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一百章:玻璃窗事件!
    第一百章:玻璃窗事件!

    凌兰没多久就来到了任务地点,其实要是不仔细看的话,会分辨不出是哪个地方,因为这条机甲街都堵满了人,两头都望不见底。不过凌兰的眼神还是很锐利的,她看到某个商铺的门口,孩子们正一个接一个的排队进入,她就知道找到地方了。

    凌兰没有选择下去,她估计这个时候下去插队,绝对会引起众怒,到时就算她再厉害,也被全体学生打成过街老鼠。于是她趴在屋檐上,探出头往下一看,瞧见三楼果然如她想象的那样,是有窗户的。

    于是,她找准位置,一个倒挂金钟,就触碰到了三楼的窗户。凌兰现在希望,这玻璃不要那么****,是什么防弹、高抗压的玻璃就行了。

    轻轻地敲了敲,回想十分清脆,应该是普通玻璃。凌兰果断握拳,使劲一砸,就听到呯的一声清脆响声,玻璃直接被凌兰砸成了一个破洞,凌兰连续再击出了几拳,将这个窗户玻璃全部击碎。

    凌兰这种野蛮的做法让下面的学生发现了,街道上等候的学生一片哗然,他们没想到竟然可以这么暴力地进入商铺。不少学生心中懊恼,早知如此,他们又何必在下面老老实实地排队等候呢。

    凌兰可没管下面学生们的各种羡慕嫉妒恨,她松开双脚的力量,双手猛地一撑窗框,就灵巧地从从窗外翻进了商铺内。

    不过,凌兰一看到屋内的情景,顿时郁闷了。因为她好死不死地正巧在进入考核的传送门的位置处进来,当场被守在那里维持秩序的导师们逮了个正着。

    一个胡子发白的老导师颤巍巍地用手指指着她怒道:“你是谁?哪个年级的?怎么这么不懂规矩?”凌兰穿的是甲班特有的红色制服。不用问就是那些天之骄子,只是不清楚是几年级的。

    凌兰快速地环视了一周。发现除了老导师一个人很生气外,其他导师,特别是年轻一辈的没她想象中那么生气,甚至还微露笑意,带着一丝赞许。

    咦?她这种行为明显是十分破坏规矩秩序的,甚至可能引起混乱的,为什么导师们不讨厌?甚至是赞成的。凌兰猛然想起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一切以实力说话。是不是智慧也是属于实力的一种,学院公开这个传承任务。根本就没想过让孩子们按正常途径进入考核?所以她这种前世看起来离经叛道的做法,在这里就是聪明的体现?

    凌兰这个念头一闪而过,也不再深想,因为她得老实交代自己的来历,因为学院是最重视尊师重道这一点的,凌兰没想挑战传统。

    “导师好,我是二年甲班的凌兰。”凌兰淡定的自我介绍让一些导师笑了起来,这孩子根本就没半点被抓到干坏事的惭愧感,神情反而更像个无辜的娃。

    “就算你是甲班的孩子。是学院最优秀的学生之一,但你这种恶劣的做法我会向学院提出控诉,让学院取消你甲班的资格。”凌兰没有丝毫认错的态度终于惹恼了那个生气的老导师。

    老导师这番话却让身边的年轻导师们一脸苦笑,暗暗摇头。这位老导师是学院出了名的死脑筋。对是对,错就是错,容不得半点偏差。是个不讲情面的老顽固。学院方面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让他负责这里的秩序。想靠他的严厉来震慑学院里一帮桀骜不驯的学生。没想到还没机会震慑到那些顽劣的学生,竟然先一步让一个聪慧的、懂得不走寻常路的孩子碰上了。

    年轻的导师们郁闷啊。要不是这位老导师在,他们早就让凌兰直接进入测试了,没办法,他们就是喜欢这种跳出规定框框,充满无限可能的学生了。

    凌兰也十分苦恼,她使劲地揉揉眉心,想着该怎么解决。不是她真的惧怕老导师的投诉,而是觉得真要惹恼了这么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实在于心不忍呢。

    现在沉默了一下,就听到凌兰开口问道:“请问这家店铺的主人是谁?”

