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六百八十五章:真正的目的!
    第六百八十五章:真正的目的!

    “等!”陈一凡斩钉截铁地道。

    “等?”郭启荣惊叫起来,这不是在浪费时间吗?

    “这样的埋伏下面肯定还有很多,我们四人冲上去绝对没有过关的可能,只有跟随大部队才可以浑水摸鱼。”陈一凡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话让郭荣启冷静下来,他细细思索一下,发现陈一凡说的没错,后面路程情况不明,他们四人这么直愣愣地冲上去,绝对没有好下场。

    “我听你的。”郭启荣感觉陈一凡这个人有谋,便决定跟他一起行动。

    陈一安眼神闪亮无比,崇拜地看着他哥:这就是我哥,只用简单的几句话就收服了那么厉害的郭启荣,嘤嘤嘤,果然能上军校的人都是天才。此时,一个军校=天才的公式就这样深刻地刻在了陈一安单纯的心上。

    陈一凡四人继续等待,很快,后面的人陆陆续续地赶了上来,看到陈一凡四人坐在一边休息,有些人选择与他们一样坐了下来休整,有些人却没有停下,继续前行。

    看到大部分人都上去了,陈一凡四人才站起身来,背起行囊跟了上去,就这样,他们混在了这支大部队之中。

    就这样浑水摸鱼,陈一凡四人连续又逃过了三次埋伏,总算来到了最后十分之一的路程,而时间,还有30分钟时间,看起来好像是胜利在望了。

    不过。此时在他们的身边,已经没几个人在了,大部分新兵都倒在了前面那三个埋伏点。

    “陈一凡。现在我们怎么办了?”郭荣启看着周围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人时,知道想要继续浑水摸鱼已经没有可能了,他现在完全以陈一凡为马首,这一路,都是靠陈一凡谋划,他们才闯过一关又一关。

    陈一凡眉头却在之后一直没有松开过,听到郭荣启的问话后。却是叹了一口气道:“我们恐怕中计了。”

    “怎么了?”郭荣启心中一惊,不知道为何陈一凡会这么说。

    “这次考验,可能并不是我们想的那样。他们可能想看我们碰到难关时的应对表现。”陈一凡眼中有丝不解,这种几乎接近挑选精兵的考核,为什么会出现在250这个“臭名昭著”的机甲团?就算是王牌机甲团都没有这么严厉过,在他的印象中。恐怕也只有特种大队才会有这样的标准……

    “你是说?能不能在规定时间内赶到目的地并不是这次考核的最终目的?而是我们如何过关的表现?”郭荣启虽然体质差了点。但脑袋还是很聪明的,马上领会了过来。

    “也许我们前面做错了。”陈一凡毕竟是军校出来的,他要比普通人更弄得军人这两个字的意义,只是军校里发生了一些让他失望的事情,让他也对军人原本的意义产生了怀疑。

    “为什么?”郭荣启周宇陈一安几乎异口同声地问道,他们无法理解陈一凡这句话的意思,要知道他们可是毫发无伤地通过了前面五关,难道不过关才是对的?这根本说不通的。

    “新兵期。教官让我们背下的军人誓言,没忘记吧。”陈一凡苦笑问道。

    “当然不会忘记了。”陈一安大声回道。“一腔热血与忠诚献于所爱的华夏联邦,要用真心团结、友爱、信任、爱护战友,共同前进……“

    陈一安的话如打开了郭启荣周宇两人思维的门锁,他们神情震动,齐声喊道:

