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二百七十五章:单独行动!
    第二百七十五章:单独行动!

    韩继军却出乎意料地冷静,直接反对了两人的意见。

    韩继军认为,在情况不明的时候大肆行动,反而会打草惊蛇,可能让形势恶化。若对方心生顾虑,提早将洛浪转移到更隐蔽的地方,更不利于他们寻找,若让对方成功隐藏洛浪一个月时间,就算他们找到了洛浪,洛浪的未来也被对方毁了。与其如此,还不如耐心等候蘭老大出来,再做决定。

    军校生的每年考核都十分严格,无辜旷课一个月,就会被剥夺军校生的资格。很多势力为了抢夺人才,都会用一些卑鄙的手段,挟持也是其中一种,只不过运用的极其稀少,毕竟上面还有军校的监察大队监控着所有登记在册的势力团体。除了那些自信能做的天衣无缝的,一般势力是不会采用这一招的。

    而新生团在座的几人此时心中隐隐感觉,洛浪估计是被劫持了,只是不知道是个人还是势力团体下的手……

    这件事情让新生团的几人情绪有些低落,原本他们都是童军中心学院的天之骄子,一路顺风顺水的成长,在凌蘭的带领下,几乎没遇到什么挫折,一入军校,就算情势所迫接受赌斗,在所有人不看好他们的时候,赶紧利落地翻盘,打败了雷霆机甲团……

    不得不说,他们开始骄傲了,自信爆棚了,认为再也没有任何势力能够抵挡新生团的崛起,可就在这个时候,洛浪在他们眼皮底下莫名奇妙地失踪了。这件事犹如一盆冷水,当头浇下。让他们明白,军校的水深着呢。他们想翘尾巴还为时过早。

    “噔!噔!噔!……”楼梯从上到下传来了规律且硬朗的军靴踏地声,有力而坚定,让下面坐着的几人那原本有些慌张的心安稳了下来。几乎同时站起,回首看去,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楼上走了下来,他们眼神顿时一亮,一种名为希望的火光在其中闪烁。

    凌蘭一脸寒霜地从楼梯上走了下来,看到几人,便吩咐道:“武炅。你们就等在这里,当成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尽管凌蘭的语气依然淡然,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凌蘭身上似有似无的杀气,一股寒气直透心头。

    蘭老大生气了!所有人心头都明白这代表了什么。

    武炅一愣,不过很快明白了过来,便道:“知道了,蘭老大!”

    韩继军皱了皱眉,眼中闪过一抹担忧,问道:“蘭老大。你准备单独行动?”

    “是的,我已经找到了洛浪的行踪,不过那里不适合团体行动,我一个人去。救出洛浪更方便。”凌蘭解释道。

    “对方是谁?”谢宜突然开口问道,双眼充满了怒火。

    “天机机甲团!”凌蘭咬牙一字一字地说了出来,一直强忍的怒火随着这五个字的出现而爆发。她右手忍不住一掌拍向楼梯口的扶手,就听到噼啪一声。楼梯的硬木扶手,竟然被凌蘭带怒的一掌硬生生地拍成两段。

    韩继军见状脸色不由地大变:“蘭老大。难道洛浪出事了?”

    随着这一声问,其他几人脸色也大变了起来,几双怒火冲天的双眼注视着凌蘭,希望凌蘭告诉他们答案。

    凌蘭咬牙道:“现在还没有,但不保证之后会没有,所以,我必须尽快赶去……”

    凌蘭看了一眼武炅韩继军几人,交代道:“武炅,继军,这里就交给你们了,无论发生什么,你们要给我压住阵脚,记住,我们新生团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人出去过……而洛浪,只是去医学研究中心复检了一下。”

    交代好这一句,凌蘭头也不回,快步离开了别墅,很快消失在夜幕之中

    武炅收回自己凝视的视线,困惑地转头问韩继军道:“韩继军,你说,蘭老大打的是什么主意?”

    韩继军示意几人回大厅沙发上坐着,并让林中卿找副牌过来消遣时间,然后才回道:“天机机甲团要杯具了……”

    “啊?”武炅只是猜到凌蘭准备单独去救人,所以他无法理解为什么凌蘭不让其他人知道是天机机甲团的人将洛浪掳走了。

    韩继军只是摇头,并不准备给武炅解惑,这让武炅心神不定,心浮气躁起来,就算打牌也不在状态之下。

    谢宜其实同样有些不确定,但他知道自己的位置是什么,也就不去想这件事,所以没有像武炅那样心神不定,最后还是林中卿看不过去,忍不住提醒道:“没有人知道洛浪被天机机甲团掳走,那么也就无办法证明,今天将天机总部一锅端的人是我们蘭老大……”

    武炅眼神一亮:“原来如此。”不过,他很快消沉起来,指出了其中的漏洞,“可军校中每个地方都有监控设备……”

    韩继军冷笑:“蘭老大的手段你又知道多少,既然蘭老大要你这么做,你就这么做,不会有错的。”

    武炅突然想到了飞船上,蘭老大曾经成功控制过监控设备,他眼神再次闪亮起来,喊道:“我明白了!”

