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一百九十八章:残酷的处罚
    第一百九十八章:残酷的处罚

    凌霄想的很完美,可是他的想法并没有得到蓝洛凤的认同,更甚至,当听到凌霄决定让凌蘭进入第一男子军校读书后,蓝洛凤整个人发飙了。

    蓝洛凤根本不想让女儿继续假装男人,凌蘭已经十六岁了,正是一个少女发育的最佳时刻,可为了假扮男人,不被人发现,凌蘭一直再打封素针,限制体内产生强烈的雌激素刺激性别发育。虽然军方一直宣传封素针对人体不会产生危害,一旦停用,就会在短期内让人恢复到正常水平。

    当然,军部发明这封素针,并不是为了限制发育,将女人当成男人用,而是为了保证女兵在战场上的生存能力。

    要知道,女人每月总有那么几天不方便且不舒服,精神与体内一直处于水平线下。平常还好,万一遇到战争,这些原因就会造成女兵战力减弱,更因此会牺牲性命。因此,只要女兵进入战时区域,所有女兵就会提前打上一针封素针,可保证半年时间没有女人的烦忧。

    当然像封素针这种药剂在军方是属于半禁用的药剂,普通公民是没办法得到的。不过凌家毕竟二代都在军队担任高职,就算凌霄牺牲了,遗留下来的人脉,还是让凌家极为容易地将这种并不属于紧俏的禁药拿到了。

    凌蘭自从十岁起,便开始打封素针,已经连续打了六年,这让蓝洛凤一直忧心凌蘭会因为封素针打的过多而会出现一些后遗症。毕竟。女兵不会像凌蘭这样长时期连续打针,她们只会在某个危机的时段。打上一针作为战前准备,一旦战争结束。就会马上停用。

    这次,凌霄突然复活回来,让蓝洛凤惊喜之余也卸下了一直紧压在她心头的大石。蓝洛凤认为,只要凌霄回来,凌蘭的假扮男子的事情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这也是蓝洛凤在听到凌霄未弄清事实前便莽撞保送女儿进联邦第一男子军校就读时,她虽然感到震惊,却并不恼怒,毕竟凌霄那个时候并不知道凌蘭是女孩子。所以,蓝洛凤还是狼地将凌霄拉回卧室。悄悄告诉凌霄这个秘密。

    蓝洛凤原本希望凌霄就此想办法如何拒绝去第一男子军校,没想到得到的答案,还是让她的宝贝女儿继续假扮男人六年,不仅如此,还是和一群男人吃住在一起,这让蓝洛凤爆了。

    “不行!我决不允许我的女儿进入全是男人的第一男子军校,凌蘭她是女孩子。”蓝洛凤此时得感谢凌家老宅每间卧室都做了禁音装置,就算两人咆哮,外面也听不见动静。

    “我知道。我保证会安排好,不会有人会发现凌蘭的真实性别。”凌霄安抚着激动中的蓝洛凤,企图让她冷静下来。

    可他的这句话却让蓝洛凤更加愤怒,她怒指凌霄的鼻子:“凌霄。你拿什么保证?十七年前,你保证一定会回来,可你却失言了。整整‘牺牲’了十七年,让我们娘俩受尽欺辱。更陷入这种进退两难的境地。现在,你又给我说什么保证?是不是想让凌蘭最后身败名裂你才甘愿?”

    蓝洛凤这个时候根本不信凌霄的任何话。作为母亲,她的顾虑与害怕要比凌霄多的多,她很清楚,一旦凌蘭在第一男子军校被人发现真实性别最后曝光出来,凌蘭这一生就真的毁了。没人会愿意相信她的清白,特别是跟那么多男人共同生活在一个地方。

    就算凌蘭不介意,凌霄不介意,她这个做母亲还是无法接受自己的女儿被人用异样的眼光对待,这会让她发疯的。

    “明明我都安排好了,让凌蘭远离多哈,远离军部高层的视线,然后慢慢消失,最后恢复真实性别自由自在地活着……可这一切都被你毁了!为什么你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这个时候回来?”

    说到这里,蓝洛凤眼中有股怨恨,恨凌霄为什么回来的那么巧,在凌蘭决定未来方向的关键时刻回来了,并自作主张地更改了她们安排好的道路,让凌蘭再次陷入这种危机困境中?

    “对不起,洛凤,是我着急了,当我看到凌蘭身体受伤未愈,意外错过了进入第一男子军校,我就失控了,我原本只是不想让我的孩子失望,她在童军学院那么优秀,一定会想进入第一男子军校的……我太想当然了。”凌霄紧紧抱住蓝洛凤反复道歉,“错已经铸成,我只能尽量弥补,拒绝不是不可以,可凌蘭的风险并不比进入第一男子军校少!”

