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六百六十一章:治疗!
    第六百六十一章:治疗!

    中二师250机甲团基地凌天战队住宿区,每日必然会发出的惨呼声准点响起……

    “你们这群小混蛋,竟然敢强迫我治疗,你们给我等着……啊!”临时开辟出来的治疗病房里,一张金属床铺上,正五花大绑着一个胡子拉碴的颓废壮汉,尽管他拼命挣扎,可是这些金属制成的锁环让他的挣扎徒劳无功。

    洛浪抬起水润的眼神,眨了几下,看起来十分无辜,但说出的话却够毒舌:“鬼哭狼嚎些什么?像你们这群废物,能用上莳瑜哥研究出来的药剂,算你们走大运了。”

    “混蛋,谁要你们治疗了?”颓废大汉破口大骂。

    洛浪刚想嘲讽回去,李莳瑜啪的一下,将病历卡直接打在大汉的嘴上,痛的对方顿时中断了怒骂声。

    “既然还有精神,那么,续雅,再注射一罐刚才的药剂。”李莳瑜淡淡地说道。

    “好嘞!”韩续雅摩拳擦掌,拿出注射器,开始抽取药箱中的一罐药剂。

    “混蛋,谁允许你们这样做的,给我住手!住手!”大汉听到还要再注射药剂,挣扎的更是激烈了,已经尝过药剂痛苦他,当然不想再承受一次,他一定会被那难以言语的痛楚折磨疯的……

    “好了,我不骂人,再也不骂了,李军医,就放我这一回吧,我会配合治疗的,一定会的……”为了不再受到那种痛苦,他终于放软了。

    可惜他的哀求声却得不到李莳瑜的怜悯。对于这些自我放逐的废物,李莳瑜天生就很厌恶。只是一点小小的挫折,就放弃自己得天独厚的天赋。放任自己成为废物,这简直不可饶恕。

    想想他的大堂哥,为了恢复健康,每日与病痛斗争不说,还强迫自己残破的身体进行锻炼,从未放弃过希望。他曾亲眼看到大堂哥发病时的可怕与痛苦,这些人此时受的痛楚根本不能比的。可大堂哥从未叫苦讨饶过一次,跟大堂哥比,这些人就是烂渣中的烂渣。根本不值得可怜。

    “给我注射!”李莳瑜眉宇间透着一丝冷意,若对方继续怒骂下去,或许他还不会这般的愤怒。

    “是!”韩续雅听命,提起注射器就狠狠地扎进大汉的手臂上,缓缓将药剂推了进去。

    “啊!”很快,药效在大汉体内产生了作用,大汉的脸上开始露出狰狞的表情,口中发出渗人的嘶吼声,额头冷汗如雨般掉落。很快,他体下的床单被他的汗水浸湿,整个身体开始不规则的抽搐起来。

    就这样持续了三分钟,他抓在下面无比坚硬的床架。都硬生生地抓出了五道凹痕,可见他这段时间承受的痛苦何等的残酷……疼痛让他的精神开始涣散,他双目瞪的大大的。眼瞳空洞,口中无意识地发出喘息声与呜咽声。似乎带着无尽的伤悲与悔意。

    “已经突破他的心理极限了吗?”李莳瑜满意地观察着大汉的药剂反应,开始在病历卡上快速记录着什么。这些都是临床试验的数据,每一个都无比的珍贵。

    感觉一切都已经观察清楚了,李莳瑜这才将病历卡交给洛浪,让他按照上面的内容与方法与对方沟通。

    洛浪快速翻看了一边,便点头表示明白了,他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的时候,整个人的气质变得平和慈悲,原本多情的眼神已经充满了悲悯与高洁。

