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五百六十三章:分裂。(依月夜歌和氏璧+3)
    第五百六十三章:分裂。

    李莳瑜认真检查了一遍,这才关闭病历卡屏幕,宣布道:“孟军校,恭喜你,可以出院了。等一下,我会开一些我特别制作的养护药剂,只要再喝三日,你就彻底康复了。”

    “还要喝药?”孟子云惊呼起来,刚才听到可以出院了,他惊喜万分,还未等他笑起来,冷不丁听到还要配李莳瑜特别制作的药剂,顿时脸色大变,心中惊惧不已。

    “这个李军医啊,您特别制作的药剂肯定都很珍贵,还是留给更需要的病员吧,我只要配点普通药剂就行了。”孟子云赶紧推托掉,他可不想再尝试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了。

    李莳瑜闻言一挑眉:“真的不要?要知道普通药剂,你必须喝上一个月才行彻底康复,而且在喝药期间,必须保证不能再受到伤,否则,就会前功尽弃。”

    “明白明白,李军医,我保证在这个一个月里保护好自己,绝对不会让自己再受伤,所以,就劳烦请你给我配普通药剂吧。”孟子云马上拍胸膛打包票,就怕晚说了,李莳瑜就会开具他制服的药剂来。

    “话我说清楚,别以后不小心受伤了,又要赖我们二十三军团医院里的主治军医都是庸医了。”李莳瑜警告道。

    “不会,绝对不会。”孟子云连连点头,心中苦笑,他已经吃过这种亏了,还想再犯吗?

    原来。在这五天时间里,由于他与小护士朱青青关系变好了,朱青青心中不忍。让他知道了“事实真相”。

    朱青青悄悄告诉他,之所以受那么多痛苦,都是因为他得罪了她们,李莳瑜才会应邀出手教训他。她告诉孟子云,李军医其实是可以解除治疗时那种痛苦的折磨,只不过,这次他放任没解除而已。

    小姑娘说话说得很巧妙。真九假一,这种看似真相的话让人听了深信不疑,最起码孟子云没有怀疑。

    孟子云这才了解他五天来的折磨为何而来。也知道自己无法报复,就凭李莳瑜这高超的能力和手段,他未来很可能会求助于他,还不如乘机搞好关系。万一将来需要。还能开口求助。素以,孟子云只能将这亏白白地吃下了,而且还必须吃的高高兴兴了,不能让李莳瑜以为他心中有怨气……

    憋屈的孟子云就这样灰溜溜地离开军团医院,他不忘告诫两个死党,万一有伤进去二十三军团医院,千万要摆正姿态,不能得罪医院里面的所有军医与护士们。

    那一次经历。让孟子云对李莳瑜又感激又害怕……现在想到了李莳瑜,当初那痒痛到极点的折磨似乎又重新回到了。让他悄然打了个寒颤,身体无法控制地抖了一抖。

    “子云,你怎么了?”潘君安原本想回答孟子云的问题,却看到孟子云脸色突然变得苍白,顿时关切地问道。

    孟子云回过神来,深吸一口气,将那可怕感觉驱逐出体外,这才露出一丝苦笑道:“没事,只是刚刚又想到李莳瑜李军医的手段了。”

    雷一鸣与潘君安互相看了一眼,眼中泄露出一丝了然,自从孟子云从二十三军团医院出来之后,他的暴脾气变好了许多,不会再平白无故地发火,每次忍不住怒气,只要他们一提李莳瑜的时候,他就马上收敛怒气,让他们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好奇那个李莳瑜究竟用了什么办法,让孟子云对他谈之色变。

    “那个李莳瑜……”潘君安故意提了对方的名字,果然孟子云不出意外地打了个寒颤,让潘君安暗中抽笑,他咳了一声,压制满腔笑意继续说道,“他应该不会加入战队,像他这种级别的军医,除非是翔龙特战队这种联邦最顶尖的战队,否则没有哪个战队有资格收揽加入,就算他愿意加入,二十三军总参谋部也不会允许,这种顶尖军医,理应留在二十三军总部为全军团战士服务。”

