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六百三十二章:想死还是想活?
    第六百三十二章:想死还是想活?

    小四的解释让凌蘭放下心来,小四继续说道:“而且小花还小,还没有自主能力,就算想吞噬别人的精神力,若没有你的命令,小花是不会做的。何况,空间里的能量足够这段时间小花的进化,小花也不会因为缺乏能量而且吞噬他人的精神力与思维体。”

    小四说到这里,小心翼翼地瞥了凌蘭一眼,慢慢说道:“当然,要是老大你主动释放精神体催化小花,这个小花还是会吞噬的。”

    看到凌蘭犀利的冷眼过来,小四马上用力挥手,强调道:“必须老大主动,主动了小花才吞噬,老大要是不愿意,小花绝对绝对绝对不会吞噬老大你一点点精神力……”

    凌蘭神情淡然地点头,小四轻吁了一口气,总算过关了!嘤嘤嘤,老大的冷眼好可怕啊!

    “就算小花有吞噬他人的精神力,这也只能灭了对方,而不能控制对方。”虽然小花的能力的确有些悚人,不过与她想要的却是风马牛不相及。

    “我们这种智能体都有分身!只要老大让小花的分身潜伏在他人的脑域就行,一旦发现对方有背叛老大的意思,小花的分身就会被惊醒,然后瞬间就能将对方的精神力吞噬干净,让对方直接脑死亡。”小四终于说出了小花的真正使用方法。

    凌蘭心脏猛地跳了跳,她想不到被小四硬丢过来的小花。能力会这么恐怖,这绝对是大杀器,若是怀疑某些人会出卖自己。就能用这一招来防范,也就不必纠结,是不是错疑了对方。

    凌蘭在学习空间中看似耽误了很久,其实在年轻人眼中,对方只是愣了愣,下一秒就站在他面前,淡淡地问道:“你想死还是想活?”

    年轻人眼神一亮。能活着他当然不想死。但他很快想到了什么,眼神再次暗淡下来,冷冷地道:“我不会出卖组织的。你还是杀了我吧。”

    他当年走投无路,却意外被魂域的引导者看中,加入了魂域,改变了一生。若他只是一名无名小卒。或许他会为了活命。会透露魂域的一些消息来求得生存的机会,但自从他的天赋被魂域看中,被着重培养后,他就无法也不能背叛魂域了。

    魂域为了控制他们这些被重点培养的新人,他们的家人早就被魂域接到了一个秘密基地,每年,他们乘坐魂域安排的游轮,看望家人一次。可是,那个地方究竟是哪里。他却怎么都找不出来……

    若他背叛了魂域,一旦消息传到魂域,他的家人必然会死无葬身之地,这是他无法承受的结果,所以他只能慷慨赴义。

    “明明你很想活,可你却不得不去赴死……”年轻人眼中的挣扎,凌蘭看的很清楚,她若有所思地道。

    这个时候,在凌蘭的身后,地面突然升起了一个冰组成的靠椅,凌蘭慢慢坐了下来,淡淡地看着匍匐在她脚下的年轻人,在思考着什么。

    “能让自己心甘情愿舍弃自己的生命,必然是想保存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东西,若没有猜错的话,应该就是家人或者情人的生命了……不知道你是哪一种?”凌蘭支起右手撑住自己的下巴,向与对方拉家长一样聊着天。

    年轻人脸色一变,他想不到对方竟然马上猜出他顾虑担忧的问题。不过,他还是紧闭双唇,不肯回答凌蘭的问题。

    所幸凌蘭原本也就没想过年轻人会回答,她继续说道:“你是个冷静理智的人,懂得取舍。刚才我过来的时候,听到你们的对话,你应该是这次行动的指挥官,能做到这个位置,想来你应该很早就在魂域里混了。”

    “魂域控制人的手段应该不是单单针对你,应该早就有历史了!以你的性格与能力,若是可以,绝对不会让自己出现软肋的,除非是故意为之。所以你绝对不会在这种情况下与一个人谈情说爱,情深到愿意付出自己生命也要保存对方的地步。这也就能推断出,让你甘心付出的,只有你的家人……”凌蘭三言两语就将年轻人心中隐藏的真相给说了出来。

    “到现在,你还没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看来,你的家人是被魂域的组织给控制了起来!”凌蘭左手手指敲了敲了冰制的扶手,“看来的确很难让你背板魂域了。”

    年轻人整个心神被凌蘭牵扯住了,听到这一句,心中顿时一松,暗暗感激对方体恤他的难度,不逼他说出魂域的事情。

    他心中猛然一惊,什么时候,他竟然感激起这个即将要了他性命的人?