    这一声引得其他三人的冷眼,韩继军更是冷眼鄙视道,“既然明白,就给我小声点,难道你要将所有人都吸引过来,****蘭老大不在这里的罪证吗?”

    武炅被韩继军冷眼嘲讽了一句,也不生气,既然心中的困惑有了答案,他也就能安心地打牌了……

    而凌蘭一出门口,便问意识海中的小四道:“天机总部,往哪个方向走。”

    小四直接丢给了她一张地图,标注着代表凌蘭所在的位置,以及用红旗标注的目标位置,可谓是一目了然。并开口道:“建议你先坐一段悬浮车,然后在靠近他们的地方选择一个站下车,这样可以让你少花一点精力与内劲……”小四知道凌蘭此行去干什么,所以想办法减少凌蘭的消耗,毕竟摧毁一个总部,还是很费力气的,该节约的时候就得节约。

    凌蘭决定听取小四的意见,只见她一步跨去,整个人就到了百米开外,两步就来到了离她宿舍最近的悬浮车站,等待悬浮车的到来。就算节约气劲,但时间依然是最重要的,她可不希望在最后关门,洛浪被欺负了。

    悬浮车很快就来了,凌蘭如鬼魅般地闪了上去,不用凌蘭输入,小四就自作主张地给凌蘭选了一个距离一公里左右的车站,并直接屏蔽了它输入的这条信息。

    在军校的主脑上面,凌蘭乘坐的这辆悬浮车,依然是一辆空的悬浮车在军校中游荡,而凌蘭上车下车这段时间的监控设备,也被更改了画面,当然小四的手脚做的十分完美,没有人会发现有人为更改的痕迹……

    就这样,没有人也没有设备证明,凌蘭从自己的别墅中走了出来。

    天机总部的某间房间里,白衣青年强忍身上传来的剧痛,吞服着手下送来的特效疗伤药。

    “熙哥,你没事吧。”一位蓝衣人担忧地问道。

    “真TMD没想到,那个洛浪的精神力量会这么强大,能够反抗我的能力。”白衣青年恨恨地道,“不仅如此,还反噬了我,让我受了伤。”

    明明已经放下了警戒,相信了他的话,为什么最后关头又清醒了过来?而他就是在那次受了伤,要不是他强行忍住,恐怕就被对方看出了破绽。也因为他强行忍下那道反噬力量,让他的伤在原来的基础上重了三分。

    “等我伤好了,一定要好好折磨那个家伙。”白衣青年脸上露出阴狠的表情,将他原本俊朗的面貌毁坏的一干二净,留下的只有无尽的狰狞。

    “恭喜熙哥,不仅得了美人,还得了一个体术天才,为我们天机机甲团又添一大助力。”一边的鲁永光一脸狗腿地恭喜着,这让白衣青年心情大好起来,脸上的阴狠也消失了不少,又恢复了一个俊朗正气的阳光青年。

    “这次你表现的不错,等一下去贡献部领一份二级资源,等一下就给你我的手令。”白衣青年心情一好,就开始奖励手下功臣了。

    “谢谢熙哥,谢谢熙哥。”鲁永光一脸惊喜地道,原本以为有个三级的资源就很好了,没想到这次熙哥竟然这么大方。

    鲁永光身边的一个蓝衣人似乎感觉有些不妥,刚想开口提醒,就被身边的伙伴扯了扯,示意别多话,眼前这位主可是个刚愎自用的人,可不是那位正在闭关的正直团长大人。

    白衣青年享受了鲁永光地一番拍庐后,他猛然想到了什么,一脸紧张地问:“你将所有痕迹都抹掉了对不对?确定没人能找到这里?”

    鲁永光自豪地回道:“放心,熙哥,一切都弄好了,就算是骇客第一人林志东出手,也没办法短时间找出踪迹来。”说完他笑了起来,“新生团也是自己找死,得罪了雷霆,你想林志东会出手吗?肯定不会,其他人的话……我相信没人能破解我的手法。”

    听到鲁永光这些话,白衣青年顿时放心地笑了起来,他的顾虑没有了,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他一定能将那个美人****成功,最后身心都臣服于他。

    白衣青年之所以如此自信,是因为他的精神变异是一种神奇的催眠术,他可以轻易获得他人的好感,若他想让对方死心塌地地爱上他,只要给足他时间,就会成功。就像他前几个****,就是这么得手,他们到现在还以为自己是心甘情愿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