    潘君安的话让雷一鸣连连点头,军医一直是军部控制的人才,除非是一些不出色的军医有可能被强大的战队招揽,其他普通战队根本不可能拥有,最多拥有一名学了战地急救的医疗机甲战士已经算是顶配了。

    “至于,那个李蘭枫么,倒是很有可能。”潘君安说起李蘭枫脸色凝重起来,这个人看似好说话,没什么害处,事实上好几次有人想设计赵骏,都被李蘭枫一一看破,帮赵骏安然度过这些算计,这也是赵骏能安稳到现在的原因。他们两人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确很可能在一个战队。

    “不过,到底是不是,很快就要有答案了。”雷一鸣笑道。

    潘君安孟子云再次看向画面中的冷峻少年,心中了然。

    此时,在十五军团的港口,武炅带着秦逸等战队队员来到了这里,他看到几百个团员站在港口,顿时一愣。

    “你们怎么来了?”武炅惊讶地问,他以为团员们都去二十三军港口送老大了。

    一个四年级团员笑道:“武团长这几年一直很关照我们,我们记在心中,这一次武团长要去第十五军,我们当然要来送你。”武炅这五年时间,为凌天鞠躬尽瘁,也引得不少团员的尊敬,不是每个人都喜欢那个冷酷无情的凌老大,武炅也收获了一批拥护者。

    深受感动的武炅,眼眶有些红了,他连连点头:“这是应该的,你们不必如此。”

    又一个二年级的团员说道:“武团长,以后我们也会来十五军,到时你可要记得罩我们啊。”

    武炅笑道:“行啊,只要你们来第十五军,只要我能帮忙。一定帮。”十五军是武家的实力,最为比武家重点培养的武炅,想要罩一个人。也不是什么难事,武炅当然敢打包票了。

    不过武炅也如凌蘭一般,将这些送行的团员给赶了回去,毕竟现在是上课时间,若请假还好,旷课出来,回去之后就没啥好下场。而武炅清楚。这些人必定是旷课出来的。他知道,今天几乎所有团员都来送老大了。

    武炅笑容满面地目送团员们离开,因为他们的送行。让他的离情消散了一点,离开老大一个人独行并不是那么难熬的。

    当武炅终于决定踏上第十五军团的军舰时,却看到了一个意外的人站在港口的某个角落,武炅脚步顿时一缓。原本还带着笑容的脸顿时沉了下来。

    “叶絮。你来干什么?”秦逸看到叶絮,怒火中烧,首先开口质问道。

    “来送送你们。”叶絮冷静地回道。

    “哈哈,送我们?你还有脸送我们?”秦逸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眼神带着愤怒,伤心,与迷茫。

    “尽管你们不会原谅我,但我还是想过来送送你们。”叶絮神情淡然。并不因为秦逸的嘲讽而失态。

    秦逸刚想回嘴,武炅伸手一拦制止了。武炅认真地看着叶絮,这个在童军一年级时,为了对撼异军突起的凌蘭一伙,才携手合作的伙伴,他发现一起生活了十五年,他竟然没真正了解过对方。

    武炅还记得,在军校二年级的时候,他就对自己战队队员们说过,他以后会报考十五军,因为这是他们武家的势力,他必须去。但他不会强迫战队队员们,若不想跟他去十五军,可以提出来,今早做好拆分战队的手续,做到好聚好散。

    队员们都选择跟他一起去十五军,包括副队叶絮,而一起成长的经历也让武炅信任叶絮,认为叶絮必然会陪他去十五军,一起开创他们的年代,可是这种美好,在最后一刻被掀翻,报考军校的时候,叶絮突然提出了拆分退队申请,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不仅仅如此,他还带走了战队另外五人,也是武炅战队最为核心的队员,让武炅好不容易升级到二星战队,又降落到了一星,更可恶的是,原本满员的战队,因为降星,超过了人数限制,不得不让几名队员成为编外队员……

