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五百四十五章:封印!
    第五百四十五章:封印!

    谢宜看到此人,顿时惊叫起来:“老大!你怎么也在这里?”

    凌蘭没有回答,她只是冷冷地看着暗人格:“等你很久了。”

    暗人格此时已经想明白了,他冷笑道:“原来,你让谢宜成为你的替身,不是信任他,而是想要引出我?”此时,他还不忘打击正人格。

    谢宜一听,心中一震,他看向凌蘭,眼中露出一丝受伤。

    凌蘭冷冽的双眼瞥了他一眼,谢宜原本受伤的心顿时冻结,再也不敢七想八想什么。

    呜呜呜,老大做什么都是对的,玻璃心什么的最要不得。谢宜心中小人咬着手绢泪流满面地自己劝慰自己。

    凌蘭有将视线放在暗人格身上,她淡淡地道:“你很怕我!”

    “当然,你很强,一旦被你发现,我一定会很惨,我的第六感这么告诉我。”暗人格嘲讽一笑,“没想到,你还是发现了我,可笑我还以为自己藏的很好。”

    “你藏的的确很好,从你三年前出现起,就小心翼翼没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不得不费点心思。”凌蘭说到这里,眼神微微一眯,一股恐怖的杀气迅速蔓延,“我,不允许自己兄弟身上出现任何一点不确定因素,而你,恰恰就是那个不确定因素。”

    凌蘭的话犹如一道闪电直劈谢宜心中,他的眼眶无法控制地红了。谢宜懂了,心中一直困扰他的彷徨与不安消失了。

    谢宜。你真是个笨蛋!原来他早就是老大接受的伙伴了,若不关心他,又怎会发现他体内的问题?若不重视他。这般费尽心思安排又为哪般?

    可笑,他被自己的心蒙蔽了双眼,忽视了老大的关心,细想过往,每次他通宵镇压暗人格到精疲力歇,第二天一早,老大总会认真看他一眼。然后这一日,老大会手下留情,对练的时候不会使劲虐他……随着暗人格爆发越来越多。与老大对练时,老大越发的点到为止。他以前认为这是老大忽视的结果,让他很不安,现在想来。这恰恰是老大重视他的缘故。老大明显是怕他太过疲惫而被暗人格寻找到机会反击。

    谢宜心中感动懊恼不已,而暗人格这边却爆发了。

    暗人格被凌蘭可怖的杀机盯住,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将要被对方强大力量轻松碾碎,他心中大骇,无法控制地大叫起来,“所以,你想毁了我?凭什么?我不服!明明我们一起降生,为什么偏偏他能存在而我必须消失?我不服我不服!”

    “那你为什么想要谢宜消失?”凌蘭淡淡地反问一句。

    “我不想在这里!”暗人格双眼赤红。带着一丝疯狂,“这里是不是很安静?没有声音。寂寞的快要逼疯我!呆在这里多一日,我就恨他多一点。我恨,明明我们两人一起出现,为何,父亲偏偏选择了他,却封印了我?他就这样幸运地掌控了身体,生活在那个充满声音与色彩的世界,可以拥有家人朋友伙伴,享受亲情友情爱情。而我,却要呆在这个无声,阴冷,灰暗的世界里,孤寂一辈子默默等待死亡?”

    “他能做到的,我也能做到,甚至我比他做的更好,为什么不给我一个机会,就要决定我的命运?凭什么?凭什么?究竟凭什么?”暗人格疯狂地怒吼着,也惊醒了谢宜,谢宜想不到,一直被他镇压的暗人格竟然还有这样的过往,难道他不是他的心魔吗?

    “你说,父亲封印了你?”谢宜惊愕地问道。

    “是啊,我们谢家出生就拥有双重人格,其实就是精神分裂,所以只顾有秘法,封印其中一个人格,让另一个正常成长。若不封印我,我早就吞噬你了,怎么可能让你安安稳稳地活到十六岁?”暗人格说到这里,冷笑一声继续道,“不过,因为你内心的不自信,充满懊恼与后悔,让那个封印为之松动,否则我怎么可能有机会冲破呢,说到底,还是要谢谢你的软弱……”

    若是他,他绝对不会这么软弱,就算眼前这个强大的人不重视又如何,他照样能活出自己的精彩。暗人格想到这里,忍不住看向凌蘭,却被凌蘭淡然无一物的目光给惊到了,他无法控制地后退了一步,似乎远离对方一点,自己就能安全一点一样。

    “为什么父亲选择封印你而不是封印我?”谢宜知道暗人格说的是真话,却困惑当初父亲的选择。

    “我怎么知道,所以说,你走了狗屎运。”暗人格恨恨地道,当初他们都是初生,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成长,选择封印一个也是随机的,暗人格只能归类到谢宜太幸运了,二选一中恰好选到了对方。

