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四百七十六章:一步好棋!(7000大章&bbfa56和氏璧双+)
    第四百七十七章:一步好棋!(bbfa56和氏璧加更!)

    那个人是不是疯了?与老大比远程,最多就是被射中,积分扣光落败而已,最不济也就是火力猛了点,机甲不小心被毁。可这一切对操控舱内的机甲师来说,只要操控得当,并没什么伤害,但是近战么……

    想到自己被残虐的那些时刻,齐隆身体猛地巨震了数下,果断将脑海中可怕的画面给摁掉,他绝壁不要再回忆了。

    齐隆的话让韩继军手抖了一抖,瓜子竟然没抓住,掉了下来。韩继军此时,牙齿还是酸疼起来,话说,他也不想回忆与蘭老大近战这个问题好不好?

    看了看身边,所有人都一脸惊惧的摸样,看来大家都因为齐隆的这一句话,又回到了那可怕的时刻。最夸张的是洛浪,他双臂猛地抱着自己的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原本俊俏的脸,此时已经苍白一片。

    除了齐隆外,洛浪是被蘭老大虐的最狠的那一个,因为蘭老大十分不满意洛浪那娇弱美丽的外形,总想让他强壮起来。可惜这么多年来,蘭老大越虐洛浪,洛浪就越娇柔美丽,完全不像齐隆那样,有向蛮兽方面进化的趋势,这让蘭老大泄气又无奈,总觉得自己虐洛浪还不够,于是,下手更狠了。

    “你们说,我们是不是要提醒医疗队时刻准备着?”李莳瑜虚弱地道,自从尝过与凌蘭近战体验后。李莳瑜就马上立项研究稳定精神情绪方面的药剂,防止队里成员哪一天不小心被蘭老大给虐疯了。

    “应该不需要吧,蘭老大会把握分寸的。”后期加入。还对凌蘭抱有希望的常新源,不确定地说道。

    把握分寸?他们家老大有这个东西吗?齐隆等人无语望天,寄望老大会留手,还不如直接通知医疗队更靠谱一点。

    场上,凌蘭与叶飞扬两人在半空中一前一后极速飞掠。凌蘭机甲的速度已经到了特级师士操控的极限,可惜还是没能甩开对手,可见叶飞扬的操控同样十分出色。果然不愧为综合第一军校第二强的高手。

    当然,若凌蘭执意甩开对手,也不是做不到。只是。这样一来,就可能暴露她真正的操控实力。凌蘭可没忘记,隐藏在上空监控比赛的皇级师士,以及此时正全方位监控比赛的裁判团。都是老辣的顶尖师士。她没那个自信能瞒过他们的眼睛。

    “真是麻烦啊!”凌蘭郁闷地想到。原本想乘团体格斗赛,好好练习远程操控,可惜这个叶飞扬明显想与她近战死缠到底……

    近战她其实更喜欢,但就如她刚才说的,麻烦啊!她太熟悉近战,怕一个不小心玩疯了,施展出了不该施展的顶级技能,暴露她的实际操控等级。说到底。还是看的人太多,当初与乔霆对战时。就没瞒过校长与唐钰导师,她现在一定得小心再小心,不能再被人发现了。

    凌蘭不是一个偏执的人,原本准备干什么,就一定要做到这样,既然远程不可能,凌蘭当然不会强求,如对方所愿地选择近战了。

    凌蘭心中有所决定,马上操控机甲做出一个一百八十度转弯,同时原本极速向前飞行的引擎迅速归零,更在转弯的瞬间,右手从后背卡座中取下光剑,而左手则在后腰卡座上,取下了一把光束短枪。

    凌蘭原本准备继续远程攻击,所以身上装备的武器都以远程为主,可以近战的,就是这两个综合机甲的标配了。

    “凌蘭首先变阵,看来对手给他的压力很大,让他不得不放弃自己拿手的远程攻击,选择了对方想要的作战模式,这下,凌蘭要陷入被动了。”观众看到这里,心中微微叹息,对凌蘭的前景无比担忧,对第一男子军校到底能不能拿下冠军也多了几分不确定。

    凌蘭的举动也吸引了齐隆他们,齐隆更是大声喊道:“老大,真的选择近战了。”

