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六百二十二章:英雄救美?7月粉1100+
    第六百二十二章:英雄救美?

    飞扬号继续飞行,他们联系到了亚古林方当权政府,当对方知道飞扬号救了亚古林幸存的星舰兵后,顿时感激万分。两者友好地商定在亚古林莫纳星域碰头,亚古林军方将派遣军舰,将二十五名幸存者接回。

    当然,做出这般友好行为的飞扬号,也得到亚古林方政府的承诺,以后飞扬号途径亚古林星域,将得到亚古林军方的庇护,可以预见,只要亚古林政权不更替,飞扬号在亚古林星域将畅通无阻。

    再过18小时,飞扬号就能抵达莫纳星域。整个飞扬号此时显得十分宁静,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乘客和工作人员都进入了深度睡眠。虽然星海中没有白天黑夜之分,但已经习惯的生理时钟,还是让大家依循以往进行活动与休息。

    三楼与四楼之间,被临时整理清楚的杂物间,亚古林二十五名幸运者就住在这里。

    艾尔贝利突然按住自己的腹部,脸色扭曲,冷汗如雨,很快,他就口吐白沫倒在了地上。舰长舰长,脸色大变,他猛地拍着房门喊道:“救命,救命!”

    房门很快被打开,门口守着的两个工作人员,看到里面的情况,顿时脸色大变。其中一人奔入房内,伸出手探了探艾尔贝利的颈脖。

    “小何,我马上送他就医。”那人夹起艾尔贝利,走出了房间。

    门再次被关上,约莫过了三分钟。舰长突然痛苦地掬起身来,身边的人马上扶住他,惊慌地道:“舰长。你怎么了?”

    舰长痛苦地抬手指了指门口,大家反应过来,最靠近门口的人再次拼命拍起房门。

    门再次被打开,门口只有一个工作人员,那个送艾尔贝利的人还未回来。

    “我们舰长出事了,快救救他。”星舰兵们激动地大喊起来,工作人员突然间慌神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救……命……”舰长痛苦地开口道。

    工作人员犹豫了一下,然后挂通了与上级的联络:“组长,这里连续有人出现急病。耀哥已经送一个人去了,现在只剩下我一人,怎么办?”

    “你先送急病的人去治疗室,我马上派其他人过来。”组长知道情况紧急。便吩咐道。

    “是。组长。”

    工作人员示意亚古林星舰兵将他们的舰长交给他,然后锁上了房门。

    杂物间再次恢复了宁静,许久,一个星舰兵担忧地问道:“你们说,舰长与参谋官会不会有事?”

    众人沉默,过了一会,一个声音响起:“不会有事的。”其中一个星舰兵脸上神情阴暗难明,似嘲讽也带着一丝茫然。

    小何带着舰长从扶梯走了下来。治疗室在一搂,他刚转到二楼。正想往下,却看到二楼原本关闭的门被打开了。

    他迟疑了一下,刚想进去看一看,舰长突然剧烈**起来,嘴角竟然有一丝血丝流淌了下来。小何见状,心中一急,若这个舰长真的出现问题,他们就很难向亚古林方交代了,于是丢开刚起的念头,继续带舰长往下走……

    二楼,凌蘭六人休息的房间,一直闭着眼睛躺在床上的凌蘭,突然张开了眼,无声地坐了起来。

    凌蘭的动作,惊动了其他几人,齐隆、赵骏、李蘭枫几乎同时坐了起来,李英杰林中卿仅慢了半步。

    “怎么了?老大?”齐隆小声问道。

    凌蘭想了想,又躺了下来:“没事,睡吧,等睡醒了,大戏自然上演了。”

    齐隆几人面面相视,不知道自家老大买的什么关子,但他们知道,若凌蘭不想说的,他们就算追问也没戏,于是又纷纷躺了下来,只是他们的睡意一点都没有了。

    而凌蘭,虽然没有出门,但外面的一切情况,在小四的实况直播中,却一切尽在掌握。

    李蘭枫若有所思地瞥了凌蘭一眼,再次躺下之后,没过多久竟然真的睡着了……

    “猪!”李英杰鄙视地看了睡得很香的李蘭枫一眼,齐隆与赵骏哑然失笑,似乎想明白了什么,很快,他们也放松心情,真正入睡了。

    “靠,竟然都睡着了,难道他们都不好奇蘭老大说的大戏吗?”李英杰郁闷地自言自语着。

    “睡吧,老大说睡醒了就知道了,那一定还有些时间,既然如此,还不如乘这个时间,好好休息一下,才能更好地应付下面的事情……”睡在李英杰下铺的林中卿打了个哈欠提醒道,没过三秒,李英杰就听出林中卿也睡着了。

    “都是一群猪!”李英杰郁闷极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蘭老大说的大戏,怎么可能睡得着呢?

