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五百三十三章:危险的谢宜!(bbfa56和氏璧+2)
    第五百三十三章:危险的谢宜!

    就这样,凌兰与唐钰两人格斗了三百多招,凌兰就卖了一个破绽,让唐钰导师击中她而败北。这结果,让所有在场的人哀号不已,他们基本上都全军覆没,不过作为庄家的谢宜,同样苦着脸,因为他必须赔付高缙云以及他的战队十八万信誉点,一下子让他几年来累积起来的信誉点清空,重回当初的一贫如洗。

    高缙云战队,副队难以抑制自己激动的心情,猛地抓住高缙云的右臂,拼命摇晃道:“队长,队长,我不是做梦吧……我们……我们真的赢了。”

    高缙云被自家副队摇的东倒西歪,他一脸傻笑,满脸如梦如幻。当初下注,只是为了支持老大,并不是真正想赢钱的,没想到他对老大的信任,竟然获得如此巨大的回报。这一次,他连本带利,一下子拥有了十二万信誉点。哦不,若算上小队的,就是二十四万信誉点,去掉本金六万,那也是十八万信誉点啊……

    高缙云的三万信誉点,那是从小到大积累出来的,应该说,他当时拿出了他全部身家压凌兰老大的。

    高缙云战队所有人都是平民出身,并不像其他战队或多或少都有些背景。同样,他们小队能拿出三万信誉点压凌兰,其实也不容易。当时他们全队的信誉点也不过三万多,不足四万。愿意拿出三万信誉点,是信任自家队长的表现。而现在。他们因为这份信任,得到了他们的回报,让小队后勤资金一下子超过了十万多。足够让他们整个小队鸟枪换炮了。

    不提高缙云他们如何兴奋,凌兰从机甲操控舱中出来,还未落到地面,齐隆与韩继军已经走了过来。

    “老大,辛苦了。”

    凌兰瞥了一眼那边聚在一起,有些喧闹的人群,微微一挑眉:“谢宜。输了。”若是赢了,人群必然已经散了。

    “高缙云以及他小队,赌老大能支持三百招。下了六万信誉点。”齐隆笑道。

    凌兰讶然:“谢宜竟然也敢收?”她可记得,她告诉过谢宜,这次会过三百招的,难道当时谢宜没用心听?看来。这段时间。谢宜的确有些猖狂,是时候修理他了。

    凌兰见到韩继军表情有些怪异,心中不由地一动:“是,另有原因?”

    韩继军点了点头,板着脸将谢宜挖坑埋自己的事情说了出来,凌兰闻言,似笑非笑地瞥了谢宜一眼。

    正在给高缙云战队转信誉点的谢宜,突然感觉一道冰冷刺骨的视线扫了过来。他浑身发寒,血液几乎都冰冻了。不用回头看。谢宜也知道那是谁的视线,他知道自己这下惨了,老大绝壁不会轻易绕他的。

    谢宜回想起当初他下海坐庄设赌局的那件事情……

    那是在军校一年级,谢宜与齐隆他们如往常一般回到属于他们的别墅住宅。一进大门,就看到大客厅里,自家老大正坐在沙发上,正用联络器搜索资料。

    齐隆等人与老大招呼过后,就各自回自己的房间洗漱一番,谢宜的动作十分迅速,当他洗好澡出来,发现齐隆等人还没到,只有老大依然坐在沙发那里,专注翻看着虚拟屏幕上的信息。

    谢宜心中一动,便走了上去,做到老大对面的沙发。老大气势太强,他没那个胆子坐他身边。

    谢宜坐下之后,斟酌了一下,这才开口问道:“老大,明天,是我们班的体术对抗战,名单已经出来了,最受新生团团员们关注的是齐隆与武炅团长的对抗战。大家都想知道谁会更强。”

    凌兰没有抬头,她十分随意地回道:“其他人或许不清楚,童军中心学院出来的人,肯定知道答案。”

    谢宜笑道:“那是,大家都知道齐隆略胜一筹,只是大家想知道,齐隆到底在第几招击败武炅团长。”

    “全力以赴,五十招内可胜,若收敛一下,估计需要八十招左右。”凌兰抬头想了一下,这才回答道。

    “老大,能告诉我到底是第几招吗?”谢宜并不满足老大这个拥有弹性的数据。

    谢宜的话引来了凌兰若有所思的视线,让谢宜心虚地低头了。

    凌兰直接关闭了联络器,正视谢宜道:“说吧,你的想法。”

