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六百一十九章:分析!(7月粉900+1000+)
    第六百一十九章:分析!

    随着时间的推移,大舞厅内的人越来越多,很快上千名乘客来到了现场。

    很快司仪宣布舞会开始,轻缓的音乐响起,三个女生相互看了一眼,终于长的最高挑的一个女生笑着对李英杰说道:“马少爷,能不能请你陪我跳一支舞?”

    李英杰虽然比较冲动,但也不是没脑子的人,三个女生老是将话题转到他头上,加上一贯腹黑的李蘭枫推波助澜,就算他再笨,也知道对方在打他的主意。可是见惯李氏家族各式美女的他,对这些不上台面的女人真没兴趣,听到这话,一点也不给面子的拒绝了:“我没兴趣。”

    高挑女生脸色微微一变,没想到李英杰拒绝的这般直接,总以为富二代就算再不情愿,为了维持他高人一等的风度,还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

    李蘭枫嘴角微微一翘,他推李英杰顶包,是因为,李英杰这人最嚣张,还真没有一点所谓的风度,做起事情来随性的很,平常时间,就算是伙伴,都看着讨厌。可现在,李英杰这种性格,太有杀伤力了。

    “马饶弟弟,别这样啦,就算给姐姐点面子,陪姐姐们跳个舞吧。”另一个女孩企图去抓李英杰的手臂,故作撒娇道。

    李英杰倾侧躲闪了一下,猛地翻了一个白眼:“我为什么要给你们面子?还有请不要叫我弟弟,你们不配。”嚣张毫不留情的话。让三个女生脸色大变,她们没想到,这个大少爷竟然这般直接。一点都没有有钱人的风度,一时之间她们竟然不知道该怎么演下去了。

    李蘭枫强忍笑意,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打圆场道:“马少脾气一向不好,要不,我陪你们跳个舞吧。”

    他?三个女生撇了撇嘴,这段时间,她们已经将对方六人的底都摸的一干二净。除了马饶是个富二代外,其他几个都是平民,比她们好不了多少。要不是他们比较幸运,在学院里就遇到了马饶,成了马饶的跟班,恐怕连上飞扬号的资格都没有。她们可不想将时间浪费在这些人身上。

    “既然马少不想跳舞。那就算了。”三个女生就算受到李英杰无情的对待,还是厚着脸皮留了下来。

    凌蘭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带着一大帮人来到了他们这个区域,她猛地一踢对面正吃的津津有味的齐隆,伸出一个手指往那个方向指了指。

    齐隆猛地站了起来,差点掀翻了他面前的大餐盘,三个女生嫌弃地看了他一眼,果然是平民,一点就食礼仪都不懂。

    齐隆裂开他忠厚老实的笑容。向那人猛地挥手,大吼道:“周导游!”

    震耳欲聋的声音差点震聋了周围人的耳朵。也压过了这片音乐,距离比较远的人,竟然真的听到了。

    周广利看到是他的团员,马上跟身边的人商量了一会,于是一大帮人杀了过来,三个女生脸色微微一变,感觉事情超出了她们的掌控。

    “马饶少爷、安杰明、陆离一、秦枫、贺林、何安亚,刚刚我去了你们的住宿叫你们,没想到你们这么早就来了……啊,顾姑娘,秦姑娘,俞姑娘你们也在啊。”周广利与凌蘭等人招呼了一声,看到三个女生后,惊讶地喊了出来。

    三个女生露出笑容:“是啊,正好碰到马饶少爷六位,便和他们一起聊聊。”说完还抛给李英杰一个媚眼。

    李英杰皱了皱眉,毫不掩饰流露出厌恶的神情,让三个女生气恼不已,暗恨这个小男人一点情趣都不懂。

    “哎哟,这位是谁啊,很帅气的小伙啊。”这时候,站在周广利身边的一个五六十岁的妇女,看到李英杰那露骨的厌恶表情,对李英杰观感蹭蹭蹭地往上涨,猛地上前,拉住李英杰的手,笑着问道。

    眼前妇女的年龄,与他妈妈的年纪差不多,李英杰虽然不喜陌生人摸他的手,但看在对方的年纪上,他还是忍了下来:“阿姨,我叫马饶。”

    中年妇女看出李英杰眼中的不喜,但却没有挣脱,还回答了她的问题,就知道眼前这个少年虽然有些嚣张,但骨子里还是个好孩子,心中更加喜欢了,若她的儿子还在身边,恐怕也有这么大了吧。

    “乖孩子。阿姨叫陆朝英,就叫我陆姨吧。”陆朝英笑着回道。

    李英杰嘴巴抽了抽,这个女人也太会自来熟了吧,可是李英杰天生对这种年龄的女人没有反抗能力,脸色变了变之后,还是叫了出来:“陆姨。”

    “哎。”陆朝英高兴地回了一句,拉着李英杰坐下,将原本腻在李英杰身边的一个女生,用她肥硕的屁股给顶了出去,巨大的力量,直接将那个女生顶开,差点让那个女生与其他两个女生摔在了一起。

    李英杰见此,也就不再抗拒叫陆朝英陆姨了,就凭她帮他解决三个女人的骚扰,他也得感激地叫一声陆姨。

    陆朝英不仅自己坐了下来,还招呼与自己一起参加旅行团的姐妹们一起坐下,几个妈妈级别的口舌战斗力那叫强悍,最后,一直被言语含沙射影的三个女生,再也坐不住,借口出去逛逛就离开了。

    陆朝英看到三个碍眼的女孩子终于走了,这才冷哼一声问道:“你们怎么和这三个女人搞在一起的?”

