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五百六十五章:妖孽?(4月粉红+2)
    第五百六十五章:妖孽?

    “气劲级?没想到刚回到二十三军,就能碰到这么好玩的玩具。”与洛浪对上一拳的那名军人,兴奋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眼中露出嗜血的光芒,已经被刺激到的他似乎又回到了那个萧杀的战场,心中的杀意越来越浓。

    洛浪的等级在那一拳对撼中暴露无遗,观战的那群身上带着煞气的军人,此时也免不了脸色凝重起来。他们没想到,这批刚刚考入军团的军校生中,竟然会有气劲级别的高手。一般能在军校生时成为气劲高手的,都会得到军团的重点培养,这份认识让他们不敢太过分,免得惹怒军团总司令部。

    正当他们想怎么将这件事歇过,其中一人看到战友眼中的血色,马上惊呼道:“队长,不好,陆炜恐怕要疯了。”

    他们是军团杀戮武器,一旦出动,就是鸡犬不留。杀人太多的后果,让他们或多或少都有了点问题,比如每次任务回来,情绪很暴躁,看什么都不顺眼,不找点事情发泄一下,根本恢复不了。

    他们这种情况,军团老兵都知道,就算倒霉碰到他们找茬,也都忍了下来,否则真惹怒了他们,被打伤也是自找的。这也是他们在这里找茬,值勤军人不吭声的缘故,实在与他们没道理可讲,而军团总司令部对此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都是因为任务引起的后遗症,只要不出现严重后果。也就放任了。因此,这些人称为军中一霸,普通老兵根本不敢招惹他们。

    只不过。今天碰到了一批新兵,没有受过挫折的新兵当然无法忍受这份侮辱,爆发的结果,就是被他们狠揍一次,若这么过了也就算了,但一次两次三次的拦住,会更刺激这些情绪不稳的军人。一旦陷入疯狂,就会六亲不认,甚至可能制造命案。

    这也是那个军人感觉事情不妙的原因。若陆炜真的发疯了,阻拦他的那个美丽少年,就可能要消香玉损了。

    那个军人刚想出手阻止,他们的队长却伸手阻拦道:“梁齐。等等。”

    “可是!”梁齐脸上露出担忧。他怕陆炜真的失控了,会造成无法挽回的憾事。

    “没事,那个新兵,可没那么容易被击败。”队长轻描淡写地回道。

    此时,周围气愤不已的各大军校生,看到洛浪出现,心中大喜。他们自知不是这些军人的对手,尽管心中无比的气愤。也不得不忍下来。

    不过,他们看到出现的只有洛浪一人。心中顿时担忧起来,期盼第一男子军校的其他人快点出来,否则单靠洛浪一个人,根本无法抵抗这些人的毒手。

    第三男子军校的人同样很焦急,其中一人悄悄问他们的带头人:“伍哥,就来了他一人,怕是孤立无缘,等下,我们要不要出手?”

    带头的伍哥脸色变了变,最终咬了咬牙:“静观其变,要是第一男子军校的人没赶上,我们就阻一阻。”

    同为军校生,同为新兵,他们怎么也要站在一边,不能让这些老兵真的折辱了。

    “知道了,伍哥。”第三男子军校的人暗中准备,若第一男子军校其他人真的救援不及时,就出手相助洛浪。

    对手的气息改变,洛浪很快就感觉到了,他脸色凝重起来,小心翼翼地戒备起来。

    两人对视几秒,突然同时动了起来,人影消失。

    “砰砰砰!”两人半空中交手数招,格斗打的极快,有些眼力差的人,根本看不清他们的动作,只能听到他们拳脚互击的碰撞声。

    “吃我一拳!”陆炜大喝一声,用力一拳击向对手。

    洛浪毫不畏惧地握拳迎上。

    “嘭!”的一声闷响,两股气劲剧烈相撞,突然爆炸开来。这一次,因为两人全力以赴,没有留手,巨大的力量直接将两人掀翻了出去。

    陆炜重重地摔倒在地上,身体无法控制地滑出数米之后,一个鲤鱼打挺,便站立了起来。此时他的形象并不美好,脸上沾染了灰尘不说,嘴角更是流出一缕血丝。刚才那记硬碰,让他受了内伤。