    蓝洛凤听到有风险,便冷静了下来,凌霄见状赶紧向她解释为什么他会这么决定的缘故。

    凌霄是属于元帅一系的,军部不服元帅的高层很多,九大大将之中,就有四个分别属于其他势力的,还有二个大将则保持中立。要不是各个势力互相倾轧争斗,并不和谐,元帅也不会坐稳第一元帅宝座几十年了。

    可就算如此,一旦有个风吹草动,被对方找到攻击元帅的借口,元帅也无法保证能继续坐稳。凌霄不得不顾及这一点。要知道让凌蘭保送进入第一男子军校,元帅是出大力的。

    可要是最后凌蘭拒绝入学,对方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们会将目标放在凌蘭是身上,秘密监控,找出拒绝的真正原因……不就算找不到,他们恐怕也会制造一些什么,让做出同意批示的元帅脸面无光……

    这绝对会让元帅一系陷入被动不利的局面,作为元帅一系的凌霄当然不想看到这一点,可最关键的是,他害怕自己双手难敌众拳,一个疏忽会让凌蘭陷入危机。

    蓝洛凤其他没听进去,却听进去了凌蘭会因此被长期监控容易陷入危机,蓝洛凤是个聪明的女人,很快想明白哪种选择对凌蘭更为有利,凌霄的决定其实是没有错的。

    蓝洛凤明白归明白,胸口依然有股怒气,就是眼前这个凌霄私作主张才让她的宝贝女儿不得不延迟六年时间恢复真身……蓝洛凤怎么看就怎么觉得凌霄可恨!

    “凌霄,你还记得你求婚时的那些承诺吗?”冷静下来的蓝洛凤显得有些可怕。

    凌霄额头冷汗直冒,却不敢不答:“我记得。”

    “当初你答应的第四条承诺是什么?”蓝洛凤冷冷地问,这个时候的她倒有些军人的气势。

    “结婚后,必须做到让老婆永远开心幸福,绝不惹老婆生气,违之,任由老婆责罚。”凌霄记忆很好,张口就说出了第四条承诺。

    “凌霄,现在我很不开心,很不幸福,很生气很生气,你说我该怎么办?”蓝洛凤一字一字地咬牙说道。

    “我知道,洛凤,你说吧,怎么罚我都可以。”凌霄苦笑,他没有任何借口,当初的承诺他的确没有做到,不仅新婚期间上战场让蓝洛凤担惊受怕,还因此失踪了十七年,让蓝洛凤一人苦苦支撑这个家,甚至一回来就将事情搞得一团糟,让蓝洛凤生气暴怒,他的确该罚。

    “我决定了,在凌蘭没有恢复女儿身前,决不允许你进入我房间一步……”蓝洛凤丢下这句话,看都不看凌霄一眼,就打开房门离开了。

    只留下凌霄呆愣之后慌张喊道:“洛凤,别这样对我,我们有事好好商量……”他赶紧追了出去,企图让蓝洛凤收回刚才那句狠话。

    蓝洛凤的这个处罚太残酷了,这不是要让他再做六年的和尚吗?虽然他已经做了十七年,可那个时候根本没见荤菜,他当然能熬。可现在不同了,爱吃的荤菜天天在他眼前****,偏不让他吃着,这绝对是一种来自心灵的鞭挞与虐待啊……

    凌蘭看到蓝洛凤气冲冲地回来,不理睬身后追来的凌霄,就这知道情况恐怕有些不妙了。

    而凌霄一到餐厅,原本还有些气急败坏慌张的情绪悄然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份冷静与温和,只是凌蘭还是很清楚地感受到他残留内心的一丝尴尬,看来面对怒火冲天的蓝洛凤,凌霄同样没辙。

    蓝洛凤的不渝实在太过明显,何旭阳不敢久待,快速吃好了早点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餐厅。凌蘭眼神示意凌秦跟上送人,其实是确保周围没有其他人存在。因为下面他们一家的话题,实在太过重要,不能被任何人知道。

    凌霄虽然冷静地吃着早餐,可餐厅中每个人的表情他都看的明白,看到凌蘭那小心谨慎的做法,心中不由再次升起一股骄傲:看看,这就是我凌霄的女儿!

    相对于儿子,凌霄对女儿更加没有抵抗力……

    “是不是我进入第一男子军校的决定不能变了?”凌蘭接到凌秦的确定之后,便盯着凌霄开口询问。

    “也不是,只是拒绝的风险太大,无论对你还是对我。”凌霄并不隐瞒,将拒绝之后所有可能发生的后果一一向凌蘭阐明,“最终决定权还是在你,要是你真的不想去,我凌霄也能扛下来,只是对你来说,危险会更多一点。”(未完待续……)

    PS:最近身体有些不适,同时可能因为太过疲惫,有种码字倦怠感,文感差的很,这一章挺水的……我尽量争取恢复状态,请亲们等我一二天,加更会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