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六百四十一章:神之子!(8月月票500+)
    第六百四十一章:神之子!

    凌兰想了想,接着又吩咐道:“小四,怎么做,你看着办!”

    这是完全放权了?小四第一次拿到这么大的自主权,二话不说,就冲进线路,帮自家老大搞定去了。

    李家的包厢中:

    负责出价的助手看到自己出的价格,被其他竞争对手超过,想都不想,将已经输入的价格发送出去。

    “发送中……”等了半天,又过了一轮,竟然没有报他们的数据,助手心中觉得不妙了,他连忙抬头喊道:“BOSS,我们这里好像出故障了。”

    原本一直闭目养神,淡定的李家代表,猛地张开眼睛,冷声问道:“怎么回事?”

    “刚刚我报的价格,主拍卖场没收到,对方没报我们的数据,明明那一轮,他出的价格最高。

    李家代表脸色微微一变,马上吩咐道:“联络主办方,让他们尽快解决。”说完,他忍不住暗骂一声靠,要是今天,他不将ATOMICBEAMBAZOOKA(核光粒子融合弹)的资料成功带回去,他的大BOSS一定不会让他好过。

    他很清楚,他的大BOSS想利用这份资料,是为了增加他们派系竞争家主的筹码……想到失败的后果,他额头的汗水开始多了起来,失去一开始的从容,眉宇间露出了一丝焦急之色。

    “BOSS,我已经向主办方求助了。”助手马上回道。

    李家代表沉着脸点了点头。耐着性子等待主办方派解决故障。

    叶家包厢:

    “老板,这次,我们的报价对方没有接受到。”同样负责出价的助手看到新一轮出价中没有自己的数字。马上向自己老板汇报情况。

    叶家代表闻言眉头一皱,他很清楚奥奇的地下拍卖场的背景,虽然明面上是黑市,其实还是官方筹备的,只是有些东西属于走私品,无法向各个国家交代来源,才特意化明为暗。将这些物品转成黑市拍卖销售。

    但他们维护力量,以及各种防备措施,都是奥奇最顶尖的。像这种接受不到的细小故障,根本不可能产生……叶家代表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场拍卖会难道被攻击了?

    “陆少校,这次。我们借的壳没有问题吧。”叶家代表脸色凝重地问坐在身边一位脸露精明的青年。他在想是不是有组织针对联邦,针对军部,针对他们叶家。

    “没有问题,就算王级骇客也找不出半点破绽。”陆少校斩钉截铁地道,那可是军方多名王级骇客携手制造的东西,可不是一个两个王级骇客可以识破的。

    叶家代表心中有了把握,他转头对出价的助手道:“联络主办方,让他们马上解决。”既然如此。他们倒可以趁机逼着主办方给他们一个交代了。私底下,他更希望这个故障长一点。最好到拍卖结束,他就可以让主办方低价将那份资料COPY给他一份,能用最少的价格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这是他最想干的事情了。

    姜姓商人同样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与叶家一样,耐心等待主办方给他们一个交代。

    虽然少了最强劲的三个竞争对手,其他竞争者却并不知道这些,依然群情激昂的拍起这个被奥布若亚说的可以改变整个世界格局的新型能源武器,价格更是冲上了一个让人瞠目结舌的天价……

    “都已经疯了!”凌兰冷眼看着这一幕,心中推测,这个世界之所以战火不断,完全是人类将自己的私欲表现的太淋漓尽致,没有退让的可能,也就造就了这个硝烟弥漫的世界。

    不过,耐心等待的结果是没有结果,小四早就切断了三个包厢对外的一些通信,而负责监控所有包厢的许哥,看到的也只是小四想让他看到的画面。在主办方那里,所有数据都是正确的,只是那三个包厢,没有再出价而已。

    虽然心中有些诧异,但也没有怀疑,毕竟出不出价都是客人的权力,他们无权干涉。

    当然,若是他们多怀疑一点,细心比较三个包厢的画面,或许可以看出一些破绽,因为有几帧的画面其实与早前有些重复,不过小四将他们分的很散,非绝顶高手,根本看不出来。

    “怎么还没来?”看到出价的人越来越少,主办方却没来一个通知,甚至派人到他们包厢,李家代表首先按耐不住。

    站在门口的护卫在自家BOSS的指示下,打开一个屏幕,输入一大串密码,准备开启包厢房门。

    然而,房门却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个时候,所有人都知道,出事了。

    他们第一时间想用联络器联络外面的人,却发现他们自己的联络器也没有了反应,他们就如一只瓮中之鳖,无法对外联系。所有人脸色大变,怀疑这是主办发特别针对他们的!