    “不过,你能确定,你的死,真的让魂域放过你的家人吗?”凌蘭嘴角露出一丝冷意,双眼犀利地盯向自己脚下的那个年轻人。

    这一声,让年轻人心头一震,他惊恐地盯住凌蘭,对方说的这句话正是他深藏心底的惊恐,他之所以费尽心思想要找出家人的确切的地点,就是害怕某天他在外面被杀,家人对魂域没有作用后,魂域就会无情地清理。待在魂域越久,他越清楚魂域可怕无情的手段,魂域不留无用之人……

    “呐,我提醒你一件事情,若我真的杀了你,你就会与那些人一样,变成冰霜微粒,消失在这个世间,你说魂域是相信你们死了呢,还是相信你们背叛了魂域,所以潜逃在外呢?”凌蘭语气淡然,可说的话却如魔鬼般,凌迟着年轻人的心。

    “你很明白,魂域当你们潜逃的概率更高,因为只有活着的人才会将自己存在的痕迹给抹干净,死人,可没这个能力,除非杀人者有收集尸体的癖好……不过再怎么收集。死去的人总归会留下一点痕迹,可惜,这里什么都没有。血迹?武器?诛杀的技能?你能从这里看出些什么?”

    凌蘭的话虽然给年轻人带来很大的震动,但却没有让年轻人动摇,因为年轻人清楚,判断他们死亡并不是要看有没有尸体,而是魂域有自己独特的手段,而这个手段,外人是不知道的……

    他死了。就算死不见尸,但魂域还是会知道他死了。他只是希望,魂域可以信守诺言。就算不放他家人自由,也可以让他的家人在那个秘密基地中安稳地活到老死,他就心满意足了。

    突然一个联络珠出现在他的眼前,清冷带点嘲意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以为这个东西可以让你的死亡信息通知魂域吗?”

    年轻人惊愕地抬头。似乎不明白凌蘭此话何意。

    “你看看。这是谁的联络珠,这个联络珠是不是已经失去联络功能了?”凌蘭示意年轻人认真看一看,

    年轻人用颤巍巍地手从那张白皙,手指修长,晶莹如白玉般的手掌中,拿起了那个熟悉的联络珠。他认真辨别了一下,突然脸色大变,他已经确定。这是九长老的联络珠,九长老是他亲眼目睹变成冰的微粒消失在空气中。可是他的联络珠还是呈现着生命存在的信号,这完全不科学。

    “联络珠里有使用者的精神力,一旦使用者死亡,精神力自然而然就会消失,联络器就会呈现使用者死亡状态,只要我将对方的精神力截留,我就能让对方永远不死。”凌蘭淡淡地说道。

    而这句话彻底击溃了年轻人的心防,他知道,他若执意求死,对方只要截留联络珠里的精神力,他在魂域那里的信号,就不会死,那么当魂域无法找到他人的时候,肯定怀疑他背叛了魂域潜逃在外,那么他的家人必然难逃一死……

    “我不想死!”既然连死都无法保存家人,那他为何要去死?

    “很好!我喜欢与聪明的人合作。”凌蘭神情淡然地拍手。

    年轻人阴冷的视线紧紧盯着凌蘭,他对凌蘭既恨又怕,对方是一个玩弄人心的魔鬼,逼的你无路可逃,最后只能听命于他,臣服于他。若这次,他的家人因为他的背叛而被魂域诛杀,他一定会他们报仇,他一定要杀了这个魔鬼,同时也要毁了魂域……

    年轻人有了决定,整个人就冷静了下来,他问道:“不知道你要了解魂域什么?”

    凌蘭嘴角王微微一翘:“不,我不想了解魂域什么。”

    年轻人惊愕地抬头,凌蘭费了这么多口舌,又是威胁又是利诱的,难道不是为了知道魂域的事吗?

