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七百三十六章:心魔!
    第七百三十六章:心魔!

    李莳瑜笑容满面地回道:“不敢不敢。”然后他将视线投注到少校那里,露出温煦的笑容说道,“这位少校的疑问,我可以帮忙解答一二。这次我来250机甲团,实际上是带着总部的一条密令而来的,那就是让我对250机甲师再做一次诊断。”

    李莳瑜说到这里,笑容更深了:“我们军团总部以及总部医院各大专家研究认为,时间会对某些伤患起到很好的疗效,经过五年的修身养性,250机甲团的机甲师应该会有些变化。总部医院的专家导师们并不希望看到这些机甲师们落寞一生,同时也相信,这些经受战争洗礼,从死亡堆中闯过来的英雄人物,绝对不甘成为一位废人,必然会想尽办法寻找恢复的可能。不管是哪一种,作为一名军医,我们就必须帮助这些英雄人物重新站起来。为此,总部医院决定每五年都会派一名军医前来为他们检查身体,进行新的诊断,就是怕一个疏忽,延误了最好的治疗时间。”

    李莳瑜这一番话,将23军总部以及总部医院的安排顿时升华到了最高点,让大校暗叫一声狡猾。就算真出了纰漏,也可以用好心办坏事来推脱。

    “而现在恰恰是第五年,经过总部医院的研究决定,同时也是医院各大军医导师们对我的信任,让我负责这次诊断任务,前来250机甲团会诊。在这里。也非常感谢凌团长的帮忙,为了配合我的治疗工作,就算被人误解无数。都没有说半个不字。”李莳瑜感激地对凌蘭敬了一个军礼,来表达了自己深深的谢意。

    凌蘭面无表情地回敬了一个,似乎在说,这是她应该做的。此时两人的行为交流属于平级性质的,这也是向纪监科众人阐明,军医李莳瑜,并不是凌蘭一系的人。当然。事实到底如何,端看纪监科的人怎么想了。

    “事实证明,总部以及总部医院高瞻远瞩。识微见远。我来到250机甲团后,就发现这里大部分机甲师或多或少都有了起色,当我将这个消息汇报到总部以及总部医院时,大为兴奋。就命令我继续观察治疗。”

    “也是我初生牛犊不怕虎。同时也是总部医院各大专家导师们对我的信任,对我提供的一份治疗方案,十分认可。经过研究商定,由我带队,全面负责治疗250的机甲师们。”李莳瑜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丝对总部医院导师们的尊敬与感激,心中却佩服军团总部算无遗漏,将可能有的漏洞都填补掉了。让他们毫无后顾之忧。

    当初他还觉得多此一举,现在想想。却是总部在想方设法为他们寻找保护伞。他们的实力还是太弱了,还经不起太大的风浪。

    “哦,对了,这个治疗方案,我们总部医院的院长送交到了军医总院(军部军医总院),得到批复后,才着手准备的。”李莳瑜又笑眯眯的补充一句。

    大校听到这里,心中咯噔一下,他想不到,治疗250机甲团机甲师这件事,背后竟然还有军部总院的手笔。刚刚他还想在李莳瑜身上做点文章,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要知道对方可是有着总院的认可与允许,就算他怀疑对方触犯了禁区,进行人体试验,也必须先啃下军部总院这块大石才能成功指控李莳瑜。而总院又是军部七部中一部,想要动总院,必须得是他们纪监科上级领导军法部出手才行,他们纪监科就是想动总院也没这个资格。

    李莳瑜才不管对方听到他的话是何种憋屈法,他继续温和地笑道:“幸不辱命,我的治疗方案起效了,大部分机甲师都成功地提升了他们的实力,当然这也是各位机甲师努力配合治疗的结果。”

    李莳瑜此时真的像一个白衣天使,温文尔雅,散发着圣父的光洁,让纪监科众人心中敬佩不已。对方拯救了200多名王牌机甲师的军医啊,那些机甲师可都是些战斗经验丰富、王牌中的王牌,虽然人数与整个联邦王牌机甲师相比,有些微不足道,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治疗方案是有效的,这表示,以后再出现类似失去操控机甲能力的机甲师,就不会再饮恨退出军队了,着实是保护了联邦军队的战斗力啊。

