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六百七十九章:要人!(万更)
    第六百七十九章:要人!

    这些变成冰人的机甲师当然不可能让他们现在就回十小队,否则刚刚刻入那些机甲师心里,弱肉强食,想要活命必须拼命的生存理念,就要崩坏了。

    “是,团长!”听到凌蘭的吩咐,罗少云原游云马上端正态度,立刻领命。

    很快,林中卿与李莳瑜带人来了,其实凌天战队去除了齐隆七人,剩下加上凌蘭也不过只有九人,看着忙碌的八人,将现场已经被凌蘭解封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二十来个机甲师们拖走,就连柔弱的洛潮都彪悍到一次拖两个,凌蘭深深感觉到他们凌天战队的人还是少了一点。

    或许下次,看到好的苗子,应该收几个进来!凌蘭这般想到。

    被各自队长带出去训练的机甲师,以为脱离了魔鬼团长的视线就可以偷懒,事实证明,这是妄想。

    凌蘭在十支小队来回监督,只要看到有机甲师怠慢或者阳奉阴违,没有任何警告的言语,直接下手,将对方击出小队,然后命人拖走。这种不听话就去死的态度,让机甲师们惊恐万分,再也不敢应付了事。

    不过250机甲团毕竟是废人集中营,这些机甲师们当然无法完成凌蘭制定的训练任务,还没过一半,除了十位队长还没倒下,其他队员都力竭倒地。

    不过,若认为就此逃过一劫的话,那就太天真了。凌蘭既然敢制定这么恐怖的训练任务。当然有把握让这些人完成。

    很快,李莳瑜带着人过来,给这些机甲师们注射一种极速复原体力的药剂。药效好的结果当然痛苦是加倍呈现的,当近200个机甲师一起痛苦哀嚎,在地上翻滚,撞头抓地,口中哀求放过他们的时候,真正有一种人间地狱的错觉。

    可惜,他们的痛苦哀求没有惹得250机甲团最高指挥官的心软。反而让凌蘭的脸更为冷峻无情。

    “这一幕,我已经让人录下来,会在我机甲团基地所有屏幕上24小时不间断播放。让你们时时刻刻看到自己现在的丑样,为期一个月。”凌蘭冰冷的声音在所有机甲师的耳边响起。

    承受剧烈痛苦的机甲师们,听到凌蘭这话,顿时自暴自弃起来。他们原本就是废人。而且所有人都一个样,丢脸都丢在一起,根本无所谓了。

    但是凌蘭又怎么会不知道这些人的所思所想呢,她继续说道:“若一个月之后,你们还不能靠自身来完成这些训练任务,今天这一幕,包括接下去一个月里类似这种的场景,会在整个23军公布。三个月,若还无法完成。则登入联邦整个军事系统,让所有军人一起欣赏你们的‘英姿’。”

    “当然,这份影像我会做的好一点,会详细说明,你们以前的身份地位,曾经待过的军团机甲团、曾经得到过的荣誉功勋,再对应你们现在这种可悲丑陋的表现,应该会很有意思。”

    说到这里,凌蘭的嘴角不由地翘了翘:“不知道你们以前的队员伙伴,看到这些影像时,会不会因为你们而感到羞耻呢?”

    “不!”一个机甲师痛苦地喊了起来!

    他们虽然离开了他们原来的军团,原来的机甲团,原来的战队,但是,他们当初是带着无上功勋走的,给他们的团队留下的是荣誉。他们清楚,在那里,他们是受后进者敬仰的前辈、英雄,而不是狗熊!若让他们知道,他们要学习的目标,尊敬的对象竟然这么不堪,这对他们是何等的打击?

    绝对不可以这样!机甲师发出了怒吼之声,凌蘭的话逼出了他们的羞耻之心,荣誉之心,以及不屈之心。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有不可触碰的逆鳞,一旦被触碰,必然会有激烈的反应。

    于是,一个个机甲师从地上爬了起来,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继续完成任务,绝对不能让这些影响被公布到外面去,他们绝对不能接受,这份耻辱。