    李英杰吊着眼睛看向李蘭枫,李蘭枫无奈地摊手道:“也不知道怎么就缠上了,好几次暗示让她们离开,都当成听不到。”

    亲,你什么时候暗示过让她们离开,打的热火的不就是你自己么?乃还要脸不?

    凌蘭几人低头的低头,抬头的抬头。实在没地方看的,直接闭眼。没办法,有这么一个厚颜无耻的伙伴。实在无颜啊。

    另一个保养极好的中年妇女笑道:“你们还小,当然不知道怎么应付这群不要脸的女人。”然后巴拉巴拉将这些女人的来历与目的都说了出来,听的凌蘭六人一惊一乍,就好像听天书一般,单纯的摸样让这群妈妈级的团友既爱又怜,没办法,谁叫他们的年龄与她们的孩子差不多。甚至更小,于是这群妈妈级的团友母爱爆棚了。

    当然,这么快引起她们的母爱。还是因为凌蘭六人长的好,看起来单纯憨厚老实,就连有些脾气的李英杰,在她们眼里。都比自家那些个臭小子要好上数倍。所以,有种孩子是别人家的孩子……

    整个舞会,妈妈团友为了保护六个小男生,就算与老公出去共舞,也会留下几个妈妈坐镇,让不少企图接近凌蘭等人铩羽而归,五人开心地从舞会开始吃到舞会结束,只有李英杰一直用鄙视的眼神瞅着他们。脸上露出,他怎么带五只猪出来丢人现眼了。

    让一旁观察他们的妈妈团友窃笑不已。对团里最小的六个小男生更是欢喜,嘤嘤嘤,实在太可耐了,怎么她家小子就没这么可耐呢?免不了又是一阵哀怨,让她们家的娃,在家中只感到冷气直冒,一度以为自己生病了。

    李英杰一肚子气地带着酒足饭饱的五人回到了自己的住宿,李英杰关上了房门,细听聆听了一下周围,发现没有什么异样,这才冲到李蘭枫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胸口,怒道:“今天,你想干什么?”

    李蘭枫挑眉,微笑地一指弹去,直接弹中李英杰的手腕,李英杰只觉得自己的手无法控制地张开。

    李蘭枫轻抚胸口被李英杰抓皱的痕迹,淡淡地道:“只是用你做借口,摸摸对方的底。”

    李英杰一愣,他下意识看向林中卿,相比其他人,他更信任林中卿。

    林中卿点了点头,表示没错,李英杰愕然道:“那三个女人有问题?”

    李蘭枫一个弹指直接弹中李英杰的额头,李英杰哎哟一声,扶住自己的额头,怒道:“你干什么弹我?”

    “因为你太迟钝了,想要安全的活下去,就给我小心谨慎点。”李蘭枫警告道。他摸了摸弹李英杰的手指,终于明白为何凌蘭老喜欢弹人,丫的,实在太爽了。

    李英杰不服气地怒瞪着李蘭枫,李蘭枫见状冷笑道:“我问你,你知道那三个女人,是什么人吗?”

    “不就是想要抱大腿的平民女吗?”李英杰想想,也就是这个有问题了。

    李蘭枫猛地出手,一把捏住李英杰的脖子:“若你一直这么愚蠢,我就先解决了你,免得你死在别人的手中,丢了我们李家的脸。”

    “放肆!”李英杰用力一挣,就挣脱了李蘭枫的手指,他怒道,“我可是李家的顺位继承人,你一个旁系的旁系,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

    “只要关系到李家的荣誉,给李家抹黑的人,任何李家子弟都可出手,我想李家这条规定,你应该没忘记吧。”李蘭枫冷笑道。

    “我怎么给李家抹黑了?”李英杰当然记得,顿时暴跳如雷,将李家当成他一辈子责任的李英杰,怎么允许这一点发生。

    “若不想给李家抹黑,你就给我学聪明点,别什么都想当然。”李蘭枫突然大吼,直接震住了李英杰。

    两人就如斗鸡一般彼此盯着彼此,凌蘭揉了揉眉心,淡淡地道:“你们还是坐下来说吧。”

    李英杰一听蘭老大发话了,这才气呼呼地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蘭枫,好好跟李英杰说。”凌蘭又劝了李蘭枫一句。

    李蘭枫苦笑一声:“对不起,刚才我冲动了。我先说我掌握的信息,其他遗漏的你们补充。”

    李蘭枫冷静下来细想了一下,这才组织语言道:“三人接近我们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声响,按照她们说的,只有基础六级的体术,是没办法做到这点的,很明显,她们学过一种消除自己脚步声的技能……”