    韩续雅见状赶紧丢掉注射器,拿起一边的药箱就跟在李莳瑜的身后走,好像身后有只恶鬼一般。

    “因为获得了错误的情报,而葬送了整支王牌机甲连,你内心充满了内疚与悔意,但这并不是你想要的……”洛浪的声音充满了叹息与悲伤,大汉似乎听到了,他开始嘶吼,声音里传出的是无尽的悔意与苍凉,甚至还有一丝悲泣,就如一只受伤的野兽,只能独自舔着自己的伤口,等待腐烂的伤口慢慢收割他的生命。

    “可是,当你死了之后,还有谁会记得当年的屠寇英雄机甲连?盲目出兵的罪名将永远刻在英雄连上面,永生永世无法洗脱……”

    “不,不,是我有罪,我有罪啊!”终于,大汉失控了,喊出了深藏内心的那句话。

    听到背后传来的动静,韩续雅猛地打了个哆嗦。妈呀,洛浪这个普照众生玛利亚圣母人格实在太强悍了,配合李莳瑜超强的痛苦致幻药剂,就算再烂的渣渣,也得俯首称臣,乖乖地交代自己的“罪行。”

    “唰”的一声,李莳瑜拉开一旁床铺的隔帘,床上同样一位被全身绑住的大汉躺在那里,看到李莳瑜过来,露出一丝浅笑:“李军医,你来了。”

    “杨明治大校,看起来那些药剂对你没有什么影响。”李莳瑜翻了翻他的病历卡,皱起了眉头。

    “当年曾接受过这方面的药抗训练,给你添麻烦真是抱歉。”杨明治淡笑中回道,根本不在意他话中那些讯息代表着什么。

    李莳瑜动容了,药抗训练说的简单,能让身体拥有抵抗此类药剂的抗力,绝对是经过无数次痛苦折磨才能获得的……难怪杨明治根本不在意这些药剂的痛苦了,他的身体早就习惯这样的折磨了。

    看来,对杨明治大校,得换一种方法治疗了。李莳瑜这般想到,正在他想该怎么制定治疗方案时,洛潮走了进来,看到李莳瑜正在研究杨明治大校的治疗方案,便走了过去,暗暗戳了戳李莳瑜的后背。

    李莳瑜回头看去,洛潮丢了一个眼神给他,这段时间,洛潮与李莳瑜谢宜等人已经混熟了,再也没有一开始的羞怯,应对也自然起来。

    说到底。洛潮的害羞只针对凌蘭,就算跟凌蘭再熟。只要一站到凌蘭面前,她就彻底歇菜了。也让凌蘭一直认为。洛潮是个害羞的女孩,事实上,她在其他人面前,虽然不像韩续雅那么热情奔放,但也绝对不会是凌蘭以为的那副小儿女状态。

    看到洛潮的表情,李莳瑜知道洛潮肯定有什么想说的,便跟着洛潮走出了治疗室。

    “莳瑜哥,经过这几天我对几位大校的照顾,发现有几个人。他们病例卡上写的病情有些不符。”洛潮悄声说道。

    洛潮这话代表的是什么意思李莳瑜明白,他眉头一皱:“那可是经过多位权威军医专家集体鉴定下来的诊断书,一般是不会出错的。”

    虽然李莳瑜并非是精神疾病方面的强手,但也知道能让多位专家一起判断下来的病症,几乎不可能出现误诊的情况。

    “若他们是故意让那些军医专家认为他们有病呢?”洛潮反问。

    李莳瑜闻言就沉默了,精神方面的疾病很难有明确的实际数据,基本上都在病人身上的行为、语言表现上进行分析判断,若有人真想让军医专家以为他们有这方面的疾病,并非做不到。他并不排除这种可能。

    李莳瑜认真思考了一下,这才说道:“洛潮,你将你发现的,认为没有疾病的名单列出来。我会认真观察研究的。”

    洛潮听到自己的判断被李莳瑜认可,心中十分高兴,她马上打开联络器将一份文件传给了李莳瑜:“莳瑜哥。我都整理好了,包括他们在治疗时间里的所有表现。”