    看到机甲师们这样的表现,凌蘭心中总算舒了一口气,还好,他们还有想要保护的东西,还有属于自己的逆鳞,那么下面就好办了。

    凌蘭最怕这些机甲师真的烂到根子里,无所谓任何东西,那么就算她再有手段,训练出来的也只是麻木不仁的行尸走肉,毫无任何价值。

    当然,若这些机甲师真的无可救药,凌蘭一定会找借口将这些机甲师逐出自己的机甲团,她要为自己的团员们负责,绝对不能让这些废人给拖累了。

    250机甲团的大食堂中,所有机甲师们端坐在餐桌前,他们面前,很大一部分已经摆上了一份丰盛的午餐,绝对满足机甲师上午训练过后,身体所需的养分补给与吸收。

    原本拖拖拉拉的炊事兵,此时也战战兢兢地将午餐快速地摆在机甲师的面前。自从凌团长接任之后,整个250机甲团从机甲师到后勤完全一改原本懒散的风气,变得快速有效起来。

    当然,250机甲团也从原本最舒服的兵团,变成了最为恐怖的兵团,那些当初找后门进来的后勤官兵此时真是叫苦不休,不仅要完成他们要负责的后勤任务,每天还要进行不亚于王牌机甲团正式机甲师的训练任务。这完全就不是一个后勤兵该要完成的任务,他们不是不想抗议,但是,每日机甲师们餐前的影像欣赏活动,让他们顿时没了胆气。

    比如现在,当机甲师们的午餐全部摆好之后,后勤兵退到了一边,整个食堂突然啪的一声,四面原本用来娱乐的大屏幕,猛地亮了起来,跟着。就响起了凄厉的叫喊声,就见屏幕上,出现机甲师受到折磨时各种不堪的表现。让在一边旁观的后勤官兵们心惊肉跳,胆寒不已。

    机甲师们对眼前这一幕却已经习惯,看到屏幕上自己不堪的表现,他们脸上的肌肉不由地抽了抽,看到有的战友已经适应下来,凭着自己的坚持脱离这样的不堪,他们心中恨得咬牙。不是痛恨战友,而是痛恨自己,一样都是废人。为什么他们可以摆脱这种丑陋,而他们就不行呢?

    这些天,他们已经受够了那些后勤兵的眼神!

    原来,每日视频公布。观看的不仅仅是他们这些机甲师们。250机甲团所有后勤兵们也会来到打食堂内旁观,这是凌蘭的命令。

    这道命令,毫无疑问让所有机甲师丢尽了脸面,他们的不堪竟然让这些低级后勤兵看在了眼里。

    要知道,后勤兵是服务机甲师的,对机甲师天生有种敬畏之情。可现在,250机甲团的后勤兵们,原本应该有的敬畏眼神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轻视与鄙夷,让机甲师们羞愧难挡。也痛恨异常。

    当然,后勤兵们虽然对机甲师们有些不以为然了,但对掌管250机甲团的凌蘭,其敬畏之情,那可是蹭蹭蹭地往上涨,达到了一个可怕的高度,短时间之内,绝对无法让他们忘记凌蘭的恐怖。

    连这些王牌师士都难逃魔鬼团长的毒手,他们这些天赋低人一等,没什么战斗力的后勤兵,要是不听话,团长要收拾他们,不就像吃大白菜一样简单,咔嚓咔嚓几下就轻松吃下肚了?

    凌蘭原本为了激起机甲师们的耻辱之心而弄出来的视频播放,却意外地让后勤兵们十分合作,算是凌蘭的一个意外之喜,也让凌蘭无需再费心思花在这一块上。

    不过,后勤兵这么听话,也与他们的训练任务并非机甲师那般恐怖,他们的任务虽然强度也高,有点吓人,但也只是有点吓人,不是真的不能做到,只要他们咬紧牙关努努力,还是可以坚持下来的。

    对于那些跑关系进来混日子的后勤官兵们,当然无法承受这些了,他们悄悄地找关系想要调离250机甲团,既然惹不起,他们还躲不起吗?

