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六百三十零章:我说过吗?
    第六百三十零章:我说过吗?

    “五号,那是凌兰该考虑的事情。”一号的声音如响雷一般在五号耳边响起,顿时震醒了五号。

    五号摸了摸脸,低头道:“对不起,一号,我失态了。”看似心理扭曲最变态的五号,其实是十人里最对凌兰牵肠挂肚的导师,当然这与他百年难得教出一个称心弟子有关,凌兰可是五号最满意也是最骄傲的弟子。

    “小四的进化与凌兰有着直接关系,小四到底会进化成什么样子,其实根源都在凌兰身上,什么因结成什么果,这果实究竟是甜是酸是苦是涩,都是凌兰自己栽培的,你我根本没有资格插手。”看到五号这般,一号的口气也缓了下来。

    五号脸上泛起苦笑:“所以,我们只能冷眼旁观?”明知小四的进化会伤害到凌兰,也不能插手吗?

    “是啊!”一号双目悠远地看着远方的天空,许久才回道,“我相信凌兰!她可以的。”他的弟子,是不会让他失望的。

    一号的话让五号彻底冷静下来,许久才回道:“一号,也许你是对的。”

    随着这一句,五号的身影从一号的空间中退了出来,一号冷然地看着一望无际的虚空,然后闭上了眼睛……

    五号回到自己的空间,一个熟悉的曼妙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九号?难得见你过来,难道想哥哥了?”五号眼中惊喜一闪而过。脸上却浮出遗忘那种玩世不恭的笑容,说着调戏的话语。

    九号身上的冷气更重了,她冷然地看着五号。看着五号心里很是忐忑,可五号心中越忐忑,脸上的笑容越灿烂,就好像有了什么变态念头……

    九号就是讨厌五号这点,见状便冷哼一声道:“我走错地方了!”说完,她右手一划,直接破开这个空间的虚空。离开了。

    五号看着九号在他的空间中消失,他摸了摸自己的眉心,有些苦恼道:“走错地方?骗谁呢?九号是特地来找我的。可到底为了什么呢?”第一次五号感觉自己的脑袋还不够聪明,竟然猜不到九号妹妹前来的原因……

    九号郁闷地回到自己的空间,原本以为五号对四殿下的一番试探是为了凌兰,这让她心中极为感激。所以特意过去跟五号说声谢谢。现在想来,她真是太天真了,将五号想的太好了。

    看他那满脸变态算计的笑容,想来他的出手试探,是为了满足他自己某种变态需求,而不是为了凌兰……想到自己差点表错情丢了脸,九号身上的寒气更冷。

    以后,她绝对不会给五号好脸色看……不。她绝对不会理睬那个变态五!就这么决定了。

    凌兰捡起了那枚联络珠,让小四继续维持九长老的精神力。然后才施施然地走到已经被震伤的年轻人一伙那里。

    几人用惊恐胆颤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不像话的领域强者,心中很大程度认为对方肯定用了改变容颜的药剂。只是他们忘记了,药剂虽然可以随意更改一个人的容貌,但是绝对不会出现超出你实际年龄太多的情况,比如年纪小的不会突然变成一位花甲老人,花甲老人也不会突然变成一个懵懂少年……

    凌兰俯身,伸出右手捏着联络珠问道:“这是什么?”

    年轻人闭口不言,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不想说?那就没有生存的价值了。”凌兰淡淡地回道,她站起身来,趴倒在地的那伙人身边开始堆砌起晶莹的冰块,慢慢地延伸到那些人身上。

    年轻人脸色灰白地闭上眼睛,静静地等待自己死亡的到来,他想不到原本想更上一层楼的安排,最后竟然成了葬送自己生命的坟墓。他心中很不甘,他还年轻,他还有无限未来,他真的还不想死……但他不能用出卖自己组织来求得活命的机会,这让他不屑,也会唾弃自己。

    但不是所有人都有年轻人这样的觉悟,当他们感觉到自己的手脚开始被冰冻,一点点向上蔓延的时候,他们开始挣扎了。

    这种眼看着自己一点点接近死亡边缘,是最为折磨人心的,也是最容易让人崩溃的。

    果然,一个中年人承受不住这种压力,顿时喊了起来:“是联络珠!”