    “团结友爱!“

    “共同前进!“

    被打断背诵的陈一安不解地看着两人:“我背的不对吗?“

    “对,很对,太对了。“领悟过来的郭启荣也跟着苦笑起来,若真如他所想的那样,他们前五关的表现当然十分糟糕了,陈一凡说的没错,他们做错了。

    “这场考核,考的是团结友爱共同前进,而现在,别说团结了,连合作都没有,只有彼此利用。“周宇神情低落地道,当时他怎么就没想到这点呢。

    “为时还不晚。“陈一凡振作了一下,低声说道。

    “现在联合其他新兵吗?不知道他们愿不愿意。”一直散兵作战到现在,突然提出合作,那些新兵会不会怀疑他们的用意呢?郭启荣担心地问道。

    “不管愿意不愿意,我们总要做一次,而且单靠我们四人,也过不了后面这一关。”陈一凡淡淡地道。

    他们已经跑了快25分钟了,却没碰到任何埋伏,而前面,每过十分钟到十五分钟,都会出现一次埋伏。越是时间长没有埋伏,陈一凡心中越是没底,而且路程也已经接近到尾声,他很怀疑,下面一次伏击必然远超前面五次,继续这样散兵乱战,恐怕他们一个都逃不过。

    四人很快达成了一气,郭启荣周宇陈一安三人离开,向周围落单的新兵走去,沟通起来,很快,那些新兵向陈一凡这边靠拢,形成了一个十几人的团队。

    陈一凡则拉出一开始就拍摄下来的地图,将它拉大研究起来,发现若一路没有阻碍,他们只要15分钟时间就能赶到目的地,于是陈一凡决定就地休整10分钟,一来说明情况,二来也是为了等待后面正在赶来的新兵,他必须尽可能地组织更多的新兵来度过下面这道难关。

    应该说,能过五关来到这里的新兵,基本上都是一些聪明的又有一定实力的人,前半程惊心动魄,来到后半程却一路风平浪静,这毫无疑问很有问题。所有新兵都猜测,接下去的这一关,可能是最难的一关。这也是郭启荣周宇陈一安邀请他们过来一起行动后,这些新兵会欣然而往的原因了。

    陈一凡简单的将他们发现的这场考核真谛告诉了这些新兵。新兵们细细思索之后,发现陈一凡说的是极有可能存在的。接着陈一凡推断下面必然有一个超难的难关,必须靠大家全力以赴才可能度过。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同。可惜面对未知的关卡,这些新兵尽管心知肚明,却没有办法寻找更好的方法解决。

    静等十分钟之后,终于,他们一伙形成了一个八十几人的团体,而后却再也不见其他新兵了,大家都知道。估计只有他们侥幸逃过了前五关,带着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心情,七十几人硬着头皮。踏上这最后的旅程。

    不远处一座只有数百米高度的高山山腰处,有一个简易的草庐,两个人正在其中的一张石桌上专注下棋。他们身边两张狭长的石榻上,有两个人。或躺或卧地眯着眼休息。

    就在此时。一个身材健硕,脸上带着憨厚笑容的年轻人,突然张开眼,一道厉芒一闪而过,他打了个哈欠,这才慵懒地问道:“你们说,前面五道关卡之后,还留给我们多少人?”他正是齐隆同学。

    “总会留给你几只小猫小鱼的。”他身边下棋的严肃少年淡淡地道。手中毫不犹豫地将棋子落在了石桌上的棋盘。自从老大搞出这种很搞脑袋的定式围棋,他就爱上了。只要有空就会拉身边的人玩上几回合。

    当然围棋他们是有的,只是规则没有老大给的这种围棋那么多,当年老大将这些规则定式传到他们的联络器上后,韩继军就彻底唾弃了他们现在的围棋,那算什么围棋?太给围棋丢脸了。

    不过不是每个人都喜欢老大的围棋,凌天战队中,也只有李蘭枫与他一样着迷,至于老大……那是神级高手。

    还记得当初老大曲高和寡神情十分落寞地说道:“等你们出师了,再来和我研究更深层次的围棋之道吧。”

    他们还是太弱啊!韩继军心中叹气。他忍不住看向对面的李蘭枫,或许李蘭枫也感觉到了这点,所以才会这么认真地研究围棋,想某一天能称为一代高手,让自家老大好好地下一盘棋。他们很理解没有对手的苦楚。

    而且,老大是很期望他们成长的,才会偷偷地隐藏身份来考核他们的水平,可惜,他们到现在还没赢过。

    至于他们为什么知道那是老大……不是老大,谁有这么强的棋力?加上只有老大那么可怕的骇客能力,才能将他的身份隐藏的那么完美。

    毫无疑问,在韩继军李蘭枫的心中,凌蘭是强大到无法被打败的,事实上……他们实在太神话自家的老大呢。要是仔细认真一点,他们绝对会发现,每当他们的老大下完棋之后,眼睛绝对处于迷茫状态,甚至可以看到那一圈圈晕开的波纹。