    可惜,他们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军团最高领袖凌霄可是时刻盯着250机甲团呢。这个时候,谁敢动?敢动的也会被无情的撸下来,让这些后勤官兵彻底没了后台,只得老实听话,艰苦训练。

    背地里,这些官兵那是泪流满面啊,丫的谁说250机甲团是最轻松最舒服的兵团了?老子绝对要杀了他。

    由此,250机甲团成了一个进去容易出来难得可怕地方。也因为如此,加上上面控制得当,凌蘭在250机甲团施行暴政,并未被23军其他兵团知晓,也未传播出去。要知道以凌蘭这种手段,已经够资格上军事法庭了。

    不得不说,凌蘭进入23军团,走的这么顺当,还是她老爸给力的结果。果然,无论什么年代,都要拼爹。

    作为监控250机甲团一切动静的参谋总部,何旭阳童志英等人,对凌蘭这种特殊情况用特殊手段的表现,是极为认可。一直跟踪观察的他们,从机甲师们的不可救药到实力慢慢恢复,证明凌蘭这种高压暴虐的手段是十分有效的。

    童志英更是兴致盎然,想要为250建档,研究凌蘭一系列手段成功的缘由。可惜这个提案交付凌霄大将后,就被凌霄无情驳回,甚至严令不许留下任何关于凌蘭控制250机甲团手段的档案内容。

    童志英是无法理解大将这道命令的,凌蘭这些手段方法对挽救那些半废的机甲师是极有效果的,而联邦,每年因为各种原因废弃的机甲师数不胜数,要是推广出去,这些机甲师将重换荣光,更为联邦增加无数战力,这么好的事情,为什么大将就不许呢。

    何旭阳却知道凌霄这么做的深意,凌蘭可是凌霄大将的儿子,有绝大机会接任凌霄大将的位置,所以绝对不能有任务污点。而凌蘭对250机甲团所做的一切,与国虽有大功,但同时也是一种大污,对蘭少将来上位是极为不利的……

    被何旭阳认为有深意的凌霄。此时却躲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手上那份关于250机甲团凌蘭整治机甲师手段的文件,已经泪流满面。他理想中可爱软萌的小公主,似乎离他越来越远了……

    不,他的宝贝女儿是那么乖巧,怎么可以让世人误解呢,他一定要掩埋一切“罪证”!凌霄眼中露出果决之色!他打开光脑,用大将的权限,将250机甲团的关于他女儿整治兵团的相关资料。一一删除了,并下达了命令,绝对不许任何大将以下的人调用250机甲团一切资料。

    要是可以。他真想不想让任何人有机会查阅调用250机甲团,可惜,他的权限还不够高。也许,大将军衔并不应该是他的终点……凌霄抬头。眼神深邃。一种名为野心的**悄然在内心深处滋生。

    每年一度的服兵役正式开启,整个联邦,都在为这件大事忙碌。

    四级星瞭望星球,其实并不是一个十分适合人类居住的星球,不过,瞭望星球资源丰富,需要大量的人力开矿,他们开出的工资比其他三级星来的更高。也就吸引了不少平民前来工作,准备干个二三十年之后。有了一定资金后再回三级星那里舒服过日子。

    为了让人类安然在瞭望星球入住,联邦政府在瞭望星球上建造了两个庞大的城市,可以容纳近亿人,因为前来工作的人会拖儿带女,这里当然也有童军学院,以及更高一级的专科学院,让那些无法考入各大名校的童军生在里面学到一点技术可以养家糊口。

    陈洋一家是瞭望星球十分普通的一家,陈洋是标准的开矿工人,妻子罗敏也是个普通妇人,在一家超市做了一名点货统计员,只能拿最低一级的工资。像陈洋这样的夫妻,在整个瞭望星球数不胜数,可陈洋夫妻却因为他们的大儿子,在周围一片却有些不同,让不少家庭忍不住羡慕嫉妒恨了。

    陈洋的大儿子叫陈一凡,原本以为会平凡一生,却从出生开始起就有了不凡,身体检测潜力达到了S级,这份资料送上去,军部直接派人来希望可以让他们全面负责陈一凡的培养。

    陈洋与罗敏结婚十年,才有了这么一个宝贝的儿子,尽管知道让军部培养,陈一凡的未来一定会前途无限,可是他们还是无法放手,取名一凡也见证夫妻俩没什么雄心壮志,只希望一家子平平安安,于是,陈一凡就留在了瞭望星球。

    军部虽然有些惋惜,却也不强求,整个联邦,像陈一凡这样拥有S级潜力的孩子,数量还是很多的,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也不少。不过,为了不浪费陈一凡的潜力,军部还是保证了陈一凡的福利,S级潜力可以享受的基因药剂一个没见少。

    就这样,陈一凡慢慢长大,也开始体现出他S级潜力的优势,在童军学院,无论体术还是理论课程,都名列全茅,一直是陈洋夫妻的骄傲。他们甚至想,要是当初放手让军部培养,他们的儿子是不是比现在更强?

