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七百三十四章:破绽!
    第七百三十四章:破绽!

    “250机甲团的机甲师合格不合格这些事情,这并不是我们要调查的内容,请你们不要混肴视线。凌团长,刚刚我们组长说的很清楚,你旗下的团员,指控你采用血腥手段,残酷杀害对你表示异议的军人,就这件事,请凌团长做出解释。”看到不妙,那位大校身边的助手中校连忙开口解围,企图将话题再次转到于己方有利一面。

    凌蘭淡然地抬眼看了对方一眼,不慌不忙地道:“刚刚我说的很清楚了,我究竟杀害了谁?确切的证据在哪里?希望你们提供出来。”

    中校大人咬牙狡辩道:“有些证据,你无权获悉。”

    “既然如此,我只能怀疑,这是栽赃陷害!”凌蘭嘴角露出一丝嘲讽,要是对方手中有证据,那才是诡异事件呢。

    凌蘭的话让中校恨的牙痒痒,要是他们手中有确切的证据,他们还会在这里跟对方浪费时间,一直绕圈子吗?

    虽然,中校铩羽而归,但中校的话却让大校冷静下来,他决定换个方式进行询问,他右手食指轻轻敲了敲会议桌面,顿时吸引了相互角力的两方人。看到自家带队组长再次恢复胸有成竹的表情,纪监科的人心神猛地一定,而凌蘭三人看到对方恢复冷静,眼神纷纷闪了闪,各个提高了警惕,来应付对方更犀利的攻击。

    大校满意自己刻意营造出来的压力,他盯着凌蘭。慢慢地说道:“前面的问题,暂且不论。不过有一件事,还请凌团长想一想。你认为,你的团员对你提出这种指控,是何原因造成的?”

    对待那种不到末路绝不会认罪的狡猾犯罪份子,想用简单直接粗暴的方式,一举攻破对方的心灵,让对方认罪,绝对是错误的。他被自己以往的经验给骗了。以为对方刚入军团,年轻,稚嫩。不成熟,所以好对付。没多花心思,一开始就莽撞行事,才让这次的调查遇挫不断……不过。他醒悟的并不晚。

    大校已经将对方三人当成自己今生最强大的对手对待。原本轻忽不在意的心态早就消失殆尽。

    凌蘭眼中露出了一丝慎重,果然能让军部下派的调查带队组长,没那么简单,这个问题,她不管怎么回答,都不适合。

    凌蘭捧着茶水,似乎在认真想着原因,大校也没打扰。只是静静地等着凌蘭。

    “大校,对于这个问题。我倒有个想法,正好与你探讨一下。”李蘭枫十分敏感,察觉到这个问题后面可能有隐藏的陷阱,他果断插口。

    大校看到凌蘭将视线投到了李蘭枫身上,摆出一副他也很有兴趣听一听的模样,就知道,想等凌蘭自己回答已经没有可能了,他心中暗骂一声靠!心恨李蘭枫搅局,可面上却不得不做出洗耳恭听的模样,示意李蘭枫说下去。

    李蘭枫嘴角含笑,无视周围纪监科众人刺人的视线,淡定地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大校,要知道,王牌机甲团的待遇相比较那些普通机甲团的待遇,其差距不仅仅是数量上,同时也是质量上的一种飞跃,更不用说被责令退伍的那些人了。这种关系到自己未来切身利益的,只要有脑子的军人,都知道要选择哪里。可惜,某些人想享受这种待遇,偏偏没有相等的能力,而我们团长,是个公正严明的人,对这种军中蛀虫绝对不会姑息。”

    说到这里,李蘭枫用疯狂崇拜的眼神虔诚地看着凌蘭,要不是凌蘭冰块脸神功大成,绝对HOLD住一切压力,她绝壁会在李蘭枫这惊悚的视线中破功……丫的,实在,太太太寒碜人了。

    李蘭枫的眼神以及言辞,差点让大校胸闷地差点吐血,凌团长公正严明?那些机甲师是军中蛀虫?这种弥天大谎,对方竟然轻轻松松声色并茂地说出来,果然功力深厚……他的确太小看这些年轻人了。

