是有目的地直扑他的赫拉机甲群,心中顿时一惊。

    赫拉机甲师看到一股200多的机甲师不怕死的找上他们,顿时冷笑一声。提起自己的武器与对方短兵相接。

    应该说,赫拉机甲师是高傲的,他们也了解过013基地的情况,知道013基地没有什么封号王牌机甲团坐镇。里面几乎都是一些普通的王牌机甲师。所以,从交战的那一瞬间,就没有将250机甲团放在心上。

    这份轻视之心,却在下一秒让他们付出了血的代价,一个是全力以赴,一个是敷衍应对,一个照面,就让赫拉折损了三十多架机甲。当然能做到这一切的。是因为250机甲团同样有三十多名已经恢复到极限等级的机甲师,就算赫拉是精英机甲师。在这种只发挥一半实力,有些甚至不到的情况下,都被这些马力全开的极限机甲师找到机会,一击必杀。

    当然,这只是运气,以及赫拉这方的心态问题,让250机甲团抓到了这个机会。若赫拉机甲师谨慎认真一些,可能最多能秒杀的只有五六架,却不可能出现这么多。

    “不,这不可能!”一直淡定的赫尔利激动地站了起来,一脸的不能置信,一个没有什么顶尖王牌师士的基地,怎么可能一下子击杀他赫拉机甲团三十多名机甲师呢?赫尔利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他机甲团的精英王牌机甲师,可是花了他极大的心血吸收培养的,一下子折损那么多,他真的无法接受。

    尼多拉见状也惊愕地张大了嘴巴,刚才那一幕他是不是看错了,难道不应该被秒杀的是华夏联邦的机甲师么?为什么是他们海利亚的?而且,这些机甲师可是来自海利亚最强大的机甲团之一赫拉啊。

    无法置信的赫尔利再次举起望远镜,锁定其中一架秒杀了赫拉机甲的机甲,就见它灵活飞跃穿梭,机甲动作圆润自然,就好像那不是一架机甲,而是一个人一样,在空中自由舞动,它又与一架赫拉机甲碰上,明显赫拉机甲跟不上对方的动作,灵活度要低上对方一筹,就这样缠斗一段时间,赫拉机甲出现了一个极小的破绽,这个破绽很难被发现,可对方却准确抓到了,一击就将己方的赫拉机甲击毁。

    “这是极限王牌师士。”这一下,赫尔利终于看清楚了,对方的实力绝对高出己方机甲师一筹,他随即又看了几个砍杀赫拉机甲师的联邦机甲师,顿时得出了这个结论。

    “尼多拉,情报上不是说,013基地没有顶尖王牌师士吗?为什么,会有?而且还不止一个?”赫尔利心中愤怒无比,眼神凶狠地逼视尼多拉,就是因为情报出错,才让他一下子折损了这么多机甲师。

    “赫尔利大校,我也不知道啊。”尼多拉拿出口袋的小手绢,用力擦拭着,他也不知道以前战备力量薄弱的013基地,为什么出现那么多强悍的机甲师。

    “情报局那群家伙,到底在干什么?”赫尔利猛地丢下手中的望远镜,从车中跳了下来。

    “赫尔利大校,你要去哪里?”尼多拉看到赫尔利突然离开,连忙探出头喊道。

    “登机干掉这群混蛋!”远处传来赫尔利的愤怒的声音,他可不允许有人在他面前耀武扬威,更何况这些机甲师还击毁了他赫拉机甲团的多架机甲,此仇不报非好汉。

    “呃,小心啊!”尼多拉只能伸出右手象征性地挥了挥,他再次坐回车中,拿起赫尔利丢下的望远镜,再次看向那群与赫拉机甲团颤抖的机甲,忍不住猜测这群牛逼的机甲师究竟来自哪里。

    “极限王牌尽量杀掉更多的敌机。其他机甲师能杀则杀,不能,则给我尽可能地缠斗。”凌蘭偷袭了一名与李蘭枫缠斗的极限王牌。然后跟奋战中的团员们指示道。她就怕机甲师打到头脑发昏,一个冲动就做出两败俱伤,甚至是自爆的事情,她带250机甲团机甲师们上战场,是想让他们尽快找到当初战斗的感觉,恢复全盛时期,而不是带他们来送命的。