    这样的想法,在他们2年后又生了一个儿子陈一安,检查出潜力只有C级之后,就越来越强,早知道这么快有第二个孩子,他们就不应该浪费大儿子的天赋。

    待陈一凡16岁之后,如众人所料那样,考入了第三男子军校,在周围人羡慕嫉妒恨中,却没人知道陈洋夫妻心中的懊悔。

    陈一凡入军校已经六年了,这六年,陈一凡没有回家过一次,只会每年过年会视频一次,陈洋夫妻虽然想念陈一凡,但有陈一安陪着,日子并没有那么难熬。

    说到陈一安,就完全是另一种命运,若说陈一凡是陈洋夫妻的骄傲,那么陈一安就是陈洋夫妻的担忧了,陈一安潜力不高,就代表他在体术上不会有什么建树,不仅如此他的脑袋也不聪明,读完童军学院之后,只能在城市中的机械维修专科学院混了三年,由于脑袋不灵活,门门功课都是低分略过,陈洋夫妻甚至认为,他们生陈一凡的时候,将他们基因中最好的都带走了,陈一安才会这般地废。

    可惜再怎么废,陈一安也是他们的儿子。而陈一安的年龄也到了今年的服兵役的要求,陈洋夫妻心中犯愁,也犹豫的很。

    他们既希望陈一安通过服兵役的最低要求。一旦参军,只要不上战场,活着退役,国家就会安排一个稳定福利又好的工作,那么陈一安一辈子就有着落了。可想到最近新闻中,与敌国摩擦越来越厉害,他们又担心儿子上战场。于是又希望他不要通过,留在家里,由他们两人照看着也是好的。

    “啪”的一声。大门被撞开,就看到他们的二儿子陈一安张着大嘴笑着,眼睛都眯了起来,一点也没有要去服兵役的担忧。

    陈洋没好气地骂道:“回来也不好好开门。再这么撞下去。房门都要被你们撞坏了。”

    陈一安根本没理会陈洋的怒火,他猛地一拉身后的人,大喊:“当当当,你们看谁回来了?”

    看到陈一安身边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陈洋罗敏夫妻猛地擦了擦眼睛,下一秒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能置信:“是,是一凡吗?”

    陈一凡冷静地点了点头:“是的。爸妈,我回来了。”

    狂喜的陈洋夫妻。连忙拉着陈一凡到屋里坐,激动过去,这才想了起来:“你军校是不是毕业了?现在分配在哪个军团呢?”相比他们犯愁的陈一安,对于陈一凡,他们心中早就有了准备,绝对会进入军团,不过他们十分相信陈一凡的能力,应该能在军团中好好活下来的。

    有时候太出色的孩子,往往会被父母忽略,而蠢笨的孩子,却让父母牵肠挂肚,在陈一凡陈一安身上,就体现了这点。

    陈一凡沉默了一下,回道:“我没报考军校。”

    “为什么?”陈洋惊叫起来。

    “没意思。”陈一凡不耐地回道,六年的军校生涯,让他了解所谓的军人世界没他所想的那么纯粹,勾心斗角,结派党争样样不少,想要出人头地,必须同流合污,这对陈一凡来说,是无法接受的。

    “可,那是你晋级之路,是我们陈家摆脱平民,进入更高一层的捷径。”陈洋愤怒地喊道,为什么寄予厚望的长子这么草率地放弃那个登天之梯呢,要知道,那是瞭望星所有人都想得到的,可却因为没有这个实力只能望而兴叹。

    陈洋的愤怒得到的只是陈一凡冷然的脸。

    陈一安虽然有些蠢笨,可也看出了自家哥哥与父亲之间即将爆发的气氛,他联邦拉起陈一凡,对陈洋喊道:“老爸,我去到武装部问问有没有我的名单。”