    “若你们对此有困惑,我倒可以给你们解惑。”凌蘭突然开口道。

    “啊,老大有办法?”谢宜眼前一亮,他的确想知道为什么,否则就算重新封印暗人格,他还是会怀疑自己,对暗人格充满内疚,而让自己心灵出现漏洞。

    暗人格惊愕地看向凌蘭,不知道凌蘭到底有什么办法,可以解释这件事。这件事不仅仅谢宜想知道,他更想知道,甚至从他封印,他一直想明白,为何父亲选择封印的是他而不是谢宜,这已经是他的执念,他很想弄个明白。

    凌蘭颔首:“信不信我?”

    谢宜果断地点头:“我信老大。”他看向暗人格,严肃地解释道,“老大不会骗人,一言九鼎,你放心好了。”

    暗人格冷哼一声:“不用你假惺惺,我知道。”他瞥了凌蘭一眼,低声对谢宜道,“他,很强,想灭我也是举手之劳,不会耍这种小手段。”

    虽然凌蘭是谢宜的老大,但暗人格也信服凌蘭。

    两方都同意凌蘭帮他们解惑,凌蘭提醒道:“可能会有点难受,忍着点。”

    暗人格不屑地道:“我在这里都能熬过十九年,还有什么不能忍的?”他轻视地瞥了谢宜,“你应该担心你的小弟,希望他别给你丢脸了。”

    谢宜脸颊微红,薄怒道:“哼,别小看人,我不会输给你!”

    “希望如此!”暗人格傲娇地别过头,没再看谢宜一眼。

    凌蘭嘴角微微一翘,看来暗人格并不是真的很讨厌谢宜,这倒是个好消息,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凌蘭深吸一口气,脸色凝重起来,她双眼盯着眼前两人,伸出双手,探入他们的头部。

    谢宜与暗人格只感觉自己的意识被一股外人硬生生地拉扯出来,那痛苦不如抽筋拔骨,但两人都不想让对方看不起自己,都死命咬牙忍受,不肯吭出一身。

    当两人终于感觉到一阵轻松,疼痛消失不见,他们睁开眼睛,却看到凌蘭的手中,有两团能量体,隐隐约约可以看出一个微型的人形体,五官隐隐约约,但可以看出与谢宜极其相似。

    凌蘭举了举右手:“这个是从你那里拉出来的。”她对暗人格说道。又举起左手,对谢宜道,“这是你的。”她将双手放在一起,“有没有感觉两股能量体有些不同?”

    暗人格脸色一变,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能量体充满着一股暴虐气息,而谢宜却一片平和。难道当初因为能量上的气息,所以父亲放弃了自己?

    谢宜却有不同的看法:“会不会在这里生活了十九年,所以影响了他的能量体?”

    凌蘭看了一眼谢宜一眼,眼中露出一丝赞许:“没错,环境会影响一个人的成长与性格。这只是现在的气息,就让我帮你们重归开始之初。”

    凌蘭一语说罢,掌心出现两团火焰,它并不炙热,也不温和,而是带着一股冰冷的气息。

    “冰焰?”谢宜眼神一缩,没想到老大已经掌握到天赋觉醒的第三阶段……而他们却还在寻找第二阶段的入门,果然人比人,要气死人的。他们距离老大太远了,怎么追都追不上。

    在冰焰的提炼下,两团的气息开始发生了变化,特别是暗人格的能量体,暴虐开始减少,谢宜的能量体平和也在减弱,逐渐出现了一些波动。

    最后,变得无比纯净的两团能量体,暗人格原本的暴虐几乎不见了,可却泄露出来了丝丝寒意,而谢宜的能量团却充满热量,就如一个小太阳一般。

    “一冷一热,果然,我与他截然不同。”暗人格低落地道,他真的很羡慕谢宜的能量团,温暖的想让人靠近。

    “条件终于达到了,就与我一起回到你们的记忆之初。”暗人格与谢宜脑中突然响起凌蘭的这句话,还未反应过来,他们就觉得眼前一阵晕眩,等他们恢复意识,就发现他们来到了一个地方,此时真站在上空,俯瞰着下面发生的一切。

    “这是,谢家老宅!”谢宜惊疑地道,画面中的一切与现在的谢家老宅几乎无差,只是不知道为何,这里的画面是黑白两色。

    “刚出生的婴儿,眼睛未完全发育,能看到的颜色就是黑白两色,而这里,是你的记忆体,当时你看到的是什么颜色,现在呈现出来的也就是什么颜色。”凌蘭解释道。(未完待续……)

    PS:今天晚上有饭局,所以,就抽空码字发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