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六百六十二章:阳谋!
    第六百六十二章:阳谋!

    韩继军瞥了他一眼,警告道:“别乱插手,老大的话你可别忘记了。”

    谢宜马上举手回道:“知道了,我绝对不会插手别人的事情。”他怎么会遗忘老大临行前的警告呢,他可不想因此被老大惩罚。

    “不过,我们的团长对我们可并不友好,他无时无刻不想赶走我们呢。”谢宜指了指监视器里郑启云的背影说道。

    “他也是个聪明人,没想打压我们,而且打着为我们好的口号,向上找关系将我们调往更好的机甲团……”尽管知道郑启云有私心,韩继军却无法对郑启云心生厌恶,只是有些不满,毕竟韩继军很想在250机甲团为凌天打造出一片属于他们的天地,现在郑启云这么一搞,就让他们两个多月的努力即将成为泡影,就算知道有更好的方向,韩继军心中还是不愉的。

    “可最起码要问问我们想不想去?”谢宜对郑启云可没什么好感。

    “他可是我们的团长,有权利决定我们的去留。”韩继军眼神眯了眯,对方这一招阳谋实在高,就算上面发现他的异动,也会以为他是一个爱护新兵爱护手下,不希望浪费他们才华的好团长。无论成与不成,带给郑启云的全是好处。成功了,他得偿所愿将碍眼的他们调离,没成功,也能给上级留下好印象,为以后再行动创造好了条件。

    “我就不信你没反击?”谢宜看向韩继军,他是知道老大临行前曾交代过韩继军一些事情。

    韩继军看到谢宜一副一定要得到个答案的摸样。只得回道:“阳谋!”

    “什么意思?”谢宜郁闷了,故意说的这么高深,是在鄙视他的智商吗?

    “他既然用了阳谋。我当然也得用阳谋回敬。”韩继军有自己的行为准绳,郑启云既然用光明正大的手段没使坏,韩继军当然也就不想用阴谋来毁掉对方,他同样用光明正大的手段,让上面看到郑启云的能力,然后让他的位置动一动。

    谢宜也非笨人,细细琢磨一番。也就明白韩继军用了什么办法。不过他有些担心地问道:“这,能行吗?”毕竟这得要看上面的意思,要是上面根本就没想动250机甲团。韩继军所做的一切就无用功了。

    韩继军敲了敲自己椅子的扶手,冷静地道:“机会当然只有一半,不过……”

    自家老大被分配到250机甲团原本就很有问题,唯一可以解释得通的就是。凌霄大将要动250机甲团了。这也是韩继军会大胆这般设计郑启云的原因。250机甲团既然要动,首先要动的必然是那个做了团长5年之久,却无法让机甲团半点起色的郑启云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韩继军自己的猜测,至于最后的结果会怎样,只能等上面的决定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之前尽可能地推波助澜,引得上面的动心。

    前段时间郑启云的心腹会出现一个又一个纰漏。的确是韩继军的手笔,他让郑启云忙碌的同时。也让上面看到了郑启云超强的应变能力。

    的确是个人才,留在250机甲团盯人有些可惜了。韩继军暗道。

    韩继军很快就将郑启云放在了脑后,该做的他都做了,现在只需耐心等待最后的结果。韩继军现在考虑的是,万一他设计成功,郑启云真被调走,在250机甲团派来新的机甲团团长之前,他应该如何让凌天在这段时间中变成250机甲团不可或缺的存在。

    韩继军并不是想要架空新来的团长,只是希望凌天有更多的自主权,不希望又出现郑启云这样的团长,将他们凌天看成眼中钉。他可不想继续与下一个团长斗智斗勇,这对凌天的发展并不利,同样,对250机甲团发展也不好。

    韩继军很明白自家老大的想法,他想让250机甲团里的机甲师重新站起来!这就是他们老大,永远不会轻易放弃任何一个战友!

    远处刚送掉公主殿下的凌蘭,突然打了个喷嚏,心中纳闷究竟谁在念叨她……

    事实上,凌蘭真没韩继军想的那么崇高,之所以想混250机甲团,就是因为250机甲团够废,短时间绝对不会派上战场,足够安全,也让她有充分的时间将她的小弟们给调教出来……至于250机甲团其他机甲师,这个,跟她有关吗?

