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六百七十四章:日练月练!
    第六百七十四章:日练月练!

    这是冰寒的眼神,是漠然的眼神,是无视他们的眼神,在那双冷静无情的眼睛中根本没有他们存在,就好像他们只是一些没有生命的物件。

    所有人都知道这眼神代表了什么,那就是对方果然将他们视作垃圾,所以才会彻底无视了他们。这无疑是一种侮辱,按照以往,他们肯定会生气,必然会叫嚣。可是当他们面对那道眼神时,却不由自主地退缩了,低头了。

    既然连南斗杨明治与北斗刘福荣两人的携手都被对方击败,他们又以什么来抗议呢?说到底,联邦军队崇尚的是强者为尊,当一个人强大到让人仰望的时候,会自然而然地选择臣服。

    凌蘭以一道眼神震慑周围人之后,这才走到杨明治与刘福荣面前,她微微俯身,以这种居高临下的姿势,给倒地的两人再次施压。

    凌蘭淡淡地说道:“在250机甲团,你们只是我凌蘭手中的一员普通机甲师,除此之外,你们什么都不是。请记住这一点!”

    杨明治刘福荣两人脸色苍白地看着凌蘭,对方可以制造出的压迫力让他们无法说一个不字。他们想不到自己输的这么惨,竟然一招败北。

    凌蘭也不需要这两人回答,杨明治刘福荣她的确要收服,但同时他们也是她要立威的对象,而现在,完美地达成了她预想的目标,凌蘭猛地站直了身。一个转身,冷冷丢下一句:“明天,所有人早上7点在训练场集合。现在解散!”

    “是!”有些机甲师下意识地回道,当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凌蘭已经失去了身影。

    这时候,李蘭枫笑眯眯地补充道:“当然,也可以选择不来的,不过,我得提醒大家。我们团长,他很讨厌不听命令的人,到时候。会不会有什么悲惨的事情发生,我们就无法保证了。”

    李蘭枫让现场的机甲师忍不住打了寒颤,原本没想过反抗的他们,心中暗暗提醒自己。别迟到了。

    “对了。对那些没在这里的团员也请大家通知一声,团长的命令,可是所有人,还有,团长喜欢连坐,要是真缺少什么人,大家都不会好过的。”看到大家准备离开,李蘭枫再次幽幽地提醒道。

    妈蛋。难道就不能一次说完啊!所有人心中怒骂李蘭枫的同时,赶紧通知没来的战友。今天凌蘭血腥的手段,让他们不敢赌李蘭枫的话是假的,要是真有人没来,被实行连坐,那他们不是太冤了吗?

    在李蘭枫提醒众人的时候,齐隆赵骏李英杰林中卿则来到倒地的杨明治刘福荣面前,齐隆露出担心的表情,那张老实忠厚的脸,怎么看就怎么真挚:“杨明治大校、刘福荣大校,你们伤的怎么样?我们送你们去治疗室吧。”

    无疑齐隆的脸很有欺骗性,杨明治没有拒绝,他苦笑地道:“那就麻烦几位小兄弟了。”

    “真是应该的,你们可是我们的老前辈,以后还要靠前辈你们好好指点我们一番呢。”齐隆露出憨厚羞赧的笑容,有些无措地抓着自己脑袋。

    李英杰一边与林中卿一起搀扶刘福荣,一边暗暗翻了一个白眼,装,尽量装吧!

    这么多年争锋相对下来,他可了解齐隆了,这人看起来好像很老实,又很好说话,其实,是一肚子坏水,鬼的很,绝对不比那家伙差到哪里去。李英杰看向那边笑眯眯好心提醒,其实却是无声威吓的李蘭枫,暗暗将齐隆与他相提并论。

    因为杨明治刘福荣受伤很重,这一路,四人速度不敢很快。

    感觉有些无聊的杨明治有话没话地询问道:“你们跟团长一个战队的吗?”

    “是啊,他是我们队长。”齐隆似乎没想起是自家队长打伤了对方,竟然就这么大咧咧地告诉了对方自己与打伤他的人是一伙的。

    杨明治苦笑,果然是直愣子,竟然不懂得迂回,不过这样也好,他或许能从队员的口中知道更多凌蘭的事情。

    “那团长待你们怎么样?”杨明治继续问道。

    齐隆认真地想了想:“应该不错吧,只要不训练我们的时候。”

    这话一出,赵骏李英杰林中卿三人认可地点了点头。

    竟然队员们都对训练谈虎色变,那这个训练到底是什么呢?杨明治不由得好奇起来:“那团长怎么训练你们的?”