    “你们说,老大会不会一开始就马力全开,凶残地虐对手?”齐隆一脸兴趣地问道。

    “不会!”韩继军与李蘭枫异口同声地回道,看到对方与自己的意见相同,两人相视一笑。

    “为什么?老大近战很凶残的。”齐隆不相信。

    韩继军没有开口像死党解释,他对着李蘭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看来他想先听听李蘭枫的判断。李蘭枫没有客气,直接回道:“蘭老大隐藏那么久,不会因为这一场比赛而功亏于溃。”李蘭枫很了解凌蘭,该忍的时候,凌蘭比任何人都能忍。

    “那我们刚刚是白担心了?”齐隆一脸遗憾道。

    这下李蘭枫没有回答,而是看向韩继军,示意韩继军他来回答,韩继军也并未推托,他开口解释道:“担心倒不是多余,我们只是说蘭老大不会一开始就马力全开,虐对手,但没说,蘭老大不会虐对手。”

    “啊?”齐隆脑袋一转,马上明白了,“你们说,老大可能在最后虐对手,拿下比赛?”

    “是的。”韩继军坚定地点头。

    “既然这样,那让我们赌一赌,蘭老大究竟在多少招内完败对手。”谢宜笑嘻嘻地开口道。

    “怎么赌?”齐隆似乎对这个很有兴趣。

    “十招之内,一赔十,二十招之内,一赔五,三十招之内,一赔二,五十招之内一赔一!”

    “没五十招之后的?”常新源不解地问道。

    洛浪听到这个疑问,顿时冷笑一声:“以蘭老大的实力,再怎么隐藏放水,五十招已是极限!”谢宜猛地点头,只要关系到武力问题,洛浪的智慧就噌噌噌地往上狂飙。绝对不会出错。

    “我赌十招!押信誉点10000!”齐隆马上开口道,速度之快,让企图拉扯制止他的韩继军无奈收手。都说了一开始不会虐,他怎么就那么大胆地赌十招呢,明显不可能嘛。

    韩继军十分郁闷地问道:“你怎么有那么多信誉点?”这下可输惨了。别是将这个月的加餐钱给赌了吧。

    凌蘭战队每个人都会上交一批信誉点给凌蘭,齐隆等人已经习惯将零花钱全部上交。这些钱,凌蘭都丢给小四打理,一部分钱则转给了林中卿作为小队后勤补给资金,还会额外给每个人一笔加餐费。增加队内成员的营养。当然,有需要购买庞大的武器或者其他必要东西,可以向林中卿申请。若钱不够,再由林中卿向凌蘭申请加资。

    看到死党询问,齐隆小声地在韩继军耳边说了一句,韩继军原本严肃的脸顿时一变。他指着齐隆惊恐道:“你竟然……”

    看到自己的死党要将秘密说出来。齐隆眼明手快地掩住了韩继军的嘴巴,嘴中低声喊道:“嘘,别说出来!”要是老大知道他参加了外围的赌局,他绝壁会杯具的。

    当然,齐隆没乱下赌局,他只找凌蘭的赌局下,知道自家老大实力的,每局都赌赢。虽然比赌几招取胜赢的少,但胜在保险。齐隆可从没想过。自家老大会输这个问题。

    齐隆下注,也带动了小队其他成员的兴趣,洛浪选择了二十招,按照老大的习惯,让个十招已经是个极限,然后十招之内搞定对手,二十招绝对是蘭老大忍耐的极限了。

    而李莳瑜、常新源则选择五十招之内,各下注2000信誉点,林中卿认真想了想后选择了他认为比较稳妥的三十招,下注同样是两千。只有韩继军与李蘭枫没有下注。谢宜当然不会放过他俩,缠着两人一定要下注,美其名是小队活动,不能缺席。

    李蘭枫与韩继军对视了一眼,几乎异口同声道:“三十招!”韩继军下了5000点,而李蘭枫只下了1000信誉点,是所有人中最少的一个。

    韩继军听到李蘭枫下注的数字,视线投向李蘭枫,两人默契地相视一笑,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到了场内。

    此时,场内两架机甲并未发生战斗,原来,凌蘭机甲突然转弯停下后,便悬浮当空等待叶飞扬。而叶飞扬却有些措手不及,不过应变还算果断,但还是让机甲因为急停惯性问题向前方冲了十米左右,这让两架机甲的距离不到五十米。两架机甲隔空相对,格斗场整个气氛开始紧张起来,谁也不知道,这两架机甲会不会在下一秒就短兵相接。

    十秒过去了,一分钟过去了,三分钟过去了,两架机甲依然纹丝不动。观众们因为长时间的等待开始议论纷纷,想不明白两人为何对峙这么久,这不科学啊,以前哪一场近战不是一碰面就砰砰砰地打起来的?