    护卫在李家代表的示意下,准备拔出光束枪暴力破门的时候,一直盯着光脑的助手突然惊呼了起来:“BOSS,快看这个。”

    李家代表马上扑了过去,就看到光脑上呈现一个狰狞骷髅头,骷髅头还裂开大嘴吐出一串文字:ATOMICBEAMBAZOOKA(核光粒子融合弹)资料只属于我!决不允许你们染指!若乖乖听话回去,我既往不咎,否则,我会很生气很生气,然后……

    其他两个包厢同样出现了这个画面,出现这段文字后,随后又出现了一个画面,那就是李家,叶家庞大如皇宫一般的祖宅,以及姜姓商人背后的势力的官邸,突然爆炸开来。熊熊烈火中化为灰烬。

    “全部摧毁,所以千万千万不要惹我生气哦!

    “最后,请叫我神之子!”

    随着这一句。所有的画面都消失了,光脑上又恢复了拍卖现场有条不紊的画面,ATOMICBEAMBAZOOKA(核光粒子融合弹)的资料已经破了五十亿关口,创造了本场拍卖会的最高拍卖记录。

    “是骇客!”

    看到这里,三个包厢的负责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们暂时放下心来,转眼又苦笑起来。这一次,他们肯定无法得到ATOMICBEAMBAZOOKA(核光粒子融合弹)的资料了。

    他们很清楚,奥奇方为了这场拍卖会。特意让三名王级骇客坐镇,可三位王级骇客都无法抵挡的存在,当奥奇方到现在都没发现事故产生,这位出手的骇客。绝对是到了神级……

    可神级骇客是一个国家的定海神针。绝对不会走出国门,这位出手的神级骇客到底是何方神圣,他自称自己是神之子,难道真的以为自己是神灵之子了吗?

    三人思索了片刻,变吩咐手下不要暴露这件事情,他们很清楚,若真的是一位神秘的神级骇客出手,恐怕就算投诉奥奇主办方也没有什么结果。奥奇方肯定找不出什么问题,甚至对让对方怀疑他们是不是故意捣乱。与对方这么纠缠,可能会暴露他们的底细。

    叶家代表只能遗憾地收敛住他原先的打算,此时他们最迫切的就是赶回联邦,询问联邦唯一的那位神级骇客,或许他可能知道这个出手的神级骇客是谁,毕竟也只有这种级别的强者才能从中发现一些什么。

    没多久,ATOMICBEAMBAZOOKA(核光粒子融合弹)的资料被091包厢拍走。

    随着资料被拍卖,奥奇主办发也宣布这场拍卖会的结束。

    直到这个时候,三个包厢的人才恢复了对外通信。

    三者毫不犹豫地联络上了等着在外面的属于他们势力的人,命令他们全力挖掘091包厢客人的底细。既然最后拍到的是他,那个叫神之子的人肯定与对方有关系,甚至可能是对方请来的也说不定。

    同时他们也没在拍卖场多停留,与主办方做好拍卖品的结算工作,三方便很快离场了。没过多久,属于他们的游轮飞船飞离了奥奇星。

    由于他们走的快,并不知道随后的奥奇星发生了一连串的大事,差点让奥奇星经济倒退到解放初。

    因为李家叶家与姜姓商人的隐瞒,奥奇方并不知道有骇客光临,不过,奥奇并不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因为巴布权杖,让他与他们的合作伙伴发生了一些摩擦。

    对于巴布权杖,原本就是要让巴拉雅拍回的,但提供巴布权杖的拥有人却希望巴拉雅付出足够的代价才行。虽然巴布权杖最后拍卖的价格的确很高,但却没有达到拥有人一半的价格,这也让奥奇方指责他们的合作伙伴,为何要半途而废。

    合作方当然十分冤枉,指责奥奇方主动发消息让他们收手的,奥奇方当然认为是天荒夜谈,让合作方提供证据。合作方原本信誓旦旦,可在翻找那些消息的时候,却怎么也找不到了。合作方顿时明了,他们中了奥奇方的奸计了。一度认为奥奇方已经悄悄反水,站在了联邦那一边了……

    他们彼此攻讦,奥奇方也怀疑他们攻守同盟是不是准备要将他们奥奇推出去当替死鬼,原本亲密无间的合作关系,顿时有了间隙,就算在凯撒的调节下,虽然各自压下了怒火,表面上和好如初,但他们之间的关系再也恢复不到以前,心中都有了芥蒂。