    谢宜知道自己的小心思已经被自家老大看破了,也就不再遮掩,索性摊开道:“老大,我是这么想的,小队的后勤资金一直很吃紧,我们每次想购买一些必需品,林中卿都要反复斟酌,精打细算,所以,我想了个法子,可以给小队的后勤增加一点资金。”

    “现在体能训练的时候,可能会进行一些比赛,大家也显得无聊,会私下里赌点什么,我想利用这个……”谢宜小心翼翼地看了凌兰一眼,发现凌兰脸上并未出现反感之色,顿时心中一定。

    凌兰右手手指慢慢地敲了敲扶手,她垂下眼帘,开始思索是否可行。

    谢宜见状心一横,将他想到的全都说了出来,希望得到自家老大的支持:“老大,我不会盲目设局,不了解的对手不开,开,也只开我了解的,且准备以我们战队为主。”

    “赌,这个东西,我并不看好,它有太多不安定因素,不到最后结局,你永远不确定你到底是赢还是输。”凌兰张开眼睛,一道冷芒闪现,让谢宜刚刚提升的勇气一下子消失了。

    “除非你能保证,你一定会赢!”凌兰犀利的眼神,盯住了谢宜。

    谢宜脸上露出挣扎之色,就如凌兰说的那样,赌哪里可能保证一定能赢,但谢宜也知道。若他无法保证,老大绝对不会同意他干这个。

    但谢宜真的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作为小队现有队员中最后一名加入的队员。虽然齐隆等人明确告知,凌兰老大已经接受了他,但没得到凌兰亲口回答,谢宜心中还是没底,他迫切希望有所表现,能为小队做出贡献。

    所以,当谢宜发现自己有办法帮小队解决后勤资金压力时。谢宜心动了,他真的不想放弃。心中有了决定的谢宜,猛地点头承诺道:“是的。我保证,我会赢。”

    “若你输了呢?”凌兰没有就此放过谢宜。

    谢宜一咬牙,回道:“愿受老大惩处。”

    凌兰闻言沉思了起来,让谢宜心中忐忑。不知道老大最终会不会同意他的想法。

    终于。凌兰给出了答案:“就允你一次,希望你说到做到。”

    谢宜兴奋地跳了起来,紧接着一个深度鞠躬,表示他的感激:“多谢老大信任。”

    凌兰挥了挥手,谢宜强忍心中激动,离开了客厅,走回了自己的房间,他干劲十足。开始策划明天的赌局,心中告诫自己。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要大意失了荆州。

    大意失荆州!谢宜记起了当初的心情,心中后悔异常,两年来,他设置赌局一直顺风顺水,同伴们的帮忙,也让他没有失手过一次,这一切让他的信心无限膨胀起来,没有了当初的谨慎。

    今天这次苦果,细想下来,完全是他自讨苦吃……谢宜开始担心,他在老大面前狠狠刷了两年的好感度,会不会因此一遭变回当初?

    谢宜这边胆战心惊暂且不说,凌兰那边,韩继军告诉谢宜干的蠢事之后,便问出了他深藏两年的疑问:“老大,我想不明白,为何当初,你会同意谢宜开设赌局?这……明显不是正道。”

    看着韩继军眉宇间隐隐露出的不愉,凌兰心中暗叹,韩继军样样都好,就是正的有些过头了。这也难怪,军人家族出来的孩子,要么是资深的兵痞子,要么就是军人典范。韩继军就是第二种,他对一切不符合规定的行为,是极难接受的。能忍这么久,的确是将谢宜当成了伙伴,才额外给予了谅解。

    “对于世家出来的人,没有那么多限制,我们不能以军人的要求去要求他们。”凌兰淡淡地说道,“而且,两年前,谢宜在小队中,心态出了问题。”

    韩继军心中一惊,他竟然不知道这件事:“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找不到自己的价值所在,虽说他要做小队的外交官,但童军中心学院出来的学生,包括武炅,李英杰他们,其实还是喜欢跟齐隆交流,谢宜的角色,一开始的确十分尴尬。”凌兰一针见血地将谢宜当初的困境说了出来。