    大约过了三个小时不到,飞扬号突然响起了刺耳的警铃声,顿觉惊醒了沉睡中的所有人。

    五人猛地张开眼睛,翻身坐了起来。

    “大戏开启了?”齐隆双目炯炯有神地问道。

    李蘭枫拿起挂在一边的外套,有条不紊地开始穿了起来。赵骏从上面跳了下来,裤子一套就着装完毕。

    大约两三秒时间,所有人已经穿戴整齐,个个精神抖擞,只有李英杰睁着红红的眼睛,整个人精神有些萎靡。

    凌蘭速度是最慢的一个,她正准备穿上一件休闲外套,还未穿好,就冷眼瞥了他们一眼,拉了半载衬衣故意从外套里面露了出来,众人恍然,连忙让自己看起来有些杂乱不堪,听到突然起来的警铃声,却能在极短时间里,将自己弄的整整齐齐,明显就不是一个普通学生可以做到的。

    很快,所有乘客房间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人……

    “我给你们五分钟时间,若五分钟之内,你们没有在四楼的大舞厅里集合。这艘飞扬号,会嘭的一声,成为这个星域的垃圾,而你们也与飞扬号一样,永远留在这里。”艾尔贝利在屏幕里笑眯眯地道。

    与此同时,所有房间门同时被打开……

    不少人却裹足不前,谁也不知道离开房间之后。他们会是什么结果,而且,外面根本没有人强迫他们离开。他们当然不想离开。

    “哎呀,看来我的话被人当成假话了,怎么办呢?”艾尔贝利脸上露出了苦恼的神情,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再次笑了起来。“我在二楼放了点小东西,既然大家不信,就让这个歌小东西跟大家打个招呼好了。”

    然后嘭的一声剧烈的爆炸声,整个飞扬号剧烈震动了一下,一股浓烟与火光在二楼蔓延,所有二楼的灯顿时熄灭。

    飞扬号自动保护装置开启,自动喷下了水雾,与开启备用灯。尽管不是漆黑一片,但整个二楼变得灰暗一片。所有乘客都惊叫了起来。

    艾尔贝利这个时候,突然变脸,再无一丝笑意:“这只是打招呼,若再磨磨蹭蹭,我不会给你们第二个机会。”

    二楼都是一些普通乘客,被此一吓,所有人都惊恐地冲出自己的房间,拼命向四楼挤去。

    船长室,飞扬号的船长脸色惨白地看着坐在对方的人:“你们疯了,竟然在游轮内安置这么恐怖的炸药。”

    原本应该在治疗室的舰长,摇头道:“不,不,不,这只是让你们听话的必然手段,若他们一开始就乖乖听话,我们也不会引爆,要知道TNT这东西,真的很难弄到,一下子浪费这么多,我也很心疼。”

    船长脸色隐晦,他没想到,对方竟然夹带这种数千年之前才会使用的炸药武器,偏偏这种武器没办法用现代仪器检查出来,更没想到,有人会不怕死地将这种可怕的炸药随身携带,伪装成香烟,放在烟盒中带了进来。

    不仅如此,他们之中竟然有一位隐藏的王级骇客……这让他的安排出现了一点纰漏,事情一度脱离了他的掌控。

    三楼,孟尚远大校看到这意外出现的一幕,眉头皱了皱:“麻烦了!”

    “队长,现在怎么办?”队员们看到,纷纷将视线投注到了自家队长身上。

    “先上四楼,看时机出手。”他们是星际冒险团,碰到这种事情,不出手就不对了,除非是没有把握,不得不退让。

    不仅第一军团的孟尚远孟大校的铁幕战队要出手,第十三军团康家沿中校的起点战队(星际冒险团)以及第十七军团王安中中校不死战队(星际走私团伙),也准备出手了。

    “公主殿下,我们该怎么办?”公主的房间里,第三军团穆友云大校的风云战队(公主护卫队),以及第九军团钱家麟中校的勇敢者战队(公主管家与仆从),已经来到了公主的身边。

    古丽巴多公主镇定地看向穆友云大校:“请穆先生教我。”为了避免暴露,古丽巴多公主称呼两个队长为先生。

    穆友云冷静地回道:“静观其变,除非威胁到我们自己的安危,否则,我建议先冷眼旁观。”盲目行动是最不可取的,再说,他们周围不明势力很多,他不知道这次事件是不是针对公主来的,先观察一下,总是没错的。

