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五百六十六章:教训!(4月粉红+3)
    第五百六十六章:教训!

    随着这个少年的出现,整个大厅变得冰冷起来,一些体术等级的低的人,开始飕飕发抖。

    冷峻少年一步一步向大厅中心靠近,每踏近一步,廉邵景就感觉自己心中的压力就重上一层,他心中惊惧万分,因为他发现自己根本看不透对方的深浅。

    “他是谁?为何会让我感觉恐惧?”廉邵景的额侧顺着鬓角滑落一滴又一滴汗水,没入军服的衣领,可他却没有去擦,因为他的第六感告诉他,只要他一动,危险就要降临。

    凌蘭经过洛潮与韩续雅的身边,视线落到了她们的身上,原本冷冽无情的目光顿时温暖了一些:“洛潮,续雅,我们来晚了。”

    这一句让坚强的韩续雅忍不住眼眶红了起来,而洛潮,被这一句,引起了心中无穷的委屈,眼泪顿时流淌了下来。

    洛潮看到自己哥哥洛浪时,还能克制住自己的眼泪,可听到凌蘭这间接的道歉词,洛潮再坚强的心也崩溃了。

    “老大,他们欺负我们。”洛潮流着眼泪,果断向自家老大打小报告。

    只要老大在,就没人敢欺负他们,就算有人敢欺负他们,也会被老大狠狠教训一顿。从小到大,在洛潮的心中,凌蘭是无所不能的。

    一只温暖的手按住了她的头顶,轻轻地拍了拍。

    凌蘭当然知道事实真相,其实一靠近南羽星。小四就屁颠屁颠地跟南羽星空港的主脑谈心了,马上找到了洛潮韩续雅他们,这也是齐隆。洛浪,谢宜三人为何能在最危险时刻及时赶到的原因。

    凌蘭转头看向廉邵景,眼神冰冷,她说道:“放心,我会教训他们,你们好好看着。”

    洛潮双手抹干了眼泪,重重点头道:“知道了。老大!”

    凌蘭一步一步走向廉邵景,虽然伤人的那个人被洛浪踢断了小腿,算是报了仇。但凌蘭认为这还不够。若不是眼前这人的放任,她的小伙伴们,又岂会受伤受委屈呢?

    凌蘭一离开,韩续雅就悄悄顶了顶洛潮。挤眉弄眼低声道:“老大。是要帮你出气了呢。”

    洛潮闻言,腾的一下,整张脸变得通红,她突然反应过来,刚刚她向老大撒娇了!这这这,实在太羞人了。

    不提洛潮这边羞红了脸不敢抬头,齐隆那边,看到凌蘭到来。马上一个后退让出位置,并微微低头喊道:“老大!”

    这一声。让廉邵景脸色微微一变,没想到这个气劲巅峰的青年还不是他们最强的一个,能做对方的老大,肯定比这个人更强,难道这个老大与他一样到了气劲后期?又或者是领域高手?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就被廉邵景否决了。联邦晋级领域高手的最小年龄纪录至今未破,可见对方绝非领域高手,最多也就是气劲后期大圆满,与他半斤八两。

    廉邵景根本没想过有人晋级之后会没有登记,他认为破纪录这种事情,代表着每个联盟军人的荣誉,这种大喜事当然要广而告之。

    他万万没想到凌蘭因为身份性别问题,一直保持中庸之道。凌蘭不允许自己表现太过,引起众人注意而暴露自己的真实性别,而且喜欢保留底牌的她,恨不得自己的底牌越多越好,又怎么肯主动暴露自己的真实等级呢,她崇尚的是扮猪吃老虎。

    当然,目前看来,她猪是扮不成了,小弟太多,只得升级成大老虎。就算如此,凌蘭也要做一只假扮普通大老虎的超级神兽,让人永远摸不清她真正的底细。

    廉邵景的错误估计让他心中有了点底,一开始见到凌蘭的惊惧也消失了许多,他双眼盯着凌蘭,冷笑道:“你就是他们的老大?”

    凌蘭淡淡地道:“的确是。”

    “他踢断了我队员的腿,怎么说?”廉邵景指着洛浪道。若对方识趣,愿意自断一条腿,他就放他们一马。

    凌蘭闻言,嘴角露出一丝不屑,她淡定地拉了拉自己的袖口,一脸的云淡风轻:“那又如何?”