    李蘭枫知道不能表演的太过了,他已经感觉到在凌蘭平静如水淡定的脸下面,有一颗想要揍人的心。他果断收回自己的视线,虽然他想成为凌蘭不可缺少的知己朋友拍档死党,可绝对没想过要成为凌蘭专属的出气筒……目前三观性向都很纯洁的李蘭枫,真没这个自虐想法。

    收回视线的李蘭枫轻叹一口气,摇头露出一丝遗憾与怜悯:“知道自己没有能力继续留在250机甲团,不甘与利欲让他们疯狂……选择诬告我们团长,也就不难解释了。”李蘭枫终于反击了。

    “诬告?”大校眼神眯了一眯,看来对方也有所准备啊,果然很难对付,他的确太轻视对方了。

    “没错,就是诬告!那些实力不够却贪恋王牌机甲师福利与待遇的蛀虫,当然不肯放弃已经到手的利益,就是这种心态,让他们拼死一搏,企图用这种方法,阻止凌团长将他们调离出去……”李蘭枫此时笑容已经消失,冷冽的眼神与斩钉截铁的语气,充分体现出他此时心中的愤怒。那咄咄逼人的犀利视线扫向坐在他面前的纪监科众人,就像利剑一般,直刺对方心中,不少人竟然被逼着低下了头,不敢直视。

    李蘭枫右手食指,随着他的话,用力地敲击着桌面:“若你们纪监科真相信了他们的话,没有调查清楚,就仓促定案,那么这些蛀虫的目的就会达成,万一凌团长被调走,后面任职的团长,为避免成为凌团长第二,必然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原本应该是最强大的机甲师才有资格进入王牌机甲团且享受他们该有的王牌团待遇,最后,却被这些蛀虫侵占了。这绝对是对所有王牌机甲师的侮辱,更是对这些蛀虫的姑息与纵容。我们绝对不能接受。”

    李蘭枫犀利愤怒的话,让纪监科一些不清楚真相的人顿时同仇敌忾起来。开始怀疑那些指控凌蘭的机甲师来,难道这才是真相?只有清楚250机甲团底细的几个高级军官知道李蘭枫说的那是一派胡言。

    可惜在明面上。他们无法反驳李蘭枫的话,若按照一个正常的王牌机甲团,的确因为这种原因出现过诬告诽谤事件,这么多年下来,他们也处理过不少。

    李蘭枫充满血性正义的话让纪监科众人开始窃窃私语,大校心中暗道一声糟糕,他马上义正言辞地说道:“这些机甲师都是久经沙场。经得起考验的军人,绝对不会因为利益做出这种事情。”

    李蘭枫闻言,脸上毫不掩饰地露出一丝嘲讽:“历史上那些罪人。也不是从出生起就是罪人。”言下之意,是个人都能听出来。

    大校被李蘭枫的话差点气晕,这明晃晃就是质疑啊,他们纪监科成立至今。还从来没人敢当面质疑他们的话。这活脱脱就是打脸啊。

    大校怒瞪李蘭枫,恨的牙差点咬断。李蘭枫却毫无所惧,眼神坚定回看对方。

    天天在凌蘭可怖的威压下又是训练又是奴役做事,眼前这位大校带给他的压力,真是太小儿科了,李蘭枫那是一点压力都没有。

    大校看到神色如常的李蘭枫,心中有些泄气,这几个年轻人到底是从哪里出来的妖孽?就算身居高位久经沙场再狡猾的高级军官。面对他们,也无法保持这般冷静无惧。对他们每一次攻击。毫无畏惧不说,还反击的淋漓尽致。难道对方真的没有做过哪些事情,所以才会这般自信?大校第一次对自己调查的事情产生了一丝怀疑。

    看到自家组长哑口无言了,一直强忍到现在的少校再也忍不住了,他猛地跳起喊道:“你说他们诬告?有证据吗?”

    李蘭枫不屑地看了他一眼:“那他们的指控有证据吗?”没证据的事情,竟然还有脸在他们250机甲团乱喷,真以为他们都是一群雏鸟,任凭他们拿捏?

