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七百三十三章:剑拔弩张!
    第七百三十三章:剑拔弩张!

    大校心中郁闷,的确他手中的证据无法立案,所以他只有问询对方的资格,而没有问罪对方的权利,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代表的意思确实天壤之别。

    原本看到凌蘭年纪小,刚从军校出来,经验不足,想要吓住对方,然后任凭他们拿捏了。没想到对方却出奇的老辣,一语就让他们陷入了被动。

    既然对方提出了疑问,大校也只能回道:“当然是问询了,我手下办事一向认真,若态度上有什么不对,还请凌团长你原谅了。”

    凌蘭冷冷一笑:“既然已经成为了纪监科一员,就要明白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否则,就对不起所坐的这个座位。”凌蘭视线转到那位虎着脸的中校大人,淡淡问道:“中校先生,你说是不是?”

    中校脸上的肌肉顿时抽了一抽,他忍下心头的怒火,没有回答。他可不能被对方激怒了,否则态度一个失控,就会被对方扣上态度恶劣、野蛮执法的罪名就得不偿失了。

    大校一看,只好亲自上阵,将话题拉了过来:“凌团长的简历我们看到了,但有些问题,我们的确有些迷惑,所以还请凌团长做出解答。”

    凌蘭淡淡地瞥了大校一眼,没有说话,大校也不管凌蘭愿不愿意,直接将他心中认为的疑点问了出来:“凌团长,你进入23军之后,并没有经过3个月的新兵期。这是为何道理?”受伤?这也不是避免新兵训练的依据,肯定有什么猫腻。

    在一边静听的李蘭枫,听到这个问题。顿时失笑起来,惹得纪监科众人怒目相视。大校强忍心中的不渝,转眼看向李蘭枫,带着一丝不满地问道:“这位少校,我这个问题有问题?”

    李蘭枫咳嗽了一下,然后笑眯眯地回道:“档案上已经写明了原因,当时我们凌团长重伤修养。至于怎么受伤的。上面也有详细说明,后来,经23军总部特批。免除了我们团长的新兵训练。我不明白,都写的这么清楚了,大校你为何还要询问?若怀疑这档案上写的有问题,那么大校先生。你最应该去的地方是军团总部档案科。因为这些档案,是里面的人亲笔记录。”

    “我想听凌团长自己说,难道不可以?”李蘭枫的质疑,让大校顿时没了好脸色,丫的,从来没碰到过这么不配合的军人。

    “当然可以,不过,对于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我们团长也有权拒绝回答。”李蘭枫淡笑,一点也不怕大校那刺人的目光。

    “你们这样不配合我们的调查工作。纪监科会对此向上反映,到时若有什么问题,就别怪我们不讲情面了。”一边的中校再也忍耐不住,冷冷地丢下一句威胁的话。

    “请便。”李蘭枫云淡风轻地摆手,这种油盐不进的态度,让纪监科众人又恨又气,没想到,他们调查才刚开始,就受到这么大的阻碍。

    “凌团长,请记得你是一名军人,要配合军部,协助我们完成调查工作。”大校猛地一拍桌子,双目怒瞪,什么温煦,什么友好,此时全都没有了。

    “大校,若我们团长不是记得自己是个军人,要配合你们的调查,现在也就不会坐在这里,听你们胡乱指责,浪费时间了。”李蘭枫同样不示弱地一掌怒起,冷然的视线逼视对方。

    丫的,这里可是250机甲团,要是在自己的地盘上还被人欺负,他们250机甲团就可以解散,不用继续混了。

    事件的中心,凌蘭则如一座冰雕,对眼前剑拔弩张的场面视而不见,依然淡定地喝着她的茶。嗯,豹子表现的真不错,为他点个赞。果然,有人帮忙冲锋陷阵,自己就能轻松好多,以后得多多培养豹子一下。

    凌蘭发现了李蘭枫的好用程度,当即决定要狠狠压榨下去。

    大校与李蘭枫怒视许久,最后还是大校败下阵来,他移开视线,看向一旁正淡漠看着他们的凌蘭,出言指责道:“凌团长,这就是你们250机甲团的待客之道?”