    而洛浪这里,在自己即将摔落到地上时,他一个扭身,双手撑地,借着这一撑之力,整个人翻腾起来,最后稳稳落地,站直了身。洛浪虽然感觉自己气血翻涌,却未真正受伤,这一战,他胜对手一筹。

    看到自己被一个他看不起的新兵击伤,陆炜脑子中一个名为理智的筋断裂了,眼中露出疯狂之色,他愤怒地叫道:“混蛋,去死吧。”

    随着这一声,他的右臂肌肉突然暴涨,衣袖顿时被撑爆,还未等人惊呼起来,他便消失不见,下一秒就出现在了洛浪面前,巨大粗壮的右臂,狠狠地击向洛浪。

    “住手!”梁齐心中大惊,猛地扑了出去,他没想到陆炜竟然疯狂到施展出他们特战队的终极技能,这一击,对方不死也没半条命了。

    可是就在半空中,突然出现了一道人影,将他拦了下来。

    “混蛋,闪开。”梁齐心中大怒,一拳猛地击出。

    “嘭”的一声,两只拳头对撞,梁齐无法控制地连退数步,这才站稳了身体,他愕然看向对手,他含怒出的这一拳,带着他八成的气劲,没想到对方接了下来不说,还反震退了他。

    这边梁齐被拦截,那边洛浪见对方攻击而来,面不改色心不慌,他猛吸一口气,右手轻轻震动了几下,他的必杀技四段寸劲悄然无息地带着他全身的气劲,迎上对方这凶残的一击。

    “嘭!”一声巨响,差点震破了在场人的耳膜。

    两股强大的气劲波对撼之后爆发。强大的能量,让周围观战的众人,无法控制地后退数步。唯一能安稳站在气劲范围中的。只有那些凶悍的军人,以及刚刚拦截梁齐的那人。

    待这股气劲消散,梁齐对面的人终于出声了:“呐,他们两人打的正过瘾,你出手了,他们可要生气了。”

    他穿着二十三军的新兵服,脸上的笑容很阳光。似乎他出手,真的是怕梁齐好心办坏事一样。

    梁齐被未被对方的笑容迷惑,他眼睛眯了眯:“气劲级。”

    梁齐看似淡定。其实心中惊愕万分,出现一个气劲级已经很难得了,没想到又出现了一个气劲级,今年的新兵看来妖孽不少。否则一个两个怎么都是气劲级的?

    洛浪与陆炜两拳相抵。两人似乎都没事,梁齐刚想让陆炜收手时,就看到陆炜突然倒飞出去,半空中,无法控制地喷出一口鲜血散落地面,随后,他的身体重重地摔落在地上,因为力量太大。无法控制地翻滚了数圈这才停了下来。而这一次,陆炜没有再站起来。

    洛浪缓缓放下拳头。站直了身体,嘴角一缕鲜血缓缓流淌下来,虽然重伤了对方,但对方的绝技也十分厉害,直接震伤了他的五脏六腑,不过,他的情况要比对手好上许多,最起码他还能站着,还能战斗,而对方,却已经倒下了,再也没有再战的可能。

    洛浪用手抹掉了嘴角的血丝,慢慢地走到陆炜的身前,俯身往下,逼视陆炜道:“刚才你那只腿伤到我妹妹的?”

    陆炜没有回答,他只是用血红的双眼狠狠地瞪着洛浪,就如一只凶兽,恨不得咬下对方的肉,可是重伤的他,根本动弹不得。

    “右腿是不是?”洛浪冷笑着,“我会废了它,我洛浪的妹妹,没那么好欺负。”

    说罢,洛浪猛地提起右脚,狠狠地踢向陆炜的右小腿。

    “放肆!”那队长双眼血色一闪而过,身影突然消失,瞬间出现在洛浪的身前,出脚迎向洛浪踢下的那一脚。

    洛浪脸色一变,这人夹带的气势,完全超过了他的承受力,绝非是他能抵挡的,但是洛浪没有放弃自己的报复,依然义无反顾地踢向陆炜的小腿。

    “嘭!”的一声,突然一只健腿出现,将队长这一脚给挡了下来。

    “咔”的一声,洛浪狠狠地踢中了陆炜的小腿,直接将对方的腿骨踢断了。

    一个三寸短发,一张爽朗醇厚的脸,此时没有半点笑容,竟然也有些慑人。

    那人慢慢放下自己的腿,嘴里淡淡地说道:“你的对手,是我。”