    虽然对方顶级机甲师的数量比他们多。但凌蘭等三四十名顶级机甲师的奋勇击杀,两者的差距正在缩小,也就是说。只要他们等支持下去,胜利属于他们而不是对方。

    希望是美好的,但战场是残酷的,随着时间的推移。250机甲团的机甲师出现了伤亡。一架接着一架机甲被对方击落坠毁,妖风大队更惨,毕竟实力整体要逊色于250机甲团,几乎四分之一的机甲师都被击毁坠落,但这些野战出生的机甲师极为彪悍,就算坠毁,也是死命抱着对方的机甲一起坠毁。

    在这片每分每秒都有无数机甲坠毁的残酷战场,有两架联邦的机甲却悄悄地来到了地面。慢慢地向一架坠毁的联邦机甲匍匐靠近。

    “小心,洛潮!”他们的动作被上面飞行的海利亚一架特级机甲发现了。一道光束直接扫射下来,李莳瑜想都不想,直接将洛潮的机甲踢了出去。

    轰的一声,在洛潮原本的位置,顿时被光束击中,溅起无数泥土,顿时挡住了上空海利亚机甲的视线。

    正当他想等待泥土掉落,恢复视线的时候,突然两道光束从两个不同的地方飞射而来,直接封锁了他闪避的位置。

    海利亚那名特级机甲师,连忙开启光盾,准备硬吃这两枪,按照理论,光盾可以吃下这种光束攻击三次。

    “嘭!”一记光束直接将他光盾的能量消耗到底,紧接着一记光束直接引爆了他的操控舱,机甲发出黑色的浓烟从空中呼啸中坠落,重重地砸在了地上,溅起了无数泥土。

    “莳瑜哥,好枪法。”频道中传来洛潮赞叹的声音。

    李莳瑜看了看机甲手中的那把看似平常的光束枪,脸上露出叹服之色:“没想到,常新远设计出来的光束枪这么厉害,威力直接提高了三倍。”光盾只能承受一次攻击,这对任何一名机甲师而言,都是一种噩梦。

    “新远哥设计出来的东西都很好用,我们机甲上的光盾,同样增强了数倍,联邦制式光束枪,没个十枪八枪,根本消耗不掉。”洛潮对常新远也十分佩服,“要不是新远哥还没找到可以自动吸收能量的材料,光盾或许就能成为我们最强大的附身符呢。”

    “他总是这么的异想天开。”李莳瑜嘴角微翘,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发明一个又一个让人惊叹的东西。

    “还说别人呢,莳瑜哥你也不是如此?”洛潮撇了撇嘴,李莳瑜还好意思这么评判常新远,在250机甲团,他与常新远可是团中唯二的发明狂人,更甚至,李莳瑜的名头比常新远来的更让人惊惧……当然洛潮对此有些想不明白,明明莳瑜哥那么和蔼,喜欢照顾人,为什么团里有那么多人害怕他呢?

    嗯,虽然药剂是有些恐怖,可也是为大家好不是吗?洛潮就是这样的,只要认为一个人好,她就没办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怕他,李莳瑜如此,凌蘭同样如此,在洛潮心中,凌蘭老大虽然冷冽,对哥哥他们下手也狠,可这都是为了大家好啊,为什么大家要这么怕蘭老大呢?洛潮同样想不通。

    洛潮很清楚,她并不怕凌蘭,可一看到凌蘭,她就忍不住心中害羞,不知道怎么说话了……每次离开凌蘭之后,洛潮就郁闷自己的表现,平常不是很好的吗?为什么一碰到老大就歇菜了呢?真逊!

    两人虽然说着话,但行动并没有停止,他们来到了那架胸口以上已经什么都没有的联邦机甲旁边,李莳瑜检查了一下道:“还好,机甲舱虽然受到重击,但并未有巨大的损伤,里面的机甲师应该还有生命迹象。”

    洛潮闻言,便操控机甲将那架机甲的操控舱卸下,轻轻握在了机甲手中。这便是考验洛潮的机甲操控了,用力不能过大,因为操控舱的承压能力极低,用力过大可能对操控舱造成二次损伤。但也不能过小,否则握不住操控舱,就会从机甲手中滑落下来。而且这个力量在洛潮操控机甲飞行或做其他动作的时候,必须保持稳定。可以说,这种操控看似简单,其实很考验机甲师的精准度。

    不过,洛潮的指速可能到不了王牌师士,但她的精准度,却比普通王牌师士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也是李莳瑜放心让洛潮负责操控舱的原因。

    就这样,李莳瑜与洛潮没有参与战斗,而是在地面中寻找一个又一个可能还生还的联邦机甲师,他们很清楚自己的责任,的确杀敌人很重要,还代表了无上功勋,但救活一个战友同样很重要,特别是在军医的眼中,这点比战功更加来的重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