    小四可不知道他这番野蛮不讲理,漏洞十足的手法,竟然让奥奇与凯撒一系心生芥蒂,更是在未来,因为这份芥蒂让奥奇与凯撒一系决裂。当然这些都是后话,这里暂且不表。

    之所以会有这种效果,是奥奇方自信他们的骇客实力,当然同样合作方也相信奥奇方的骇客实力,能在拍卖场捣鬼的只能是奥奇自己……所以,自信是好事是优点。但太自信了就会出现问题,凡事不能太过。

    凌兰一伙可不知道这个时候奥奇与合作方正在扯皮,他们与奥奇拍卖会进行了资金结算。幸亏邀请函绑定的账户资金足够,他们顺利地拿到拍到的三样东西,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离开了包厢。

    来到电梯口,李兰枫笑道:“谢谢你了,这里我们可以自己下去的,请留步。”

    工作人员礼貌地道:“将客人送出大门是我的本职工作。六位客人,请。”无视李兰枫的婉拒,在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他就走了进去。站在门口,向凌兰六人示意请进。

    李兰枫笑着摇头,带着六人走进了电梯,电梯还是那个电梯。大的要死。凌兰习惯性地走到角落,靠在电梯墙壁,低着头似乎在想什么。

    其他人也没有打扰她,几人随意地站着,盯着屏幕上的数字,等待一楼的到达。

    屏幕刚刚显示到3楼,正当大家等待下一个数字的弹出,突然。眼前一黑,电梯内所有的照明灯都灭了。与此同时。一道劲风突然扑向站在角落的凌兰。

    “当”的一声,利刃剧烈碰撞,在黑暗中爆发出一串火花,紧接着,嘭的一声巨响,不知道是什么狠狠地撞击到了电梯墙壁,让整个电梯剧烈震动起来。

    “啪”的一声,电梯再次恢复明亮,所有的灯同时亮起。这时候,这才看清,那名工作人员已经如肉泥一样倒在墙角,前面站的正是在挥动手臂的齐隆。他的右手,真无力地捏着一把三寸军刀。

    “竟然敢在我面前偷袭我家老大,找死!”齐隆冷哼道。

    站在凌兰面前的李兰枫,手指一勾,一把短刃从手掌滑入袖中,刚才挡住工作人员偷袭凌兰的那一刀正是李兰枫。

    那名工作人员吐了一口鲜血,面无表情地道:“你们是逃不掉的,这里的画面第一时间就被传到监控室。”

    凌兰敲了敲挡在自己前面,看似消瘦体弱,实际充满爆发力的坚韧后背,示意李兰枫让开一下。

    李兰枫知道凌兰肯定有话说,想都不想就往旁边闪了一步。

    凌兰施施然地走上前,齐隆见状自动退开一大步,让出了位置。

    凌兰盯着工作人员,微微俯下身说道:“这里一共有八个监视器,可谓三百六十度无死角,既然我知道这里有那么多监视器,为何还要点亮电梯的照明呢?

    工作人员眼神猛地一缩,他想起行动计划中照明是需要他来成功击杀六人之后点亮的,否则就算任务失败。而现在,他任务失败了,但照明却点亮了,明明点亮照明的机关只有他知道。

    “很好奇我怎么知道的?”凌兰打了一个响指,电梯再次漆黑一片,又打了一个响指,电梯恢复了亮光。

    “你到底是什么人?”许哥说这个无害的少年可能是他们六人中最强的一个,当时他还不信,但最终还是听从许哥的命令,第一个向他下手。可是,没想到他根本没机会靠近对方,就被他身边的人给击倒了……而那个看起来只有具现十级,马上就能踏入入微级别的傻大个,竟然是一个气劲级别的高手,只用一招,就将他这个入微顶级的人击成重伤……他们根本是一群扮猪吃老虎的魔鬼。

    “我是什么人?其实你已经猜出来了不是吗?”凌兰站直了身,俯瞰对方的眼神就像看蝼蚁一般,让工作人员的眼神顿时缩了缩。

    “你很聪明,没错,我既然点亮了电梯的照明,当然有把握让监控室里的人看到的都是虚假画面,就比如现在,还是漆黑一片,然后再等一下,出现的是你一个人站在电梯,而我们六人则全被击倒的画面。”

    凌兰说的慢条斯理,工作人员的心却被凌兰说的沉了又沉。

    “当然,若你失败,监视这里的人一定会派一支枪队守在电梯门口。一旦成功,那些人就会成为清理我们尸体的人,巴布权杖被你们收回,然后制造成我们拿走赃物潜逃的假象,吸引巴拉雅的视线……”

    工作人员看向凌兰的眼神越来越惊恐,因为凌兰说的,恰恰是他们接下去安排的事情。

    “你们应该还派了另一批人去击杀公主殿下,恩。按照你们的尿性,一定会让六个与我们身形差不多的人假扮我们,当公主殿下去和他们碰头的时候。那些人趁公主不备,突然袭杀公主……成功了,罪名就嫁祸到我们头上,不成功,也能制造成我们为了巴布权杖,起了贪心,让公主殿下以及巴拉雅全力追杀我们。而你们也就能顺利脱离了嫌疑……”

    凌兰似笑非笑道:“果然好算计!”

