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六百零零八章:任性的代价?
    第六百零零八章:任性的代价?

    凌兰一行人被送到了中二师,中二师的师长,知道分配来的新兵有五名王牌师士,顿时激动坏了,但是当他看到后面分配的机甲团数字,他整个人又被一盆冰水浇头,真正的透心凉啊。

    不死心的他向二十三军总部特别提出申请,恳求将凌天战队临时抽调至其他机甲团。只是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他的申请被总部无情驳回,理由是,联邦规定,新兵分配进兵团,必须待满一年,方可变动。

    当初,联邦设定这个规定,一是为了保证所属机甲团的利益,免得因为得到好兵,而被上级强势征用,二来也是为了保护新兵,让他们无需因为派系的不同,而被有心人直接抽调进危险地带带来厄运。

    只是这个原本对两方有利的规定放在250机甲团,就十分不适合了。因为250机甲团是一个被军团放弃的机甲团,里面的机甲师常年的醉生梦死,几乎没有一战的能力了。唯一好处就是,这样的机甲团,是不会上战场……

    可是,战场才是成为真正强者的洗礼场,凌天战队明明都是出类拔萃的天才机甲师,让他们进入混吃等死,醉生梦死的250军团,是在毁了他们!中二师师长口中直念叨着,这是犯罪,这是犯罪!

    看到这人,可能有人要问了,既然250机甲团里的人都是废物。为何不索性废除这个机甲团,让他们退役或者转业,为何军团还要白白养他们呢?

    这要从那些机甲师说起了。不是联邦不想废除,而是联邦不能废除,因为这些机甲师都是在无数场战役存活下来的兵王,战功累累,甚至有几个人,曾被联邦正面宣传过的战斗英雄。

    只是,英雄也有迟暮的时候。英雄也有气短的时候,英雄也有狗熊的时候,因为这样那样的愿意。这些战斗英雄变成了一个废人,这里的废人并不是指手脚残废,神智不清这种情况,事实上。以现在的科技。除非直接死亡,否则存活下来的人,就算身体上的某个部位缺失,科技也会帮他们重新恢复……

    这里所谓的废人,是指这些机甲师的心理出现了大问题,有的人变得没有了战斗的勇气,有的人一旦操控机甲,就会变成无法控制自己的杀人机器。有的人厌恶了机甲,有的人认为自己应经无法操控机甲……各种各样的原因。让他们来到了250机甲团。

    偏偏这些人没有亲人,一生奉献在战场,已经无法在普通社会中生存,军部必须养着他们,否则,将会冷了所有为联邦的强大与安危,英勇奋战在各个战场的军人的心。

    原本这些人都在各自军团里生存,但是自从二十三军成立,缺兵少将的凌霄不得不向各大军团要人,这时候,各大军团利用这个机会,将这些人统统塞进了二十三军。

    等凌霄发现,已经既成事实。凌霄只能捏捏鼻子认了,不过凌霄不想这么简单的放弃他们,于是,特别成立了250机甲团,将这些已废的兵王们,放在了一起,等待他们复活的时机。这也让250机甲团成了二十三军一个独特的存在。

    前两年,250机甲团并非在新兵分配的名单里,可不知道今年为何却进了名单,还将新兵最强大,最有未来的一批人给分配了进去……

    中二师师长越想越心疼,不知道一年之后,这群新兵会不会受那些废人的影响,从天才变成了废才了呢?可惜,中二师师长再怎么不舍,也无法改变事实,只得含泪将他们送到了250机甲团。

    250机甲团离中二师师部距离并不是很远,悬浮客车里除了凌兰一众人,就只有操控悬浮车的那名军人了,两位队长离开的时候,依然一脸惋惜,也许他们在想,若是凌兰没有激活战队,或许他们这些人就不会这么倒霉,被分配到这个被他们称之为机甲师坟墓的地方。

