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九十三章:心中复苏的魔鬼!
    第九十三章:心中复苏的魔鬼!

    凌兰细细观察了一番,发现看守这些村民的杀戮者只有十七人,不过,凌兰估计这伙杀戮者不应该只有这些人,否则这个村庄几百青壮年,不可能束手就擒。恐怕更多的人就在村庄里面。

    杀掉这十七个人,其实并不难,难就难在如何在对方没有反应之前全部杀尽,与先前一样,必须防止发生人质事件。

    凌兰想了想,再次潜伏回到了少年那些人的隐藏之处,将村口的情况告诉了众人。

    在所有人惊慌失措,甚至有人一度提出先一步逃走的时候,少年再次提出了反对意见,他认为必须回去救自己的亲人,否则枉为做人一世。

    少年的坚持与热血带动了其他人,所有人决定去村口救人,当然他们也很清楚,没有凌兰的帮助一些都是枉然,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集中到了凌兰的身上,唯有少年的眼光充满了歉意,或许他原本只是好意邀请孤身一人的凌兰落脚他们村庄,成为他们的一员不再流浪,却没想到再次让凌兰陷入了危机之中。

    凌兰原本就想让这些人配合,将村口的看守人员吸引出去,于是没有推拒,直接说出了她的计划。

    或许所有人都有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虽然凌兰的计划很可能让这些人牺牲,可此时竟然没有一个人退缩,或者提出反对,他们一脸决然地执行凌兰的计划。

    看到这些精神神态与一开始完全不一样的人们,凌兰有了明悟。人尽管有无数的劣根,但为了守护自己无法割舍的某些东西时。他们的选择就很可能让人震惊的,就比如现在。再也没有一开始的自私。

    凌兰带着他们来到了村口的山坳隐藏处,而她则悄然无息地闪到了村口,悄悄地匍匐在地上,幸亏凌兰现在人小身小,虽然村口没有太多的掩饰物,但某块较大的石头,还是将凌兰的身体遮盖个七七八八。

    凌兰对着山坳出,打出了一个开始的手势。

    就看到那些人猛地站了起来,举起手中从各个地方找来的木棍。石头冲了出来。

    “混蛋!我要杀了你们!”所有人都齐声大喊。

    这里的动静惊醒了村口的那些人,他们看到这些拿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杂碎,纷纷狂笑起来,甚至有种惊喜,猎物竟然自动送上门来了。

    而被绑在那里的几个女人老人,则惊恐地大叫:“快跑啊,别过来!”这个时候能逃几个是几个。

    十七人里有个小头目,示意身边出去大约十个人,将那些想找死的人给抓回来。

    凌兰冷静地看着十个人经过她的身边。向山坳那边冲去,而少年那伙人在亲人的呼喊声中退缩了,竟然转头就跑,他们的这些动作当然惹得追来的十人狂笑。

    剩下的七人并没有停止他们的杀戮游戏。头目让手下将其中一个喊着让人逃跑的女人揪了出来,不过他们这次选择虐杀的不是那个女人,而是她身上正紧紧搂着她的一个年约三四岁的小女娃。

    又见两个手下出来。恶狠狠地将那个女娃从她的母亲身上扯了下来,毫不理会小女娃凄惨的哭叫声。将她双手牢牢绑住,准备吊到村口的某颗大树上。而那颗大树上。早就吊满了无数被虐杀的村民。

    女人见状,彻底疯狂了,她毫不犹豫地扑了过来,虽然双手被绑在了身后,却凶狠地一口咬住其中一个手下的手腕,企图让他松开自己的女儿。为了让自己女儿有一线生机,就算豁出了性命也不足惜,女人将一份伟大的母爱演绎的淋漓尽致,让凌兰的心脏紧紧抽搐,有些发疼。

    可恶的学习空间,为什么要让她看到这样的场面。凌兰差点没办法冷静下来,差点就想冲出去将这些人渣全部杀干净。

    但是五号的****折磨不是白折磨的,凌兰的心神不会因为这一幕而动摇,可就算如此,凌兰的双手,死死地捏住手中的武器,差点要捏碎了一样。

    女人其实知道自己的行动是无用的,她的女儿最后依然难逃一死,可她没有放弃,死死地咬住那个杀戮者的手腕。

    尽管她的头部被那人的拳头狠狠砸着,尽管鲜血已经淹没了她的脸部,尽管她很可能下一秒就会死亡,但可她至始至终没有松口,因为她清楚,一旦松口,她的女儿就真的没命了。而她绝对不想看到自己的女儿死在她的面前。

    女娃看到母亲被揍的满头鲜血,幼小的她只会惊恐地哭叫道:“妈妈,妈妈……”