    凌蘭这种态度,顿时刺激到了廉邵景,他怒火中烧,怒极反笑:“你们必须血债血还。”

    “血债血还?呵呵,你放任你的队员,打伤了我的人,又怎么说?”凌蘭眼中的杀气一闪而过。

    廉邵景阴森笑了起来:“桀桀桀,谁让他们让我的人看不顺眼。既然到了军团,就要懂得军团的生存方式。”

    “一切,以实力说话?”凌蘭挑眉,她记得当初出手的人这么对罗少云说的。

    “没错,只要你够强,你就有教训人的资格。”廉邵景话音刚落,早就做好准备的拳头猛力挥出。

    “嘭”的一声闷响,两只拳头碰撞到了一起,所有人再次被这股暗劲逼退数步,气劲后期级别的对撼,远超过中级的威力。

    洛浪谢宜两人也被这股力量逼退了一步,而齐隆,更是主动退到了洛浪他们身边,他可不想因为距离太近,一个不小心被自家老大给误伤了。

    “气劲后期大圆满。”廉邵景感受到了凌蘭对撼中传来的能量,脸色微微一变。

    果然,对方的等级与他一样,甚至他感觉对方的能量要比他更厚实更纯,就算相同的境界,能量上也会有些许的差异。这一击,看似旗鼓相当,其实,是对方稍胜一筹。要知道,他是主动攻击,而对方是被动应战,这主动与被动,就说明了问题。

    感觉到自己竟然输给了眼前这名新兵,廉邵景眼中的血气越来越浓,甚至出现了一抹疯狂之色

    就在这个时候,一队空港的执勤战队匆匆赶到了这座休息大厅。正是休息大厅的值勤军人找来的执勤战队,他们一看里面的人,顿时暗暗叫苦。他们的队长。更是差点咬碎了牙,心中恼恨不已。

    又是这个绝刺特战队,又是廉邵景这个混蛋,难道就不能安安静静地回到总部?每次都要在空港区域闹事,敢这么嚣张,不就是笃定空港执勤战队对他们没辙吗?执勤队长真希望自己也是气劲后期大圆满的体术高手,这样。他就能狠狠教训廉邵景这个王八蛋了。

    执勤队长虽然无法教训廉邵景,但为了新兵的安全,他也只得硬着头皮。带着队员们冲过去制止两方的战斗。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他的面前出现了五六十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他定睛一看。竟然是新兵们。这群人正是高缙云一伙。他们不希望执勤战队过来干扰老大的战斗。

    “快点让开,必须马上制止战斗,否则廉队长一失控,这里的人全部都有危险。”执勤队长看到廉邵景眼中露出了一丝疯狂之色,脸色大变地喝道。

    这群没眼色的新兵,难道他们不知道,他们不怕死地冲上去制止廉邵景的战斗,不就是为了保证这里所有人的安全吗?

    了解绝刺特战队的他很清楚他们队长是何种实力的存在。一旦廉邵景失控了,空港中是没人能制止得了他发疯的。整个二十三军。除了总部的体术教官,特战大队的大队长,以及一些正式特战队的队长,才有能力制住发狂的廉邵景。只是等援兵赶到,估计这里的人差不多都要死光了。

    可惜他的话并没有打动高缙云等人,高缙云坚定地回答道:“还是请长官您稍等片刻。”

    “还等什么,再等,那个新兵要死了。”这是几招了?希望廉邵景手下留情,千万别打死人啊。

    “要死了?”高缙云脸上露出怪异的表情,他还真没见过能伤到自家老大的人,他示意执勤队长认真看大厅中心的战斗。

    执勤队长无奈看了过去,马上被那画面惊呆了,因为现场的情况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那个新兵并没有被廉邵景揍的面目全非,反而,落入下风的是他印象中难有对手的廉邵景。

