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七百三十七章:所以?
    第七百三十七章:所以?

    一直在家中等待消息的凌霄,知道纪监科一众人是灰溜溜地走了,为了避免继续留在23军丢脸,对方几乎没有停留什么时间,直接找了军团总部,让安排了一艘军舰,就快速离开了南羽星。

    凌霄知道这必然是自家女儿大获全胜的结果,他马上询问女儿,知道女儿将他一开始暗藏的一些后手都利用到了,心中得意万分,这就是他凌霄的女儿啊……好吧,凌霄不小心又陷入24孝老爸模式。

    鉴于凌蘭那飞来一笔的恶作剧,成功打破了凌霄与蓝洛凤之间数月的冷战期,让这对夫妻再次恢复到以往甜如蜜的爱爱模式。让凌霄心情大好,而凌霄的好心情也让何旭阳一众高官有了好日子过。

    前段时间,凌霄大将带来的西伯利亚冷空气,着实让这些高官难熬,每日生活在酷寒地带,天天冻成冰人。

    整个23军,因为新星球得到的庞大利益,再次得到了飞跃的发展,此时就算有眼红23军的,看到碰一鼻子灰,铩羽而归的纪监科人员,也得按耐住自己蠢蠢欲动的心,得罪一次,或许凌霄还能忍,但接二连三的得罪对方,再温和的人,也会露出獠牙的。

    安然度过危机的凌蘭,在随后的一算时间里,在250机甲团中过着波澜不惊的生活。随着康林成为首的一批人,被23军执法大队带走之后。剩下大约是四十个机甲师,醒悟过来,250机甲团的确不再是以往那个可以容忍垃圾机甲师存在的王牌机甲团了。

    说到底。能进入250机甲团的机甲师都曾经辉煌过,除了那些彻底放弃自己,身体与心灵都成为废人的机甲师外,没有一个机甲师愿意被所在的机甲团驱逐,他们都有自己的骄傲。当看到他们的凌团长是要动真格的了,每个人都惊慌起来。

    庆幸的是,凌团长还是给了他们一个机会。一个月之后若还没有达到王牌师士的最低要求,等待他们的将是被送往普通机甲团,又或者主动选择退伍。

    不再抱有侥幸心理。也没有康林成这种害群之马鼓吹对抗,剩下的机甲师都在最后期限,险之又险地达标合格,最终留在了250机甲团。这让凌蘭深感自己还未挖尽这些机甲师的潜力。于是大笔一挥。将250机甲团所有机甲师的训练强度又提高了一线,让所有机甲师们怨声哀道,痛哭流涕,真正体会到,何为每日地狱一游了。

    不是没想过用晕厥来逃避,可惜他们兵团的负责治疗的军医技术高的吓死人,一针下去,就是想晕也晕不了。天呢。这个妖孽明明可以去总院混的,为什么要留在250机甲团荼毒他们呢?

    几乎。每个机甲师深夜躺在被窝中,都在扎一个名叫李莳瑜,外号鬼医的小人……不去总院?我让你不去总院,丫的,还不去总院?你到底去不去总院?呜呜呜,李少校、我们的鬼医大人,我求你去总院还不行吗?

    也许,250机甲团机甲师心中的哀怨真的太大了,连老天爷都无法忽略,不多久,总院就下达一份文件,招李莳瑜上总院汇报这次治疗的成果。当李莳瑜离开250机甲团基地的那一刻,250机甲团基地顿时响起了震天齐吼,差点将基地给震塌了。

    机甲师只能用这种来发泄他们心中的兴奋,丫的,终于可以昏迷一次逃避地狱训练了。

    至于他们到底有没有成功呢?嗯,佛语:不可说,不可说!

    李莳瑜刚刚离开基地没多久,凌蘭正在自己的团长办公室中处理一些文件,这时候听到有人在门上敲了三下,然后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队长,有空吗?”

