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一百九十九章:师兄妹?
    第一百九十九章:师兄妹?

    蓝洛凤这个时候忍不住开口说道:“凌蘭,别顾虑太多,你父亲能搞得定的。”虽然蓝洛凤十分恼恨凌霄,但对凌霄的信任却没有减少一分。

    凌蘭想了想,然后问道:“能保证我不被发现真实性别?”既然凌霄决定送她进入军校,肯定有了万全之策。

    “嗯,我会安排好的。”凌霄的眼神充满了自信,关系女儿一生容不得他半点疏忽。

    “那我去了。”凌蘭回道。其实她不想去军校就读的最大原因就是怕被人发现她的真实性别,因为第一年检测身体的项目实在太多,一二次她还有自信躲过,可这么多次,她就没信心了,既然凌霄可以帮她解除这个问题,凌蘭当然没有什么顾虑了。

    再说,凌蘭很想看看齐隆韩继军洛浪他们,在看到她与他们一起进入第一男子军校就读时的表情,相信肯定超级好玩。

    凌蘭的嘴角露出似有似无地笑容,说实话,她真舍不得与他们分开,毕竟这么多年混下来了,那感情早就深刻到了彼此的骨子里,不是她想断就能断得了的。

    凌蘭的选择让凌霄蓝洛凤的战争暂时告一段落,一家三口终于将心思放在了眼前的早餐上,只是,这一家三口首次的聚餐,明明应该气氛温馨,却因为蓝洛凤心中不忿,以及凌蘭对凌霄似有似无的拒绝,变得有些诡异了。

    虽然凌霄竭尽全力地想要讨好蓝洛凤与凌蘭的欢心,可两人都没有心情配合。让凌霄这顿早餐吃的有些尴尬,眉宇间不知不觉染上了一抹失落。

    凌蘭见到这熟悉的表情。握筷子的手微微一颤,此时凌霄的神情与当时传承空间她不肯叫爸爸时候几乎无差。这让凌蘭心中震动不已,原本与凌霄的那种陌生感突然消失了。这个时候,她才真正感觉到,眼前这个温和喜欢微笑的凌霄,真的是那个她心甘情愿叫爸爸的凌霄……只是现在的凌霄并不知道这一点。

    凌蘭嘴巴张了张,还是没有叫出那声爸爸。精神体的凌霄是十七年的凌霄,现在的凌霄却是十七年之后的凌霄,无论外貌还是身上的气息都已经有些不同,短时间的相处不足以让凌蘭无视这点区别。而凌蘭原本就不是一个容易打开心扉的女孩。

    “那个未知世界,是不是也有很多很奇妙的事情?”尽管没叫出那声爸爸,凌蘭也不忍看到凌霄陷入这副窘境,于是便开口问道。

    凌蘭的问话让凌霄眼神猛地一亮,原本还带着些许失落的神情顿时变得精神抖擞,他兴奋地道:“是啊,那里虽然科技落后,可物资矿产却极为丰富,有很多材料都是联邦极为缺少的。不过这些你们可不要说出去,我都没告诉其他人……”

    看着凌霄神采飞扬地对着凌蘭说着未知世界的点点滴滴,蓝洛凤的脸上渐渐露出一丝笑容,凌霄与凌蘭是她最爱的两个人。当然也希望这两个人感情融洽,这个时候的蓝洛凤,已经忘记要记恨凌霄了。

    凌蘭这个时候倒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提这个话题。她没想到凌霄竟然是个话痨,一开口就停不了了。这让她的额头青筋忍不住动了动,差点掀桌来宣告此话题该结束了。

    凌蘭并不知道。凌霄要不是凌蘭问话,他也不会如此兴奋,将未知世界的一切都告诉了凌蘭。很明显,凌蘭这种明显带着接受讯息的话让凌霄高兴坏了,也让凌霄彻底失去了该有的镇定,只想拼命想讨好自家女儿——二十四孝老爸在女儿面前都会不由自主地变得愚笨罗嗦无原则的。

    似乎上天也不忍看凌蘭耳朵被虐,于是派来了解救者,一声冷哼声在餐厅中响起:“既然回来了,还不滚过来见我?”

    凌霄原本正说的兴高采烈,被这道声音惊地猛地跳起来,失声道:“师傅!你怎么在这里?”

    “臭小子,难道我就不能在这里吗?”木水清虽然骂着凌霄,可难掩声音中的激动,可见凌霄的回归让这个老人是极为震动的,相信要不是想给凌霄一家人的相处时间,木水清绝对会第一时间找上门。

    凌霄这才想起,三年前正是因为木水清的出现,才救了凌蘭一命,恐怕自己的师傅也害怕凌蘭再有暗杀袭击事件,所以便留在了凌家老宅,保护凌蘭。

    凌霄心中顿时愧疚不已,因为他,让游历在外的师傅不得不停下脚步滞留凌家老宅守护凌蘭,说到底,还是他不孝啊。

    “凌蘭,带凌霄过来见我。”木水清没管凌霄的想法,直接命令凌蘭道,然后就彻底没了声音。

    “是,师傅!”凌蘭淡淡回道。她的声音并不是很响,甚至可以说极轻,这让已经陷入愧疚情绪的凌霄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

    凌蘭冰寒的脸此时忍不住抽了抽,纠结地看了一眼正陷入沉思中的凌霄,她都忘记了她还有另一个身份,同属于木水清弟子,凌霄可是她的师兄啊……

    又是父女,又是同门师兄妹,这辈分和关系真够混乱啊!