    说完,他便拉着陈一凡飞快地跑掉了,空留下陈洋暴跳如雷,罗敏想为大儿子说句话,被都陈洋怒责慈母败儿,陈一凡这么不思进取,完全是罗敏宠出来的。

    罗敏可不是吃素的,直接河东狮吼,让陈洋不得不冷静下来,两夫妻不仅要为小儿子犯愁,现在也要为大儿子犯愁了。

    陈一凡以为陈一安是找借口拉他出来,没想到陈一安真的去武装部询问,最后被告知,他通过了之后,陈一安顿时抱住陈一凡高兴地跳了起来。

    “不要去。”陈一凡脸色冷峻地反对道。

    “不,我要去。”陈一安是出了名的执拗。

    “那是要上战场,要死人的。”陈一凡声色俱厉道。

    “既然准备去当兵,我早就有准备了。”陈一安坚定地道。

    “难道你要丢下爸妈吗?”陈一凡怒道。

    陈一安不解地看着陈一凡:“不是有哥你吗?你没参军,正好留下照顾咱爸咱妈。”

    陈一凡语塞,他想不到他拒绝去兵团,竟然会成为陈一安参军的理由。

    兄弟两人不欢而散,陈家顿时陷入了低潮,寄予厚望能力极强的大儿子不想去参军,反而没一点能力的小儿子拼命地想去参军,陈洋夫妻总觉得这个世界有些颠覆了。

    在这样的气氛下,终于到了报名入伍时间。一大早,陈一安就收拾好行囊,背起背包准备离家,不管家里人同意不同意,他是参军参定了。

    一开门,就看到自己的哥哥陈一凡站在门口,他斜靠门框。低声问道:“一定要去?”

    “是的,我要相应凌霄大将的号召,我要保家卫国。”陈一安或许单纯。或许不聪明,可他一旦做出了决定,就不会轻易动摇。

    陈一凡看出陈一安的果决,他转身走向大门口,发现陈一安没有跟上,便回头道:“还不跟上?”

    陈一安困惑地抓抓头皮:“哥,啥意思呢?”

    “啥意思?我跟你一起去参军。”陈一凡没好气地道。让这个笨弟弟一个人去参军,绝对会被军中那些老鸟玩死,他得照看一些。

    “啊!”陈一安傻了。不是他去参军吗?为嘛他哥也要去呢?想不明白的陈一安就这样糊里糊涂地跟着他哥离开了家。

    当两人离开不久,陈洋夫妻的房门终于被打开,露出泪眼婆婆的罗敏以及怔忪的陈洋。

    “这下你满意了,我两个儿子都去参军了。”罗敏愤怒地锤了陈洋一下。要是陈洋愿意好好说话。她两个儿子还会不告而别吗?

    陈洋苦笑,猛地抱住罗敏道:“儿子有儿子想走的路,我们阻止不了,不过,有一凡照顾,想来一安不会有事。”他此时心情也十分复杂,要是两个儿子的理想兑换一下,或许他就不用这么纠结了。

    就这样。陈家兄弟的名单进入了今年的兵役系统,为了照顾自家弟弟。陈一凡与陈一安一样,选择了要求最低的后勤兵,以及想要服役的军团23军。

    不过,究竟能不能去23军,陈家兄弟心中并没有多少把握,虽然有向往的志愿,但能不能成行,还要看投递23军的志愿兵是否超过23军今年要招收的新兵数量,若是超过了,主脑就会择优录取,而这点作为四级星球瞭望星是做不到的。

    两人只是等了一个多小时,他们的联络器上就收到了他们最终要去的军团,以及他们他们将要登入的星舰号。

    陈一凡双手合掌祷告了一下,这才英雄断腕般地看向手腕的联络器,当看到23两个数字时,顿时兴奋地跳了起来。

    “哥,我能去23军了。”既然陈一安是响应凌霄大将的号召,才这般坚定地参军。他当然希望进入的是偶像凌霄大将的23军,成为对方旗下的一员小兵。

    陈一凡浅笑回道:“那就恭喜你心想事成了。”说罢便朝右侧方向走。

    陈一安一惊,他连忙跑过去拉住陈一凡:“哥,你要去哪里?”

    陈一凡无奈地点了点陈一安的额头:“星月舰啊。”

    “星月舰,怎么这么眼熟呢?”陈一安困惑地抓头道。

    “你难道没看下面的内容,去23军,得做星月舰。”

    “对哦。”陈一安恍然,他突然瞪大眼睛喊道:“哥,你怎么知道我要坐星月舰的?”难道上军校的人都那么厉害,能够未卜先知?