    悬浮客车开了两个小时,就到了一座基地。

    众人一看基地的外貌,原本忐忑的心顿时安稳了许多。因为这座基地很新,光鲜亮丽的大门,高耸的围墙,无一不证明这是一座戒备森严的基地。能拥有这样的硬件,想来这个250机甲团不会太糟糕。

    凌兰讶异地挑眉,她已经做好了准备,以为看到的是一个很糟糕的基地,现在看来,却没她想象中那么糟。

    不过,凌兰刚升起的庆幸,很快被下面一幕打破。

    整个大门外面,竟然看不到值岗的执勤军人,悬浮客车的操控军人见怪不怪了,他只是狂按着喇叭,提醒他们到了。

    “吵死人了。”一个声音从岗亭中骂骂咧咧地响起,只见一个中年大汉揉着眼睛从窗口探出了头,看到悬浮客车的时候,他慵懒地打了一个大哈欠,然后伸了一个懒腰,这才慢悠悠地从岗亭里走了出来。

    凌兰一众人看到此人的穿着打扮,所有人眉头紧皱。对方虽然穿着军装,但头上军帽未戴,脚上军靴未穿,拖了一双拖鞋,就踢踏踢踏地走了出来。还有,原本时刻佩戴的光束手枪,也不见了踪影。

    凌兰暗自摇头,果然,不能对250寄予厚望。

    那名军人半睁半闭地走到悬浮客车旁边,问都不问一声来者何人,直接接过车头操控军人递来的一张通行卡,然后从裤腰带里掏出一个小仪器刷了一下。他根本没看仪器上读出来信息,直接按下了打开大门的按键,接着又慢悠悠地走回岗亭,躺下继续睡觉。

    凌天所有人集体黑线,这250机甲团。到底是什么存在?是强大到根本不怕有人来偷袭,还是已经烂到根本没人愿意过来偷袭?

    凌兰若有所思地敲了敲座椅上的扶手,看来。她还是太过乐观了,250机甲团,比她想象中还要糟糕了。

    看到大门打开,悬浮客车直接开进基地,一路飞行,凌兰看到了大操场上锈迹斑斑的训练器材,与门口表现光鲜亮丽的摸样截然不同。也感觉到了整个大营死气沉沉,没有在中二师时,那响声不断的训练呐喊声。

    此时。凌兰脑海中浮现出关于250机甲团的一些资料……

    250机甲团,之所以称为250,是因为里面有250位机甲师,他们都曾是联邦各个军团骁勇善战的王牌师士。只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开始自我放逐,或者被人为封印实力……

    有些人更是落魄到连一名高级机甲士都打不过,这些机甲师都是孤家寡人,除了杀人战斗之外,再无其他生存能力。

    虽然这些机甲师战斗力直线下降,但一受刺激就会疯狂的他们,军部无法让他们退役复员转业,又因为他们获得的无数战功。让军部无法丢弃他们,最后只得将他们养在军团里。

    而现在。这些人则成了二十三军的责任,凌霄对此也无可奈何,只能选择无视。

    “果然很麻烦……”若自己不作为,单纯苦熬一年时间,凌兰可不认为自家老爸一年后真的将他们调出250机甲团。

    “是想让我解决这个大难题吗?”凌兰郁闷地想到。

    果然最会坑女的是她老爸凌霄,为何他解决不了的事情,却要丢给她来解决?此时,凌兰很想找蓝洛凤打小报告……丫的,她被她老爸给坑惨了。

    “也许这是一次考验?是我这次任性的代价?”想到她在恳求凌霄、蓝洛凤给她两年时间的时候,凌霄出奇的好说话,让她很是诧异。现在看来,老爸是在这里等着她呢。

    她家老爸,果然TMD太狡诈了……凌兰心中恶狠狠地比了一个鄙视的手势!