    凌蘭头都没抬,直接说道:“蘭枫,进来吧,我就是没空,也得有空。”

    凌蘭已经听出,李蘭枫的声音有些迟疑,加上他问的方式,都证明,对方来找自己,应该是为了私事。而能让心中骄傲主动来找她帮忙,想来是对方已经没有办法解决了。

    凌蘭对自己的小伙伴们很重视,当然不会放任自己的朋友发愁犯难。虽然李蘭枫是在军校后才加入她的战队,而且相处只有一年时间,可虚拟世界中那段真挚、纯粹、相识于微的感情,足够让凌蘭将对方视作知己,这种感情可能有别于齐隆他们这种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青梅,但同样让凌蘭珍惜。

    李蘭枫坐在一旁会客厅的沙发上,低着头在想什么,凌蘭从旁边的茶水室中泡了两杯热茶出来,将其中一杯放在李蘭枫面前的茶几上。

    这些工作应该是副官做的,不过,凌蘭并不喜欢用副官。因为她不喜欢不熟悉的人在她周围,学习空间中的生存磨练,让她无法让不信任的人长期待在她的身边。

    当然,若是齐隆洛浪他们这些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凌蘭肯定放心将自己的后背交付于他们。可是,副官只是指挥官的助手或者是生活管家,很难有很好的发展,凌蘭不希望因为这些小事,而影响到小伙伴们未来的发展。

    更重要一点是,凌蘭自身的秘密,也不允许她身边有一个副官常伴左右。就这样,凌蘭就成了一个没有副官的团长指挥官,基本上,自己需要的都靠自己来解决。

    凌蘭拿着自己的茶水,做到李蘭枫右手位置的一个沙发,慢慢地品着茶,耐心地等待李蘭枫开口。

    李蘭枫拿起茶水下意识摸着茶杯的杯口,却久久未喝上一口,就这样,无声度过了三五分钟,就听到李蘭枫低叹一口气,将手中的茶水又放在了茶几上。整个人靠在沙发上。双手交叉握着,两只大拇指无意识地摩擦着,表示他心中很是混乱。这与他一贯表现的淡定自若,截然相反。

    “说吧,你自己已经失去了冷静,没办法做出正确的判断,若是信我,就说说看,也许我能给你一点意见。”凌蘭看到李蘭枫这幅模样。无奈地放下手中的茶杯,主动开口道。

    李蘭枫抬头,想给凌蘭一个感激的笑容。可惜,心情沉重的他,实在笑不出来。他终于叹息道:“我不知道如何去向一个人解释……”

    凌蘭认真地看着李蘭枫,等待李蘭枫未尽的话语。

    李蘭枫懊恼地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当年一心想逆天改命。除了爷爷知道外,家族其他人,根本不知道他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只是,他怎么都想不到,那个不明真相的弟弟啊,竟然会做出这样的牺牲,为了他走了另外一条道路。

    若走的磕磕碰碰也就算了,偏偏让他走成功了。现在更是走到了他想要的位置……只是,他这么费尽心机想要获得更大的资源要完成的事情。现在他已经不需要了。

    若真相大白,李蘭枫很清楚,他可能要失去这个弟弟了!虽然他一贯自私自利,可是,这些年来,自家这个弟弟所做的事情,却让他愧疚了。

    “我骗了他好多年”李蘭枫抬头苦笑道,“虽然一开始,并不是故意的,可随着后面发生的事情,不是故意的,也成了故意的了……”

    “你想跟他解释,可又怕对方不能理解,所以你纠结到底该怎么办?”凌蘭挑眉,丫的,李蘭枫说的这些话,怎么听起来那么熟悉呢?

    “还是你了解我。是的,我想解释了,可是我却不知道怎么去解释,要知道,这是从我初生起,在我还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欺骗就已经开始了……”李蘭枫此时很需要一支烟,当年的确不能怪他,可是后来,却也有他的推波助澜,故意为之的。特别是这几年,一直在对方身边,可却始终提不起勇气,将事实告诉对方,他果然是胆小鬼啊!

    凌蘭听到这话,手猛地抖了一抖,李蘭枫这话不是在试探她吧,不是吧,真的不是吧?为什么他说的这些,就是她的事啊?

