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穿越未来之男人不好当 > 第十五章:对不起,我失控了!
    第十五章:对不起,我失控了!

    VIP室中,凌蘭大开眼界了,没想到万年之后的世界,购物不再需要自己在商场里爬上爬下地去找去看,只要轻松坐在VIP室中,看着房间的超大屏幕,选择你想要浏览的种类,然后会呈三维动态为你详细介绍这些产品。要是顾客对某样特别感兴趣的,可以点击一下,进行深入了解。

    蓝洛凤看的很认真,她基本上浏览的都是凌蘭的东西,很快,一件件实物被送到了VIP室,等待蓝洛凤最后的选择。

    “婴儿音乐床:该产品形状曾椭圆形,两种形态可以按需求自由切换,半封盖透明式和全封盖透明式。当婴儿睡在床上,可通过婴儿的脑波活跃度,选择音乐进行助眠。另外,该床自带网络,可自行下载更新联邦的最新音乐,免除了家长的麻烦。”

    自带网络?自动下载更新?没事情做的凌蘭正昏昏欲睡的时候,耳朵就灌进了这句话,马上精神一振。要知道前些时间,她被小四折腾死了,天天打滚撒泼,要求她找机会让他上网,用小四的话说:“谁掌握了信息,谁就是胜利者……”

    当然,这只是小四的一说,毕竟小四和凌蘭两人明面上没什么对手敌人。小四之所以这么着急,是因为他必须了解这个世界的信息,才能更好地为宿者服务,否则一个不小心就会出大纰漏。

    比如上次的基因激发药剂事件,就是因为小四不了解这个世界婴儿的吸收能力,才做的有些惊天骇俗,差点给凌蘭带来很大的麻烦,要不是某位贵人插手封锁消息,恐怕凌蘭已经被接入军部,成为军部的战争机器。

    当然有着成人思想的凌蘭不会就此被洗脑,可以选择潜伏隐藏。但肯定自由因此与之告别,除非某日她强大到可以挣脱国家给予的束缚……

    小四与凌蘭每每回想这件事,都是一身冷汗,到现在还不敢掉以轻心。凌蘭第一式为什么会两个多月完成,很大一部分是凌蘭不敢真的百分百投入训练,她怕身边有监视她的密探在,自己若再做事出格,更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而今天,他竟然听到这个好信息,而且还不容易被****,毕竟这可是婴儿床,一个婴儿睡在床上,你会怀疑他在偷偷摸摸上网吗?

    呵呵,兄台你一定是疯了,得要好好治。

    每个人都会用看白痴、傻瓜、疯子的眼光来着你,然后很惋惜地丢下这一句走人。

    凌蘭兴奋了,这绝逼是给她量身定做的,也只有她才能让这个婴儿床发挥它所有的作用,不会再明珠蒙尘。

    凌蘭果断爬起,坚定地指着婴儿音乐床,嘴里啊啊地叫着,她向母亲表示,这床她要了。

    蓝洛凤这次与凌蘭的脑电波在同个波段,她惊讶地问:“凌蘭要这个床吗?难道凌蘭喜欢音乐?好吧,既然凌蘭喜欢,那么妈妈买了。”

    好吧,蓝洛凤明显是个二十四孝老妈,只要孩子要的,她全被满足。幸亏凌蘭的壳子里是个三观已正的成熟意识,否则按蓝洛凤这种无保留的宠溺,不成败家子就不可能了。

    凌蘭得到了想要的,心情可愉快了,她准备到小四那里显摆一下。

    “小四,小四……”小四似乎被什么打击到了,凌蘭喊了好几声,他都没听到,一脸哀怨地蹲在地上画圈圈。

    凌蘭晕了,直接一个头槌过去:“你小子,做什么呢?”

    没想到小四依然死气沉沉不做声,要知道,以前的小四肯定会跳起来,大声控诉凌蘭家暴他……

    凌蘭郁闷了,也有些束手无策了,只能使劲捏着小四的脸颊,狠命地拉扯,希望小四回过神来。

    这次,算是有些效果,小四有气无力地打掉她拉扯的手,一脸****地问:“有事?”

    凌蘭关心地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小四重重叹了一口气道:“我被这个世界****了。”

    话音一落,怒极的凌蘭脚丫子直接一踹,踢中他的小屁屁,将小四踢飞出去:“丫的,竟敢耍我!”

    小四因为这一脚,他心中的失落被踢掉了,他生气地扑向凌蘭,抱住她的大腿怒道:“都说了不许家暴,你还家暴,我要上诉,上诉。”

    “我还想问你,干嘛骗我,弄出一副要死样,让我担忧?”凌蘭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无法控制心中的怒火,她明明清楚小四或许只是开个玩笑,为什么以前能笑笑就过的事情,现在就没办法忍下来呢?

    凌蘭不知道,这是因为她一直强压内心的负面情绪爆发了。前段时间虽然凌蘭自我安慰,药剂事件已经过去,一切都风平浪静。其实凌蘭一直没办法真正放下心,害怕自己的秘密会被军方发现,沦为实验材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这种负面情绪一直潜藏在凌蘭内心深处,若没有机会发泄的话,终有一日会成为凌蘭带来后患。

    应该说凌蘭很幸运,凌蘭因有机会外出逛商场,心情很愉悦,区别于平时她的平静与隐忍。前世的病痛折磨虽然让凌蘭获得了无比强大的忍功和永不放弃的精神,可问题也出在这里,要知道忍字头上一把刀,过头了,对身心都是一种伤害。

    当然单靠这种波动不是很大的愉悦情绪,是没办法让凌蘭彻底爆发,可凌蘭却因为一张能联网下载的婴儿床,让他欣喜若狂,激动的心情让她马上到意识空间中与小四分享,可是,小四偏偏一副对人生没有什么期盼的绝望状,让凌蘭从狂喜瞬间跌倒谷底,这种从高山跌倒谷底的强烈情绪碰撞,让凌蘭原本十分完美的忍耐力有了破绽……

    于是,深藏内心的负面情绪终于有机会爆发了……这才出现了凌蘭那可怕的一脚,以及后面的暴怒。

    两人在意识空间中缠斗在一起,最后双方都力竭倒地。

    凌蘭躺在地上,剧烈喘息着,没想到她竟然和一个小屁孩较真,不过,她现在只感觉心中十分轻松,似乎整个人被洗礼过一样。

    凌蘭笑道:“小四,对不起,刚才我失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