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七百三十二章:质询!
    第七百三十二章:质询!

    “说实话,也是你运气好,要不是你设计第三军团与十三军团,让整个军部各个派系为争夺各自的利益,斗的不可开交,没有余力来理会你这件事情,可能,你就真的留在兵城被调查了。那个时候,想要顺利脱身,就要难的多了。”凌霄暗自庆幸,凌蘭设置的那个局,原本只是想做个引子试探一下军部那谭水的,没想到错有错着,不仅让他们捞足了好处,也意外让她自己摆脱了一场危机。现在既然回到了23军,对方想要升级对他女儿下手,就没那么容易了。

    凌霄眼中冷意闪现,那些人既然敢背叛他的女儿,就要有失去一切的觉悟。

    “你知道对方上报投诉你什么?”凌霄看到凌蘭并不询问这一点,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既然让军部这么慎重,还派纪监科下来点差,应该是关于我训练他们的问题了。”凌蘭不用想也知道只有那一点让人诟病。

    “罪名都知道是什么了?”凌霄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自家女儿能这么快察觉到问题所在,就表示她是一个聪慧且敏感的人,那么就算未来碰到其他一些阴谋设计,也能应付得来。

    其实凌霄不联络凌蘭不是怕两人的关系暴露,就算暴露又如何?他凌霄怕过谁呢?他是恨不得让所有人知道,他凌霄有一个能力出众的儿子?呃,什么东西乱入了?

    总之。凌霄是想借此机会考验一下凌蘭遇事的应对能力,毕竟,只要凌蘭还在军界混。随着她的步步高升,这种来自不同势力的倾轧算计,将会数不胜数,必须要适应起来。凌蘭这次到现在的表现,让凌霄很是满意的。

    “总摆不脱残暴,违反人权之类的罪名。”凌蘭不在意地回道,自从她决定用这种手段逼着那些机甲师们破茧成蝶。她就有准备会遇到这些。

    “有应对的办法没?”凌霄挑眉问道,知道问题,却没有解决问题的能力。也是不合格的。

    “很简单,不承认。”凌蘭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现在除了那些机甲师的口供之外,估计纪监科根本拿不什么实证。她既然知道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后果。又怎么会留下这种证据。那些录像,早就被小四处理掉了,没有小四这种程度的能力,是无法恢复出来的。

    “别让机甲师的口供超过全团的百分之十,否则就算没有证据,对方也能立案。”凌霄提醒道。

    “放心,我有办法对付的。”凌蘭嘴角翘了翘,游戏开始了。原本就想找机会将那些居心叵测的人调出250机甲团,没想到对方主动送给她一个理由。让她能够光明正大将这些人驱逐……

    凌蘭真不知道是要嘲笑他们的自作聪明呢,还是怜悯他们自搬石头自砸脚?只希望他们不要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

    又说了几句,凌蘭就与自己父母道别,凌霄这个时候,突然问道:“刚开始那个小鬼是谁?”三个月在凌蘭身边,可没看到她那里有这么小的孩子。凌霄想到智脑梦蘭,难道那个凌小四与梦蘭出自一处?

    凌蘭原本想老实告知,突然心神一动,她脸色一正,认真地说道:“老爸,这么多年来,你还不想给小弟一个正式的身份吗?”

    “凌霄?”一直笑意盈盈看着父女俩沟通的蓝洛凤,听到这话,顿时杏眼怒瞪大喊起来。

    “没有的事。”凌霄一脸惨了,他愤怒地瞪了凌蘭一眼,连忙安抚自家老婆千万不要听信谣言啊。

    “妈妈,我爱你。还有,老爸,请多保重!”凌蘭脸上难得露出一丝捉狭,原本还误会凌霄对不起她的蓝洛凤顿时明白这是凌蘭的恶作剧,心中好气又好笑,看来,凌蘭也察觉到她与凌霄之间的问题了,所以,想给自己发泄怒气的机会。

    真是她贴心的小棉袄啊!蓝洛凤眼圈又是红了红,但转眼又恢复河东狮吼状,既然这是女儿的一片好意,她可不能浪费了。

    至于凌霄,他绝对是痛并快乐着,对自家女儿的恶作剧那是又恨又爱,哭笑不得了。

    挂断电话的凌蘭,嘴角的笑意消失,又恢复她冷峻的容颜,她很快梳洗一番,换上一套整洁的少校服,同时传令,让李蘭枫与李莳瑜陪同她一起去会议厅,打这场不起硝烟的战役。

    面对这种勾心斗角,阴谋算计,甚至要面不改色心不慌地说假话谎话,阴险的李蘭枫要比方正的韩继军更适合。

    至于李莳瑜……当年老爸为了让她顺利进入250机甲团所给的理由,现在则成了她反击的大杀器。凌蘭甚至在想,是不是从一开始,她的老爸就已经替她准备好了一切?端看她会不会利用了?