    “老大,别慌,我查查对方的信息。”小四感觉到凌蘭心中的咆哮,马上跳出来安慰道。没想到老大的小弟们竟然还有这般感觉敏锐的人,果然不可小视。

    不提小四忙着去挖李蘭枫的底,凌蘭也将自己乱跳的心安抚下来,假装淡定地听着李蘭枫的话。

    “那你认为解释好,还是不解释好?”凌蘭反问,旁敲侧击李蘭枫到底想些什么。

    “要是不解释,最终真相还是要暴露的,等对方自己发现,会不会情况更难收拾?”李蘭枫不确定地回道。

    这算是李蘭枫的告诫吗?凌蘭冷眼瞥向神情隐晦难明的李蘭枫,开始猜测这话的深意。

    “那解释了,情况就会好一点吗?”凌蘭再问。

    “不知道!”李蘭枫双眼迷茫地摇头,他真的不知道解释的结果是什么,“可能会被痛骂一顿,最后无可奈何地原谅了,更可能会从此变成陌人,老死不相往来。”

    这是说,他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接受这个事实?凌蘭脸色凝重地摸着下巴,难道说,对方也只是怀疑,并未确定?还是,他真的只是在说自己的事情?自己是多想了?不过,从出生开始就已经欺骗,一开始并不是故意欺骗,但到后面不是故意也变成故意了……这些都跟自己符合,未免也太巧了吧。

    凌蘭原本也想过秘密暴露的问题,只是这么多年来,并未被小伙伴们发现,她久而久之也就忘记了这一点,现在被李蘭枫这么一点醒,顿时有些慌了手脚,一时之间失去了冷静,无法判断李蘭枫这些话究竟是真的还是只是一种试探。

    凌蘭抬头,看到李蘭枫黝黑的双眼正盯着她,心中更是没底……许久,才憋出一句:“其实就是一种赌,赌你与对方的感情,以及重要性。”

    凌蘭感觉庆幸的是,她那张脸早就练到了最高级别,就算心中再忐忑,照样冰冷无表情,不会暴露什么。

    不过,凌蘭这句话一说,心中也开始认真想,万一真的暴露了她的性别秘密,结果会如何。会不会大伙就此愤怒离去呢?还是仍然留下来,一切努力前进?

    只是,世人就对女人原本就有偏见,加上这个时代,女人的确很难出人头地,成王称霸……或许,小伙伴们会以认她这个女人做老大而感觉屈辱也说不定。

    凌蘭想到这里,忍不住蹙起了眉头,心情十分的不好。丫的,可恶的李蘭枫,为什么要提醒她这件事呢?

    “赌?”李蘭枫轻轻念着赌字,眼中在思考什么。

    “自信自己已经重要到让对方无法割舍,就算再愤怒,也只能原谅,那就可以赌了。”凌蘭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的奢望,可是可能吗?

    凌蘭尽管相信她与小伙伴成长起来的深厚感情,可却不敢拿来赌,就怕有个万一,她真的舍不得他们。

    李蘭枫想了许久,最后终于苦笑起来,他心中有了答案:他没有!

    儿时相处那一些日子累积而成的兄弟情义,真的能让对方原谅他妈?果然是他太奢望了。

    李蘭枫眼中的迷茫一闪而光,重新恢复冷静,他站起身来,说道:“谢谢你,凌蘭(兔子)!”

    果然,只有你能破我迷障!找你,果然是找对了!

    李蘭枫,你找凌蘭真的找对了吗?不知道自己给凌蘭带来多大压力的李蘭枫真心感激凌蘭让他想明白了,他赌不起也不敢赌,还是让时间来解决这件大难事吧。

    “谢我?我刚才说了什么?”凌蘭紧张地问道。李蘭枫这句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刚才说话有破绽,让对方抓到了?

    李蘭枫微微一笑:“你的确什么都没说……”

    谢谢你,到现在还给我留点面子。

    这笑容好刺眼,一定是发现了什么了吧?凌蘭咬牙问道:“所以?”

    冷然的脸加上冷然的语气,很容易让人将疑问句听成了肯定句。(未完待续……)

    PS:起点打不开,我费老长时间才上来……让大家久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