    兜来兜去又兜到了原点,大校知道实证一事是他们软挡,原本想靠他们办案的经验,旁敲侧击,绕过这个软挡,让对方自乱阵脚,现在看来,对方冷静的很,很清楚对自己最有利的是什么,兜兜转转,还是没逃过这个问题。

    少校被李蘭枫的反问,一股郁气顿时凝结于胸,他想都不想,冲口而出:“既然你说,他们因为不合格,被你们驱逐出机甲团这事而含恨于心,那就让我们看看,那些留在机甲团的机甲师,到底合格在哪里?”

    同样都是各个机甲团废弃的机甲师,他就不相信,其余的机甲师能力都能达到王牌以上的标准,若发现对方所说的合格机甲师中成绩与那些不合格的差不多甚至更差,那就能证明,对方的确用了一些不正当手段,就算无法以残杀暴行来定罪,也可以以这个罪名将对方带走。

    只要将对方带回他们纪监科,最终如何定罪,就是他们纪监科的事情了。少校眼中露出一丝恨意,他一定要毁了对方。

    凌蘭听到对方这话,乐的快要笑出声来了,这不是打瞌睡时,主动递枕头吗?果然,最可怕的事情不是遇到可怕狼对手,而是猪队友啊。

    那位少校的话让大校脸上露出一丝迟疑,少校想到的事情他也想到了,只是,对方在拓荒任务中进入了十佳兵团这事,让他不敢轻易触碰这个点,否则就真的满盘皆输了。

    大校脸色变化了几下,最后决定破釜沉舟一次。说实话,他也不信,250机甲团中250个被废弃的机甲师,真的大部分恢复了王牌水准。当年,这些人可是经过各大权威军医专家联合诊断的,明确下达了无法治愈判决书……难道在这个名不经转的新团长手中,就能焕发新春了?

    若真那么简单,250机甲团也就不会就此出现了。大校觉得这事有戏,于是缓缓点头道:“我们组员的说法很有道理,既然你说那些人不合格,那么请你团队里合格的人与他们一起同场竞技,让我们看看彼此的差距如何?”

    凌蘭闻言,摸了摸手中的茶杯,似乎在考虑什么。

    凌蘭的沉默让纪监科的人心中大喜,果然,这是对方最大的破绽。

    “怎么,凌团长对你那些合格的机甲师不信任?”大校又恢复了一脸的笑意。

    凌蘭想了想,然后才道:“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让每个团员过来比试,一来人数太多,花费时间长,二来也不好安排,不如派几个代表过来如何?”

    想选几个合格的代表来吗?这才是真相吧,那么多废弃的机甲师,总能撞大运般撞到几个可以恢复的机甲师!纪监科的人似乎发现了真相,每个人眼神充满了光彩,而那位少校,脸上更是泛起兴奋的红晕,他似乎已经看到了无上的功勋降临到自身。

    “凌团长说的很有道理。”大校笑意更浓,一开始两方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似乎根本没存在过一样。

    那位少校看到自己的组长竟然这么好说话,心中又急又怒。

    这个时候,大校在凌蘭开口之前抢先说道:“这样好了,人选就让我们在合格的与不合格之间随意挑选几个比试如何?我们可不了解这些机甲师的实力,我们挑选才算得上公平公正吧。”

    大校这话明显是准备将凌蘭一军的,他笑容可掬地看着凌蘭的表情,想从对方冷然的脸上看出一点惊慌失措,可惜,凌蘭的脸像是被浆糊糊住了一般,竟然没有一点变化,让大校气馁的很。

    凌蘭听到大校的话,还能不清楚对方打的主意?可惜,她真的不惧,机甲师的成绩都是真实的,合格的才被她带走,不合格的则都留在了基地中继续锻炼。

    既然对方这么想被打脸,凌蘭当然不会阻拦,她冷冷点头道:“也可。”

    凌蘭没有过多的推脱就答应这点,让大校心中有些不安,但他很快将那点不安丢开,他还是相信自己的判断,也许对方还搏一搏自己的运气也说不定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