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玄幻小说 > 雷武 > 第六百九十四章 谈秦色变
    男子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紫宸在看。

    对于这件事,紫宸自然没有撒谎的必要。

    “好,没问题!”他没有犹豫直接点头,肯定回答。重建无极宗,这不光是获得传承的要求,也是莫老的心愿。即便没有传承,紫宸也会重建无极宗。

    “好,给你传承!”男子话音刚落,便是一指点向紫宸的眉心。

    对方出手迅捷如电,紫宸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直接被点中。可怜紫宸刚刚突破,还没有试验自己的强大战力,就被男子这一指给点晕了过去。

    紫宸晕倒在地,男子脸上却满是落寞,曾经的无极宗在他手中到达了一个巅峰,本以为这个宗派能屹立不倒,长久的传下去,谁知竟然覆灭了。

    落寞的他心中自然不好受。

    “紫宸对吧?无极宗能否崛起,就看你了!”说完最后一句,男子直接化为一道光,顺着紫宸眉心进入识海。

    他是一道意念,也是一道魂念,这道魂念对于过去所知的事情并不多,出现在这里的唯一目的也是给予紫宸传承。即便紫宸不答应,他也会把传承毫不保留的留给紫宸,因为这是他存在的意义。

    “刚刚结丹,就有如此灵念,看来这紫宸的确不凡!之前我还担心他无法获得全部传承,但有如此灵念,获得全部传承已经不是问题。无极宗有他带领,一定能再创辉煌!”进入识海的男子,从紫宸的灵念中感应到一股让人敬畏的气息。

    男子本身就是无极宗的传承,刚进入紫宸识海,他的身体便是散开,化为一个个光点。

    这些光点有大有小,但每一个光点都是一种传承,加起来,光点不下千个,万个,这些都是无极宗的传承。而现在,光点正向着紫宸灵念当中融入。

    结丹紫宸足足用了二十年,此次接受无极宗的众多传承,一个个都要领悟,哪怕拥有强大灵念,想来时间也不会短了。

    紫宸只感觉自己睡了一觉,然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中的他见到了很多东西,看到了很多技艺,每一样都像亲身经历过一样。

    这万千光点每被紫宸吸收一个,就证明紫宸领悟了一种传承。这是无极宗当年的老主人特意留下的,除了传承之外,还有对方的感悟所在,也就是对方所知的一切。此刻紫宸接受传承,也是相当于亲身感受着对方演练。

    在强大的灵念之下一个个光点消失被吸收,紫宸领悟的传承也是更多,而他所处的这个小世界,也随着光点的变少而变得不再稳定。

    等到紫宸接受完整传承,眼眸再次睁开时,又一个十年过去了。先前的小世界已经崩碎,在小世界崩碎前石屋下方的传送阵启动,把他送到了外界。

    看到这片熟悉的密林,紫宸知道自己已经出来了。他的脑海中,也多了很多东西。

    “这么多传承,不知道这次又沉睡了多久?”现在的紫宸,对于时间完全没有了观念。不过在他看来,自己突破丹元到接受传承,应该有两三年了。

    丹成,又得到了传承,紫宸也该离开此地回天蛮阁了。

    “传承里有完整的炼丹技艺,这些东西还是给秦家,顺便谈谈创建无极宗的事情。”

    紫宸离开了废墟,向着原先秦家所在的方向飞去。

    只是原先的丹阳城,已经大变样,变得更加繁华,紫宸并没有从中找到秦家主事人。

    就在紫宸询问路人有关于秦家的事情时,却是发现所有路人都谈秦色变。而且看他的目光,就像看怪物一般。

    “年轻人,你是从山里来的吧?竟然敢打听秦家,你不想活了?”一位上了年纪的老者小声道。

    “打听秦家就是不想活了?难不成秦家还成了洪荒猛兽,但就算是洪荒猛兽也没有不让打听的道理吧?”紫宸哑然失笑。

    老者一把拉着紫宸,走到一个角落,小声告诫:“年轻人,谈论秦家最好不要大声,也不要这么肆无忌惮,小心性命不保!”

    老者紧张的样子,再加上刚才其他人听到他的话慌乱躲避时的表情,让紫宸感觉到了此事的异常。仿佛在这些人眼中,秦家是真的洪荒猛兽一般,而且是不让打听的洪荒猛兽。

    “距离这片地域统一,也仅仅两三年的时间,秦家到底发生了什么?”

    紫宸心中疑惑,而后问道:“老人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大家好像对秦家很是敬畏。这片地域被三方势力统一,不是才两三年吗?”