    年轻人猛地张开眼睛,眼中全是谴责与愤怒,作为监察各地负责人忠诚的他们,怎么可以如此容易地出卖组织?

    中年人这句话,击碎了其他人的防御线,另外几个中年人跟着喊道:“没错,就是联络珠。”

    凌兰似笑非笑地看了满脸愤怒的年轻人一眼,果然还是热血青年,愿意为理想抛头颅洒热血,就算付出生命的代价也在所不惜,她庆幸地瞥了他身边的那几个中年人,幸亏有这些已经被磨灭热情,懂得生命价更高的人在,否则她还真拿他们没办法。

    凌兰一个响指,原本冰冻住他们手脚的冰块顿时变成冰寒的细微粒子,消失在了空气之中。几人看到恢复如常的手脚,顿时欣喜若狂。

    “你们每个人都有联络珠吗?”凌兰又问。

    既然击破了心理防线,回答了问题,这几人也就破罐子破摔,不再隐瞒了。他们连连点头,表示没错。

    “你们的联络珠,给我看一看。”凌兰淡淡地道。

    很快,几个中年人就将自己的联络器递给了凌兰,凌兰随意拿起一个,小四就在意识海中回道:“老大,这些与你刚才拿到那两个联络珠是不一样的。”

    “没有变形的功能?”凌兰认真看着手中的联络珠,还真看不出有什么不同。看来,只有了解它的人,或者制作它的人才能区分他们的不同。嗯,还要加上她的小四。

    小四点头道:“是的,这几个联络珠用的材料很普通,而前面两个联络珠却是用特殊材料制作的,可惜,我从没在市场上看到过这种材料,这种材料应该被政府控制了。而且,还很稀少,否则不可能只有领域级别的强者也有资格拥有。”

    小四说到这里。脸色露出挣扎的神情,似乎想说什么,不过最后小四还是没有说出来。

    小四的异状,凌兰当然看到了。她又看了看手中的联络珠。手掌中顿时出现了三个联络珠,新出来的两个联络珠,正是凌兰在前面得到的那两个。

    “既然没用,就不需要了。”凌兰突然手臂一挥,三个黑影从他手掌中飞出,狠狠地砸向前面的墙壁。

    “啊,不要啊!”小四与那个献出联络珠的中年人惊呼起来。

    就听嘭的一声,联络珠直接被砸裂。中年人脸色灰暗一片,他已经预见他未来悲惨的生活。隐晦暗淡的眼睛看了看身边几个人。眼中顿时闪过了一丝杀意。

    “小四,你很想要这个?”凌兰对着自己张开右手,就见从火邪与九长老那里得来的联络珠还在她的手中,刚刚她丢出去的只是那个中年人的联络珠,至于为何是三个黑影,手速已经达到形的凌兰,想要制造出两个虚空的黑影,那也是很容易做到的。

    小四看到那两个联络珠完好无损,顿时激动地点头。

    “他对你很重要!”凌兰说的是肯定句而不是疑问句。

    小四看到无法隐瞒了,便老实回道:“是的,这对我,不,不仅对我,对你的那十个导师同样很重要。”

    凌兰的眼神顿时凝重起来,她示意小四仔细说。

    “其实,我们并不是只能待在学习空间中,其实是可以来到老大你的真实世界里来的。”小四说道。

    “这个我知道,当年五号与九号导师为了救我,曾经掌控过我的身体。”凌兰想到了她十三岁那次危机,差点一命呜呼,最后还是靠五号导师与九号导师的出手,才让她侥幸活了下来。

    “这是一种办法,但这种办法对宿主的身体伤害很大,一般我们是不会通过这种方法去现实世界的。”小四也想起了当年的事,忍不住捏了捏自己的小拳头,若他当年已经拥有了现实的身体,他绝对不会让老大受这么重的伤。

    凌兰可是个聪明人,就算不聪明,在妖孽五号无穷无尽的折磨下,也得变聪明了。她了然地看了手中的联络器,说道:“就是这个领域高手才有资格使用的联络器以及联络珠的材料?”