    “齐隆,差一点,你就来晚了。”洛浪看到来人,心中有些不满,老大让他们三人一起来,原本实力最高的齐隆却来的最晚,反而不如他与谢宜来的早。

    “来的早不如来的巧。”齐隆淡淡地回道。

    事实上,他早就到了,只是老大吩咐,要让洛浪好好打一架,发泄一下他的怒气,否则这股气不出,妹控的洛浪一定会抓狂。

    “你们是什么人。”队长看清楚了齐隆的实力,眼神免不了缩了一缩,气劲巅峰,与他只差一个小等级,如此年轻,体术竟然达到这种程度,看来他应该是这批新兵最强的一个了。

    “前第一男子军校学生,现二十三军新兵齐隆。”齐隆淡淡地道。

    “你呢?”队长看向另一个阻拦梁齐的新兵。

    “前第一男子军校学生,现二十三军新兵谢宜。”谢宜微笑着回道。

    队长看向洛浪,这个看似柔弱的少年,心狠手辣的程度竟然不比他们这些老兵差多少,这些人到底是谁培养出来的妖孽?

    “前第一男子军校学生,现二十三军新兵洛浪。”洛浪怒瞪队长,要是可以,他还想要这个队长付出点代价,毕竟是他的放任,让他的妹妹与伙伴们受伤的。

    “我,绝刺特战队队长,廉邵景。”廉邵景高傲地自我介绍道,“你们伤了我的队员,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他眼中杀意一闪,事实上,他被队员的连番战斗已经激起了他的战意,有些疯狂的他,很想亲手染上这些天之骄子的鲜血,这会让他感觉很美好。

    “天,他就是绝刺特战队的队长啊,这下惨了。”听到廉邵景的自我介绍,来自各个军校的新兵们心中暗道糟糕。

    每个军团都有一支特战大队,特战大队里有很多支正式战队,不过,被暴露出来的有明号的特战队有八支,其余的却十分神秘,就算二十三军的人也不清楚,自己军团的特战大队,到底拥有几支正式战队。另外他还有十二支替补战队,一旦符合要求,就会升级成为正式战队。

    相对于正式战队的神秘,替补的十二支特战队就明朗许多,有八支战队的名字,二十三军的老兵都知道,对二十三军有兴趣的人士都不是什么秘密。不过,就算是替补特战队,也是军团中极其凶残的杀人武器,是普通战队都要仰望的存在。

    而绝刺特战队就是这十二支替补特战队中的一支,而且还是排名靠前三的战队,他们这两年,做了许多危险任务,杀的敌人也数不胜数,很多人都猜测,再过一段时间,他们就会成为正式战队之一。

    绝刺的威名,就算这些军校生也都听过一二,得罪了他们,就代表他们在二十三军寸步难行。所有人都为第一男子军校的人担忧。

    洛浪谢宜两人对看了一眼,刚刚想靠近齐隆一起对抗廉邵景,就被廉邵景的队员拦了下来。

    “太无耻了,你们想以多打少?”这个时候,一个青年冒冒失失地跑进了大厅,看到洛浪谢宜被绝刺特战队的人包围,顿时愤怒地大叫起来。

    他左右看了看,忙从身边地面上捡起一把断裂的椅子脚,用力挥了两下,大声道:“我也加入。”

    “常新源,打架这件事,还轮不到你出手。”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清冷的声音,林中卿与韩继军缓缓从门口走了进来。

    随着他俩进入,哗哗哗地涌进了二百多人,真是第一男子军校的人,很快这两百多人包围了绝刺特战队的人。

    队长见状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颜色,这些入微境界的人,人再多也不是他们战队的对手,突然他脸色一变,惊愕地看向门口。

    只见一个冷峻少年出现在大门口,他冰冷的双眼扫向他,让他瞬间感觉被冻住了一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