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六百七十五章:为什么?
    第六百七十五章:为什么?

    李莳瑜认真地看了杨明治刘福荣两人一眼,微微地点了点头,他直接站起身,从一旁的柜子旁,拿出两支药剂,又拿出两个新注射器,将药剂分别抽入其中。

    “胳膊!”李莳瑜淡淡地道。

    杨明治卷起袖管,李莳瑜将药剂注射进去。又拿出另一个注射器将另一管药剂注射进刘福荣的胳膊中。

    随即,他从办公桌后面丢出两根绳子,对齐隆赵骏说道:“让他们躺在床上然后绑住他们,免得他们自残!”

    杨明治刘福荣心中猛地一跳:“你给我们注射了什么药剂?”

    “好药,可以让你们在十二个小时中伤愈。”李莳瑜淡淡地道,“当然药剂一强,对身体的负荷也强,我怕你们熬不住药剂发挥的那段时间,要是自残了,就太浪费我这珍贵的药剂了。”

    李莳瑜的解释让杨明治刘福荣将信将疑,而齐隆赵骏则十分信服李莳瑜,既然李莳瑜这么说了,那么他的药剂必然有这种效果,于是便一把将两人推到病床上。杨明治刘福荣刚想挣扎,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动弹不得,四肢的肌肉似乎失去了联系,他们惊怒地看着李莳瑜:“你到底给我们注射了什么?”

    李莳瑜有些不耐烦地道:“都说了是好药,哦,其中还有一些麻醉药剂,这也是为了怕你们自残而进行的药剂补充。”

    “既然有你用了麻醉药剂,那为什么还要他们绑住我们?”杨明治刘福荣感觉到有些不妙了。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赵骏齐隆五花大绑绑在了病床上。

    “这些麻醉药剂对普通机甲师是有作用,但对于您们么,就有些不确定。为了确保万一,还是绑住最安全。”李莳瑜淡淡地道。

    杨明治还想再说什么,突然感觉一股从骨子里透出的痛楚直袭心头,身体的每块肌肉无法控制地颤抖起来,他的脸也开始扭曲起来。

    自从身体进行药抗训练后,他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这种来自灵魂深处的痛楚,让杨明治忍不住**起来。他使劲地咬住自己牙关。断断续续地从牙缝中挤出了他心中的疑问:“为什么?”

    李莳瑜挑眉:“为什么?为什么这么痛?明明你的身体对药剂的痛楚已经习惯了。”

    杨明治痛苦地点了点头,只是做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就让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因为以往的药剂。无论对精神还是身体,它的本质是破坏,而你的身体,你的精神已经记住将这种破坏产生的痛楚自动摒除在外。这也是你为什么会对痛楚感觉不深的原因。但我这款药剂不同。它本质不是破坏,而是提升你自身的自愈力。”

    “为什么?”杨明治对李莳瑜的解释并不满意,他再次痛苦地询问,他还是无法理解,他为什么这么痛苦,而且还让他这般难以忍受。

    “我只是将你的自愈力提升了数千万倍,也就是你的自愈细胞原本一天分裂重组一次,我将它提升到了一秒分裂重组数千百次。速度提快了,那么原本分裂的那种细小痛楚也会数万倍的呈现。因为是自愈系列,你的身体认为是有益的,所以没有帮你屏除这种自愈衍生出来的剧烈痛楚……”李莳瑜淡淡地道,“任何所谓的药抗训练,其实都是有漏洞的,没有百分百的有效,这是这段时间我研究出来的结果。恭喜你,杨大校,你是这款药剂的第一个实验体。”

    “为什么?”杨明治问出了第三个为什么,这个为什么是问李莳瑜为什么这么对待他。

    “我们队长不会轻易出手,既然他出手了,必然是你们错了。既然错了,就必须受到惩罚。”李莳瑜神情淡然地道。

    “所以,你想替你队长来教训我们?”刘福荣痛苦地说道,他们竟然落在了团长的脑残粉手中,他们受的这个折磨实在太冤了。

    李莳瑜愕然:“你们说什么啊,我怎么会替队长来教训你们?这可是队长的事情,哦,不,是我们团长的事情。”

    “那我们受的这折磨算什么?啊!”刘福荣只感觉一股铺天盖地的痛楚将他覆盖,忍不住哀嚎痛叫起来。

    李莳瑜没好气地道:“当然是让你们十二小时里痊愈,否则你们不是赶不上明天早上团长的月练吗?那才是团长的惩罚,我可不能让你们因为这伤而逃过了。”

    李莳瑜的话让杨明治刘福荣傻了,这才是真相吗?因为明天开始月练,所以,他们就要承受这样的痛苦,将自己的身体治愈好后,然后再受折磨?