    武炅是恨叶絮的,若他早点提出拆分,就算叶絮带着一半的人,他有的是时间将战队队员补满,将战队星级升到他想要的,一切准备妥当了,进入十五军后,才有底气在最短的时间里,在十五军崭露头角,压下其他竞争对手……

    可这一切被叶絮最后关头釜底抽薪,全盘算计落空,不仅如此,也让他在第十五军走的更加艰苦,武炅知道,武家的旁系,早就等在十五军,准备给他一个下马威的。而这一点,他的父亲爷爷都不能插手,只能靠他自己去应付。

    武炅看着这个十五年来亲密合作的伙伴,眼中敛去伤痛,他低声问道:“为什么?”

    叶絮沉默了,只是看着武炅。

    “叶絮,十五年了,从一开始或许只是合作,可是,经过这十五年,我将你当成了亲兄弟,就看在这十五年的情分上,你给我一个真实的答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武炅吼道,将这段时间压制在心中的痛楚都吼了出来。

    叶絮的背叛除了他战队的人知道外,其他人并不知道,而他也制止队员们透露,连凌蘭老大也被瞒了下来,武炅不想让老大操心,另外,这毕竟是他们战队的事情,武炅也不想丢脸丢到老大那里,叶絮背叛,说到底,还是他无能啊。

    “道不同不相为谋。”叶絮看着武炅,眼中复杂的很,最后,他开口了,给了这个伤人的理由。

    “道不同不相为谋?道不同不相为谋?”武炅笑了起来,“原来,我们十五年的亲密合作,最后得到的只是这个答案。你究竟有什么道什么谋,与我们不同?”武炅收敛住笑容,冷冷地看向叶絮。

    “我不会低人一头。”叶絮回道。

    武炅闻言猛地一拍胸膛,怒道:“我武炅十五年来,从没将你当成下属,要是你想做队长,你做也无不可。”当初建立战队时,他问过叶絮,队长要不要他当,叶絮直接拒绝了,说没兴趣,而现在,竟然成为他背叛的理由了?武炅心中不服。

    面对武炅的愤怒,叶絮垂下眼帘:“我不会向任何人低头,这并不是说你。”

    武炅眼神一缩:“你指的是老大?”

    叶絮抬起头,犀利的眼神一闪而过:“是的,跟你们在一起,就算战队再强,一旦出现在凌蘭面前,你们就会自然而然地低头,而我,需要是无惧凌蘭的伙伴。”

    “所以,你才放弃我们?”武炅突然冷静了下来,盯着叶絮的表情。

    叶絮缓缓地点头,神情认真严肃。

    武炅双眼痛苦地闭了一闭:“果然道不同不相为谋,十五年了,你竟然还认为你可以战胜老大?”

    “为什么不?凌霄之子,注定他是没有未来的。”叶絮的眼神冷冽非常,充满了野心。

    更改区域:半个小时之后重新刷一次。

    全身肌体被破坏达百分之七十以上,被本院判断需静养一月才能康复,对不对?”

    “是啊,我们二十三军团医院,水平就是差,要是在第一第二第三军团医院,十天半月肯定能治好。”孟子云悻悻地道,一时之间倒忘记找那小护士的茬了。

    “不是我们水平差,是你们身体素质不行。”看似温和的青年说话却并不温和。

    孟子云怒了:“你说什么?我可是S级体质,在整个联邦,那也是排的上号的。”

    “哦?是嘛。”青年军医想了想,这才回道,“那倒可以尝试一下我们的新药。”

    “新药?”孟子云不解地看向对方。

    “嗯,我们二十三军团医院独有的新药,可以提高治愈的效果,比如你这个伤势,要是你能支持得住,很有希望在一周十天里康复。”青年军医淡定地解释道。

    “什么?哎哟。”孟子云激动地跳了起来,却扯动了他的伤势,顿时哀叫起来。

    “不过,你好像不能忍痛,恐怕并不适合用新药。”青年军医眼中露出一丝不认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