    陈一凡忍不住叹息,要是没他照看,他这个笨弟弟估计连新兵期都过不去吧。他抬手晃了晃自己的联络器,看到自家弟弟依然一头雾水,只得公布答案道:“因为我也去23军。”

    陈一安闻言,简直乐疯了,在他眼里,哥哥陈一凡是个无所不能的强者,能与哥哥在一起,那是再好不过的了,原本还有的一丝忐忑彻底消失不见了。

    看着没心没肺的弟弟兴高采烈地踏进星月号,陈一凡觉得压力重重,他真的能带这个笨弟弟在23军平安度过十年的兵役时间吗?

    23军参谋总部:

    何旭阳正在整理手头的文件,将需要大将签署的文件都放在一起。

    滴滴滴,桌上的光脑发出提示音,提醒有专线信号进来。

    何旭阳按下接通键,就听到了他助手清脆的声音:“参谋长,250机甲团凌霄团长求见。”

    何旭阳拿文件的手顿时一滑,啪的一声,文件摔到了桌上。

    “参谋长?你没事吧……”助手担心地问道。

    何旭阳强作镇定地回道:“我没事,你让凌团长进来。”

    丫的,这位大少怎么又来了?何旭阳苦着脸,这位大少每次找他绝对没啥好事。

    何旭阳想到自从蘭少接任250机甲团之后,找他要资源要武器要机甲。后勤总部看到他都快脸绿了。明明这些事情跟他们总参部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出面必须找关系才行,这段时间可是欠了后勤部长不少人情啊。

    想到这里。何旭阳心中怨念丛生,为什么蘭少不找大将呢,明明找大将是最有效的,一道命令下来,干净利落,后勤那个老家伙绝对不敢耽误。

    其实凌蘭这么喜欢找他,原因很简单。那就是省力!

    找她老爸凌霄,凌霄总要关心几句机甲团的事情,凌蘭又不是一个喜欢说的人。而知道她身份的何旭阳绝对不敢多问,对她的要求也会尽量满足。当然这也是凌蘭相信,自家老爸绝对会同意的结果,她只是需要何旭阳转个话而已。

    凌蘭走了进去。何旭阳坐在位子上。笑着问道:“凌蘭,这次你来有什么事情?”

    知道凌霄大将有意隐藏蘭少,何旭阳当然不会在办公室中称呼凌蘭为蘭少,谁知道会不会有人突然冲进来,虽然这种可能性不高,但何旭阳还是谨记小心为上。

    “参谋长大人,这次恐怕又要麻烦你了。”凌蘭淡定地道,似乎只是来打个招呼。而不是来求人的。

    何旭阳猛地揉了一把自己的脸庞,破釜沉舟地道:“说吧。这次你又要什么?”

    “兵员!”凌蘭毫不客气地道。

    何旭阳伸出右手,颤抖地指着凌蘭,备受刺激地道:“你不是应该找你们师长或者中军司令要人?要是觉得不够给力,我提供一个更有效的途径,那就是直接找军团长要人。”丫的,真当他是多啦A梦,有事找他就能满足?

    “麻烦!”凌蘭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回道。

    何旭阳被深深地打击了,原来不是因为他人好,有足够魅力让蘭少亲近……而是蘭少用他太顺手。

    他前生一定是欠了凌霄凌蘭这对父子太多债,所以今生要为他们做牛做马才能偿还。

    想到不负责任,将大部分事情都丢给他做的凌霄大将,何旭阳顿时泪流满面……呜呜呜,这对父子都是坏人啊!

    “别说你做不到,何大参谋长!”凌蘭双手一撑何旭阳的办公桌,居高临下地俯视何旭阳,一股无形的压力悄然出现。

    果然不愧为凌霄的儿子,面对隐隐露出一丝霸道的凌蘭,何旭阳心中赞叹道。不过就算何旭阳这般欣赏凌蘭,他也不想就此屈服,他可是凌霄大将的第一参谋长啊,怎么可以被一个小小的团长给吓到呢。

    “凌蘭呢,找我不如找你的直系长官,中二师师长,这次,分配中二师的兵员很多。”何旭阳摊了摊手,“我只是一个参谋长,兵员分配可轮不到我们管。”

    “主人,他在骗人!”小花在凌蘭的意识海中愤怒地握拳抗议,虽然他无法做到像小四那般无声无息地将资料下载到自己的数据库,除非选择吞噬。不过凌蘭反复警告小花不能吞噬23军中任何光脑中的资料,小花也只得看着眼馋。

    那些文件虽然小花没办法下载下来给凌蘭看,但不代表他真的一无所知,所以何旭阳的话马上被小花拆穿,就在刚才,他可是看到参谋部的光脑上有很多份关于调派官兵的文件,怎么可能跟参谋部无关呢?