    一些优秀的机甲师,却看明白了,因为两人的防御动作都无懈可击,也就是说,两人都没有找到可以下手的机会,不得不继续忍耐性子,寻找机会。

    “啧,又一个弱点!”凌蘭有些蠢蠢欲动,在这段时间里,她不止一次看到对方无意间暴露的弱点,只是她一直忍耐没有出手。因为,这几个弱点,实在隐藏的太深,这不是一个特级师士应该看出来的,凌蘭不得不无视之。

    正当人们等的快要失去耐性时,凌蘭眼神一亮,因为她看到了一个特级师士可以看到的问题,于是,她出手了。不过,她出手方式让人惊讶之余,又觉得十分合情合理,凌蘭本应该这么做。

    原来凌蘭出手攻击的不是贴身近战,而是左手的短程光束枪终于发射了。

    短程光束枪适合在中短程攻击,射程短,但威力却不小。对于近战机甲来说,短程光束枪有些鸡肋,但对凌蘭这个远程能力超强的人来说,这把短程光束枪恰恰是他使用最顺手的武器。

    以上论断是所有观众认为的事实真相。

    不过,凌蘭一出手,又似乎证明了这一点,光弹刁钻的射击角度。连续数枪的光弹形成一个范围攻击,将对手可能闪避的落点全部封锁,就这一招。堪称犀利,让原本以为优势尽握的叶飞扬躲闪时着实狼狈了一把。

    不得不说叶飞扬的操控技术真的很强,他虽然狼狈了一点,但还是将凌蘭数枪的攻击成果闪避,叶飞扬当然不甘这般被动,他猛地操控机甲用无序闪动步伐,企图拉近两架机甲之间的距离。想要彻底封印对手的光束枪,当然,凌蘭也不是傻的。对方打的什么主意,她清楚,不过,为了达到隐藏的目的。也为了给对手留点面子。她迅速闪退。

    就这么攻击了七八枪之后,凌蘭感觉不突兀了,这才买了一个破绽,让叶飞扬一举贴身成功。叶飞扬因为早有准备近战,选择的武器也都是近战类的。他右手中的武器,不是其他人喜欢的那种巨型的长兵器,而是近战里面比较偏门的短刀。

    凌蘭见状眼神闪了闪,这种武器她很熟悉。正是她最擅长但却封印掉的一类武器,凌蘭下意识看了一眼此时对方正空着的左手……

    “刺啦!”光剑与短刀终于首次对碰。两种不同体系的兵器相撞而溅起了一大串火花,光剑巨大的光能腐蚀短刀,一击过后,就能看出,原本清亮光洁的见面此时已经出现了一大片黑气。不过,两人心知肚明,这都是假象,只要用布一擦,那把短刀又会恢复如新。

    “刺啦!刺啦!刺啦!”光剑与短刀激烈对撞的声音一声接一声,凌蘭、叶飞扬两人战斗速度极快,让观众们从一开始无聊一下子进入到无比紧张的氛围,很多人更是看的差点忘记了喘息,就怕自己一个呼吸,惊扰到场上人的表现。

    两人对撞了大约五六招,当两人的武器再一次对碰撞击时,观战的众人,无法控制地惊呼起来。作为旁观者的他们,清晰地看到了凌蘭无法看到的死角处,叶飞扬左手正偷偷地从后腰处拔出了一把尖刺,在凌蘭全身心抵挡自己短刀的时候,狠狠地刺向凌蘭机甲的右肩。

    叶飞扬是双手持器操控者!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恍然大悟,叶飞扬之所以没有选择长兵器,选择不长不短的短刀,是因为他是双手持器操控者,他一开始就隐藏了自己另一把冷兵器,想在关键时刻出手。

    这一招来的太突然,也太让人意想不到,所有人都以为凌蘭要中招的时候,凌蘭机甲右侧的引擎猛地发出一声剧烈爆响,这是超负荷操控的结果。机甲在右侧引擎巨大的动力下,带动那边的身子猛地一个大侧身,凌蘭闪的及时,那把断刺堪堪就在身侧擦身而过。