    一旁正与某个军装青年坐在沙发上看着这边情况,窃窃私语中的年轻人,听到破窗小孩的询问声,赶紧举手说道:“是我,我在这里呢。”他笑着一脸趣味地等待凌兰接下去的表现。

    凌兰看到年轻人的这副表情,心中大定,她微微低头,诚恳道:“对不起!我破坏了你家店铺的玻璃。不知道重新安装一块新的,要多少钱?我会赔偿。”

    “没事没事,一块小玻璃而已。”年轻人笑着道,很不在意地拒绝了。

    凌兰却认真地道:“是我做的,我就会负责,学院教导过,不能逃避自己的责任。”

    凌兰的话让在场所有的导师暗暗点头,就连生气中的老导师,也抚着自己的白胡子,欣慰无比,脸上的严厉顿时和缓了许多。

    厉害的小孩!年轻人身边的青年军人眼中锐利闪现,只是一句话就瓦解了老导师的怒气,他可以预料,最后这件事会无疾而终。

    “哈哈,要是这块玻璃很贵呢?我可知道你们这些童军学院的学生在这里没多少钱的。”年轻人似乎故意要捣蛋,一脸坏笑地道,同时隐隐提醒凌兰,在还没有确定结果前,别这么快许下承诺。

    凌兰手腕轻抖,手中一块小东西突然从中飞出,直射年轻人面前,这动作来的十分突然,可年轻人却一点也不惊慌,伸出右手,轻松自然地接住。

    这干净利落的表现让凌兰的眉毛微微一扬,看来这商铺的主人也不简单呢。凌兰将这份惊讶收入眼底,脸上却浮现出一抹讥笑:“这是你那玻璃的碎片,随便找个仪器就能鉴定出它的成分,我们这些童军学院的学生可是受童军学院保护的,我想大哥你不会想惹恼童军学院的吧。”

    每个就读童军学院的学生都会受到学院的保护,任何想欺瞒学生的成人,绝对会受到童军学院疯狂的报复。

    凌兰这副看白痴的鄙视摸样让青年军人轻笑起来,而年轻人则是无言遮了遮脸:不就是看对方可爱逗他一下吗,至于反击的这么凶狠吗?竟然被一个7岁的孩子给鄙视了,呜呜呜,他不要活了。

    年老的导师原本已经和缓下来的脸,等听到凌兰的这番话后竟然露出了一点笑容,连连点头。原本以为这个孩子是个桀骜不驯的顽劣孩子,没想到在大是大非上非常清楚,并且是个有担当的孩子,真是不错的孩子啊,看来自己不能处理的太过分了,以免伤了孩子的上进心……

    不知不觉中,老导师的想法因为凌兰的表现而发生了改变。

    “好吧,给我500联邦虚拟币就行了。”年轻人只好说了一个低于市场价三成的数字。凌兰当然不会拒绝对方的好意,没脑残地与对方纠正那个所谓的正确价格来证明自己的崇高品德。

    于是,凌兰收敛了鄙视表情,转眼一脸真挚地向对方道谢,让年轻人原本郁闷的心情顿时大好,再次感觉,眼前这个娃太可爱了。

    呜呜呜,他一定要尽快向他女朋友求婚,争取今年拐入洞房,明年生个像面前这个孩子一样可爱的大胖娃……

    凌兰赶紧利落地将金币划给了年轻人,将破坏玻璃的这件事情就此打上休止符号。然后走到老导师面前认真道:“多谢导师教诲。”

    凌兰的这一句话让老导师终于动容了,现在的孩子叛逆性很强,面对指责自己的导师,往往会记恨在心,绝对不会道谢的,老导师看的清楚,凌兰的感谢是真心实意的。这个样子的凌兰让老导师再也没办法维持住原本的严厉,只是言语警告道:“记住,下不为例了。”

    咦!这还是那个不讲情面的老顽固吗?所有导师对老导师高高举板轻轻放下的举动十分惊讶,原本他们会认为老导师会到纪管处亲自投诉,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是这种只听水声不见水花的结果。

    青年军人嘴角带笑地看向那个满脸真挚的凌兰,真是完美的最后一击!没想到才离开学院十多年时间,竟然又出现了这么一个妖孽的孩子,林兰……林?蔺?凌?这孩子的姓与他那时期的妖孽竟然是一个音的,真是巧啊,不知道是不是同样是凌?

    想到这里,青年青年神情一黯,再次投向凌兰的眼神中带着一些祈望,希望这个同样聪明绝顶的孩子能够一路平安,不要像他的同学那样,在还没闪耀他最强光芒时就被阴谋设计折翼在八年前……

    老导师一脸无视其他导师脸上的诧异,心中鄙夷:“难道真以为我年老昏花,看不到这孩子的聪明之处?对他这么严厉,只是不想让这个孩子太过聪明而走入歪道罢了。不过,这个孩子应对的真是聪明,抓住了我的弱点,让我没办法继续严厉下去,很完美啊……”

    老导师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忧虑,带着些许的心喜,情绪十分的复杂:这个孩子,要么是英雄,要么就是枭雄,不知道他将来会选择什么道路啊……

    看到完美解决了这次破窗事件,负责叫唤学生进来考核的导师,没有继续叫人动作,而是示意凌兰过去,让他准备一下,等待进入传送门进行考核。(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