    那个杀戮者的窘境让其他人哄笑起来,他们可没有什么伙伴情义,没有人想过来帮助他脱离女人的狠咬,就连那个头目都笑的乐呵呵的,看同伴出丑,也是他们的乐趣所在。

    而凌兰乘机闪到了他们的身后,亮出了她的獠牙。

    “杀女人我已经杀腻了,也许这些小兔崽子能让我兴奋一点。”头目示意另一个人将那个女娃绑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凌兰猛地扑了上去,同时,脚上踢出了一枚小石头飞出,直射那正准备吊起女娃的那名杀戮者,而凌兰本人,则扑向那名正狠揍女娃母亲的凶徒。

    一声沉闷的扑声,绑小女娃的杀戮者脑袋直接被这枚飞石击破,飞溅出一缕红白色****,一部分染在了小女娃的身上。

    而凌兰直接扑去的那位凶徒,只是寒光一闪,那凶徒的喉咙就已经被划开,一股温热的鲜血直接喷射而出,直接洒到了那位母亲的头上,与她的血液融合成了一片。

    凶徒的表情是惊愕的,他到死都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喉咙会有****洒出……他慢慢地倒下了,与那个母亲一起。

    凌兰瞬间斩杀了那个凶徒,根本没有停步,在其他暴徒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就开启了她最高的速度与力量。

    剩下的几人根本没看到什么,或许有眼利的人能看到一道浮光掠影,在眨眼之间,凌兰干净利落地干掉四个小喽喽,瞬间又扑向了剩下的那个带头小头目。

    小头目无疑是里面最强的一个人,他就知道他们这次是撞上了铁板了,他应该马上大喊,让村里的高手迅速赶来……

    头目下意识地护住自己的头颈,比普通暴徒还要锐利的眼力让他看到了他的手下,都是死在一招割喉之下。

    他想,只要挡住一下,只要他能喊出来,就能告诉里面的首领,敌人来了……或许他还有活命的机会。

    可是,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凌兰怎么可能让他有这样的机会?否则她也不会用诱饵将他的手下吸引走了一大批,她就是不想让他们有机会通知村里的同伙。

    在头目想要高喊的瞬间,他猛然觉得自己的手掌像被什么刺穿了,紧接着是他的喉咙,因为可怕的速度,他竟然感觉不到疼痛。他以为他会痛,可是到死他都没有感觉到。

    凌兰的三棱军刺毫不留情地插进对方的喉咙,将对方想要高呼的声音封在了他的喉咙之处,她甚至能够听到对方喉咙深处传来的细微咔咔声。

    “你们没有机会了。”凌兰冷冷地说上这一句,便拔出了手中的军刺。头目睁大眼睛仰面倒地,其实在凌兰拔出军刺之前,对方就已经死绝了。

    凌兰没有迟疑,她猛地扑向村口外的山坳处,她还记得那里还有人等待她的救援,还有十个杀戮者等待她的清理。

    凌兰刚出村口不远,就看到了那些追逐少年那伙人的杀戮者,凌兰击杀村口的七个杀戮者时间实在很短,这些人并没有追出很远。

    凌兰此时更没有什么顾虑了,剩余的这十个杀戮者,被凌兰轻松清理干净,而作为诱饵的那些村民根本没什么事,只有一个人逃跑之时扭了一下脚,不过没什么大碍,并不影响走路。

    少年他们跟着凌兰来到了村口,将村口被绑住的村民们解救了下来,询问之下,明白村庄遭到了附近强盗的抢劫掠杀,他们只是第一批被俘虏的村民,而村庄里面还有更多的村民正九死一生。

    再一次,凌兰成为众人的焦点,凌兰只是吩咐少年带着这些村民先找个地方躲起来,而她则到村庄里面探一探。

    在众人感激的目光中,凌兰闪入了村庄,她不是为了这些村民,而是为了心中的一股戾气,那就是她要杀光那些没有人性的****,当然能顺便救助一些村民她也十分乐意。

    凌兰没有所谓的救世主想法,她只是不希望这个世界有这种没有人性的****存在,或许前世近代让国人痛恨的侵华历史,那道深藏内心的伤痕一直存在于所有炎黄子孙身上,所以看到相似的场面,就会不由自主地爆发出来。

    “我就是我,只为心而活。”凌兰暂时忘记了任务,只想率性地疯狂一次,释放出她心中那个被她禁锢的魔鬼。

    是的,在五号的****折磨下,曾经失控的她,就是一个杀人如麻的魔鬼。而现在,面对这一群披着人皮的****,是适合让心中的魔鬼复苏了。

    凌兰的眼中慢慢出现了一抹疯狂,只是这抹疯狂十分内敛,竟然有种疯狂到极致的冷静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