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武侠小说 > 独钓寒江雪 > 三十二、道消魔长(3 )
    更新时间:2008-08-04

    唐靖雨功聚双耳,十余丈外麻二姑和那侍女早已放松了戒备,两人的交谈已清晰可闻。麻二姑笑道:“青青,日前你说姚令主迷上了那个穆小雨,怎么现在又同剑公子鬼混!”那侍女青青想是很得姚欢欢宠爱,柳眉一竖,杏眼一瞪,作势道:“二姑,怎么说话这么难听,我家姑娘要是知道你背后乱嚼舌头,定会要你好看,别说小妹没有提醒过你!”麻二姑脸色一变,心里虽恨这个死丫头拿大,可是那主子她又实在得罪不起,只得陪笑道:“青青说哪里话,你还不知我麻二姑有名的心直口快,我可是不拿你妹子当外人。”青青见一向横眉冷目的麻二姑这趟肯低声下气的陪笑,心里也不免得意,噗哧笑道:“这话我也只肯同二姑讲,我家姑娘虽然中意那个穆小雨,不过远水解不了近渴。穆小雨虽然出色,毕竟遥不可及,不像这个剑公子,初涉江湖的雏儿,容易上手。”麻二姑会意的笑道:“头午远远的瞧了一眼,那剑公子卖相真是不错。”青青却叹了口气,幽幽说道:“那是二姑没有见过穆小雨,那才是令人心折的男子,举手投足,简直迷死人了。”麻二姑忍不住笑道:“原来是你这小蹄子思春了,我瞧余龙翔背地里对你做足了功夫,这小子一表人才,又懂哄人,妹子你就没有让他上手,呵,咯咯……”麻二姑不怀好意的一通大笑。青青撇了撇嘴,不屑道:“余龙翔算甚么东西,要不是看在姑娘面上,瞧我正眼也不会睬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哼!”麻二姑嘴里没说,心里可是不信,心道:“这小蹄子没准同那余龙翔有一腿,想必是怕姚欢欢那贱人,所以装出这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唐靖雨见两人说来说去都是这些混帐话,不免有些失望。青青却道:“姑娘对余龙翔腻味已不是一日,这才支应到洛阳去了,而那余龙翔也欣喜若狂的去了,二姑知道为何?”见麻二姑摇头,青青接着道:“因为余龙翔是去见许姑娘。”麻二姑会意道:“这才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以许姑娘那脸盘、那身段,那个男子不是做梦都想搂着呵!”青青听麻二姑说得不堪,啐了一口道:“许姑娘的手段二姑不是不知,最好还是不要乱说。”麻二姑尴尬道:“瞧二姑这张嘴,怎么也管不住。许姑娘不仅模样好,本事更好,听说这次也是许姑娘亲自去洛阳……”话还未说完,青青已叫了起来,“那边来了艘大船,二姑瞧是不?”唐靖雨留神看去,果然瞧见一艘五桅帆船顺流而下,落日的余晖将那白色的风帆抹上了几道霞光。麻二姑当先展开身法掠了出去,青青慌忙跳上驾辕,打马赶车追了上去。出了密林是一片开阔地带,紫凤掩身潜到林边绿草丛中留神看去。那艘大船缓缓驶近,船舱里早已探出一人,瞧见正在招手的麻二姑,嘟囔了一句甚么,又缩了回去。几个舵手七手八脚把那巨帆卸了下来,大船缓缓靠上了那座废弃的已久的土堤。舱门开处,先出来的正是余翔龙和那个手执巨斧的雷老儿。唐靖雨精神大振,深感不虚此行,留意看去。却是四个劲装大汉抬了一个木箱子出来,唐靖雨有些纳闷,不知这箱子有甚么玄虚,当下运集目力打量。只见那箱子做工粗糙,似乎并不很重,待瞧见箱壁的几个小孔,方恍然大悟,箱内定然是一个活人。随后出来的居然是量天尺纪鸣鹤和小道士松元,五柳道长倒未见现身。唐靖雨不由好奇,箱内到底是何人,要劳动天罗教这么多好手押送。纪鸣鹤、雷老儿同松元并未下船,只余龙翔同那四个大汉将箱子抬到了那辆篷车放下,余龙翔一脸惶急,赶着那四个大汉回船,在堤岸上一叠连声的督促“赶快开船!”那艘大船重新升起风帆,顺水顺风,眨眼间只剩下一道帆影。余翔龙望上游瞧了一会,方放心的走向那辆篷车。麻二姑当先钻进篷车,余龙翔见青青也要进去,忙上前拉住陪笑道:“好妹子,车厢里已满了,就同翔哥在车辕上挤挤吧。”青青啐道:“想得倒美,人家宁愿在车厢里挤。”说着挤进了车厢。余龙翔还要争执,一眼瞥见远处一道帆影顺流而来,顿时魂飞魄散,忙忙的跃上驾辕,急急打马向密林奔来。唐靖雨有些明白,天罗教有厉害的对头追在后面,却想出了这么一条“金蝉脱壳”之计,想必箱内之人对天罗教异常重要。即便对头追上那艘大船,待得发觉上当,恐怕箱内之人早已神不知鬼不觉的运到了别处。唐靖雨心中一动,几个起落回去把那马车赶了过来。也难怪余龙翔惶急,顺流而下的那艘船窄而细长,鼓帆而来,较刚才那只大船更要迅疾。此际,余龙翔顾不得地面坑洼不平,连连挥动马鞭,打马如飞,马车已靠近密林边缘。那条大河蜿蜒曲折,距离又远,只要让马车驰进密林,则万事大吉,不用担心被那船上之人发觉。余龙翔正自得意,前面草丛中突然暴起数点寒芒,迎面飞来。余龙翔应变称得上神速,撒手扔鞭,长剑已自出鞘,挽了个斗大的剑花,将袭向自己面门的一道寒芒磕飞开去。可惜,那数点寒芒本意取得却是那两匹奔马,待到余龙翔发觉上当,两匹奔马脑门上分别插着一枚明晃晃的铁凤凰,向前栽去。余龙翔硬是了得,抢先飞身而起,跃落地面,单手抓住车辕,硬生生将那将那疾速前倾的车体稳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