    “两三年?”老者看着紫宸的目光,也变得更加古怪,道:“年轻人,你是不是糊涂了,当年紫宸带着三方势力打下这片地域,到现在已经过了三十多年了!”

    “什么?三十多年了,这怎么可能?!”紫宸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惊骇。

    “还差两个月三十一年,这是千真万确的事情,年轻人,我看你是过糊涂了吧?”老者看着紫宸。

    “老人家,这到底怎么回事?这三十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大家对秦家这么敬畏?”紫宸询问。

    “哎!造孽啊!”老者听闻低叹一声,但是却没有立刻回答紫宸。

    “老人家,此地不是说话之地,正好我也饿了,如果老人家不介意,不妨随我去酒楼坐坐。”紫宸出言邀请。

    老者犹豫片刻,但最终还是点头答应。

    于是,紫宸带着老者前往丹阳城最大的酒楼。紫宸发现,随着接近酒楼,老者的表情变得极为忐忑,之前镇定的眼神中,竟然有了些许慌乱。

    对此,紫宸并没有多问,装作不知。

    等快要到达酒楼时,老者神色忽然一变,道:“年轻人,还是算了吧,我也不饿,而且这家酒楼很贵的。”

    说完,也不等紫宸回答,老者扭头就走,步伐很快。与其说是在走,还不如说是在跑。

    紫宸并没有扭头制止老者,而是望着前方,那里有几个年轻人,约莫二十一二岁,正从另外一个方向走来,似乎要进酒楼用餐。

    老者突然改变主意,也是因为看到了他们。

    “哎呦,这不是老孙头吗?什么风把你吹过来了?”一位年轻人看到了老者,而后又捅了捅旁边的年轻人,对方看到老者之后,嘴角带着戏谑笑容。

    老者似乎没有听到,继续向着远处走去,步伐更快。

    “老孙头,你再敢走一步,我会要了你的狗命!”看到老者头也不回,年轻人脸色一冷,声音变得冰寒起来。

    老者身形一颤,停顿一息之后扭头,那满是皱纹的脸上充满笑容,冲着几位走来的年轻人行礼,“这不是几位秦家少爷吗?真巧啊,小孙在这里见过几位少爷!”

    “老东西,竟然敢装作看不见我们?好大的狗胆!”几个年轻人刚一接近,便有一人抬起一脚踹在老孙头的身上,直接把对方踹飞了出去。

    紫宸能够看出,老孙头是一个凡人,这几个年轻人,则是有修为的,从周身逸散的能量来看,应该都是御空。不过二十一二岁,就是御空之境,看来这几人的天资很不错。

    对方一脚踹在老孙头身上,只是让他断了几根肋骨,而没有伤其性命,显然是故意为之。

    老孙头被一脚踹的半天站不起来,满是痛苦的脸上,却是挤满笑容,颤声道:“秦秦家少爷,这是这是误会!”

    “误会吗?”为首的一个年轻人,脸上有一道伤疤,对方上前直接踩在了老头的脸上。老者的半边脸跟地面狠狠接触,另外半边被鞋底踩着,鞋底的主人俯视老头冷笑道:“现在告诉我,这还是不是误会?”

    老者的身躯在哆嗦,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紫宸的眉头微皱,仅仅从老者两句话上面,他已经猜出这些年轻人的身份。秦家,他们都是秦家的人。

    “老孙头,十年前小爷宽宏大量,饶了你一条狗命,让你在丹阳城好好活着。当初我是不是警告过你,从今往后见到小爷,一定要跪地额头,感恩戴德?但你今天见到小爷,竟然在躲,这是对一个曾经的救命恩人该有的态度吗?”

    说着,年轻人脚下用力,大力在老孙头脸上碾着。

    旁边几个年轻人发出戏谑狞笑,大声叫好。

    至于远处的其他人,见到这一幕都是远远避去,连凑热闹都不敢,只是临走之时,纷纷对老孙头投一怜悯眼神。

    “十年前我能决定你的生死,十年后照样可以!看到我脸上的疤痕没有,整整十年了还没有散去。”年轻人冲着老头大声道:“我秦家的炼丹技艺冠绝天下,想要消除疤痕自然是手到擒来,但我秦垨不愿,因为我要记住十年前那一幕,记住那耻辱性的一刻!”

    就在说话间,名为秦垨的青年脚下再次用力,在碾压之间,老头的脸上已经被磨破了皮,殷红血迹流出。

    “坏人,你们都是坏人,给我走开,不要欺负我爷爷!”一道稚嫩而又愤怒的声音忽然从远处响起。

    只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从远处飞快冲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