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七百八十七章:半招!
    第七百八十七章:半招!

    “凝结!”突然在虚空中出现的凌蘭单手猛地一握,就见这个空间的冰元素,迅速凝结,将那些铺天盖地的冰针一根根固封,顿时冰针形成了冰珠。只是小小的冰珠中,却有两种冰元素法则正在对抗。

    “噗!”某处突然再次喷出血雾,对抗的结果,凌蘭胜了一筹!

    凌蘭眼神冰冷地看向血雾,举起另一只手,再次狠狠一握!

    “啊!”一身惨叫,就见所有冰珠爆裂开来,无数冰珠爆裂的力量叠加,就算操控它们的凌蘭也被这股力量反噬,嘴角一缕鲜血流淌了下来。

    “就差半步,就能进入帝王级了,可是……”凌蘭对冰元素法则的感悟,的确到了帝王级的程度,可限制她进入的,却是专属于帝王级领域强者的帝王级技能,凌蘭遗憾的只感悟到了半招。凝结,就是她对这半招帝王技能的称呼。

    帝王级技能之所以被称之为帝王级,是因为这个技能威力远超其他领域法则技能,且攻防皆宜,进攻防御只在控制者的一念之间。可惜,凌蘭感悟的凝结,却只是一个防御技能,如何让它变成进攻技能,凌蘭还没有什么头绪,她就卡在了这一步。

    比如那位中年大汉,他越级施展的冰针术,可以说是沾到了帝王级的边,若是再进一步,凌蘭的凝结,恐怕没那么容易将对方的冰针控制住,不过冰针术就算到了帝王级。与凌蘭的凝结一样只属于半个技能,只是冰针术属于进攻技能,没有防御。这就是它的致命弱点。

    凌蘭之所以没有一上来用最强技能解决对手,也是想通过战斗,找到那帝王技能另一半的契机,只是这一份契机,并不是那么好找的,凌蘭经过连番大战,始终没拨开那层薄纱。

    “也许。时机未到!”凌蘭并未焦躁,看到这次战斗无果,便将之放到了脑后。师傅说的很清楚。她晋级速度有些快了,所以底蕴有些不足,这也是她始终没能真正领悟帝王级技能的原因。

    “看来,还是要继续战斗呢!”凌蘭想想。再过一段时间。等250机甲团一切准备就绪,她也应该向军团总部申请带团进入战场了,那个时候,必然会有足够多的战斗,让她积累。

    突然,凌蘭眉头一挑,远处竟然有不少领域强者向这里奔来,看来她与那中年大汉的战斗。惊动了军部那些领域强者,包括唐宁宇穆朝然。凌蘭已经完成任务。也已经完美让裴少云消失,因此,并不想与这两个室友见面。

    凌蘭一个弹指,将属于她的冰系法则驱散了一些,随后,身影一闪,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凌蘭离开数秒之后,就看到数道人影落在了这片狼藉一片的庄园广场上。

    “好浓郁的冰系法则,似乎还有其他领域法则,太混乱了,无法确定到底是什么……”有领域强者感应道。

    “我感觉到了一丝火系法则。”穆朝然对火系法则最为敏感,马上察觉到了空气中,那几乎消散殆尽的火系法则,顿时皱起了眉头。

    “也有雷电。”唐宁宇也感觉到了,表情同样很凝重。毫无疑问,在蔚蓝中心学院大战之际,这里同样也在大战。唐宁宇隐隐感觉,这里大战的人,很可能是那个基地逃脱的那些领域强者,只是不知道被谁给截胡了。难道还有其他不明势力,在暗中等待他们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可惜,找不到那些人的踪迹了……”除了庄园里领域法则浓郁外,再也感觉不到其他方向有法则痕迹,对方看来很小心,没有漏出一点破绽给他们。

    “你说,那个王八羔子,有没有折在这些人手中?”穆朝然眯了眯眼,他可不希望那家伙死的那么容易。

    “这里冰系法则这么强,其他法则却弱了不少,那混蛋可没那么容易死。”唐宁宇同样不认为那位冰系封号领域在这么短时间里被人击杀,除非来的人是帝王级领域强者,但是帝王级领域强者一旦出手了,必然会留下强大的法则能量,又怎会没有一点痕迹呢?

    唐宁宇曾感受过帝王级领域法则的力量,虽然只是残留的一丝,却让当时刚刚晋级领域的他心神动摇,差点让尚未稳定的领域崩溃,幸亏大队长保护及时。可也是那一次,让他感觉到了帝王级领域强者的可怕,就算是封号领域强者,对上对方,估计也是被秒杀的结果。

    而这里,冰系虽然浓郁,却只有封号领域的法则能量,虽然让他有压力,却绝非帝王级那种碾压式的,估计就是那个被逃脱的冰系封号领域强者留下的。

    这样也好!唐宁宇心中想到,若是不让他们亲自斩杀此人,他们会一辈子无法心安,最终会成为他们的心魔。

    “现在怎么办?”穆朝然问道。

    唐宁宇叹道:“接下去是军部的事情了,我们也该回去交任务了。”

    穆朝然点了点头,两人身影就此消失……

    路上,穆朝然突然想到了一件事:“这次,你输给了另一个任务人,你有没有猜出他是谁?”

    唐宁宇沉默了一下,这才道:“这次,我输的心服口服,到现在我都估不准对方是谁。可能是另外那十四人,也可能他根本没用转校生的身份进来。说实话,若少云没死,我一定会怀疑他,可现在,他却连怀疑的机会都不给我……”

    “若是可以,我情愿怀疑他,情愿伤了他,情愿让他因此与我们断交……也不愿意没了他。”唐宁宇拳头握紧,裴少云活着,他们未必会成为好友,可他还是希望对方活蹦乱跳地在他眼前,一辈子因为他们的欺骗、怀疑而横眉怒目。

    唐宁宇眼前又浮现那张害羞带怯,却笑的眉眼弯弯的笑颜,温暖贴心,可现在却再也没有了。

    “是啊,就算最终的结果,是与我们决裂,我也高兴世界上还有一个少云弟弟,对我们咬牙切齿。”穆朝然黯然神伤,他脑海中同样出现了,被他惹急了,而恨恨磨牙的裴少云,那个恨的却对他没办法的表情是那么可爱,就像自己乖巧的弟弟,却对恶劣的兄长束手无策的样子,让他这个孤独的人,体会到了何为兄弟之情。

    他们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因为他们发现,他们竟然又回到了少云最后离开的地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