    李莳瑜马上感觉到了联络器上的震动。他抬手一看,似笑非笑地道:“洛潮啊。你准备很充分呢。”

    李莳瑜一直担心害羞柔弱的洛潮会适应不了军团生活,当初她与韩续雅自愿到他实验室里一起帮他治疗这些颓废无用的机甲师们,他曾担心洛潮会被他的手段以及机甲师那种痛苦的反应给吓坏,现在看来他真是小瞧了洛潮,洛潮很快就适应了,甚至比韩续雅适应的还要好,不仅如此,她还注意到了一些连他都忽略的小细节……

    果然是个好助手呢!李莳瑜突发奇想,或许他可以培养洛潮成为他的助手!敏锐细微的观察力,做事认真仔细周到,没有什么脾气的温和性格,都是成为好助手不可或缺的条件,而洛潮都拥有了。

    李莳瑜的夸奖只得到洛潮羞怯的笑容,不提工作,洛潮又恢复成了她那害羞的性格。

    因为洛潮的提醒,李莳瑜中断了几个机甲师的治疗,其中就有刘福荣与杨明治,没有接受治疗的他们,可以随意在凌天住宿区瞎逛。

    花园里,刘福荣与杨明治碰到了一起,两人笑笑便并肩逛了起来。

    “突然结束治疗,是不是他们发现了什么?”刘福荣低声问道。

    “也许。”杨明治不确定地道。

    刘福荣转头望去,等待杨明治的解释。

    “李军医知道我接受药抗过,可能在研究其他办法。”杨明治皱着眉头回道,停顿了一下,接着道,“但也可能,发现了我们真实的情况。”

    “有联邦多位最权威精神科专家军医联合的诊断,他也敢质疑?”刘福荣原本以为那些人的诊断可以杜绝一切怀疑,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也是我们联邦一代超过一代的原因。”杨明治倒对李莳瑜很是欣赏,虽然那些药剂并非百分百发挥,但他还是感觉到了那药剂的可怕,若非他心中原本就没有什么破绽,很可能也中招了。

    杨明治的话让刘福荣眉头皱的更紧,他开始担心他假装有病这件事会不会被那些人得知,若真如此,恐怕他的处境不妙了。

    “我觉得,你可以选择相信他们。”杨明治察觉到了刘福荣的焦虑,便开口建议道。

    “他们难道不将这些报上去获取军功吗?”刘福荣苦笑。

    “你认为凌霄大将这个人怎么样?”杨明治突然转变话题道。

    刘福荣眼神顿时露出崇敬之色,认真地道:“我军楷模!”

    “一支废弃的机甲团,突然出现了一批天赋杰出。能力出众的少年,他们的队长甚至可以在新兵期就能建立四星战队……若非凌霄大将的安排。你以为他们会出现在这里吗?”杨明治反问道。

    刘福荣神色一震:“你说,他们是……”

    “凌霄大将准备出手了。这是你的机会!”杨明治说道。

    “真的是凌霄大将吗?”刘福荣脸上露出复杂之色。

    “你难道没注意,凌天战队的队长姓凌!”杨明治丢下这一句,没理会被镇住的刘福荣便离开了。

    “凌?难道是凌霄的孩子,不不不,我从没听说过凌霄大将有孩子……”刘福荣被这个消息震懵了,他的确知道凌蘭,但从没有往凌霄大将那边去联系,若凌蘭真与凌霄大将有关系,就算是家族子弟也好。都代表杨明治的猜测没错,凌霄大将要对250机甲团出手了。

    杨明治走入廊道口,转头看向刘福荣,看到站在花园中的刘福荣,脸上泄露出那丝无法掩去的隐忍喜色,心中也为他高兴,他若把握住这次机会,或许就能一世无忧了。

    只是,这也是他的机会吗?杨明治可以看清楚刘福荣以后的路。却看不清自己未来的道路。凌霄大将占据高位,实力强悍,品德也无可挑剔,可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不敢轻易将凌霄大将扯入他这滩烂泥之中……

    或许,老死250,才是他最好的结局吧。杨明治苦笑起来。带着一丝失落走入廊道。

    这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250机甲团团长郑启云看到杨明治,便一脸笑意地道:“杨大校。今天治疗结束了?”