    凌蘭垂下双眸,优雅地吹了吹捧在手中的茶水,轻轻地茗了一口,然后才淡淡地回道:“大校,要问,就问一些档案上没有的,别再浪费彼此的时间。”说到这里,凌蘭眼角轻挑,似笑非笑地看了对方一眼,语重心长地道,“我们兵团那是要上战场的,在兵营里浪费时间,少训练那么一分钟,就可能让我们的战士生存机会少了最宝贵的一分钟,我们可不能间接变成杀人犯,坑害了战友的生命啊。”

    你就是个杀人犯!大校心中呐喊,在那几个人的口供上,对方可是当场无情杀掉两个机甲师的人,可惜,查遍23军所有档案文件,都找不出一点破绽,就好像那死掉的两个人,根本不存在一样。

    大校根本不知道,这才是事实真相,只是已经被权欲功勋蒙住双眼的他,拒绝接受这个可能。

    好不容易大校将想要咆哮的心给压制住,此时他已经不想攻破对方的冷静自信还有啥的,因为,他已经看出,眼看这三个年纪轻轻的少校,都是人精,都是不好对付的。与其再浪费时间,不如凌蘭说的那样,索性摊开讲,就算没有收获,也总比他们在这里,被对方这种态度给气死的好。

    “据我们所知,你在你成为团长之后,对手下提出你无担任团长资格时,曾进行过残酷血腥的镇压?”

    凌蘭挑眉:“谁说的?”

    “我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在你刚担任团长时期,进行过残酷的镇压。且出现过人命,而且还是两条人命,凌团长。若你现在坦白交代,或许还有机会争取从宽处理,救你自己。”大校盯着凌蘭,他一下子将人命问题甩到对方面前,就想让对方心生慌乱,露出破绽。

    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她上辈子那个年代的顺口溜,绝对是真理。

    凌蘭当然还想回家好好过年的。她脸上根本没有一点变化,冷静平淡自若,无一丝动摇,斩钉截铁地回道:“没有。”

    “没有?你撒谎!”一直强忍怒火作壁上观的纪检委那位年轻少校。听到凌蘭一口否认。顿时愤怒地站起,指着凌蘭喊道。

    “我撒谎?那你找出我撒谎的证据?死的人是谁?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什么时候参军的?”凌蘭神情淡然地反问对方。

    对方顿时语塞,他们的确没找到相关的证据,但这也让他们越发怀疑,23军有人只手遮天,故意袒护这位凌团长,所以将一切证据都湮灭。

    “既然你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是不是应该怀疑。你们故意想栽赃于我?”话到此,凌蘭双目精光一闪。犀利到让那些纪检委军官心虚地低下头,不敢直视。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凌团长,告发你的可是你团里的人而不是我们纪检委。”大校冷笑一声,将凌蘭前面那句话带来的压力直接破除,直接反击了回去。

    这个问题,凌蘭的确无法自辩,毕竟这是她的团员告发她,无论是真是假,她都没有立场回答这件事。

    大校是得意的,与对方交锋,好不容易占得上风一回,他就要看看,对方怎么解释这件事。

    李蘭枫嘴角微微一翘,对方终于跳到这个坑了,真是让他等死了。

    李蘭枫轻轻一笑,不慌不忙地接口道:“大校先生,是否告发我们团长的,是留守基地的那些人?”

