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堕落三部曲之一我欲成魔 > 第252章 第二百五十章 异议
    “喂!上面的,废话不要讲了,大家这次来不是听你们啰嗦的,公告上说的那三间宝物到底在哪里?还是赶快说出来吧!”底下早已有人等的不耐烦,大声吆喝起来。

    虚尘脸色一变,有些不大好看,可是却也无可奈何,江湖汉子本来就不拘小节,也没有几个知书达理的,讲话当然毫不客气,不管上面坐的人如何不高兴,也发作不得。

    “呵呵,这是在下的过错,平白耽误了那么多江湖朋友的时间。”阴九幽笑道:“既然大家都急着想知道这件事情,我也就不好钓大家的胃口了。”他清了清喉咙,故作深沉的说道:“想必关于本楼想要公布的这三件消息,大家也都耳熟能详了吧?那么我就不费话为大家多做介绍了。《飞月残章》大家都知道当初是在毒王叶寻阳手中失去的,他也古怪的死在了自己的毒下,这也成了当年武林的一大悬案,其实,大家不知道的是,叶寻阳有个弟子,还未出师的弟子,他由于贪念,毒杀了自己的师傅,同时偷走了飞月残章,可能是他自己因为功力不足,强行修习《飞月残章》上的武功出了什么岔子,江湖上再也没有他的消息,本楼只知道,他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在黄山附近的一个小镇上。”

    阴九幽话音刚落,底下的人就开始议论纷纷,阴九幽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那个叶寻阳的徒弟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在黄山附近,那么,那本《飞月残章》可能就被他带进了黄山,虽然黄山面积甚大,可是总比在整个天下瞎摸的好,不管怎么说,总算有了个目标。

    阴九幽满意的看着下面的人点了点头,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这第二件东西……”他的话音刚落,下面就骤然安静下来,什么事情都没有这宝物来的吸引人。不过台下的人已少了不少,想必已经赶奔黄山,找那本旷世奇书了。

    “这第二件东西,‘幻生疑梦剑’在江湖之上也是广为流传,大家都知道它是当年一代奇侠‘幻世奇儒’的随身兵器,陪伴着它的主人纵横天下,未逢敌手,也随着它的主人消失于武林之中,其实,大家不知道的是,那位奇儒大侠除了一身的功夫之外,也是一个痴情的种子,他与当年的武林第一美女‘春云宫’宫主司徒兰一见钟情,最后情定终身,他带着自己的爱妻退出江湖,隐居起来,但是奇怪的是,他退隐江湖的时候,身边并没有带着那把‘疑生幻梦剑’,而且,他们退出江湖之前,曾经去过他们初次相间的地方,所以,本楼怀疑他们在退出江湖之后,‘幻世奇儒’大侠将自己的剑留在了他们相识的地方作为纪念,那个地方,应该是在‘长生湖’中的某个小岛,那里除了‘疑生幻梦剑’之外,本楼怀疑可能还会有‘春云宫’宫主司徒兰留下来的什么东西。”

    这番话讲出来效果更是轰动,“疑生幻梦剑”已经可以让江湖人物垂涎欲滴了,和“疑生幻梦剑”在一起的竟然还有当年名震武林的“春云宫”遗物,这种****简直可以让人疯狂了。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台下的人物已经走了大半,对于他们来说,那名神秘的杀手的身份是什么根本与他们无关,比起这个来,还是看的见,摸得着的宝物更让人心动,留在这里的人大多是实力不够,或者是好奇心过剩的人。

    “至于这最后一件事情,那名神秘杀手的身份,经过我们‘幻楼’的探访,终于多少有了眉目,据我们所知,那名神秘杀手最出名的武功当属‘赤血手’无疑,这几乎已经成为了他的标志,可是事实上,就算是在当年的魔宗都少有人修习这种武功,因为这种武功不但对敌有效,而且对自己的摧残也很严重,当年魔宗修炼这种武功的人很少有人活过五十岁的,因此,这套武功在魔宗之内几乎也要绝传了,在各大门派剿灭魔宗的时候,并没有遭遇到这种功夫就说明了这种情况,而且那修炼赤血手的秘籍也在那次之后毁于一旦。不过,我们却发现,当年魔宗的四大长老之一,‘天狠老人刘阴恨’曾经叛宗出逃,这个人的性格阴狠异常,不但对别人狠毒,对自己也是毫不手软,为了成为高手无所不用其极!他出逃的时候,就带走了那本‘赤血手’秘籍的副本。”