    这时候,韩继军心中隐隐遗憾起来,他们还是太年轻,若给他们一点时间,当老大能成为一团之长时,他们就无需这般小心翼翼暗中谋划了,完全可以大开阔斧地整顿250机甲团,按照老大的能力与手段,绝对可以将这些半废的机甲师给带起来。

    在韩继军心中,凌蘭绝对没有做不到的事情,只是在于老大他想还是不想。

    “这段时间那几个结束治疗的机甲师,他们的复健训练情况如何?”韩继军将心中的遗憾放下,转头问谢宜道,因为主抓这块的人是谢宜。

    谢宜惬意地双手背着头,靠在椅背上,轻松地道:“老大制定的训练方法,你认为谁能轻松熬下来?”

    “难道他们不反抗?”韩继军可不认为这些成名已久的机甲师会乖乖听话。

    “那也要他们有力气反抗,加上洛浪带着凌天其他队员全副武装监督,他们想反抗也不敢乱动。”谢宜回道,为了震慑这帮久经沙场,牛逼哄哄的老鸟们,他与洛浪也是想尽了办法,不仅凌天战队所有人都出动了,就连李莳瑜研究出来各种制人的药剂,都被他们掏空,作为杀手锏以备不时之需。

    不过连续三天训练之后。那些机甲师们就没了傲气,因为他们最后都是体力耗尽被谢宜洛浪等人拖出去的,最让他们没脸的是。谢宜洛浪可是全程陪同训练,他们完成全部训练之后,依然生龙活虎,轻而易举地将他们拖回宿舍……这种打击,让他们感觉丢进了老兵的脸,再也不敢摆老兵的谱。

    谢宜没想到,老大的魔鬼训练比莳瑜哥的恐怖药剂的杀伤力还要强大。要知道,这些机甲师熬过莳瑜哥的治疗后,骨子里依然带着机甲师的傲气。并不认可他们这些新兵的指挥。不过这种情况在经受老大的魔鬼训练之后,就彻底没了脾气,心服口服了。

    “这样最好,我们要尽可能地在那些机甲师心中提升老大的地位。无论机甲团的团长换不换。我们必须掌握主动。”韩继军吩咐道。

    “明白了!”谢宜原本玩世不恭的态度顿时变得认真起来。

    自从凌天战队来到了250机甲团,他们就有了要将250机甲团打造成他们凌天的天下,这是凌天战队的野心,也是必须有的野心,只有这样的雄心壮志,才能让凌天战队继续前进,而不会面灭于大众之中。

    在巴拉雅星空边界,机体有些受创的飞扬号并不敢过分停留。只是短暂地在周围星空搜索了一下,便匆匆地离开了。

    快速飞行了两个小时。正式进入巴拉雅星空边界,接受任务的六支战队都松了一口气,就连飞扬号的船长,也放下了悬了一路的心。他很清楚,他们此行的主要任务就是将这个古丽巴多公主殿下安全送到巴拉雅境内。

    飞扬号终于来到了巴拉雅境内唯一停靠的一站,古丽巴多公主殿下正在房间里换上了他们皇室的出场服,古丽巴多没有选择女性的裙装,而是选择了男性的军装礼服。蓝白色的制服,加上肩膀垂下的明黄色流苏,让古丽巴多显得英气逼人,原本柔和的眉宇变得坚定起来。

    “殿下!”心腹女仆一脸激动地看着她,她手中提的正式巴布权杖,只要将这枚巴布权杖交到国王的手中,古丽巴多该有的继承权就不会少。

    “走吧!”古丽巴多淡淡地说道,这一路的腥风血雨,的确有华夏联邦敌对国家的存在,但她更清楚,这里面有她的几个兄弟姐妹的手脚。

    皇室,果然就如导师说的那样,没有所谓的兄弟姐妹情谊,有的只有权力私欲还有利益。这一路,让她这个还带着梦想的女孩子,成长了起来,内心也强壮了许多。

    来到客厅,就看到穆友云与钱家麟带着他们的人守在那里。

    古丽巴多隆重地施了一个皇室感激的礼仪,这才说道:“两位队长,谢谢你们这一路的保护。”

    穆友云钱家麟赶紧回了个军礼:“不敢!这是我们的任务,公主殿下,你太多礼了。”

    古丽巴多伤感道:“就要在这里分别吗?”到了巴拉雅境内,就有皇家护卫队接任,穆友云与钱家麟就能功成身退了。

    穆友云与钱家麟互看了一眼,最后穆友云回道:“是的,不过我们会亲自将你送到护卫队的手中。”

    古丽巴多这才露出笑容:“那就继续麻烦你们了。”相比那些陌生的皇家护卫队,她更相信相处一个多月的穆友云与钱家麟他们,知道他们还会陪同一段时间,她顿时安心了不少。

    古丽巴多犹豫了一下,终于出口问出了她内心深藏许久的疑问:“那个,暗中保护我们的人员,是不是不会再出现了?”

