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六百八十六章:全军覆没!
    第六百八十六章:全军覆没!

    陈一凡八十几个人此时已经来到山脚下,他们的简易地图上标明的最终的目的地,就在这座山上。

    继续开拔的这十来分钟,陈一凡一众人走的那叫心惊胆战,就怕下一秒就进入了埋伏圈。应该说,这十分钟,是陈一凡这段路程走的最累的一段,不过当他安然无恙地走到山脚下的时候,他知道自己被250机甲团的人给耍了。

    前五关,虽说自己忽略了某些东西,而选择了并不妥当的过关方式,但陈一凡毕竟带着自己的弟弟毫发无损地过关了,算是完成了他既定的目标,因此并未感到有什么挫折。但现在,陈一凡收到了不小的打击,因为他的心理完全被对方估计准了,让他有种有心无力的挫败感。

    “250机甲团恐怕有高明的军师坐镇,自己这次可是被耍的团团转了。”陈一凡郁闷地想到。

    “哥,马上就到目的地,你怎么站着不走?”眼看目的地就在眼前,陈一安看到陈一凡突然停步不走,有些不解地问道。

    听到自己弟弟的问话声,陈一凡振了振精神回道:“大家都注意了,恐怕这最后一关的埋伏,就在这里。”要是再不伏击,对方就彻底没机会了,陈一凡几乎确定这上山的途中,必然会遭受这段路程最后一次也是最可怕的一次伏击。

    对于陈一凡的推断,获得了所有新兵的认可。经过五关的他们,才不会相信250机甲团会让他们轻松过关。

    就这样,虽然身心疲惫到了极点。所有新兵还是全神戒备地走上了这条上山通道。

    山路两旁很安静,静到所有新兵都听到了自己剧烈跳动的心跳声,就这样,他们离最终的目的地越来越近,而一直防备的伏击却久等未至……

    所有新兵踏上了半山腰,看到一片空旷场地,场地上竖着一根旗杆。高挂着250机甲团的旗子。

    250机甲团并非王牌机甲团,所以没有资格使用专属自己的旗号,与23军各个普通兵团的旗子一样。同样拥有23的字样,只是挂在后面的数字是250,以及代表机甲团的专属符号。

    棋子的下面,旗杆的旁边站着二个军人。一个看到这些新兵的身影。便看了看联络器上的时间,便一脸笑容地转头跟旁边的人说了什么,看起来在这个时间看到这些新兵,让对方十分满意。

    新兵看到这里,顿时明白,这恐怕就是他们的目的地了。他们欣喜若狂,离最后的时间还有十来分钟的时间,毫无疑问。他们八十几个人已经成功地完成了新兵考核。

    最让他们意料不到的是,对方竟然没有在下半程设计异常可怕的考验。让他们顺利地通过了考核。

    所有新兵都兴奋地跳了起来,虽然他们只是临时组队,但最后这段时间携手共进,还是让他们之间的关系变好了不少,不少人击掌相庆,更有几个人难忍激动之情,拥抱身边的同伴。

    郭荣启此时也放松了下来,激动地抱住陈一凡喊道:“陈一凡,我们过关了,我们过关了,我们一直小心防备的关卡根本就没有,都是我们自己吓自己。“

    陈一凡愣愣地看着前面不远处的广场以及那两个人,一时之间竟然无法思考了,他们真的过关了?他严防死守的最后一次伏击,其实只是对方的心理战?“

    无法置信的陈一凡下意识地又看了一眼联络器上的地图,那个代表终点的红旗的确就在他们所站的位置,这一切都证明他们过关了。

    “前面的新兵,喊什么喊,还不过来结束任务?”一道严肃的声音在对面传了过来。

    新兵们这才反应过来,他们还没去登记,正式结束任务,所有人哄的一下,往广场跑去。

    陈一凡刚示意陈一安等人一起走过去,无意间瞥了一眼手上的联络器,看到代表自己的绿点是侧移,而不是走向红旗方向,尽管近在咫尺,可那两个军人所站的方向,并不是红旗所标注的地点。