    所有人都知道,一个经验丰富,操控能力杰出的老牌机甲师,几乎是用一万多个机甲师推切出来的。少一个,都是联邦的损失啊。

    李莳瑜的话让纪监科无论真知道真相还是不知道真相的人都哑口无言,就连一直不愿死心的大校,此人也忍不住暗叹一声,感觉大势真的已去,无可挽回了。

    但这不代表那个已经无路可退的少校会死心,已经输的不能再输的他,无法接受这个结果,他口不择言地指着凌蘭攻击道:“你说的,根本无法回答为何那些机甲师指控他残杀暴虐团员的事情,你在帮他隐藏罪行,你根本就是与他一伙的!”

    大校闻言忍不住伸手抚额,少校的话其实并不是没有道理,只是对方既然已经推出了李莳瑜这位军医来解释这一切,就表示他们已经没有问罪对方的理由了,再纠缠下去就真的太蠢了。

    大校很清楚,虽然联邦对军官指挥官的暴行查的十分严格,但对军医系统,却十分放任。在军部,最高级别的专家军医都会做些禁忌的事情,军部明知对方的举动,却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有些候还会明确授权。军部很清楚,为了提高医学水准,某些被明文禁止的残酷试验是必须存在的。

    就如眼前这位李莳瑜,他治愈了五分之四被判定无法治愈的机甲师。这个成功率高到可以让军部高层完全无视一切。别说死两个人,就算死上十个二十个,也会将此事完美压下来。更何况更加不值一提的暴虐折磨了。在最后璀璨成果面前,一切都是渣渣。

    大校实在太清楚了,何况李莳瑜的行为更是得到了总院的批准,若他真的追责李莳瑜,只要一个消息回总部,他头上的乌纱帽就被撸掉了。

    大校敢得罪任何兵团的指挥官,却不敢得罪一个取得无上成果的军医专家。优秀的兵团指挥官,在整个联邦,那是多如牛毛。但出色甚至创造奇迹的军医专家,或许就只要那么一两个,弥足珍贵。

    少校的作死行为,大校选择了无视。这个时候。他得先保住自己的乌纱帽才行。

    李莳瑜听到少校的质问声,嘴角露出了一丝浅笑,整个人显得温煦,十分无害。那笑容,在大校眼里,不亚于是恶魔的微笑。可惜已经输红了眼,胡乱咬人的少校却没有发现这一点,他心中还抱着一丝侥幸。以为自己还能翻身。

    “对于你的指控,我会如实汇报总院。由总院负责向你解释。”李莳瑜淡淡地回道,少校闻言,脸色惨白。他已经回过神来,若总院真的出面,就不是向他解释,而是他要向上级领导部门解释了,他的仕途就真的完了。

    李莳瑜没有再理睬那个明显被他们组长抛弃的少校,转头看向大校道:“不过,既然你的手下提出这样的异议,我觉得,大校先生需要看一份文件,就能清楚,为何有人想诬告凌团长了。”

    说完,李莳瑜将手中关于那近50名不合格机甲师,在接受治疗时的一些表现,以及他最后的诊断报告递给大校。当然此报告详细的治疗细节是看不到的,这也是为了防止治疗方案外泄,被有心人利用,影响到了机甲师的治疗效果,甚至还会通过治疗方案进行谋害。

    大校翻看的第一页,入眼的就是康林成的治疗结论。他看到下面李莳瑜写的那些诊断,心理情况,以及治疗研究结果,心脏忍不住剧烈颤抖了一下,单凭这份诊断书,康林成彻彻底底的毁了。

    看来凌蘭这一系的人,对这些不听使唤的机甲师决定斩尽杀绝了,只要这份诊断书送到总院,康林成绝对会被驱逐出军团,甚至可能为了不让对方有机会破坏军部的形象,直接被软禁在某地孤老终身……