    穆友云知道公主殿下询问的是卡其星拍卖场救他们的那些人,公主殿下不是笨蛋,当然知道还有暗中一批人保护着她。

    “是的,他们已经完成了任务。”穆友云没有隐瞒,直接告诉了公主殿下答案。

    古丽巴多脸上露出一丝失望,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当听到飞扬号的KMC(客服通话)提醒乘客可以下游轮的时候,古丽巴多就一脸严肃地走出了房门。

    大厅已经站满了人,虽然不久前经过了一场大战,但来到与联邦最铁的兄弟国度,飞扬号的乘客还是放心的。秩序井然有条。当然这也是因为星空旅行,原本就有这样那样的危险,经常乘坐星际游轮的旅客。早就习惯了。

    古丽巴多匆匆扫视了一圈,突然脸上露出一丝激动,她赶紧抬步上前,来到了正站在一起聊天的凌蘭众人面前。

    “那个,谢谢你们。”古丽巴多慎重地感谢道。

    “谢我们什么呢?”赵骏露出一丝惊愕,他看到古丽巴多身边提着箱子的心腹,顿时了然地指着对方笑道。“你说这个啊?不用谢我们的,我们还要感谢你带我们进去大开眼界呢?”

    时刻注意公主行踪的云飞扬看到公主殿下无视了他,却跟一群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年轻人招呼。心中嫉恨的很,他越是喜欢古丽巴多,就越受不了古丽巴多对他的冷遇。

    “飞扬,冷静!”他的二姑夫罗程文悄声提醒道。喜欢一个人。绝对不能干对方讨厌的事,云飞扬在追求人这一块还有的要学。

    云飞扬揉了揉眉心,再次抬头已经恢复了平静:“二姑夫,谢谢你。”

    “那些只是萍水相逢的过客,而你却是可以停留下来的人,你不能让这些过客弄乱了你的心,你的安排。”罗程文安慰道。

    “我明白,我会留在巴拉雅境内。让古丽巴多知道,谁才是最适合她的。”云飞扬眼中又露出了自信的神情。就如二姑夫说的那样,他是唯一留下来的人,他的机会要比对方多出太多了。

    听到赵骏的回答,古丽巴多莞然一笑,她开口说道:“这有什么呢?真正让人大开眼界的可不是那些拍卖场,而是每三年联邦军校的机甲大赛。可惜今年刚刚结束,否则可以请你们一起去现场观看。”说到这里,古丽巴多俏皮地对着齐隆、李英杰眨了一下眼睛。

    齐隆傻笑地摸头:“的确好可惜啊,要是早点认识你就好了。”

    得,原来他们被对方认出来了,难怪古丽巴多在那么多乘客里,偏偏缠着他们。

    “是啊,今年第一男子军校可是出动了五名王牌师士,其中一名还是在机甲格斗战上突破的,真是让我羡慕。”古丽巴多看向李英杰,眼中露出敬意。

    “哈哈,那是因为小爷没去,否则小爷绝对会打败对方。”李英杰不服气地一抬头。

    林中卿猛地扯了扯他的衣袖,示意让他收敛一点。

    看着眼前六人不露出一点痕迹的话语,古丽巴多知道不能再多话下去了,于是就与凌蘭六人道别,这才带着一群人离开了大厅,准备下游轮。

    穆友云钱家麟与凌蘭视线一触而过,交换了彼此都懂的眼神,这才跟着古丽巴多的身后离开。

    古丽巴多走下飞扬号的时候,又转头看了看里面,她捏了捏手心,在她经过凌蘭的时候,对方用极其巧妙的办法,将一张纸条塞到了她的手心,而身边的人竟然一个都没发现。

    既然对方用这么隐蔽的手法想要告诉她什么,聪明的古丽巴多并未惊动身边的人。她来到了空港,借口去了一次洗手间,独自一人打开了那张纸条。

    来到空港,古丽巴多向穆友云与钱家麟提出了最后一个请求,希望他们亲自护送巴布权杖到巴拉雅国家银行。

    穆友云与钱家麟想了想,便答应了。

    公主的心腹却并不放心,认为国宝不能这么交给非本国人护送,便提出由她跟着一起去,但公主殿下却果断拒绝了。

    尽管心腹无法理解为何公主殿下将如此重要的国宝托付给这些不清楚底细的联邦军人,也不要她亲自跟随,可也不敢反抗公主殿下的命令,只能担忧地看着穆友云与钱家麟这两支战队带着巴布权杖先行离开了。

