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九十二章:杀戮进行中!
    第九十二章:杀戮进行中!

    “哈哈,小子,说的真好听,那么你来代替他先死?”头目一脸趣味地看着少年,他倒要看看是不是真有人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救一个毫无关系的陌生人。

    这怎么可能!凌蘭很清楚自己绝对不会这么做,她也不相信有人能圣母到愿意付出生命的代价去救一个陌生人。可是,少年的回应让凌蘭愕然了,她甚至以为自己幻听了。

    那个少年竟然真的说出了我愿意交换这句话。

    靠!可恶的学习空间,难道就不能正常点吗?凌蘭下意识地非议,但不可否认,她的心在听到这个答案的瞬间急速跳动了一下,或许是无法理解这个空间中会有这样的傻子存在?

    “哈哈,小老鼠,看来你的运气真不错,竟然有人愿意代替你去死。”头目轻轻地拍着凌蘭的脸庞,仰头大笑道:“你是不是该好好谢谢那位哥哥呢?”少年出乎意料的反应让头目乐了,总算让他感觉到了一点新意,当然他更乐意去破坏,让眼前的两人彻底绝望。

    “来,作为感谢,你得笑着看他被我的手下慢慢将他的皮给剥下……”头目恶狠狠地将凌蘭的头扭向那个少年,而那个少年则已经被两个大汉架住,还有一个人,正舔着手中的一把雪亮的短刀,似乎在考虑往少年的哪个地方下手。

    被控制跪倒在地的人们看到这一幕,脸上全是惊恐,有几个人甚至不能置信。或许他们无法明白少年为什么要救一个陌生的孩子,为此临死还要这种残酷的折磨。

    杀戮一方。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少年的身上,他们一向享受这种场景。看到一个人临死前绝望痛苦的哀号会让他们很兴奋,就连那个头目,此刻的注意力也已经集中到了少年那边,忘记了手掌中的凌蘭。

    这是个机会!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少年的身上,凌蘭明白她出手的最好时机来了。

    凌蘭的头没有移动,可是她的手臂却弯出了一个极其诡异的幅度,突破了人类身体运动舒展的极限。手中的匕首毫不犹豫地挥向那个捏住她脸庞的头目。

    头目正大笑地看着手下慢慢接近那个少年,兴致盎然地看着少年拼命挣扎,他在等待少年心理崩溃的那一幕。哭喊着他后悔了的摸样……突然他觉得喉咙处一凉,然后就看到他能看到的画面在翻滚。

    他看到了他的手下,也看到了他们准备虐杀的那些蝼蚁们,甚至还看到他手中的那只可怜的小老鼠,很奇怪与一个他十分眼熟的身体在一起,当然最最奇怪的是,那个身体竟然是没有脑袋的……

    脑袋?眼熟?那不是他自己吗?他惊恐了也崩溃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凌蘭一击得手,没有任何迟疑。扭断捏住她的那只手掌,扑向了离她最近的几名杀戮者,他们还没注意到自己的头目被干掉了,此时正乐呵呵地看着同伴虐杀那个舍己为人的少年。

    凌蘭为了不让更前面的人注意到这里。没有爆发她最快的速度,依然控制住自己的身影,行动起来变得悄然无声。几次闪动,就有几人被凌蘭用匕首无情地割破了喉咙。

    血液猛地从喉咙的断裂处喷射而出。临近死亡的他们被凌蘭死死地掩住了嘴巴,无法发出一点声响。他们没有办法告诉前面的伙伴,身后有死神来临。

    其实凌蘭的割喉手段是学习空间特有的手法,割断他们生命线的同时,也切断了这些人说话的能力,不过凌蘭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还是掩住了他们的嘴巴。

    对着凌蘭这面的少年,是唯一一个能看清楚的,他双目瞪起,一脸惊愕,原本还在剧烈挣扎的身体也猛地停住了。

    这奇怪的一幕让这些观看的杀戮者诧异起来,他们下意识准备回头看看,到底他们身后发生了什么,让那少年这副表现,甚至忘记了自己频临死亡的处境?

    猪队友!