    狠,实在太狠了!大校迅速翻看了数页,基本上,那些指控凌蘭的人,都是类似的诊断,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而没有参与的机甲师,诊断书却给他们留下了一线生机。可笑那些机甲师以为自己做的很隐蔽,事实上,对方早就掌握了他们的一举一动,知道谁背叛了他们。

    这个凌团长实在太厉害了,虽然不在基地,可对基地的掌控却没有放松,下面一有异动,就迅速掌握了确切的情况,且做好了应对方法。大校心中佩服,也为自己未了解对手之前莽撞行为而后悔不已。

    他是一招走错,满盘皆输。要是他接到指控,更谨慎一点,在没有得到确实证据前,不直接留在此地问询对方,是不是结局就不一样了呢?

    大校将凌蘭他们想的很高深莫测,其实却也是大校高看了,一开始,对这种事情没有防备,还有些稚嫩的凌蘭的确被他们打了个措手不及。

    不过,大校却错在给了凌蘭准备的时间,答应让凌蘭先去换洗,就是这段时间,让凌蘭冷静下来,找到老爸凌霄问了个明白,同时,愤怒的小四也发力,用强大的搜索引擎将背叛250机甲团、指控凌蘭的几个机甲师给找了出来。只要做过,必然会留有痕迹,小四只要想找,就一定能找得到。

    既然知道了对方是谁,凌蘭当然不会姑息,第一时间就将这些名单交给了李莳瑜,李莳瑜同样气恨不已,他与凌蘭费尽心机治疗他们,不就是为了让他们重新站起来吗?竟然恩将仇报……既然如此,那就仇报到底吧。

    他很快就弄出了这份诊断书,李莳瑜看似很温和,其实并不温和,否则也就不会有鬼医这个让人胆战心惊的称号了。

    不得不说,大校那是一步错步步错,若是纪监科不惜逼着对方兵变,也要将凌蘭拿下,或许还真能让他们得逞也说不定……好吧,刚才那句是废话,真要如此,他们绝对会永远留在250机甲团,凌霄绝对不会让危害他女儿的人活着离开的。

    李莳瑜无视大校那隐隐发抖的手,笑眯眯地补充一句道:“这份诊断书我已经上报到军部总院。”他怎么会让那些人有机会找人说情?估计没多久,这些可悲的家伙,就会被带走,至于会带到哪里,就不是他李莳瑜要关心的事情了。

    大校手僵了一下,他用怜悯的眼神看向康林成,康林成看到大校的眼神,整颗心猛地掉了下来,眼中顿时惊慌起来。难道真的对凌蘭没辙了吗?还有,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大校哪里管的了康林成现在的心情,他捏紧手中的资料,无奈地喊道,我们回去。

    “组长!”少校不死心地喊道。

    “闭嘴!还不跟我回去!”大校冷着脸喝到,难道还嫌他丢脸不够吗?愚蠢的猪!

    大校心中已经将这名少校画了一个大大的×,决定一回去,将这个笨蛋调离纪监科。虽然这名少校不会一下子被撸到底,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今生的青云路,已经被斩断。就算以后战战兢兢,努力工作不犯错,一辈子也爬不到高位。被军部放弃的人,除非幸运地又抱上一条大粗腿,否则翻身无望了。

    纪监科一众人来的时候踌躇满志,回去的时候,却如败家之犬一般,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走了。

    凌蘭冷眼目送他们离开,然后才对李莳瑜说道:“这次,烦你抗下一切了。”

    “没事,我还要感谢你推我上位,让我能获得更多的资源。”李莳瑜眼神闪亮无比,他需要无上的名望,需要更大的权利,需要上面大力的扶持,只有这样,他才能得到更多的资源,更快地研究出可以治疗大堂哥身体的药剂。

    这是李莳瑜的心魔,某一天无法解决,他就无法解脱。

    站在他们身边的李蘭枫,听到两人的对话,眼神十分复杂,他隐晦地瞥了李莳瑜一眼,微微低头,似乎在想些什么。(未完待续……)

    PS:能不能继续欠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