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五百四十九章:融合!
    第五百四十九章:融合!

    谢宜首先抬起头,对凌蘭说道:“老大,我愿意融合。”不融合,必须镇压暗人格,可偏偏暗人格他不怎么讨厌,而他又感受到了暗人格生活的世界,充满会灰暗阴冷孤寂,他不忍心让暗人格继续这样的生活。他被他父亲料中了,心太软。

    暗人格震惊地看向谢宜:“你老大说了,最后可能不是你作为主体,这你也愿意融合。”

    谢宜笑了,再次恢复他原本阳光热情的笑容:“是啊,若最后你成为主体,必然是你比我更强,我愿赌服输。”谢宜说的是真话,都掌握了十九年的身体,都能输给只掌握了几分钟的暗人格,他还有什么脸面来争夺这个主人格呢。

    暗人格深深地看向谢宜,几秒过后,他转头看向凌蘭道:“他都愿意赌了,我还有什么不愿意的?”其实以谢宜老大的强大,若谢宜选择镇压他,谢宜老大肯定会出手帮他,那个时候,他依然会被封印,而且这个力量要比以前的封印力量更强大,暗人格清楚,恐怕几十年都无法挣脱……

    谢宜的选择,无疑是给了他一条自救的道路,他此时终于领悟父亲说的那段话,果然,谢宜是个心软的人,破开封印之后,他如父亲所愿那样给了他一条生路。若是他,一定会计算一切得失,最后选择一条对他最有利的道路,他绝对不会给谢宜一点机会。

    暗人格是感激的。他心中不再有不甘、愤怒,一片平和。两人在凌蘭的注视下,慢慢靠近……

    “敞开你们的意识。接受彼此。”凌蘭冷然的声音在两人耳边响起,让人不由自主地跟着声音的提示做,谢宜接收到了暗人格各种负面的情绪,而暗人格也接收到了谢宜十九年来的精彩人生。

    “原来,孤单一个人在这里,是这般让人痛苦……不过,这一切都结束了。未来你和我一样,生活在那个精彩的世界,由我陪着你哭陪着你笑。陪着你度过这一生。”

    “原来,你不仅仅拥有快乐,也拥有悲伤痛苦,也会有如此狼狈的一面。”暗人格看到谢宜被凌蘭折磨的只剩下半条命的时候。哑然失笑。“以后,你拥有的一切,也将是我的了吗?”

    “是的,我们原本就是一个整体,只是你沉睡了十多年,缺席了这段岁月,不过我的记忆也同样是你的记忆,就好像你在封印世界中十几年的痛苦悲伤。同样也是我的。”

    “我们将共同承担,共同成长!”谢宜与暗人格相视一笑。最后两人嘭的一声,化为一团浓雾,最后相缠相绕,渐渐化成了新的人体……

    “究竟会出现什么性格的谢宜呢?”凌蘭好奇地想着,嘴角刚刚一翘,却被眼前出现的一幕惊住了,她手指猛地一划,那个正在呈现的人影顿时被一层厚纱包裹。

    丫的,重新融合新的人体,难道就一定要**裸地出现吗?凌蘭又一次被提醒,她是女生啊女生啊女生,人家有的,她是没有的,摔!

    谢宜猛地张开眼,却发下眼前飘着一层厚纱,他挥了挥手,厚纱消失不见,只见凌蘭正背着他站着,他嘴角微微一笑喊道:“老大!”

    “穿好衣服。”冰冷的声音传来。

    谢宜低头看了看自己,失笑地拍了拍额头,心中感激老大的体贴,没有让他太过尴尬。谢宜手指一弹,身上便出现了他们的常用军校服,检查一番,感觉不再失礼之后,这才喊道:“老大,好了。”

    凌蘭这才转身,看向谢宜,淡淡问道:“感觉如何?”

    谢宜深吸一口气,陶醉地微眯双眼:“感觉好极了,浑身充满了力量。”他再次张大眼睛,认真地对凌蘭道:“很想和你再战一场,看看你到底值不值得我效忠。”

    “效忠?”凌蘭双眉一扬,“我不缺效忠的人。”

    “那以前的我是什么?”谢宜嘴角露出一丝邪气的笑意。

    “那是我的伙伴。”凌蘭已经逼近谢宜,她冷冽的双眼直刺谢宜的双眼,犀利到让谢宜的笑容几乎支撑不下去。

    “你不伤心,存在的是我而不是他。”谢宜使劲挤出这个笑容,他与谢宜的约定,他一定要弄明白谢宜在凌蘭的心中,究竟是什么。

    “你就是他,他就是你,有区别吗?”凌蘭淡淡地回道,“我相信他,他不会让我失望。”

    “可惜,他真的输了,被我吞噬了。你的伙伴不能回来了。”谢宜收敛了笑容,眼中透着一股冷意与疯狂。

    谢宜的话并没有触怒凌蘭,只见凌蘭神情淡然地伸手帮谢宜拉了拉领口,又拂了拂,像拂去一些灰尘,然后才开口道:“想了解我,想知道我与谢宜之间的感情,那就要好好地活着,自己去寻找去感受。”

    凌蘭的话,让谢宜的双眼突然红了,两行热泪无声地掉下:“还能活下去吗?”

    “当然,只要你想活,就能活着,融合,不代表一个意识必须灭亡。共存不是没有可能。”凌蘭认真回道。

    “我想活下去,我想活下去……”谢宜反复地说着这句话。

    “那就活下去吧。”凌蘭用力抱住谢宜,用力地拍了拍他的后背。

    谢宜迷茫的眼神开始坚定起来,再次睁开眼,已经没有刚才的冷意与疯狂,反而一片冷静,他抬头看向凌蘭,咧了咧嘴说道:“老大,你抱的太用力了,很疼的。”

    凌蘭放开了谢宜,认真看了他一眼,这才点了点头:“感觉好像不错。”

    “难道我吞噬了暗人格不好吗?”谢宜不满地道。

    “吞噬不是解决的办法。”凌蘭淡淡地回道,“何况,你吞噬不了他,我倒认为,你可能被他吞噬了。”

    “那,老大你刚才为何不相信?”谢宜好奇地问道。

    “因为,你狠不了心。”凌蘭回道。

    “真不好玩,老大你怎么知道,刚才不是我。”谢宜露出懊恼的神情。

    “感觉。”凌蘭回道,没等谢宜再次询问,她接着道,“既然你们的事情已经解决了,那我们就回去吧。”说罢一个弹指,两人消失在谢宜的意识海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