    陈一凡猛地抬头,往右侧看去,那里有个简易的草庐,草庐顶上,铺的正是250机甲团的团旗。他脑海突然闪过一道光,想都不想,探出双手,一手拉住陈一安,一手不知道拉住了谁,猛地改变方向,向草庐闪去。

    不是陈一凡不想提醒,而是他已经无能无力,要是他再多留片刻,恐怕连他都要陷在里面。

    果然,在陈一凡刚刚行动的那瞬间,冲进广场的新兵们,根本没有任何防备,就被藏在一旁的机甲师们击倒在地。

    这个时候,所有新兵都领悟过来,他们中计了,这哪里是最终点,根本就是一个埋伏圈,他们一直等待的最可怕的伏击终于出现了,在他们最为放松的那一刻出手了。

    全军覆没!只是眨眼的功夫,他们就没有一点防备地让对方给收拾掉了,亏得他们之前还设定过如何联手阻击,如何配合,可惜在对方这种算无遗漏的心理战术下,没有半点表现的机会。

    陈一凡虽然带着两个人,但速度却极快,瞬间就来到了草庐前,再给他一秒,他就能冲进草庐了,那个时候,应该就没人可以出手对付他们三人了。

    眼看陈一凡就要冲进去了,突然一股强大的气劲从后面袭来,陈一凡眼中精光爆闪,他猛地吸了一口气,全身的气劲涌向他的双手,改抓为击,两股强大的力量从他掌心迸发而出,击在了两人的肩胛处。

    就见陈一安周宇两人狠狠地撞向草庐门口,而这个时候。陈一凡猛地回身,再次出掌,迎上了身后的袭击。

    “嘭!”双掌狠狠地对方的拳头相抵。发出一声爆响,陈一凡只觉得一股大力袭来,他突然撤下自己的气劲,整个人被对方打的倒飞,如炮弹一样砸向草庐。

    “咦?”倒飞的陈一凡似乎听到对方发出诧异的声音。

    与此同时,“砰砰”两声,陈一凡眼角也看到有两道人影在他身边飞了回来。重重地摔倒在前面地上,其中一人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正是他的弟弟陈一安。

    “后面也有人!”陈一凡马上领悟过来。看来对方也防止新兵看穿他们的设计,在门口也做了安排,没有留下一丝漏洞。

    要放弃自己的弟弟,一个人进去吗?陈一凡脑中闪过了这个念头。刚刚出手攻击他们的人。他刚才拦截的那一下,就知道对方的实力不弱自己,若此时不去草庐,一旦被对方缠上,就几乎没有任何希望了。

    陈一凡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身体却已经控制倒飞的力量,让自己稳稳地落在了地上,与草庐大门只有不到三米的距离。

    不过陈一凡并不后悔。他来参军原本就是陪伴弟弟的,既然弟弟不及格了。他及格又有什么意思?况且,虽然他没有回头看门口,却也感受到了门口已经站了一位气息强大的气劲高手。他真想闯门,也未必会成功,一旦被对方成功阻碍一下下,他就会陷入两大气劲高手的夹击,而无任何成功的希望。

    停稳身子的陈一凡看向自己前面,一开始就出手的气劲高手,发现竟然是一个魁梧彪悍略带匪气的青年,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对方有些眼熟,可一时之间他却想不起来。

    “身手不错啊!”对方跃跃欲试,刚想再来一招的时候,就听到身后一道声音响起:“骏哥,这个人留给我吧。”这道声音,听在陈一凡耳里竟然感觉有些熟悉,陈一凡突然有些想笑,到这个250机甲团,竟然看到一个人觉得眼熟,听到一个声音感觉耳熟,他一定是精神太过疲惫了,所以出现了幻觉。

    魁梧青年闻言皱了皱眉:“这可是我的猎物。”

    后面那人继续说道:“地上那两人算你的,这个人与我有旧,有些事情我想问问。”