    “刚刚接到凌天队长的消息,让我们换个线路走。”还未坐上护卫队悬浮车的钱家麟,突然拉住了穆友云悄声说道。

    穆友云闻言脸色一变,他猛地给队员们使了一个眼色。队员们突然暴起,将几辆悬浮车上的操控员一把击晕,拉了出来丢在路边。

    “我们走!”穆友云招呼钱家麟上车。然后便操控着悬浮车,更改原定方向。嗖的一声就消失在了空中。

    穆友云那边的动静很快就传到了公主这边,心腹闻言,脸色大变。她猛地拉住公主喊道:“我就知道这些人靠不住,公主殿下,快命令护卫队去追啊,那可是我们的国宝。”

    护卫队的队长连忙看向古丽巴多公主殿下,等待她的命令。

    “不必,我们直接去父王那里。”古丽巴多却无比的冷静。

    “公主殿下!”心腹大喊起来,一把拉住古丽巴多公主。希望她能改变主意。她无法理解为何国宝被抢了,公主殿下还这么冷静。

    “怎么?我的安危比那件死物还要重要?”古丽巴多眼神眯了眯,冷冽地盯着心腹抓住她的手。

    “不。不,不敢,可,可。可是。那是国王毕业期待已久的巴布权杖啊。”心腹女仆连忙放手,惊恐之中却难掩自己的痛心疾首。

    听到巴布权杖,护卫队队长也惊愕了,连忙看向公主殿下,希望她能改变主意。

    “马上去见父王,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像他们解释。”古丽巴多口气十分坚定,队长只能命令车队迅速往王宫赶去。

    心腹坐立不安。她正扭动双手的时候,古丽巴多突然按住了她的双手:“你是不是不相信你的主人?”

    心腹惊愕地抬头。忙道:“没有,没有,我只是担心。”

    “不用担心。”古丽巴多对自己的心腹笑了笑,她用力按了按对方,却将纸条中夹带的一个小东西按在了对方的联络器侧面,这才收回了手。

    古丽巴多转头看向悬浮车外,脸上露出一丝落寞,她真不希望看到,从小陪伴她一起长大,名义上是奴仆,其实是姐妹的心腹是背叛她的人……但她却不能不相信对方,因为她清楚,凌蘭那六人是谁,她不会忘记,在机甲大赛中,她看到里面的两个人登上了最高领奖台,能与这两人结成伙伴的人,又岂能是简单的。她之所以缠住对方,不也是相信他们是可以保护她的人?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古丽巴多相信,她能从卡其星拍卖场顺利逃出来一定有他们的手笔,甚至巴布权杖能带出,也因为是他们拍下的,否则结局未必如此。

    知道对方是保护自己的人,古丽巴多又岂能不相信他们的提醒,所以她才这按照对方的设计,先将巴布权杖交给穆友云钱家麟他们护送……

    因为凌蘭纸条上写的就是,对方此次目标是巴布权杖,他们想在巴布权杖归国的前一刻抢走,剥夺古丽巴多公主殿下的功劳,让她的继承权出现变动。

    不得不说,对方这一招够狠毒,成功率却是极高的。因为古丽巴多的确没想到她的兄弟姐妹可以罔顾父王的愿望,釜底抽薪使出这一招,没有丝毫防备的她,加上不知道自己的心腹早就被对方收买,若没有凌蘭的提醒,她就真的一败涂地了。

    只是,现在却不一定了!古丽巴多第一次眼神中传来了冷冽与无情,其他继承人的多次相逼,让她终于舍弃了最后一丝柔软。

    从此之后,她不再是联邦军校刚刚出来,充满强国梦想,想与亲人一起努力的天真少女古丽巴多,而是一个争权夺利,想要站的更高拥有足够地位的古丽巴多公主殿下。

    古丽巴多与自己的父王碰头,在她的力争之下,巴拉雅国王陛下给了她两个小时的时间,但同时也关闭了整个空港,若有人想从空港带着巴布权杖离开,就绝对不可能了。

    不过,若两个小时之后,对方没有将巴布权杖送到国家银行,国王陛下就要发出通缉令,将全球搜索穆友云与钱家麟,甚至向联邦提起控诉。

    没过两个小时,其实只有一个小时多一点,就得到国家银行那边的消息,穆友云与钱家麟已经将巴布权杖交到了国家银行。

    巴拉雅国王知道后欣喜若狂,这才有心思向古丽巴多公主殿下了解详情。(未完待续……)

    PS:先送6000字一章,正在做这个任务的收尾!不过小宝吵翻了,不能再继续码字了,今天就先到这里,要是小宝表现好,半夜争取再更一章,要是搞到半夜,就没办法了。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