    赵骏齐隆林中卿三人连连点头,这一点他们也发现了。李英杰闻言。脸顿时涨红,他竟然没注意这一点。

    当然,这不是说他不清楚那三个女人的实力。以他的等级,一眼就看穿了那三个女人体术很低,对他制造不了什么威胁。也就是这个判断,让他放松了警惕,对这些小细节都忽略了过去。

    “后来,我借机说我会看手相,看了她们的右手。发现右手掌心有些老茧,食指中指两手指内侧,以及食指指腹、大拇指旁边。虎口部位都有硬皮,虽然经过了一些软化处理,但认真摸的时候,还是能摸出来的。”李蘭枫继续说道。

    “当然。按照她们说的。经常帮家里干活,的确也会让手掌出老茧,不过,中指食指两指内侧以及食指与拇指指腹上的老茧,可不是做家务就能做出来的。”李蘭枫冷笑起来。

    “枪支练习。”李英杰此刻已经反应过来,他阴沉地道。

    “是的,这是一种。食指指腹与拇指之间的老茧,是经过无数次练习才会留下的痕迹。而如此频繁练习枪支射击的,一种是陆军狙击战士。还有一种,就是杀手!”李蘭枫将他的答案说了出来,“但陆军狙击战士,很少会选女人担任,因为女人先天不足,比不上男人的稳定。一样培养一个狙击手,陆军当然会选择男狙击手,而不是女狙击手。就算有,那也是万里挑一,绝对不可能一下子出现三个。所以,唯一的可能,她们就是杀手!”

    “杀手!”两字几乎同时从李蘭枫李英杰李家兄弟口中说出。

    “后来,我与她们闹成一团,乘机摸了一下她们的腰,她们腰部的柔软度超乎寻常的柔,很可能学过类似于柔术的技能,另外我认真观察过她们的眉眼,这些女人,应该是身经百战的荡妇……”李蘭枫将他观察到的都说了出来。

    李英杰神情一动:“你说,她们杀人的地点,在床上?”

    李蘭枫点了点头:“为了让目标人放松警惕,这三个女人的体术真的很低,低到让人认为一点危险都没有。不过,她们杀人的手段,依靠的不是她们的体术,也不是她们的枪术,而是藏在身上的一个微型利刃。”

    李蘭枫突然伸出右手,就见他右手手指缝里夹了四个玻璃球,他猛地合掌,再次张开,就只剩下一颗玻璃球夹在食指与中指之前,然后那颗玻璃珠随着李蘭枫手指的挥动,灵活地在各个手指中运动着:“为了准确使用那枚微型的杀人利刃,她们必然经过苦练,这也是他们为何食指中指之间会有硬皮了。”

    李英杰突然想到,这不是凌蘭当年在童军学院,无论上课还是休息,都会在手掌中玩耍的玻璃球吗?怎么李蘭枫也有也会?

    感觉不平衡的李英杰哀怨地看了凌蘭一眼,既然教了军校里才认识的学生,他这个从童军学院一起出来的竹马竹马,凌蘭怎么可以忘记了呢?李英杰觉得自己的小心灵被凌蘭深深地伤害了。

    李蘭枫可没管李英杰受创的小心灵,他继续道:“而他们盯上了李英杰,绝对是想利用李英杰富二代的身份,升级去三楼,而三楼就有我们的保护人,我猜测,她们真正的目标,应该就是我们的保护人,而李英杰只是她们的一个踏板。”

    听到这里,李英杰开始冷笑,他感觉终于可以出一口气了:“这就奇怪了,难道她们想接近公主,勾引公主上床,然后杀了她?你这个推测明显有问题。”凭她们这种糟糕的体术,能杀的了公主?若他没记错,资料上写明公主已经到了入微巅峰,是女人之中难得练到的级别,可见公主的体术天赋还是极好的。

    “我说她们的目标是公主,但不是说下手的是她们。”李蘭枫不急不躁地补充道。

    “此话何意?”李英杰不服地追问。

    “她们下手的目标是公主身边的护卫或者仆从,当然并不是为了杀掉他们,而是成为他们的枕边人,窃取公主的信息以及行动的安排,提供给她们身后的人,然后由身后的人安排其他更强的杀人前来刺杀。”

    李蘭枫说到这里,想了想又补充道,“当然也不排除,利用公主的人慢慢接近公主,取得公主的信任,毕竟她们暗杀的手段不止一个,精准的枪术,也是一种,只要接近公主,她们可以下手的机会就多了。”

    李蘭枫的解释让李英杰哑口无言,只得闷闷地坐在一边,不再吭声。

    “不过,差点被她们盯上了,就连李英杰这么不留情面的拒绝,都无法让她们离开,最后开始靠那些犀利的妈妈团友们帮忙,将这三个女人赶走,否则,我就有点犯愁,该怎么让这三个女人没有怀疑自然而然地离开呢。”

    李蘭枫苦笑,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但也差一点让那三个女人缠上了他们,他原本寄望李英杰的毒舌,将三个女人轰走,却忽视了杀手为了达到目的,不折手段,不顾脸皮,死缠烂打让你无可奈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