    终于到了一处住宿区,悬浮客车停了下来,操控军人打开车门,并介绍道:“前面就是办公住宿区,你们的指挥官应该就在里面。”

    当凌天一众人走下悬浮客车,就听到悬浮客车车门一关,操控军人操控着悬浮车飞一般地逃离,就好像身后有一头吃人的大怪兽在追逐,眨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样子,我们是被丢弃了。”韩继军嘴角露出一丝苦笑。

    “我刚刚查了查250机甲团的信息,却找不到一点消息,看来250机甲团相关信息,被上面给禁了。”李兰枫淡淡地说道。在他看到同车的两个队长表情不妥,他就开始搜查资料了,只是,他的权限不够,没有查到有用的信息。

    “嗯,只有中校以上,才有获知的权利,我们还差一点。”凌兰并不感到意外。

    李兰枫看了凌兰一眼,眼中露出了然,既然凌兰给出他们不够资格查找资料,那就表示,凌兰已经查到了相关资料,所以才会清楚的知道权限在哪里。

    凌兰与李兰枫交换一个眼神,对于李兰枫能马上领会,凌兰十分满意,她又扫了其他队员一眼,发现韩继军也领会了他的话,谢宜、林中卿反应速度慢了一点,但也很快明白了。而洛浪、齐隆却没有多想,只是张着眼睛看着身边的伙伴,看来他们习惯将复杂的事情丢给队友,这点真不好啊……凌兰决定等他们在250军团稳定下来,就找一下时间,好好训练他们的思索能力。

    不过,有两个人的表现让凌兰深感意外,一个是高缙云,竟然反应速度不差于林中卿谢宜两人,还有一个是洛潮,那个羞涩胆小的小姑娘,灵敏度竟然比高缙云还要快一步,与韩继军几乎不分上下……看来,她的小伙伴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努力成长着。

    凌兰心中欣慰,她继续说道:“250军团虽然被称为机甲师的坟墓,但我相信,里面必然会藏龙卧虎,大家务必要小心,在没有摸清楚情况之前,尽量收敛一些,别给我惹事。”

    说到这里,凌兰索性直接点名警告道,“说的就是你,李英杰,别给我左顾右盼。”

    队员们唰的一下,都转头看向李英杰,李英杰脸色又青又红,反驳道:“我又不是笨蛋,我当然知道该怎么做。”

    “记住你的承诺,别真变成笨蛋了。”凌兰淡淡地道。

    “噗!”所有人都笑了起来,李英杰气急败坏地瞪视凌兰,双颊气鼓鼓的,很是不服气。

    凌兰没有继续理睬李英杰,该警告的都警告了,若李英杰这样都不收敛,自己找死,凌兰不介意冷眼旁观一场好戏。

    “老大,找到了。”意识海中,小四将目标人所在的位置通过地图展示给自家老大。原来凌兰等人一下手,看到没有人接待,凌兰便让小四找250机甲团的团长了,他们必须找到团长完成注册任务,才算是入驻250机甲团成功。

    知道了地方,凌兰也就不再等待,她带着队员们直接杀向团长的位置。

    住宿区后山一处荒芜的草地,一个中年军人正躺在枯草上面,一手还拿着一瓶烈酒,一口一口地喝着,眼神朦胧,似乎已经醉意浓浓。

    远处,传来脚步声,慢慢接近他,他醉意浓浓的双眼,突然清明一片,一道冷光突闪,下一秒,却又恢复成朦胧一片,仿佛那一幕只是一次错觉。

    “刘老哥,你果然又来这里了啊。”一双军靴出现在他的身边,一个温和俊美的三十多岁军人,正满面笑容地看着他,他的到来,让这片原本冷寂荒芜的后山,变得有了生气。

    被称之位刘老哥的中年军人,睁开醉眼朦胧的双眼,呆呆地看着对方,过了一两分钟,才像是恢复了一点神智:“啊……团长啊……呃!”他打了一个酒嗝,一股浓郁的酒气迅速弥漫开来。

    来人眉头微微一皱,但很快又放开了,这变化快到一闪而过。他再次苦口婆心地劝道:“刘老哥,以前的事情并不怪你,你这般醉生梦死,又如何对得起那些为救你而牺牲的队员们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