    凌蘭果断给那少年标上了愚蠢的标签,还好,没有表现出一脸惊喜,否则这些杀戮者会第一时间警惕起来,而现在他们只是好奇少年所看到的东西而已。

    凌蘭知道已经没有时间了,必须在这些杀戮者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全部击杀,否则就很可能有大麻烦。

    这一次,凌蘭不再有所控制,而是爆发了她全部的力量与速度,只见场中一道浮光掠影,凌蘭手中的三棱军刺与匕首交替挥舞,所到之处,那些毫无防备的杀戮者身上,都被一把武器刺中了要害部位,带出了血花无数。

    凌蘭的行动路线是一条直线,这不是最好的杀敌线路,却是最好的救人线路,虽然很可能让两边的敌人有逃脱的可能,但却避免了那个少年成为人质的危险。

    果然,凌蘭在架住少年的那两个杀戮者反应过来之前,先一步砍杀了对方。同时,一脚将那碍事的少年踢到了她的身后,那里没有一个杀戮者,是最安全的地方。

    到了这里,不少杀戮者终于反应过来了,原本凌蘭害怕他们四散而逃,让她失去彻底砍杀他们的机会,没想到这伙人竟然举起手中的武器,大吼大叫地向她扑了过来。

    太好了!原来也是猪对手,这下敌我双方扯平了。

    凌蘭没有再给这些人机会,几个眨眼之间,就将这些人全部清理了干净。而凌蘭身上却没有染上半点血液,除了那些无意间飞起的灰尘。

    这一片荒地上,再次添上了无数具尸体,只是这一次,是那些无情的屠杀者。

    凌蘭站直了身,冷冷地收起手中的武器,她看到了那颗已经掉落在地上的脑袋,脸上疯狂的笑容中夹带着一丝惊恐,显得无比的诡异。凌蘭点了点头,自言自语地道:“果然,脑袋离开身体之后,并没有直接死亡,有一到二秒的延迟时间,也许还会更长……”

    凌蘭没有再看那些惊魂不定的幸存者,她准备离开这里。

    凌蘭刚刚抬步走了几步,那个少年已经喊道:“等等。”

    因为少年傻到愿意付出生命来救她,凌蘭决定给他一个机会:“嗯?”

    “你是不是一个人?要是没地方去,跟我回村庄吧。”少年努力挤出了一抹笑容,毕竟刚刚从死亡线上回来,再淡定的人也维持不了冷静,而他原本就不是一个淡定的人。

    这是任务接下去的提示吗?凌蘭想了一下,决定还是去村庄看看,毕竟她现在对这个所谓的进化道路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要干些什么。

    看到凌蘭点头,少年激动无比,就这样,凌蘭准备与那少年一起回他的村庄。

    离开的时候,他们在不远处,收拢一些他们逃亡时丢弃的财物,每个人都背着一大包东西准备回家。但是,更多的同伴永远地留着了这里,再也回不到家里,而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那些殷切期盼他们归来的亲人们。

    路上,凌蘭知道了这些人都是一个村庄的,他们这次出来是准备到三十里处的小镇那边去换购生活必须的东西,却没想到会发生这种惨事。

    凌蘭跟着他们绕过了一个小山坡,原本荒芜的情景有了好转,绿色也多了起来,少年告诉凌蘭,他们的村庄有一处天赐的泉眼,是这片荒芜的绿洲,也让他们村庄所有人能够在这片缺水的荒野之中生存下去。

    继续前行了一段路,绿意葱葱的草地就映入眼帘。少年兴奋地告诉凌蘭他们村庄就要到了的时候,凌蘭却脸色大变。

    她示意所有人都躲了起来,而她悄悄潜伏了过去。幸亏这里并不是一马平川的草地,而是一起伏不定的山丘地带。

    很快凌蘭顺着山坳,来到了村庄口,但是眼前的一幕让凌蘭明白了,少年的村庄此刻同样面临着被屠杀的悲惨结局。

    村庄门口的几棵大树上,此刻已经吊起了不少青壮男人,而周围,手无寸铁的老人女人孩子被绑在一起,他们跪在地上拼命挣扎,哭喊声中想爬向自己的亲人,看管他们的杀戮者们狂笑声中,用手中的武器将那些企图反抗的人们打倒在地,让他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丈夫、父亲活生生地被刽子手剖腹剜心,死在了眼前。

    “人渣!”凌蘭心中的怒火猛地燃烧起来,这一幕已经触犯了凌蘭的禁区,若说凌蘭一开始讨厌麻烦不想插手,这个时候的凌蘭只想杀光这些绝对称不上是人的人渣了。

    不过凌蘭不是一个头脑发热的人,她可不想因为一时冲动,没救出这些人反而让自己陷入重围,送了命。

    凌蘭还记得,系统提示的那句话,唯一性任务,很可能表示这次任务中是不允许死亡的,一旦她死亡,这个任务就会被终止。

    在学习空间中混了快六年了,凌蘭很熟悉空间的任务奖励机制,越是诡异独特的任务,得到的奖励就越丰厚。而唯一性的任务,单看那个唯一,凌蘭就能确定,事后的奖励绝对丰厚到让她眼馋的地步。

    所以,从一开始,凌蘭就没有要放弃的想法,无论有多大的困难,她一定要完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