    不过,可能凌蘭注重力集中到了右侧闪避这个动作上,原本握枪的左手突然失控松开,握在左手的短枪猛地掉落下来。

    凌蘭反应很及时,她马上做出了补救动作,左手跟着往下一探一抓,将短枪又抓住了。但此时,仓促抓到的枪支却被抓反了,整个枪口朝上。

    “这是失误!”所有人惋惜起来,就在这时,也许是抓的位置不妥,那把短程光束枪的枪口,突然一道光束射了出来,巧中又巧地击中了叶飞扬那握着尖刺刺过来的左手腕。

    同样,这攻击来的太诡异太突然,叶飞扬根本毫无准备,这让叶飞扬的这个攻击,像似自动送上门被击中的样子。

    “嘭!”的一声,叶飞扬手腕处发出一声轻爆声,凌蘭这一枪是长射,而手腕关节这种地方的防护能量又是最弱的,一枪就摧毁了手腕处的操控线路,让左手再也没有力量握住尖刺,顿时掉落了下来。

    “不是失误!”原本以为是失误的看到这一幕,马上更改了他们原来的想法。而顶尖师士却没受射击成功的影响,眉头开始紧皱起来。他们在推测这一枪是有意为之还是失误碰巧了,大部分人经过推测,认为是失误了,因为若有意为之,那就表示凌蘭早知道对方要这么攻击,所以才能从容不迫地做出这一系列的操控,可就算他们,事先也不知道,叶飞扬是双手持器操控者。

    因为双手持器操控者是顶级世家叶家的独门绝技,就算军队内顶尖的机甲师士。会双手持器的,不是叶家的子弟,就是加入叶家的客卿。这个叶飞扬毫无疑问。就是叶家的子弟了。只是他们一开始没有发现而已。

    双手持器并不是两手同时使用冷兵器就叫双手持器,与它相匹配的还有一套机甲双器格斗技能,让手中的冷兵器呈现1+1>2,甚至更多倍的威力,这也是双手持器会成为叶家独门绝技,而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自由操控的大路货了。

    凌蘭这一击,忙碌的是裁判团。当然有效攻击不会有错,该扣多少分就扣多少分。但是他们必须要弄明白,凌蘭这一击到底是不是失误。因为这关系到他们最后对该选手的综合评判。

    裁判团的综合评判最后会被写入选手的档案之中,以作将来进入军队晋级军衔的旁证,这容不得他们马虎。

    一击毁了对方的左手,让对手失去了左手持器的能力。等于减弱了叶飞扬一半的战力。无论凌蘭是好运还是有意为之,场上的情况对凌蘭无疑是极为有利的。

    无意中被对手毁了左手的叶飞扬懊恼异常,对自己十分自信的他,也不相信这一击是凌蘭的设计,他相信是运气问题了,只得郁闷自己的运气实在太糟糕了。

    不过,少了左手的叶飞扬并不气馁,虽然双手持器让他更有把握拿下比赛。但只有一把武器,他也相信可以将眼前这个近战能力不强的对手给拿下。

    这一连串的对战让叶飞扬越打越有信心。两人又缠斗了六七招,凌蘭渐渐落入下风,被对手压着打了。

    这一幕,也证明凌蘭的近战的确不强。观战的人对此毫无意外,若凌蘭远程近战真的超级好,他们才会感到震惊与意外,会不会又是一个凌霄?所以,凌蘭现在的表现,让他们感觉,这才是正常的。

    看到蘭老大好像超过十招了,输的底朝天的齐隆不死心地问道:“谢宜,现在多少招了?”

    “反正肯定超过十招了。”正看的精彩的谢宜一脸不耐烦,根本没想到他坐庄打赌的事情了。

    “已经二十招了,若没有意外,蘭老大应该在十招之内解决对手。”韩继军好心解释道。

    “你就这么确定老大一定在三十招之内击败对手?”齐隆悻悻地回道,他赌输了,洛浪也赌输了,若超过三十招,韩继军李蘭枫他们也要赌输了,很可能最后赢的是李莳瑜常新源他们。

    “一定会的,老大在近战上的耐性,一向不是很好,就像洛浪说的,老大一般忍耐个二十招已经很不错,三十招这个数字,我是参考老大对综合第一军校印象不错而得来的,洛潮与韩续雅受这些学长们照顾,怎么地也得给点面子。不过,再多上十招是老大的极限,虽然老大目前扥伪装看起来很完美。”韩继军很自信,因为李蘭枫与他一样的看法,这给了他很大的底气。