    “你是魔鬼!”凌兰的话让工作人员再无一点侥幸,他猛地张口狠狠一咬,准备咬舌自尽。一直盯着他的齐隆猛地出手,捏住了他的下巴,就听咔嚓一声,捏断了他的下颚骨。

    “这还不够!”凌兰眯了眯眼。猛地一拳击中对方的右脸颊。工作人员噗的一声,吐出了几颗槽牙。

    林中卿没等凌兰吩咐,就上前认真检查那几个牙齿:“找到了,其中一颗牙齿是空心的,里面有胶囊,应该藏着毒药。”

    “那就没错了,现在这个世界,哪里咬舌就能自尽的。”凌兰淡淡地回道。

    李兰枫马上从口袋中掏出自己干净的手帕。递给了凌兰。

    凌兰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心中嘀咕怎么这男人这么爱干净。随身还带着这东西?凌兰脑海中不由地浮现李兰枫翘起兰花指,擦拭嘴巴的画面,身体无法控制地冷了冷……嗯,以后得将李兰枫往糙里整,免得又多一个洛浪出来了。

    凌兰对于小队出了洛浪这个奇葩,已经觉得自己罪孽深重了,再也不能带坏第二个了。

    不过凌兰并没拒绝李兰枫的好意,她顺手接了手帕,用力地擦了擦自己的右手背,然后丢给了李兰枫,用实际行动告诉对方,男人就应该这么用。

    李兰枫将皱成一团的手绢认真折叠好,然后小心地放回了自己的口袋。

    这一幕让凌兰的眼角又抽了抽,难道前段时间李兰枫与洛浪是不是相处太多,而被洛浪那小子给影响了?凌兰心中十分不爽,准备回去狠狠收拾洛浪一顿,丫的,自己长歪了也就算了,带坏队员干什么?

    在二十三军忙的不可开交的洛浪,突然浑身发冷,打了几个寒颤,让周围的伙伴担心不已,李莳瑜更是没理洛浪的抗议,直接扒下洛浪的裤子,在他屁股蛋上打了一针抗体针,免得生病影响到其他队员们。

    现在他们正与团长斗智斗勇的关键时刻,缺少一名强悍的战力,绝对不行!于是洛浪只能咬着被子含着泪,被李莳瑜狠狠地蹂躏了一次。

    “叮”的一声,终于到达了一楼,凌兰丢了一个眼神给齐隆,齐隆顿时托起工作人员,挡在了他的面前,站在了电梯门口。

    电梯门被打开,映入众人眼帘的却是六七支枪,他们没看里面是什么人,疯狂地扫射起来。

    早就躲在电梯门顶部的李英杰赵骏两人,突然飞身扑向对方,瞬间就将两个人击倒,而站在中间的齐隆则将工作人员当做盾牌,一连串的子弹全部打在了工作人员身上,齐隆趁机窜了出去,在枪手还未反应过来,一个旋风踢就被扫倒一片。

    而藏在电梯门两侧的李兰枫与林中卿两人,慢了三人一拍,紧跟其后,将齐隆漏下的两人击倒。

    眨眼间,电梯门口的七八个人就被凌兰一众人解决。

    “对方看来根本不想留下一个活口,包括你。”凌兰路过被齐隆丢在一边的工作人员,那临死充满仇恨的双眼,残留着一种被舍弃的悲怆。

    “所以,千万别做棋子,要做就要做棋手。”凌兰平淡的话语落入工作人员的耳中,工作人员眼中泄露出一丝后悔与茫然,最后凝结成一片仇恨,睁大眼睛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不知道他的仇恨是对凌兰他们的,还是因为自己被无情舍弃,总之他死不瞑目。但这一切与凌兰他们无关,在他对凌兰出手的那一瞬间,就注定他死路一条,只是区别在他是死在凌兰他们手中,还是自己的伙伴手中。(未完待续……)

    PS:六千字一章送上,补昨天的,还有加更!今天晚上继续努力!夫人我悬梁刺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