    凌蘭纠结中放下碗筷,站起身来与蓝洛凤打了个招呼,便飘飘忽忽地离开了餐厅。好吧,她现在也被这种复杂的关系给难倒了。

    凌蘭的招呼声也惊醒了凌霄,根本不用她招呼,凌霄与蓝洛凤道别后便跟着凌蘭走出了主屋,来到了后跨院——木水清的闭关场地。

    一进院子,就看到木水清端坐在院中的一张木椅上。凌霄看到已经白发苍苍的木水清,虽然笑容依旧,双眼却猛地一红,轻轻地唤道:“师傅!”

    木水清认真地看了看凌霄的身体情况,满意地点头道:“不错。没留下什么隐患。”原来木水清第一时间检查了凌霄的身体情况,毕竟凌霄当年是被强大的力量炸到了未知世界。侥幸活得一命,当时肯定受到了巨创。

    木水清极为害怕凌霄是以损伤根本透支生命的代价挣得一线生机。现在看来,情况没他想的那么糟糕,这让他极为欣慰。

    “谢谢师傅!”凌霄当然知道木水清做了些什么,感激地再次说道。

    “除了看看你确切的情况,还有一件事要你做。”木水清说道。

    “但请师傅吩咐。”凌霄笑容微微收敛,恭敬地道。

    “帮为师好好考核一下蘭儿吧。”木水清指了指站在凌霄身后的凌蘭道。

    “啊?师傅……”凌霄浅笑微微一僵,他万万没想到木水清竟然让他做这个,凌蘭才十六岁,能扛得住他神级师士的气势吗?

    “忘了告诉你。三年前已经收蘭儿做了我的真传弟子,事实上,她已经是你的师妹了。”三年的相处,木水清当然知道凌蘭的真实性别。

    木水清说完这段话便笑了起来,凌蘭总觉得木水清的笑容中带着一丝恶作剧,有种老顽童的感觉,

    凌霄闻言,变色大变,差点一口鲜血喷出。再也维持不住他百年不变的笑脸,气急败坏地道:“师傅,凌蘭是我女儿啊。”难道你老人家就不能代我收徒吗?

    木水清怒眼一瞪:“在我面前只论我门中关系。其他时候,随便你们怎么叫。”

    木水清的坚持让凌霄头疼地只揉着自己的眉心。这个时候的他哪有半点和煦气息,整个人的气息显得有些暴虐:NND,这算什么啊?自己还没讨得女儿认可。就必须先矮上一辈,成自家女儿的师兄了?难怪世人都说师傅是个老怪物。果然做事没个常理,只凭心中欢喜。

    凌霄有些埋怨师傅做事太不着调了。

    “师傅。父亲与我并不适合这种称呼,我们还是各叫各的。”凌蘭同样很纠结,突然发现这师兄比叫爸爸还要难……以前因为凌霄已经牺牲了,凌蘭也就没想到这一茬。

    凌霄听到凌蘭开口承认他是其父亲,心中一喜,可马上又失落了,这代表凌蘭只承认他们的血缘关系,并不代表情感上接受了他,否则刚才凌蘭会说爸爸而不是父亲了。凌霄很明白这两个称呼的区别。

    不过凌霄马上就振作了起来,既然凌蘭现在承认了血缘的事实,相信不久的将来就能全心全意地接受他这个爸爸了。

    凌霄心中充满了干劲,为了得到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的认可,他一定要努力加油,要用全部的爱将那十七年的空白全部填补满。

    木水清看到他两个弟子一脸纠结抗拒的摸样,只能遗憾地放下心中的恶趣味,不过凌霄的表现让他很满意,话说他终于将凌霄那张终年不变的笑脸给扯下来了。原来不是天生的好脾气,而是以前根本没什么重要的东西让凌霄动容罢了!

    “算了,随便你们了。”木水清终于开口放了凌霄父女一马,让凌霄凌蘭两人暗暗松了一口气,要是木水清真的坚持,他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听从师傅的命令,先成为师兄妹了。当然这无疑是在凌霄心上撒一把盐,毕竟他现在还没能让凌蘭心甘情愿认他老爸呢。(未完待续……)

    PS:我家恶魔睡下之后终于开始码字,到现在才勉勉强强地完成一章。这也让我感觉到了四月份老公的体贴,自从我腰伤之后,他一个人照顾着孩子,月底就算我忙着码字没时间照顾孩子也没有什么怨言……

    要是再多给我一个月就好了……好吧,我有些贪心了。孩子的爸爸已经做的很好了,我不能将照顾孩子的责任都丢给他!

    还有,能不能让我家那只小恶魔变成小天使?别再折腾她老妈了……为嘛不睡觉啊不睡觉啊不睡觉啊←←←某人无比地怨念!话说跟她老爸的时候,没这么折腾,不是很早就睡了吗?难怪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小****,就会心疼她老爸!泪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