    韩继军回想过去,发现的确如此,他脸露愧疚道:“对不起,老大,我竟然忽略了这一点。”作为小队的军师,却没有发现队员心态失衡,在这点上,他失职了。

    “那个时候,我们刚入军校,立足未稳,就遭受了雷霆机甲团的擂台挑战,大家的注意都集中在了那场擂台战上,忽略也是在所难免,不必愧疚。”凌兰阐述事实,让韩继军心中好过了一点。

    “虽然,谢宜那时找到体现自己价值的方法,在我眼里,并不十分妥当,但当时,的确可以让谢宜摆脱自己失衡的心态。这是至关重要的一点。所以,我答应了。”凌兰说出了她当初答应下来的理由。

    “更何况,小队后勤的资金,的确得到了补充。这是好事。继军,我认为,只要你情我愿,没有强取豪夺,暗耍阴谋算计,进行坑蒙拐骗,筹集资金的办法没有所谓的好坏之分。”凌兰并不在意赌不赌,她在意的是,值不值得。

    “取我该取的,拿我该拿的。只要我问心无愧?!”韩继军心有感触。

    凌兰没有再说话,有些事情,得靠韩继军自己想明白,别人是帮不了他的。

    齐隆一直听着两人的对话,见韩继军陷入深思,这才插口问凌兰道:“老大,你是不是准备收拾谢宜了?”

    凌兰微微一挑眉,似乎在问齐隆,为何这么想。

    “谢宜的问题,老大,别说你没看出来。”齐隆笑嘻嘻地道。

    “原来你也知道了。”凌兰双眼快速闪过一丝赞许。

    “我的天赋可是兽觉,当我开启天赋时,兽觉告诉我,谢宜很危险。”齐隆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两人的对话惊醒了韩继军,他脸露迷茫道:“老大,齐隆,你们在说什么?谢宜有什么问题,老大不是说,他失衡的心态解决了吗?”

    凌兰淡淡地扫了齐隆一眼,明显告诉齐隆,由他向他的好基友解释。

    齐隆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只得苦命地为自家死党解释:“你也知道,我天赋兽觉,能够感受到一些潜伏的危险,前两年,谢宜虽然心态失衡,但我从没感觉谢宜有什么危险……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现在,谢宜心态的问题解决了,可我一旦开启天赋,就感觉谢宜给我极大的压力,而且这个压力越来越大了。”

    齐隆看向凌兰,继续说道:“就好像老大,平常已经让我感觉很有压力了,但还能抵抗,可我一旦开启了天赋,老大的气息,恐怖到让我觉得,只要老大想,我就会死。”齐隆说罢,竟然打了个寒颤。

    韩继军总算听明白了:“你是说,你开启天赋之后,谢宜给你的感觉,十分强大,对你有威胁对不对?”

    齐隆点了点头,表示没错。韩继军惊讶地道:“难道,他隐藏了实力?”这句话问出之后,韩继军的脸上就露出了受伤的神情,毕竟被自己承认的伙伴欺骗,这让他有种被背叛的感觉。

    齐隆没有回答,他看向了凌兰,因为他也说不好。

    凌兰见状便摇头道:“不是,那个还不是谢宜的力量。有几次,我无意间发现谢宜一直在镇压它。”

    凌兰的回答不仅让韩继军震惊了,连齐隆也一脸惊愕,估计齐隆,也没想到这点。

    “那到底是什么?”齐隆问道。

    凌兰瞥了人群中的谢宜,又看了一眼站在他身边的洛浪,心中有所悟地说道:“我怀疑是第二人格,就像洛浪的魔变天赋一样。”

    “谢宜不是有雷电天赋了吗?怎么还会有第二个天赋?”齐隆惊问,联邦的人觉醒天赋,只能觉醒一个,还未见有觉醒第二个天赋的。

    “我又没说,那个是天赋,只是类似于洛浪的那个天赋而已,我怀疑这与谢宜的家族血统有关系,谢宜对此一点也不吃惊,甚至自有一套方式镇压那股力量。”

    “我猜测,这可能是精神分裂的一种……那个能量十分暴虐,有毁灭的气息,应该是谢宜的暗人格。”凌兰斩钉截铁地说道。(未完待续……)

    PS:接替老公,哄小宝去了。明天继续加油!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