    场上,看到对手被自己压制住了,叶飞扬手中的攻势更猛,他要乘胜追击,绝对不能让对手缓过气来。

    紧接着,叶飞扬又连续攻击了三招,凌蘭现在只能苦苦招架,而她手中的光剑,因为短刀凶狠的撞击,能量消耗的极快,开始隐隐约约闪动起来,这是能量不足的表现。

    叶飞扬见状,眼中喜悦一闪而过,没有光剑的对手,又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呢。他再次拉起引擎,飞快地向对手凶狠的扑去。

    “刺啦!”光剑与短刀再次撞击,这一击让光剑最后一丝能量耗尽,光剑剑身猛地消失,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剑柄。而短刀因为没有光剑阻拦,顺势向凌蘭当头砍去。

    “哎呀,凌蘭要输了!”观众们惊呼起来,没有光剑的凌蘭,他们想不出有什么办法可以扭转乾坤。

    “挡住了!”正在所有人为凌蘭绝望时,凌蘭却及时丢开了手中的剑柄,猛地抓住了对手握刀的手腕。就这样,两架机甲突然僵持了起来。

    但僵持只在一瞬间,凌蘭将原本反握的短枪突然甩了起来,凌蘭左手跟着探手握住短枪,这一次凌蘭没有失误,准确地将短枪握在了手中,而下一刻,没等人反应过来,一道强大的光束直接射中了叶飞扬的肩胛处。

    光剑能量是没有了,但所有人忘记了,凌蘭手中的短程光束枪能量却十分充沛,她抓住了叶飞扬的右腕,让对方躲无可躲。这是一道长达三秒的光束带,直接破坏掉了叶飞扬防护薄弱的右肩关节,整条右臂顿斯瘫痪了。

    这一下,叶飞扬的机甲两只手臂差不多都废了,看到这一幕,主裁判犹豫要不要终止比赛,因为现在,天时地利人和全在凌蘭那里,他想不出叶飞扬还有翻盘的可能。

    所有人以为凌蘭继续用短程光束枪攻击对手,只要两次有效攻击,就能让叶飞扬的积分直接扣到零。相信两发光束带之后,这场比赛的胜利者就属凌蘭了。可是,凌蘭接下去的动作却让所有人愕然了,因为她竟然丢掉了手中的短枪,抡起机甲拳头就向对手砸去……

    玩近身无器攻击?这不是将胜利让给对手吗?观众可没忘,虽然对手右臂失去了作用,但左臂只是手腕部位失灵,两条腿更是完好无损,无器攻击,叶飞扬还是有机会翻盘的。

    “啊,是连击术!”当凌蘭一拳击中对手之后迅速衔接到了一个有力的飞旋侧踢,所有人知道,这不是单纯的攻击,而是近战机甲堪称最基础却同样也有王者技能称呼的连击术,所有人一脸期待,因为两击过后,对手应该分数扣尽,已经没有翻盘的可能,大家只想看到凌蘭的连击术能达到几招而已,按照特级师士的能力,最多只有五招。

    “三,四,五!”果然凌蘭成功地施展了五招,达到了特级师士能连招的最高连击术,当然这不是极限,只是凌蘭让它成为了极限。

    虽然在近战操控上,凌蘭看似弱于对手,一度被压,但最后五连击,着实有些凶悍,直接将对手砸落尘埃,也不知道那个叶飞扬会不会被蘭老大的五连招给击晕了。

    “二十九招!”李蘭枫看到叶飞扬的机甲被凌蘭从空中打入尘土,他清楚结局已经出现,兔子胜了,他笑了起来。

    “原本两枪就能搞定的事情,老大为什么还多此一举地施展连击术?”洛浪大惑不解。

    “因为老大憋惨了,近战无敌的他,却要忍着让大家认为他近战不是很强,不发泄一下,老大一定会郁闷死的。更重要的是,连击术是最折磨人的技能,老大可不会让对手轻松过关的。”齐隆幸灾乐祸地笑道。

    “老大用五连击证明自己近战操控是优秀的,前面被压,只是对手比他更强。老大又走了一步好棋。”韩继军却看出了凌蘭这么做的深意,不由地叹服道。

    老大很明白,什么叫过犹不及。忍耐的太过也会让人怀疑,用五连击证明自己优秀,同时也显露出年轻气盛想要报复的心,这很符合一个优秀军校生该有的情绪与朝气。这样的老大,在第一男子军校这个天才满地爬的地方,才会显得自然不突兀。(未完待续……)

    PS:终于还掉一个债务!bbfa56亲两次和氏璧打赏,原谅我偷懒了一点,送上这7000字的一章还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