    “有旧?不骗我?”魁梧青年露出将信将疑的神情,看起来他以前曾吃过对方的亏,有些不信任了。

    “当然了,陈一凡,老对手碰头,怎么也不打声招呼?”身后那人突然叫出了陈一凡的名字,让陈一凡心中震惊,他猛地回头,一个熟悉的面容憨厚老实的青年正对着他笑。

    “齐隆!”陈一凡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机甲大赛他们第三男子军校就输在对方手里,就算烧成灰,他也不会忘记这个人——第一男子军校今年的带队队长齐隆。

    齐隆似乎没有感觉到陈一凡那能喷出火来的愤怒视线,他靠在草庐门上,双手抱胸,向跟老朋友对话一样问道:“陈一凡,以你的实力,任何军团做个大尉那是妥妥的,怎么来我们23军做起后勤兵来了?而且还是一名最低级的小列兵?别说,你得罪了什么人,被人整成这幅田地。”

    “要你管?”陈一凡恨恨地道,其实输给第一男子军校,他没觉得愤怒不甘,只是输给第一男子军校之后的后果,让他难以承受。明明是他们带团团长的无能,让他们中了计,全军覆没,可惜就因为他们团长背景深厚,特别在军界,注定未来会成为高级军官的他绝对不能有这种耻辱的记录,于是,承担这份耻辱背起这次黑锅的也就成了他这个名义上的副团长,事实只是一名打手的陈一凡了。

    他也曾想过抗争,向上投诉,可惜没有一点作用,他的档案上,还是留下了这屈辱的一笔。也因为这点,他对军校失去了信心,对军部失去了信心,对军团失去了信心。也让他愤然选择不入军团,成为军校生唯一一个学满六年却回归故里的学子。

    只是陈一凡没想到,最后却因为陈一安,他还是跟着弟弟参了军,入了军团,只是他不再是当初的天子骄子,而是最低级的后勤兵。

    “你的事,我的确管不着,不过,当你成为250机甲团的兵时,我就管得着了。“齐隆弹了弹自己的肩章,充满恶意的笑道,”列兵陈一凡,我是你的长官,齐隆大尉!“

    当然,所谓的恶意是陈一凡的感觉,事实上,在旁人眼里,齐隆的笑容那叫憨厚老实,真诚无比啊,比如尚未昏迷的陈一安周宇两位。

    “你也是第三男子军校的吗?是哥哥的学长吗?“陈一安好奇地问道,大尉啊,那一定是加入军团好久的老兵了,能认识哥哥,也只有是军校里的学长了。陈一安很理所当然地想到。

    陈一安的话让陈一凡脸色青红不止,他知道齐隆比他还小一岁的,弟弟这话不就是说他不如齐隆么,活脱脱地扇脸啊!陈一凡终于明白何为猪队友了。

    齐隆闷笑一声:“当然不是,我是第一男子军校的,应该比你哥哥小一岁。“

    “怎么可能?“陈一安惊道,”你可是大尉啊大尉!“在陈一安的心中,大尉那可是高级军官了,他可是知道的,他服兵役十年结束,能不能混到个上士还很难说,听说很多人最终只是混到个下士就退役了……陈一安心中数了数,下士到大尉还有五个等级呢,再次看向齐隆的时候,顿时两眼直冒红心,当然这个红心岁对着对方的肩章去的。

    陈一安的表情顿时逗乐了赵骏齐隆两人,齐隆笑着指了指陈一凡道:“其实,你哥哥要是想,也可以成为大尉,我到现在还是没想明白,为什么你哥哥会成为一名普通的后勤兵。“

    齐隆忍不住摇了摇头,既然参军,为什么不选择起点高的,而去选择最低的?要是上面不去查看档案,谁能知道自己的兵团里,一个最低级的后勤兵竟然会是一名王牌师士?

    陈一安听到齐隆的话,震惊地看着自己的哥哥,突然他想到了自己,顿时感动的泪流盈眶:“哥,你竟然为了我,甘愿成为一个最普通的后勤兵,哥,我对不起你。”(未完待续……)

    PS:今天就这些了,明天争取多更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