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九十一章:考验OR选择?
    第九十一章:考验OR选择?

    随着系统的这一声公告,凌蘭的面前再次出现了一个黑色大漩涡,直接将她吸入其中。

    靠,又来!凌蘭无语了,难道学习空间就不能温柔点吗?不过有了前面的一次经验,这次,凌蘭没那么狼狈了。

    依然无法确定时间感,凌蘭只觉得眼前突然一亮,就知道她被丢出去了。

    果然如第一次那样,直接被甩在了当空,不过,这次凌蘭已经做好了准备,以绝对优美的姿势落地,凌蘭果断给自己的出色表现喝彩。

    当然,落地之前必要的检查还是需要的,凌蘭可没忘记学习空间的阴险……嗯,绝对阴险到了极点,开始经常中招的凌蘭已经学会了任何时刻都必须保持谨慎的本能。

    凌蘭落地的地点是一个荒芜的山坡,完全****在外面的黄土,没有了山谷中那些欣欣向荣、美丽且旺盛得生命力,到底都是枯黄干裂的大地,代表生命的绿色几乎不可见,一眼望去,只有萧条与落寞,甚至有种绝望的窒息感。

    更加可怕的是,穿梭其中的一条沧桑古道,此刻已经被染上了一片血红,尸横遍野。

    而在凌蘭的不远处,一些惊恐的人正拼命向前跑着,而后面却紧跟着举着刀剑一脸疯狂追逐的人。

    凌蘭明白了这绝对是第二格中的那个场景,只是没有了画面中的主人公,却多了她凌蘭这个人。

    这是一道考验吗?看自己做出什么选择,正义的使者又或者是冷酷的旁观者?

    乐于助人是件好事。凌蘭认为这是做人的根本,不过。这必须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她有没有这个能力去帮助对方。又或者这个人值不值得她的帮助。

    就如下面这一些人,被逃亡的人究竟值不值得她出手呢?还有那些带着武器的人实力如何?是好是坏?

    高高站在山坡顶的凌蘭,一脸冷然地看着下面充满血腥的一幕,似乎没有看到生命的流逝。

    为什么,那些人只想到要逃,而不去反抗吗?凌蘭神情有些复杂,似怜悯似痛恨又似失有些望,其实那些人的人数并不比对方少多少,真的想反抗。并不是一定没有机会。

    凌蘭看到了逃在最前头,那个人眼中全是生的****,甚至有一种为此不惜一切代价的疯狂,凌蘭突然间感觉自己有些悟了。

    面对生死关头,人类下意识选择他们认为最安全可靠的那条路走,就比如现在这种让人绝望的场面,只要他比别人跑的更快一点,他就能脱离利刃砍杀的范围,然后他就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这是人类的本能。是深藏在内心的劣性,它是一个魔鬼,在这种绝望时刻,被释放了出来。

    凌蘭忍不住笑了。带着嘲讽,这也是一种优胜劣汰吧?

    可惜……凌蘭的视线投向了那些杀戮者,他们眼神中的戏谑。嘲讽是那么明显。这都证明,再努力的逃亡都是白费的。所有人都逃不过他们的手中利刃,只是他们在享受杀戮之前。先玩一场猫抓老鼠的游戏,以及看一场蝼蚁们人性卑劣的表现。

    凌蘭竟然想起了她前世的日军侵华战争,那少少的两万关东军,竟然可以侵占了整个东三省,这结果无疑是很可笑的,要知道单单东三省的人口就能压死这些关东军几个来回,为什么他们就能侵占的那么容易轻松?是不是其中也有人性卑劣的成分存在?

    凌蘭失笑摇头,将心中的杂念丢弃,现在的凌蘭只是今生的凌蘭,与前世没有任何关系了。

    正在这个时候,落在最后,一个年纪偏大的老汉终于没有躲过这次的刀剑,他惨呼一声倒地,与此同时,他将一直拉着他跑的少年推了出去……

    “小龙,快跑啊!”已经知道没有生存希望的老汉,临时之前将越过他身边的某个追逐的凶手死死抱住,脸上有种解脱的疯狂。

    被推开的少年,不敢停下,只能泪流满面地拼命向前跑,他不能浪费亲人给予的生机。

    老汉很快被乱刀砍死,其中一个凶手收手时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鄙夷道:“想从我们手上活下来?TM的真是做梦。”

    做梦吗?凌蘭的右手悄然从自己的小腿侧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倒握刃柄,贴于虎口处,而左手从自己的腰后背抽出一把极短的三棱军刺,她决定要帮助这些逃亡的人,那个老汉临死前的疯狂证明他们并不是懦夫,而是没有人去点燃他们的怒火与勇气。

    或许,凌蘭的杀气太浓,原本正在享受杀戮快感的某个凶手竟然转头朝凌蘭这边看来,当然凌蘭没有选择躲避,她就这样高高地看着对方,等待他们的行动。

    那人看到是一个幼儿,满脸兴奋,杀了很多的成年人,他有些腻了,或许这个可怜的小兔子可以带来更大的乐趣。他对着身边的人指了指凌蘭,示意去将那个孩子带来。

    其中一个人越众而出,朝凌蘭这边跑来,凌蘭见状,突然转身就跑,这个动作太正常了,孩子看到害怕的人或东西,都会这样表现。

    凌蘭这边的动静让那些逃亡中的人也注意到了,凌蘭清晰地听到里面传来的惊恐声,甚至还有数声凄厉至极的快跑!