    杨明治可是首选的250机甲团团长,若非对方没这个心,也就轮不到他来做,所以面对杨明治,郑启云还真没多少底气。

    其实这段时间,郑启云过的很郁闷,原本一手掌控的250机甲团,因为凌天战队一伙人进入,就逐渐变得失控了。首先,他这些年悄悄安排在机甲团各个位置的心腹,频频出现了工作失误与各种纰漏,弄的他焦头烂额。若非确定这些都是意外,因缘巧合产生的,他都要怀疑这是不是凌天战队做了手脚。

    好不容易将手下的纰漏摆平,还未松口气,不知道怎么一回事,上面竟然派来了调查审计员审计调查250机甲团这些年的各项开支以及团内机甲、配套武器装备等真实储备量……

    也因为这些事情,让他无法第一时间获知刘福荣的治疗情况,今天好不容易送走审计调查员,他就赶来找李莳瑜了解情况,没想到却碰得一鼻子灰。那个才华横溢的天才军医李莳瑜,果然心高气傲的很,那一副我很忙,没时间搭理你的样子,差点让他气死,若非他还保持一个团长的气度,他绝壁会破口大骂。

    当然,让郑启云这般隐忍的,还是因为调查审计员尚在250机甲团内,并未离开,若此时将事情闹大了,可能他也讨不到什么好,毕竟李莳瑜的确有了成绩,目前结束治疗的几个机甲师,被确定有恢复战斗能力的可能,已经进入了复健训练之中,现在只得复健期结束观看最终的结果了。

    总之,自从凌天战队入住250机甲团后,郑启云就觉得没一天省心过,这让他时刻想将凌天战队弄出250机甲团,前段时间,他就是为了这件事,找关系安排。只是郑启云没想到,就是他这些动作,才惹恼了总部的人,特别是确知凌蘭真正身份的何朝阳少将,凌霄的心腹大将,二十三军的第一参谋长……这也就有了这批审计调查员的出现。

    听到郑启云的询问,杨明治一脸笑意地回道:“是啊,治疗结束了。”对刘福荣十分警惕的人,他也不会有什么好感,当然不可能告诉他真实的情况。

    “那刘大校呢?”郑启云真正的目的是刘福荣,既然在李莳瑜那里弄不到治疗情况,亲眼看一下刘福荣,也是一样的。

    杨明治回道:“他也刚刚结束治疗,不过,好像回去了。”只是好像,他也不确定不是吗?

    “这样啊,那我去看看。”郑启云匆匆与杨明治告别,便去寻找刘福荣去了。

    杨明治看着郑启云的背影,笑了一笑,下面怎么与对方斗智斗勇,那就是刘福荣的事情了。他抬头扫了一眼某处的角落,嘴角露出会心的一笑。

    常新源研究室里某个小房间,韩继军谢宜两人看到杨明治这个笑容,脸上并未露出些许诧异,像杨明治这种身经百战,实力超强的机甲师,在凌天住所混了那么多天,若还没发现各个角落的监视器,那就太对不起他南斗的称号了。

    “看来,杨大校是想告诉我们,我们的郑团长留在250机甲团真正的目的是什么。”韩继军淡淡地道。

    “按照郑启云的履历,原本就不应该到250这个废弃的机甲团担任团长,老大不是查到他能来中二师250机甲团,隐隐有第三军团的手笔。而刘福荣原来也是第三军团麾下第一王牌机甲团的战队队长。”谢宜回道,“目标是刘福荣,现在基本确定下来没错了。只是不知道这位刘大校身上究竟隐藏了什么秘密,就算被放逐到二十三军团,也要安排一个人专门盯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