    穆友云的建议,钱家麟十分认同,古丽巴多公主见两名队长都是这个意见,心中有底,便带着所有人赶去了四楼。

    四楼,已经到了的人,被喝令双手抱头蹲下,因为有前面的爆炸威胁,基本上没有人敢做出反抗的动作。

    四楼不仅仅只有飞扬号的乘客,原本被关注的亚古林其他幸存者也在一部分在四楼,在他们长官的命令下,开始监督这些被聚集起来的乘客们。另外还有一些,在二三楼检查还有没试图逃避的乘客。

    至于飞扬号的工作人员以及护卫大队,则全被锁在了一搂最下面。飞扬号主脑已经被对方控制,关闭了几个重要通道,让他们无法到上面来控制局面。这也是亚古林只凭这一点点人,就将局面控制下来的根本原因。

    凌蘭看到这一幕。知道这是亚古林这些幸存者准备将他们当成人质,与飞扬号的船长谈判了,等飞扬号船长屈服了。接下去就是他们与亚古林方谈判的时候,总之,他们这个人质身份,是要做到底的,亚古林方同意还好说,或许还有逃脱的可能,若不同意。或许,他们就会成为这次事件的牺牲品……

    凌蘭依然决定冷眼旁观,她之所以这么大胆。是因为她心中有底,另外,她的确想乘机摸清楚,在飞扬号中。到底有多少人在打公主的主意。

    有了决定的凌蘭。又往团友里面缩了缩,装作一副惊恐的摸样,让身边几个妈妈团友眼中露出担忧的神情,她们稍微移动了一下位置,将凌蘭几人藏在了她们的身后。有几个人更是轻声安抚凌蘭六人,就怕他们一个惊恐,做出什么过激行为,反而引出不应该出现憾事。

    船长室。飞扬号船长沉着脸道:“你们将所有乘客聚在一起,是想让我们做什么?”为了乘客安危。他不得不接受对方的威胁。

    “配合我们的行动,我们不想去亚古林,我们要去多卡巴。”舰长提出了要求。

    “不可能,我们这次行程,没有多卡巴。”船长马上否认道。

    “那就看看,谁能坚持的更久。”舰长无所谓地道。

    船长有些焦躁地动了动屁股,手指无意识地敲击着自己的桌面,舰长看到船长心慌的表现,嘴角露出嘲讽的神情。果然只是商船游轮的船长,这些凭着家里的背景坐上船长一职的富家子弟,真是废物一个。

    四楼舞厅大屏幕中,艾尔贝利的正一脸笑意地看着下方黑压压蹲地的一群人:“很好,我就是喜欢听话的孩子,只要飞扬号船长满足我们的要求,我承诺不会动你们一个手指。”

    这话让不少普通乘客眼露希冀,而三楼的人却露出一丝不屑,这种话只能骗骗普通人。谁知道这群狂徒能干出一些什么?这也是三楼的人会忍耐到现在的原因,否则按照他们自身的实力,又或者身边的保护力量,又怎会这般配合。

    就在这时,一个长相文弱的青年突然抬头问道:“你们是不是想改变飞行目的?”

    艾尔贝利惊讶地看了过来:“看来,这里不仅仅都是笨人。”

    “飞扬号不会同意的。”青年摇头道。

    “怎么说?”艾尔贝利笑着问道。

    “同意了,我们就更没活命的机会了。”青年淡然地回道。

    “我们可不好杀。”艾尔贝利摇头道,“我们可是军人。”

    “不,你们是侩子手。”青年鄙视地道,“为了权利,镇压反抗的本国公民,哪里配得上军人的称呼。”

    艾尔贝利眉头跳了跳,他笑容消失了,露出的却是嗜血的萧杀:“小朋友,有些话可不能乱说……”

    “不是吗?”青年高傲地抬起了头,“你以为你控制了飞扬号,就能为所欲为了吗?”

    艾尔贝利刚想回答,突然脸色一变,然后大屏幕的画面还是扭曲了起来。

    “小四?”凌蘭忙询问小四。

    “有王级骇客出手了。”小四回道,“当然,能这么快起效果,我暗中帮了忙。”

    “知道是谁吗?”凌蘭问道。

    “知道,就是这个人。”小四将舞厅里的画面截取了一个放大给凌蘭看,凌蘭这才发现,那人此时正闭着眼睛,而身边的人巧妙地将他围成了一个圈,阻断了所有人的视线,若非小四利用舞厅里各个角落的监视器,不存在死角问题,恐怕也会被对方瞒过。

    “三楼的住客,资料上是联邦一个云氏百货连锁商场云家的二女婿,叫罗程文……”小四将对方这些年的关系网都丢了出来,如山一般的纸海差点将凌蘭给掩埋了。

    “小四!”凌蘭冷眼一扫。

    “好吧,只有这一份是有用的。”小四打了个寒颤,马上将纸海收掉,最后只留下了一张,乖乖地递了过来。

    “云氏……”这个家族是联邦的小家族,有些势力却并不起眼。一个王级骇客,为何要隐藏在这个小家族中呢?凌蘭可不信资料上说的是为了真爱。

    “刚刚那个胆大妄为的青年是谁?”凌蘭又问。

    “云家新一代的第七子,自称是福尔摩斯第二的云飞扬。”小四回道。

    “难道云飞扬知道罗程文是骇客?”