    “也就是说……”虚尘喃喃念道。

    “也就是说,那个神秘的杀手,很有可能就是那刘阴恨的传人。”阴九幽点了点头说道:“而且,刘阴恨最后出现的地方就是天苍山附近,我们怀疑,上次各大门派在天苍山发现的那个神秘的山洞就是刘阴恨最后的归宿。”

    一时之间,台下面议论纷纷,怪不得那名神秘杀手会赤血手,怪不得他上次会在天仓山出现并且大开杀戒,不过,既然他和折花公子花折枝关系不同寻常,那么,花折枝会不会也是魔宗留下来的余孽呢?

    阴九幽微微一笑,就这三件事情,足可以在江湖中掀起一阵风浪,至于这风浪有多大,就要看人们的贪欲有多重了。

    “好好好!”这时候,一阵笑声从高台上传了下来,盖过了在场的其他声音,让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大家都被这声音吸引,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正好看见赤心堡的列风捏着剩不下多少的胡子笑个不停。

    “不知道列先生因何发笑?莫非对本楼公布出来的三个消息有异议?或者列先生知道比我们更准确的消息?”阴九幽看着列风,古怪的问道。

    “哪里,哪里。”列风笑着站了起来,我对贵楼公布的消息绝对没有一丝一毫的怀疑“只是,我担心这只是过气的消息了,就算我们依靠这些消息去找东西的话,恐怕机会渺茫。”

    “列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阴九幽阴沉沉的问道。

    “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列风嘿嘿一笑“我只是听说前一段时间月影以及五色教一众人等曾经和贵楼有过接触,接着,今天月影参加这场盛会的就只有韩公子一个人,五色教更是连人影都看不到,这件事情不让人觉得有些蹊跷吗?”

    “列先生,你想说什么,不妨直接说出来好了。”阴九幽也嘿嘿一笑“这样绕来绕去的让人好生心烦。”

    “好,既然许楼主这样说了,那我也不绕圈子了!”列风大声说道:“我怀疑幻楼已经把这三个消息透露给月影的那些丫头知道了,而且,五色教的那些人也分了一杯羹,哼,我这也不是信口胡说,月影对花折枝那淫贼恨之入骨,分分钟盼望能把他碎尸万段,能让她们错过这场大会的,除了花折枝的事情以外,我也想不出其他的来了。至于那个五色教,他们根本就是贪婪成性的家伙,这大会里的三个消息,他们恐怕一个都不会放过,可是结果今天却一个人都没有来,要说这里没有什么事情,我第一个不信。呵呵,请许楼主,老朽对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好奇了,所以派出人手跟在他们后面,今天大会已经把消息宣布了,只要看看他们去到哪里,就真相大白喽!”

    听完列风的话,下面议论纷纷,都觉得他说得有些道理,人群的情绪开始有些激动了。

    “呵呵,列先生说的原来是这件事情啊。”阴九幽笑了笑“你说得没错,我们确实把消息提前告诉给月影他们了。”

    听到阴九幽的话,下面一片哗然,“骗子,骗子”的叫喊声不绝于耳。

    阴九幽用手向下压了压,朗声说道:“诸位,也许你们认为我们幻楼言而无信,觉得我们背信弃义,呵呵,可是大家想过没有,我们当初保证过什么没有?我们那布告上面说的清楚,只是公布这三件事,但是并没有说不会提前让人知道啊!”

    “你这是狡辩!”列风吼道:“当初说得清楚,这些事情要当着天下众人的面公布出来,那为什么会让别人先行知道?”

    “呵呵,列先生,如果是一般的门派,你这么说也是无可厚非。”阴九幽笑道:“可是,您要记住了,我们这个幻楼是做什么,我们不是一般的门派,我们要想活命,就要把我们知道的消息卖出去才能糊口,我虽然会公布这三个消息,但是不等于我们不可以卖给别人,这三个消息可是月影他们三千两黄金一个买去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而且有字句为证,绝无抵赖的可能!”说着,阴九幽从怀里掏出一张写满字的纸,张开以后向四周展示了一下,又收进怀里“有买卖不做可不是生意经,有人要买,我们当然会卖,你们不知道消息,那是你们没有想到而已,与我们幻楼无关,如果列先生对此有异议的话,那好,我们幻楼以后不敢做‘赤心堡’的生意,你们拿钱,我们也不敢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