    大校眼神一眯,看向这个笑意浓浓的少校军官,心中猜测,对方想要干嘛?他一时摸不准对方的脉络,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大校决定还是什么都不说为好。

    只见大校脸带着一丝淡笑,双眼看向李蘭枫,却闭口不答他的问题。

    遭受冷遇的李蘭枫并不觉得有什么尴尬,他神态自若继续自己的话题:“你们也知道,一个兵团,总会良莠不齐,有好的,也必然有差的,这次团长带去拓荒任务的,都是合格的军人,而留下的……”李蘭枫露出遗憾与失望,啧啧啧数声,也代表了他的不屑,“事实上,团长离开的时候,做出了最后的决定,若这次回来,那些人再考核不过,等待他们的,只能退到普通机甲团,或者是直接退伍。”

    大校闻言,心中一惊,脱口而出:“这怎么可以?”他来的时候,上面关照过250机甲团里面的机甲师是什么存在……

    李蘭枫脸上露出诧异的表情:“为什么不可以,一个优秀的王牌机甲团,能留下的当然是最好的机甲师,而不合格的,当然要被淘汰。”

    这绝对是颠倒是非,他们这么做,是对那些功勋者的不敬,大校心中薄怒,但他还是克制自己的情绪,示意身边的助手将一份250机甲团机甲师详细的名单送了过来。

    他接过之后,就啪的一声,将名单狠狠地摔到李蘭枫的面前,冷笑道:“我看过,250机甲团各位机甲师的资料,他们都来自各个军团最优秀的机甲师,是经得起考验的军人,怎么可能不合格?你们硬要驱逐他们出团,是不是因为他们不听使唤??”

    大校的愤怒质疑,李蘭枫脸皮动都没动一下(铁皮面罩的确动不了==!),他也从自己身边的档案袋中,抽出一份资料,然后微笑中推了过去:“以前优秀不代表一直优秀,还请大校您看了这份资料再说吧。”

    大校狐疑地拿起一看,上面关于那些机甲师的成绩,真是触目惊心,的确不堪入眼。大校原本就知道250机甲团这些机甲师都是被各大军团废弃的,出现这样的成绩,其实是极为正常的……

    大校只觉得手中的资料如那烫手山芋灼手,若咬紧那些机甲师是优秀的,这些成绩的确说不过去,但若就此挑明了,会不会被对方利用了?大校脑子快速旋转,开始斟酌选择哪个对他们更有利。

    大校看到250机甲团三个少校淡定地看着他,正等他说话,他心神一动,避重就轻道:“每个机甲师都有低潮期,我们应该有更大的包容心。”想让他挑明,他绝对不会如对方的意。

    “大校先生,你说的没错。军队虽然讲究铁律,但也不是不讲人情,不过,大校想来没看清楚,这些机甲师已经蹉跎了多少年了?为了对所有军人负责,我们不能再继续放任下去,否则那是对他们的不负责任,也是对其他在前线英勇奋战的军人不负责任。”李蘭枫点了点对方手中的资料,让对方看清楚了再说。

    大校脸色一变,那些机甲师是什么货色,已经烂了多久,他能不知道吗?对方这么说,是逼着他表态吗?想到来23军时,上面首长的一些话,他心猛地一横,冷笑道:“他们可是为我们联邦立下汗马功劳的功勋者,就算他们一辈子都无法恢复到巅峰期,我们也不能放弃他们。难道你们想要否决他们的贡献?想让联邦所有军人为你们这种行为心寒吗?”

    “大校,你是不是误解了?”听到大校终于挑明了,李蘭枫心中一乐,脸上却露出惊愕表情,一副被冤枉的地解释道,“我只是说,要对他们负责,既然他们已经无法恢复到巅峰,甚至不能操控机甲,难道我们不应该将他们送到他们该去的地方?留在250机甲团这才是害了他们。”

    “这里,难道不就是……”大校猛地止住了话,惊愕的发现自己掉入了对方的陷阱,250机甲团的确是军部上层默认的废弃机甲团,但只是默认,而不是明确承认的。若23军想要整顿250机甲团,而凌蘭听从命令,执行这个决定,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作为一个王牌机甲团团长,他的确有权将不合格的机甲师调离。大校脸色青白,一不小心,他竟然被对方带到沟里去了。(未完待续……)

    PS:带小宝去,希望小宝乖一点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