    “我对魂域没兴趣,我只对你有兴趣。”凌蘭挑眉道。

    年轻人心头一跳,这个有兴趣不是那个有兴趣吧。在魂域,他见过一些高层喜欢清秀的童子,专门点一些童子服侍,而那些童子为了往上爬,也有自愿献身的。但他可是洁身自好,性向正常的人,绝对不会……

    呃,为了活命,也不是不能做到。年轻人银牙一咬,一脸的视死如归道:“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对方那视死如归的表情让凌蘭愣了愣,不知道原本对生死置之度外的年轻人,会露出这种屈辱的表情。

    小四在意识海中拍腿狂笑起来,凌蘭一记眼刀过去,小四笑声截然而止,凌蘭虽然一时之间没想到,但小四夸张的笑法,还是让凌蘭领悟了过来。

    她忍不住脸露嫌弃地道:“放心,我若喜欢男人,身边有的是比你好看的,我所说的对你有兴趣,是指你的头脑,你很清楚自己需要什么?也懂得取舍,而我也不希望我的人在魂域这个组织里潜伏的时候会被暴露。”

    年轻人闻言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保住了清白,他对凌蘭让他做无间卧底这件事也就很心平气和的接受了。在有对比选择的情况下,人更容易接受他愿意接受的东西。

    随后两人心平气和地交流了一番,凌蘭知道这个年轻人本命叫闵振云,在魂域中则叫夏清逸,魂域的东星域业务部就有四大组,分别是春夏秋冬,四大组下面又有四个小组,各有代号,闵振云在夏组下面的清小组,排名第一,所以被赐名为夏清逸(与一同音)。

    凌蘭在夏清逸的介绍中,发现魂域的确不愧为人类世界最知名的杀手组织,单单四分之一的星域,一个小小的业务部,就已经看出其繁复庞大的结构……想要从他们手中抢夺领域强者才能用的联络珠的主材料,可能不比从联邦中抢夺来的容易。

    不过,就算再难,凌蘭也不会就此放弃,因为对比联邦的毫无可能,凌蘭认为魂域还是有一丝希望的。

    最后,凌蘭命令小花弄出一个分身,让其潜入夏清逸的脑域,夏清逸虽然不知道凌蘭用了什么办法,但清楚地感觉到,他的脑袋中,有一个让他毛骨悚然的东西存在。

    凌蘭告诉夏清逸,若他背叛了他,想对其他人说出他的事情,她放在在他脑域的那个东西,直接会让他脑死亡,所以凌蘭希望夏清逸紧记,免得不小心露了点什么,怎么死都不知道。

    对凌蘭的警告,夏清逸深信不疑。因为他的本能告诉他那个东西的可怕,夏清逸没有告诉凌蘭,他被魂域看中的天赋,就是他超强的直觉天赋,可以进行一定程度的预判。原本夏清逸以为自己的这个能力已经成熟,现在看来,恐怕不一定了,否则他怎么会没预估出他这次行动会失败?还是全军覆没的哪一种?

    夏清逸可不知道,凌蘭的洞悉天赋原本就是直觉类天赋中最高级别的一个,任何比他低的直觉类天赋对上他,当然会一败涂地,他们的天赋会被混淆,最后只能得出错误的判断。

    所以夏清逸才会来到第一线,轻易犯险,完全是因为他被自己的直觉天赋给骗了。

    凌蘭做好这一切,就准备走人了。夏清逸见状心中一急,忙喊道:“你就这样走了?那我该如何向上面交代,为何最终活下来的人是我,其他人都消失了?”

    凌蘭似笑非笑地看了夏清逸一眼,淡淡地回道:“这是对你的考验,若你过不了魂域那一关,你又怎么配成为我的人?我可不收垃圾。”

    说完这句话,凌蘭就在夏清逸的视线中,消失不见了。(未完待续……)

    PS:这两个月感觉不怎么顺,7月初小宝开始腹泻半个多月,好不容易好了点,我自己开始牙疼,到8月,我牙疼好了,感觉一切都好的时候,母上大人突发心绞痛被送到了医院,危险到地方医院不敢收直接让120送到市区最好的医院动手术……当时有些崩溃了,坐在120救护车上的时候,我在想,只要母上大人能够病好,不管花多少医药手术费我都会出,甚至想,再不够,我就每日万更……怎么的都要将母上大人给救回来。

    一番折腾检查之后,发现只是一场虚惊,我当场就掉下泪来!幸好,只是一场虚惊!

    写了这么多,我只是想告诉大家,一定一定一定要时时刻刻关心好你们的母上大人,我们长大的时候,她在变老,不要等到像我这样,大事发生才醒悟到,我未曾好好关心过母上大人,否则又怎会忽略她这几日的不舒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