    只是文件里面详细的内容,小花怎么也想不起来,果然不吃掉那些数据,他就没办法记下来,小花郁闷地想到。

    其实不用小花提醒,凌蘭也知道何旭阳说的那是假话,若说军团有一个部门与所有部门都有关系的话,就唯有参谋部了。虽然参谋部主要任务是制定作战计划,但这是在军团进入大战时候,才会开启这道任务,平常时间,参谋部就是一个统筹全军运作的中枢,是军团长指挥安排各大兵团的必要机构。

    凌蘭对何旭阳的推拒并不意外,每次找他都会来这么一招,她只是冷静地拍了拍何旭阳身边的那一叠文件,淡淡地道:“何大参谋长,要不要我帮你从这里找找文件,好唤醒你的记忆。”

    尽管不知道这叠文件里究竟有没有关于兵员分配的文件,不过凌蘭不在乎,能唬到对方,就算她胜利,唬不住,就再想办法解决好了。

    不得不说,凌蘭运气很好,折叠文件还真有关于兵员分配的文件,何旭阳看着胸有成竹的凌蘭,心中郁闷非常,他真怀疑自己的助手中是不是出了叛徒,将文件的内容透露给了凌蘭。

    当然,何旭阳这只是胡思乱想,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能进入参谋部,担任他的助手,无论思想品德还是职业操守都是经得起考验的,绝对不会透露给任何人。

    何旭阳只得认输,他没好气地问道:“要多少人!”

    凌蘭举起一只手掌,何旭阳松了一口气,还好,没狮子大开口:“50人,没问题。”这种小事,他只要叫下面在主脑中输入这个请求,无需与其他部门沟通协商,更不用上报给凌霄大将。

    何旭阳还是不想让凌霄大将知道,他在悄悄地给蘭少办事,凌霄大将可是铁面无私的人,想来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儿子走关系。

    何旭阳其实是多想了,凌霄绝对不会反对他帮助凌蘭的,若不是他不好太过明显的帮凌蘭,凌霄真恨不得将凌蘭需要的一切都塞给她。

    何旭阳无疑想的很美好,可惜凌蘭没那么好打发,她坚定地摇了摇头,表示这个数字不对。

    何旭阳脸色大变:“别跟我说你要500人。”

    凌蘭放下手,淡淡地回道:“多谢参谋长大人关照。”

    何旭阳差点吐血:“真要500人?这绝对不行。”哪个机甲团一下子收那么多人的?除非是战损,否则补50个人都已经是多的了。

    凌蘭并不着急,她冷静地说道:“按照一个机甲团,有4000-5000人,机甲师在1500人左右,而我们的机甲师却只有250人,加上后勤人员,满打满算,我们机甲团才只有350人左右,连一个营都够不上,何大参谋长,你说,军团是不是太亏欠我们250机甲团了?”

    何旭阳顿时语塞,他支吾道:“250机甲团是有特殊情况,所以才造成这么少的人员。”

    “我要求也不高,500人,100名王牌师士,400名优秀后勤兵。”凌蘭说出了她的要求。

    “100名王牌师士?不可能,你以为王牌师士是大白菜,地里随便挖的?”何旭阳猛地摇头,一下子要500个人已经很夸张了,还要100个王牌师士,真当23军是他家的?

    呃,23军军团长是凌蘭的老爸,反过来说,这句话还真没错。何旭阳囧了。

    凌蘭皱了皱眉,斟酌了一下,再次开口道:“50名王牌师士,450名后勤兵,不能再少了。”

    何旭阳拼命摇头,王牌师士代表的是军团明面上的终极力量,要动一名王牌师士都要经过三审四核,50名?杀了他都没这个权利,直接找凌霄大将,短时间都未必能行。

    凌蘭冷眼一瞥,淡淡地道:“我们不要浪费时间了,究竟参谋长大人能做到哪一步,就明确说吧。”

    何旭阳害怕凌蘭再次狮子大开口,连忙道:“王牌师士一个都不可能给,最多给高级机甲士50名,后勤兵只能给新兵200人。”(未完待续……)

    PS:对于前面两日断更,十分抱歉,今天直接送上一章万字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