    “知道。只是不知道真正的骇客等级,估计云氏的人应该都不清楚吧。”小四不确定地道,毕竟云氏刚进入他的视线,仓促之中,只能得到书面的资料,并不能知道资料的背后到底是什么。

    “前段时间,企图攻占飞扬号主脑的王级骇客是不是就是他?”凌蘭又问。

    “是他没错。只有他是王级骇客,他的气息我记得很牢。”小四嗅了嗅鼻子,表示自己的鼻子很灵敏。不会出错。

    凌蘭额头黑线,直接敲了小四一个头槌。气息记得很牢?小四这家伙竟然将自己当成狗狗了?

    “小四,将云氏作为观察对方,全面监控。特别是这个罗程文。”凌蘭有了决定。不管他出手无聊好奇还是为了她的保护人,罗程文包括云氏已经登录她必须警惕的名单内。

    大屏幕的画面一直不稳定,云飞扬见状,突然大吼:“这是机会,出手!”

    在亚古林星舰兵的附近,突然跃出数个身影,瞬间就将留在四楼的十几个亚古林星舰兵击倒。

    凌蘭虽然一直低头,因为有了小四。对全场了如指掌,她知道三个伪装冒险团与走私团的友队出手了。当然,其他人也出手了,包括凌蘭发现的几个人,以及一些稍微有些实力的普通乘客。这也是亚古林星舰兵实力太差的缘故,所以这些普通乘客都有了一搏的勇气。

    四楼情况虽然暂时让乘客们控制了,但真正的危机还未解除,飞扬号主脑控制权拿不下来,他们还是会成为对方的囊中物,毕竟在这片星海中,他们想活下去,必须依托在飞扬号中,不能不低头。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暂时恢复自由的他们,紧紧盯着大屏幕,等待最后结果的出现。

    终于在扭曲了一阵之后,大屏幕再次恢复了,这时候出现的不再是艾尔贝利这个人,而是一个文雅的中年人,他对着所有人微微笑了笑。

    云飞扬大喜:“拿到控制权了。”

    他话音一落,所有人顿时欢呼雀跃起来,夹在人群的凌蘭脸色微微一变,猛地按住反射神经很强的齐隆与赵骏两人。

    就见人群里两个人突然拔地而起,两道银光从他们手中飞出,直射同样脸露惊喜状的公主殿下。

    云飞扬同样看到了这一幕,他脸色大变,猛地扑了过去,口中大喊:“快闪!”

    一道银光被云飞扬挡住,他闷哼一声,跌入人群之中,就听到云家的护卫惊慌大叫:“七少。”

    “噹”的一声,穆友云丢出一枚联邦币,将那道银光击落。大家这才看清,银光是一枚小飞刀,小飞刀的刀面上欠着一枚硬币。

    “七少,受伤了,这里谁是医生?”大家还未从飞刀事件中惊醒过来,云家的护卫就惊呼起来。

    只见云飞扬右臂被飞刀射穿,伤口源源不断地流出鲜血,瞬间染红了他的袖管。

    古丽巴多公主见状,忙道:“我这里有伤药。”她马上命令手下女仆从将伤药送了过去,毕竟对方是为了救他,古丽巴多公主心中感激,也不想让对方有事。

    伤药效果很好,很快血止住了。云飞扬惨白着脸,却安慰身边的护卫道:“我没事,大家都没事,那就好了。”

    那两名刺客,已经被穆友云的队员拿住,可惜是两个死士,看到失败,毫不犹豫地选择了自杀,穆友云想要从他们身上获得情报,已经没有希望了。

    “英雄救美?”凌蘭暗暗皱了皱眉,“刷公主的好感度?接近公主?又或者另有所图?”

    “真是麻烦啊。”凌蘭心中暗叹,她发现想要安安静静守着公主完成任务,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云飞扬这个举动让他有了接近公主的可能,可被这样一个敌我难辨的人接近公主,凌蘭可不放心。(未完待续……)

    PS:直接六千字送上!前面卡文了,最近状态不好,总觉得码字有些不到位,让人很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