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少校总裁重生妻 > 26 yu求不满
    拿着药的手再次在他眼前抬了抬,亦南辰磨牙,最后还是接了过去一把扔进嘴里。

    宁错错端着盘子回过身,这才注意满屋子的人目光全放在自己身上,特别是最前面那个长得赏心悦目的女子,眼神复杂,她看不懂。

    飞速瞟了身前的程飞黎一眼,低着头就往外走。

    ——我是欲求不满的分割线——

    程飞黎顺着走廊追出来,这一层是高干病房区,环境清幽,很是安静。

    宁错错亦是神情低落,慢腾腾地往护士站走,手臂突然被人抓住;程飞黎紧攥着她的手,半拉半拖着快步就奔向电梯方向,宁错错回过神,就想挣脱,这里虽然人来往不多,但很多都已经是熟人。

    可他捏得紧,她挣不开,小跑着才能跟上他的脚步

    “飞黎,怎么啦,这是要去哪里?”

    程飞黎头也没回,像是后面有什么追赶他似着使劲往前冲,一进电梯,就把她抵在角落里,迫不及待地压上思念已久的唇;把她所有的抗议和别扭全都堵在了口里。

    他凶猛吮吸着她仿佛带着花瓣的清香,像是果冻般香甜可口的唇瓣。这一刻,像是等待了很久,等得他心焦。

    他已经有三天没牵过她的手,四天没抱过她的身,五天没吻过她的唇,都快忘记了多少天没碰过她的柔软娇躯了……

    该死的!该死的!

    他觉得自己快要疯了;明明近在咫尺,却让他见得到摸不到,看得到吃不到;

    想吼想骂,想发泄他满腔的热火,可一见她瘦了几圈儿的小脸和闪着让人怜爱的眼神,他又只好狠狠地压抑自己。

    某些情感,某些yu望,越是压抑,越被它引诱得要死,反弹得越高,越会时不时出来骚扰你的理智,挥不去,理还乱。

    宁错错被狠压着动弹不得,想张口叫他停下,刚一启唇,就给了程飞黎趁虚而入的机会。他滑溜的舌头咻地钻进她的口里,狠狠扫荡着她口腔的每一处角落……

    电梯停在负一层的停车场,门打开,程飞黎满身满眼都燃烧着熊熊欲火,不顾她的挣扎抱住她就往他的宝马车上带。

    “飞黎,你等等,等等。”宁错错被他抱着半挂在他身上,他勒得她快喘不过气。

    程飞黎很不满,阴着脸一股脑儿地就往前走,铁臂更紧,等把她推进车后座里,砰地就甩上车门

    “飞黎,你今天是怎么了,我还不能走。”

    程飞黎不说话,扑过来压在她身上,一边儿伸手去扒她的衣服一边口气恶劣地咬牙道

    “我怎么了?宝贝,你说我怎么了,我快被你折磨疯了,天天见你围着南哥转,连眼神儿都没分给我一个,我吃醋,我不乐意了,我的女人凭什么只看他不看我?不行,我反悔了,你这么虐待我,我当初是脑子被门夹了才会答应你去照顾他,你倒是把他养得白白胖胖,你看我,啊,你看看我,怎么着,也不能厚此薄彼把我亏成这样儿吧。”

    “什么为你受伤?那我呢,来,你摸摸,你摸摸,我为你腰都细成面条儿,脸都瘦成薄饼了,你也不知道心疼我,宝贝儿,咱不去了,哥哥还怕没人伺候不成?我一会儿就和他说去,好不,你就好好伺候伺候我得了。”

    程飞黎咕咕哝哝地发泄他的满,拉起她的手臂绕在自己脖子上,脑袋哼哼哧哧地就往她颈窝里埋,嘴巴凑上去像饿狼扑食一般啃咬。

    宁错错伸手锤他的肩膀,就想把他给推开,他这样压着她实在难受,挤在这样一个狭窄的空间,x下真皮座椅发出的那个味道她也很不喜欢。

    他的嘴巴很是讨厌,像老猪拱地似地在她脸上又咬又啃,弄得她冰火交融这会儿很难受。

    更让她觉得害怕的,是突然想起来早先亦南辰在她脖子处弄的牙印儿,这要是让飞黎看见,还得了。

    好在现在车里的光线并不特别好,但宁错错还是怕,怕他发现她又解释不了,这样的忐忑心里让她挣扎得更加厉害,眼泪忍不住就冒了出来

    她知道,飞黎不舍得她流泪,可她心里布满悲哀,自己竟然要这样利用他的疼爱。

    果然

    程飞黎感觉脸庞碰到湿润,抬起眼一看,就见她又是眼泪汪汪,可怜兮兮地瞧着他。

    操!

    心里暗骂一声从她身上爬起来,默不作声地坐在旁边使劲儿扒了扒那头短碎发。

    宁错错慌忙也坐起身,整理一下被他弄乱的头发和衣服,看他唬着脸不吭声儿,就坐过去抱着他的手臂,小鸟依人般把脸轻轻靠在他身上,眼睛里还闪着泪

    “对不起,不是我不愿意,只是,我,我那个来了,你别生气好不好。”

    宁错错只觉得满心的愧疚,这个她爱到心坎儿里的男人,如今自己却要一次又一次地撒谎骗他,

    程飞黎最受不了就是她软绵绵眼巴巴的可怜劲儿,每次一见她这样,让他都恨不得把天上的星星摘下来只为博她一笑。

    刚才脑热的冲动消散很多,回过身把她揽进怀里,带着薄茧的拇指轻轻为她拭着腮边的泪

    “别哭,我没生气,只是最近晚上不能打电话,白天见不着面,见上了你又忙来忙去躲着我,所以我急得慌;要是不了解你,还会以为你移情别恋,想抛弃我呢。”

    “这是我弄的么?”

    手指刚好抚到她唇上那微红的牙印儿,很淡,但破了点儿皮,不凑近也瞧不清楚。

    宁错错一听,眼睛顿时不敢看他,也不知道要如何回答,连忙迅速把脸埋进他怀里。

    女子急切地投怀送抱,像小猫咪似的,惹得程飞黎在她头顶乐呵呵一笑

    “看我这问得,不是我还能有谁,刚才太粗鲁了,宝贝,疼不?”

    听着他的温柔细语,宁错错心里紧得抽疼,多好的男人啊!她不明白,既然上天让自己如此幸运遇上了他,为什么,又还要给自己安排那样的不幸?

    在他怀里闷闷地摇摇头,程飞黎大手把玩儿着她的长发,放在唇边亲了亲说

    ------题外话------

    下章预告——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