    这是怎么回事?新兵中竟然有人能抵挡得住廉邵景。

    无法置信的执勤队长转过头再次看向阻挡在他面前的新兵们,个个淡定自如,似乎眼前这一幕十分平常。看来他们阻挡他出手,是心中有底,而不是头脑冲动,想要逞英雄什么的。

    执勤队长这么一想,心中安定了,并不着急出面调停。能看到廉邵景出丑,甚至吃瘪,执勤队长心中很乐意,他非常愿意给新兵这个机会。

    廉邵景的情况越来越不妙,他无法理解,就算对方能量质量比他好一点,可也不能让他这般束手束脚,无法他怎么攻击怎么想办法变招,还是没能挣脱对方给他的束缚。

    他打的很憋屈,这种憋屈让他的心焦躁起来,眼中的血色越来越浓,清明一点点在减少,终于,他的双瞳充满了疯狂。

    凌蘭见状,嘴角微微一翘,是时候了。

    “嗷呜!”廉邵景突然仰头长啸,突然军服爆裂开来,整个上身变得粗壮无比,他整个人冲向了凌蘭。

    值勤队长脸色大变,廉邵景真的疯了,竟然施展了军中体术禁招,这可是将自身的力量瞬间提升到了五倍之多,一旦那名新兵被撞到,不死也会全身肌体骨头碎裂,就算被救回,最终也会成为一个废人。

    就在这时,一直与廉邵景对撼的凌蘭,突然消失了。下一秒出现在了廉邵景的后面,与廉邵景背对背站立。

    廉邵景像是失去了目标,整个人愣在了那里,他保持着撞击的动作,数秒之后,他的头慢慢地转回看向自己的身后,脸上有疑惑不解,还有惊恐。

    “啪!”的一声,凌蘭举起右手,打了一个响指。

    廉邵景的上身突然爆炸开来,无数血剑飙出,然后轰然倒下,重重地摔到了地上,很快,周围的地面被鲜血染红。

    “队长!”廉邵景的队员们见状,悲痛万分,他们想都不想,纷纷跃起扑向凌蘭,想给自己的队长报仇。

    不过,他们根本没能靠近凌蘭,齐隆、洛浪、谢宜、林中卿、韩继军、高缙云以及各大队长纷纷迎了上去,随即,整个第一男子军校的新兵都冲了上去,围殴了他们。就连可以动了的韩续雅等人也加入了其中,凶狠地向那些队员扑去。

    老大曾说过,平常与人斗殴,怎么有利怎么来,既然有人数优势,就要尽情发挥,不能浪费了。凌天机甲团的人,导师的话队长的话可能还会不听,但老大的话,那是必须要听的。

    很快,在人数碾轧的优势中,绝刺特战队所有人全部“阵亡”,个个倒在了地上。

    执勤队长被新兵这种凶残给吓住了,这哪是一群新兵,个个毒辣程度不弱于老兵。他一开始担忧他们真是担忧错了。

    不过为了怕新兵下手不知分寸,真的出了人命,执勤队长马上带人驱逐,可是,打的兴奋的新兵哪会那么好驱逐的,他们根本没挤进去,就被新兵们丢了出来。

    与他们相同待遇的是常新源,实战能力太差,虽然很想加入其中,可惜没等挤进去就被其他人给挤出来了。这让他十分郁闷,这时,他看到老大正站在一边,冷眼旁观大家打群架,心中一动,他马上在一堆废墟中,寻找出一把还算完好的椅子,屁颠屁颠地抗了过去。

    “好了。”一个清冷的声音在所有人耳边响起。第一男子军校的所有人就像得到了指令,马上停下了动作,转头看向他们老大。

    常新源来到凌蘭身边,将椅子放在凌蘭身边,谄媚地拍了拍:“老大,椅子很干净,请坐。”

    这一幕让所有人心中懊恼,他们怎么忘记为老大服务了?丫的,被常新源那家伙抢到机会了。

    凌蘭见状额头黑线,感觉自己怎么越来越像反派了,不过,她不忍心让常新源失望,于是,一脸淡定地坐下。

    “既然事情解决了,我们就等空港的安排。”凌蘭淡定地吩咐道,“现在,全体,找位置坐下。”

    凌蘭一声令下,就听到全场搬动椅子的声音,一分钟不到,所有人都找到椅子坐下,当然这个椅子是不是缺了一只脚两只脚,又或者只有一只独脚,那就说不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