    就算人性在崩溃的边缘,这些人还残留了一点爱幼的美德吗?人果然是极其复杂的,明明自身都难保了,见到比自己更加弱小的存在,就会不由自主地付出自己的关心。

    不过,此刻已经不容凌蘭多想了,因为那个分出来的凶手追了过来,跑到了高坡之上。

    “小兔崽子,别跑,乖乖地跟爷爷我回去,让我们好好玩玩……”那人一脸的兴奋,竟然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下唇,他在想用什么办法来折磨眼前这个看起来很可怜,实际上也很可怜的小可怜。

    凌蘭原本想杀了对方,因为她已经将对方引到了所有人的视线死角,但听到了这话,瞬间改变了主意,决定什么都不错,让对方顺利地抓住她。

    凌蘭并不想放过这些人,她想将这些人全部留在此地。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凌蘭不知道对方有没有那种瞬间传递消息的东西,万一她一动手,被反应灵敏的人将她的信息传递出去,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凌蘭是想帮助这些可怜的人,但也不想惹上大麻烦。要避免这一点,她必须瞬间击杀这里的所有敌人。要是这些人没有防备,瞬间击杀她是有信心的,但如何让他们放下戒心让她靠近……这是凌蘭唯一的难点,而现在,这个难点已经不存在了。

    凌蘭惊叫声中,被对方抓住了,她拼命挣扎,可幼小的身体又如何能挣脱大人的蛮力呢。那人高兴地提着凌蘭往回走,在他的背后,凌蘭左手的军刺已经隔空对准了对方心脏部位,只要一有异动,军刺便毫不留情地刺入其中。

    “头,有只可爱的小老鼠。”抓住凌蘭的凶兽将凌蘭直接丢到了他们头目面前,凌蘭惊恐地看着他们。

    而原本那些逃跑的人,此刻也已经被其他几个凶手围住,逼着他们向凌蘭这里走过来。果然,他们只是在戏耍这些可怜人,让他们一直错误以为还有活下去的可能。

    凌蘭余光看到,被刀剑逼回来的人们一脸的绝望,死灰一片,对手突然爆发的速度,让他们明白自己根本没有所谓的希望,于是,他们放弃了自己。

    “为什么要认输呢?然后就不肯博一下吗?凌蘭最痛恨失败与认输,生命是自己的,就算终止,也应该由自己选择不是吗?

    “看起来不像是他们村庄的人,长的真是水灵。”头目一下子就看出了凌蘭的与众不同,他眉头微微皱起,眼神中有些困惑与怀疑。

    凌蘭的表情没有变化,除了惊恐还是惊恐,将一个六岁孩子面对陌生人,面对危险表现的淋漓尽致……嗯,感谢五号导师,教了这些有用没用的东西,而现在真的用上了。

    “或许是商队的孩子,我们昨天在古道上不是劫杀过一个商队吗?”其中一个人不以为然,抢劫的时候有些漏网之鱼很正常。

    手下的话倒是解除了头目的疑虑,当然他原本就没有多怀疑,只是觉得有些困惑而已,毕竟一个五六岁的小孩能有什么危险,就算拿把菜刀,都得担心会不会砍到他自己。

    “不错,那么就让我们还好玩玩。”头目的话让身边的人都狂笑起来,有几个甚至蠢蠢****,想亲自动手折磨这只可怜的小老鼠,孩子脸上极致的恐慌会不会很有意思呢。

    而其他被驱赶过来旁观的人们,根本不敢出声,他们怕自己有一些声息出现,被折磨虐杀的人会是自己。

    当然有几个人甚至有种罪恶的念头,要是这个孩子让这些魔鬼感到满意了,会不会就不杀他们了……

    凌蘭原本就没指望这些人,可她没有想到,这群人里竟然有人会开口为他求饶:“求你们放了他吧,他只是个孩子……”

    凌蘭余光看到,说话的正是那个被老汉推开的少年,他满脸哀求,当然绝望更多,也许他也知道开口根本没有作用,但他还是开口了,为那几乎不存在的可能与希望。(未完待续……)

    PS:亲们,先预祝大家春节快乐,我们明年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