    齐隆想都不想就回道:“将我打个半死。”

    杨明治与刘福荣一听,心脏猛地一跳,打的半死?是真事,还是夸张的说法?

    “真的假的?”刘福荣忍不住问道,“像我们现在这样吗?”

    齐隆看了他们一眼,撇嘴道:“当然不是。”

    杨明治刘福荣心中一松,这才对嘛,哪有训练真将人打个半死的,想想也不可能,肯定这小子说的夸张了。

    “你们还能走,怎么能说是半死呢。我每次训练结束,都是被老大拖到治疗室的,每次我都觉得要死了,不过,幸好莳瑜哥的治疗药剂越来越好,每次总能将我从死亡线上给抢救回来。”齐隆的话让杨明治刘福荣听的心惊胆战,他们的团长到底是怎么训练人的?

    杨明治刘福荣不敢相信齐隆的话,忍不住看向其他人。

    赵骏听了齐隆的话,忍不住感叹道:“日练半死也就算了,最起码有足够时间让你治疗恢复,我最怕是月练,每次月练,我都以为这次肯定要死在里面……”

    “日练月练?那是什么?”杨明治刘福荣听的一头雾水。

    林中卿见状便细心解答道:“日练就是单单训练一日,训练结束,只要留口气,都能治疗回来,这是我们最轻松最简单的训练了,而月练是连续一个月接受老大的魔鬼训练,每一天训练都会半死,但是不会让你治疗到康复,我们只有一夜的治疗时间,第二天无论你伤好还是没好,都必须继续训练,周而复始,有时候支持到十来天的时候,我们都会有种感觉,那就是我们一定会死在月练里……”

    林中卿说到这里,露出劫后余生之色:“还好,我们都支持下来了。”他忍不住看了杨明治刘福荣一眼,眼中流露出一丝怜悯。

    杨明治刘福荣可是当初独当一面的人物,林中卿这细小的神情变化顿时被他们抓住了,他们同样也是聪明人,马上想到了什么,忍不住脸色一变:“难道团长准备月练我们?”

    齐隆毫不犹豫地点头:“应该是这样没错了。”

    “为什么一来就是月练?难道不能循序渐进?”若真如这些人说的那样,杨明治认为,250机甲团的机甲师们根本扛不住月练模式,难道团长真的想要趁机解决掉一些人吗?

    “因为老大很不满意你们,既然不满意,当然要进行魔鬼训练,而选择日练周练还是月练,都以老大的满意程度来决定。前辈,你认为现在的250机甲团的团员有哪个能让老大满意的?”

    齐隆的反问让杨明治哑口无言,他最终只能弱弱地道:“可也不能一上来就施行月练啊?”虽然250的机甲师们的确不怎么像样,可毕竟是功勋者,这么残酷地对待他们,真的好吗?

    “为什么不能?我刚进战队,一上来同样也是月练。”李英杰不解地问道,“既然我都熬过来了,前辈们为什么就不能呢?”

    李英杰的话让杨明治与刘福荣彻底无言,他们再也没兴趣说话,被四人直接送到李莳瑜的治疗室中。

    李莳瑜此时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翻阅手中的资料,看到齐隆四人送来了两人,挑眉问道:“又是实验体?”

    李莳瑜的话让杨明治与刘福荣眉头跳了跳,这个李军医看似是一个温和的人,原来骨子里也不是什么好货,竟然如此淡定地接受实验体的存在,要知道,军部之中是严禁进行人体**试验的。

    齐隆闻言赶紧摇手道:“不是,不是,这两位前辈是来治伤的。”

    “受伤了?”李莳瑜这才放下手中的资料,从一旁拿出治疗设备,认真检查两人身体之后,这才说道:“五脏六腑都受到了重创,不过你们对内伤的急救方法很了解,及时让气劲封住了受伤的部位,并没有让伤势继续恶化。”

    随即他没好气地道:“你们两人都四五十岁了,怎么还像年轻人一样,打架格斗不知道轻重?这次我帮你们治疗,下次再这样,就别来找我了。”

    杨明治与刘福荣闻言顿时苦笑起来:“你以为我们的伤,是我们自己相互格斗的结果?”

    李莳瑜冷哼道:“你们俩人受伤程度都差不多,不是你们两人相互格斗,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杨明治叹了一口气:“这伤,可是团长造成的。”

    “你们说,我们队长?”李莳瑜愕然。

    “是啊!”杨明治也不怕丢脸,反正他们输给凌蘭的事情,恐怕过不了多久,整个250机甲团都会传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