    不过杨明治与刘福荣无法理清他们当时的想法,更大的痛苦直接让他们陷入了昏迷,但也正因为陷入了昏迷,让他们算是度过了这一劫。

    第二天醒来,原本五花大绑的绳子已经不见了,只有两个靓丽的女孩子在一旁照看他们,看到他们醒来,一个美丽羞涩的少女惊喜地看着他们,还未开口,旁边一个健美女孩啪的一声,将两个铁饭盒拍在了床头柜前。

    “你们的早饭,快点吃,否则你们就要饿着肚子去集合了。”健美女孩大声嚷道。

    羞涩少女怕他们误会,忙补充道:“现在已经六点四十分了。莳瑜哥说你们会在六点四十到四十五分之间苏醒,所以我们就拿着早点在这里等两位大校。”

    一醒来看到两个水灵灵的漂亮妹妹,而且服务周到地准备好了早餐,完全区别昨天的惨状,杨明治与刘福荣顿时觉得有些适应不良,这是示好呢还是陷阱?

    不过两人此时也容不得深想,他们赶紧打开饭盒,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没两分钟就将一大盒早餐吃的干干净净,不留一点渣渣。当他们放下饭盒的时候才发现,原本要躺上三个月之久的伤势,竟然真的在12小时之中伤愈,他们此时根本感觉不到一点不适。

    两人大喜,马上运转气劲在体内检查了一遍,发现体内受的伤真的好了,而且状态比没受伤之前还要好,原本一些陈年旧患,竟然也已经消失不见了。

    看来李莳瑜研发的那个恐怖治愈药剂,单看药效,的确好的没话说,竟然连军医总院无法解决的伤都能治愈。杨明治刘福荣对李莳瑜的这个药剂真是又爱又怕,要是没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痛就好了。

    “咚咚咚!”门口突然响起敲门声,惊醒了杨明治与刘福荣,两人看去,就看见他们刚刚想的曹操到了,就见李莳瑜双手抱胸靠在门口,淡淡地道:“看在你们做了我实验体的份上,我就给你们一个建议,以后无论做什么,一定要遵守我们团长的规定。”

    “现在,还有十分钟,你们的集合时间就要到了,第一天,可别迟到了。”李莳瑜提醒道。

    杨明治刘福荣这才反应过来,时间已经不容许他们再浪费了,他们猛地从病床上跳起,下一秒就消失在治疗室。

    “莳瑜哥,你说,第一天,有多少人能在老大的魔鬼训练中坚持下来?”韩续雅好奇地问。

    李莳瑜敲了她一个脑壳:“我只知道,我们今天将有一场大战要打。”说完,便走进治疗室,开始准备起来。

    韩续雅一头雾水地问身边的洛潮:“洛潮,你说莳瑜哥是什么意思?”

    洛潮轻笑道:“莳瑜哥说,等一下送我们治疗室的人会有很多,让我们好好准备一下。”说完也走入治疗室,开始协助李莳瑜准备各种治疗药剂。

    韩续雅想了想,终于想明白了,她哀号一声:“天,就是说,会有很多人坚持不住,会被送到治疗室急救!不行,单靠我们三人怎么搞的定,我得去找帮手。”

    韩续雅像风一样冲出病房,直接杀到男生住宿区,将无论有事还是没事的凌天队员都给拉了过来,就连在自己改造仓里改造机甲,千年宅男常新远都给拉出来了。

    杨明治刘福荣一到训练场,就看到不少机甲师已经到了现场,两人赶紧走了过去,迅速打量一番,发现昨天到场的机甲师都来了,而没有来的机甲师却只来了一部分,还有一部分人没有来。

    庞大的机甲师训练场,虽然站了200多名机甲师,可也只是占了训练场的一角,毕竟当年建造机甲团基地的时候,是按照整编的机甲团建造,完全可以容纳1500名机甲师同时训练的。

    时间很快就到七点整,杨明治刘福荣看到还有三十多个机甲师没有来,不由地眉头紧皱,心中开始担忧起来。

    啪啪啪……清晰的脚步声从门口传来,就见一队穿着250机甲团军服的军人排列整齐地走入训练场。

    杨明治刘福荣看了过去,发现这些人都是他们熟悉的人,昨天送他们去治疗室的有三个人,分别是齐隆、赵骏、李英杰。还有这两个月来已经打响名头的洛浪、谢宜两人,还有两个人,一个就是昨天趁机威吓众人的李蘭枫,还有一个就是2个月中统筹凌天全局的韩继军。

    他们走进大门之后,便分散开来,一字排开,双手负在背后,笔直地站在门口这一边,双眼炯炯有神地盯着里面的机甲师。

    “踏踏踏~!”

    又是一阵脚步声,一道冷冽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正是凌蘭。

    她依然是一身笔挺的少校军服,崭新闪亮的军靴,一丝不苟,唯一不同的是,她的手中,今天多了一根短鞭,更增加了她的萧杀之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