    凌蘭并不是韩继军等人所想的是围棋圣手,而是一个彻彻底底一点围棋知识都不懂的围棋白痴,她压根就不会下围棋。

    既然不会下围棋,那她怎么会将韩继军等人都虐过呢?哼哼,你忘记了小四吗?事实上,凌蘭弄出前世模式的围棋,也是为了排解小四的寂寞,所以真正下棋的是小四,凌蘭只是一个负责搬运棋子的搬运工。

    不会下棋硬是要枯坐几个小时做搬运工的滋味绝对不好受,所以凌蘭果断地终止了搬运工的工作。

    至于为什么要高深地说上这么一句,咳咳,她是老大,当然要维持老大的光辉的形象,总不能让小弟们知道他们家老大其实是个围棋白痴?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至于后来网上那个隐藏身份考核凌天队员的,当然就是同样沉迷围棋的小四同志了。所以,老大光荣的传说依然在继续,从未停息。

    李蘭枫听到韩继军的话,他微笑地将手中的棋子放在棋盘上,嘴里说道:“不会只有几只小猫小鱼的,会留足人的。那几个埋伏点,没有让新兵们全军覆没的机会。”

    “要看他们领悟的快不快,要是到现在都没领悟,恐怕也多不了多少人。”半卧着李蘭枫这边的赵骏也开口道。

    “是啊,要是早点团结起来,一起努力过关,来我们这关的人就会多很多,要是还是散兵作战,恐怕最多不超过100人。”韩继军认同地道。

    “100人?我觉得你太看得起这批新兵了。”齐隆却不怎么看好,老大说过,这批后勤兵可是最差的一批。能连过五关,能有50人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不提谢宜李英杰他们,后面三关是杨明治刘福荣顾东阳这三位经验丰富的老队长带队,虽然老大没说他的用意,但以他们的经验,肯定明白老大这场考核的深意,所以,不会让这批新兵真到他们那里就全军覆没的。”对于齐隆的质疑,韩继军十分耐心地解释道。

    “他们会给这些新兵一个机会,要是整体素质还可以,留给我们的新兵人数会多一些,若是素质差一点,人数就会少一点,我赞同继军的猜测,人数应该在80-100人之间,少于80,想要过我们四队联手的关卡很难,人数太多……就显得他们太不给力了。”李蘭枫接着说道,“不过,能让他们手下留情的,必然是能让他们看得上眼的新兵,也就是说,能来到这里的新兵,都是有些水平的,我们可不能麻痹大意了。”

    “怎么可能呢,我都等了半天了。”齐隆看了看联络器上的时间,猛地翻身坐了起来,兴奋地道,“时间差不多了,终于轮到我出场了。“

    赵骏也站了起来,开始松松自己的筋骨,一扫刚才的懒散:“齐隆,我们两队要不要打个赌?“

    “什么赌?“齐隆兴致盎然地问道。

    “看我们两队哪个留下的新兵多。“赵骏眼中露出一丝战意,自从各自领队,他们十支小队就是竞争对手。

    “行啊!“齐隆与赵骏击掌定下了赌约。

    李蘭枫与韩继军见状摇头失笑,这两个战斗狂人,只要有机会就不忘打赌来证明自己的小队更强,他们都已经见怪不怪了。不过这就是他们两人的特色,而他们的小队也在他们带领下,拥有极强的进攻性,战力也是十支小队中数一数二的,就连三个老队长都自认比不上这两位充满进取精神,且精力旺盛的年轻队长。(未完待续……)

    PS:对不起,昨晚哄小宝哄的自己都睡着了……失约大家,十分抱歉。

    另外,推荐自己好友新文:3604763,《医宠成婚》,作者:容自若,简介:重生小娇医,带着包子寻爹爹。请大家收藏支持一下,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