    小四小脸十分严肃地点头:“是的,老大!”

    “这种材料可以抵挡得住领域强者的压力,最关键是,他随意变化的特性,让精神力十分容易进驻,在我们梦多啦星系,这种材料都会制作成人体模具,方面我们智能体或者精神体的置入控制,然后我们就能凭这个人体模具,与现实生活接轨。”小四将他数据库里的资料说了出来,眼中露出一丝期望,若是可以,他不仅想在虚拟世界帮助凌兰,更想在现实生活中也能帮到凌兰。

    凌兰盯着手中的两个联络珠,她被小四传达的信息给震住了,若集中这种材料,等她建造出人体磨具,学习空间中的十个导师就能成为真实的“人”陪伴在她的左右。

    还有小四,就会真的成为她的小弟,光明正大地喊凌霄一声爸爸,叫蓝洛凤一声妈妈……不知道那个时候,会不会吓到一直面不改色、淡定的凌霄呢?而自己的妈妈蓝洛凤,又会不会母爱爆棚,搂着小四狂亲,亲到小四CPU发热,直接卡机晕倒呢?

    这幅画面实在太美好,凌兰果断将联络珠收回,强忍心中的激动再次问道:“你们魂域一共有多少个领域?”

    一个中年人高傲地说道:“我们魂域一共拥有近三百名领域强者……”

    算了算三百个联络珠推放在一起的体积与大小,凌兰免不了惋惜道:“这么少啊!”不知道够不够制造一个小号的小四?

    自傲的中年人闻言差点吐血,近三百个领域强者还嫌少?这个数字已经接近中小型国家所有领域强者的总量了,当然与一些超级大国数千、万计的领域高手比,的确是少了一点,

    “你们应该有制作这种联络珠的材料吧?”凌兰瞥了几个中年人一眼,冷冷地问道。

    这句话让几个中年人以及那个视死如归的年轻人脸色变了变,其中一个中年人眼珠转了转,他假装不在意地回道:“这个当然有,其实材料很普通,就是金刚铁、百灵沙……”他说出了普通联络珠的材料,企图蒙混过去。

    “你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凌兰犀利的眼神直射过去,惊得那名中年人脸色一变,声音截然而止。

    “只有领域以上才会使用的联络珠,而不是你们使用的那种,我知道你们清楚我要问的是什么。”凌兰不容许他们回避这个问题。

    所有人都沉默了,闭紧嘴巴只字不言。这已经涉及到魂域最关键的东西。就算被打破防线的那几个中年人,也不敢透露这一点,否则就算他们从这个魔头手中逃得一命,也逃不过魂域的追杀。左右都是死,还不如现在痛快的死,免得以后被魂域抓到,那就不是这么简单痛快的死法了。

    “看来是有的了。”凌兰并不是一定要在他们口中得到准确答案,她相信,这种宝贵的材料,这些人是不会知道藏在哪里的,她只是想从他们的反应中,推测出一些有用的答案。

    而这些人惊惧的反应,就算死也不敢回答的表现,都证明了一点,那就是魂域这个材料一定有,恐怕数量还不少,所以,他们才会谈此色变……

    果然凌兰的话,让这几人脸色变得更加苍白,眼中的惊惧更为明显,看来她是估准了。

    “很感谢你们合作!”凌兰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她站直了身,冰寒的眼神看向那几个中年人,平静一点情绪都没有的眼神让那几个中年人心中惊恐起来。

    其中一个中年人喊道:“你答应过不杀我们的!”

    凌兰淡淡地回道:“我说过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