    凌蘭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若这是父亲的考验,那么她就会让父亲知道,她可不是那个扶不起的阿斗。

    很快,凌蘭带着准备妥当的李蘭枫与李莳瑜进入到会议厅,一路过来,凌蘭大体说了一下她的猜测,以及对方来的目的,两人也有了准备,精神抖擞地走入会议厅。

    纪监科看到凌蘭带了两个少校进来,脸色露出一丝不渝,凌蘭无视之,直接坐在主席位上,李蘭枫李莳瑜也毫不客气地在凌蘭两旁坐下。既然对方来者不善,他们当然也不需要给对方什么好脸色看。

    凌蘭大马金刀表示自己主人翁的身份后,这才示意对方坐下说话,这态度,除了那个老谋深算的大校依然笑眯眯不受影响外,其他人或多或少都露出了一丝恼怒,特别是那名少校,更是脸色扭曲。

    李蘭枫迅速扫了一眼,心知肚明,真正难对付的人是谁。他心中深吸了一口气,提足精神,为自己也为凌蘭必须打好这一场仗。

    而李莳瑜则微闭双眸,在团长老大没有丢出他之前,他就是一个旁观者,不会参与前期的刀光剑影。

    “凌团长,真是忙碌啊,让我们等了不少时间。”还未等凌蘭开口,最年轻的那位少校就跳出来阴阳怪气地说话了。

    “当然,我们团长是一团之长,要比像我这些没有实权的少校可要忙碌多了。”李蘭枫一脸笑意地回道,像是自嘲,却意有所指,直接嗝的对方一口气憋在胸口,差点气晕。

    真是没用的家伙!带队的大校心中唾骂自己手下的无能,脸上却不动声色,笑呵呵地点头道:“的确,凌少校年少有为,这么年轻就能成为一团之长,想必是凌大将看中的优秀人才,未来不可限量啊。”

    凌蘭半垂着眼帘,并未接这话,这让那大校有种唱独角戏的尴尬,心中不由地暗骂对方一声狡猾。

    他这话其实是挖了一个坑,无论对方怎么接,他都能顺着对方的话继续问下去。现在对方像个锯嘴葫芦,什么都不说,倒让他无法继续问下去。一开始就被小挫了一把,就算自信满满的大校,此时也忍不住有些郁闷。

    整个会议厅沉默一场,凌蘭三人打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会主动开口说话给对方找到机会。所以他们淡定地捧着林中卿送上来的茶水,慢慢地喝着,这老神淡定的模样,让纪监科数人,真是恨的牙痒痒。

    能攻破对方心防的,必须要让对方惊慌,失去自信!等待不是办法,他们也知道,给他们时间并不多,要是在规定时间没有找到确切证据,他们只能无功而返。就如凌蘭所料的那样,他们只有数人的口供,没有实际证据,而口供的数量又没有达到立案的标准……

    想到这里,大校心中叹息,明明对方留在基地人数很多,可最后愿意揭发团长暴行的人才不到十人,而其他人,他们怎么旁敲侧击,威逼利诱,都没办法撬开他们的嘴。让他不得不佩服这位年轻团长的手段,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让他的手下不敢多说一句话。

    可越是如此,他就越要挖出对方的真面具,绝对不让这种军中暴徒坐上高位,那样,受苦受难的军人将会更多。大校眼中精光闪闪,露出超强的斗志,这才是他们纪监科存在的意义不是吗?

    大校丢了一眼颜色给自己一个心腹,就见大校下首的一位中校,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冷着脸说道:“凌团长,我们提调过你的档案,你是今年进入军团的新兵,还差几天才满一年,请你解释一下,你怎么从新兵一举跃升为团长一职的?”

    凌蘭这才抬起双眼,嘴角翘了翘:“我想,档案上,已经写清楚了原因,难道你没看到?”

    中校闻言顿时厉喝道:“凌蘭,请端正你的态度,我在问你,你必须回答。”

    凌蘭挑眉,带着一丝不解:“大校先生,你们是来咨询我的?还是来问罪我的?”

    想吓她?她凌蘭胆子可是大的很,否则就不会经常惹出麻烦事,让自家老爸头疼,忙着收尾摆平。凌蘭很有自知之明,自己的确不是一个乖宝宝。(未完待续……)

    PS:今天的!无债一身轻,哈哈!

    什么?以前的债务?嘤嘤嘤,先让我自欺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