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特种兵在都市 > 1123章 胜与败
    “站住!”印名泉一声怒吼。 网

    印启一把拉住印序,对他使了个眼色。印序不甘心的停住脚步,双眼闪着如受伤野兽般的光芒。

    “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绝对不会。”

    印启脸色阴阴的说道:“爸,我们得想办法让那两个瘪三把话收回来,不然小序会有麻烦。”

    “叮铃……”

    电话铃声猛然间响起,印名泉看到来电显示,急忙拿起电话:“大哥!”

    听筒里传来印玉轩的吼声:“印序在外面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知不知道?”

    印名泉说道:“知道,不过那个人的腿是被杨洛那个畜生打断的,小序是被陷害的。”

    “那个什么勒索、敲诈五十亿的事情是不是印序捅出去的?”

    印名泉说道:“是!”

    “乱弹琴!如果杨洛那么好对付,我们岂能饮泣吞声到现在。”印玉轩啪的一声挂断电话。

    印名泉拿着电话愣了好一会,然后放下电话站起身:“去见你二伯。”

    酒吧,还是那个位置,卫华看着陈威带过来的手提电脑惬意的笑着说道:“应该在给他们添把火了。”说完拿出电话拨了一窜号码。

    时间不长听筒里传来杨洛有些沙哑的声音:“什么事?”

    卫华问道:“王彤嫂子怎么样了。”

    杨洛轻声说道:“植物人,能够清醒过来的几率很低。”

    “什么?”卫华猛然在椅子上站了起来,“怎么会这样。”

    杨洛没有回答他,而是问道:“你那里怎么样了?”

    卫华深深吸了口气,坐回到椅子上:“很顺利!”

    杨洛说道:“三天后我就回去了,有什么事情到时候在说。”

    卫华答应一声,“戴恩恩在你身边吗?”

    戴恩恩的声音在听筒里传来:“小卫子,找我什么事。”

    卫华说道:“是你出手的时候了。”

    戴恩恩没有说话,直接掐断了电话。卫华默默的把电话放到桌子上,刚才的好心情被王彤的事情弄得烟消云散。

    “怎么了?”陈威问道,蔡洪亮也在看着卫华。

    卫华拿起烟点了一颗:“没什么!”然后看着蔡洪亮,“明天抓捕印序。”

    蔡洪亮点头:“没有问题。”

    这两天闹得那么凶,市里和局里领导居然没有过问,甚至一个电话都没有,这在以往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不过细细一想也就明白了,上面是不想得罪杨洛和卫华,所以放任事情越闹越大也不插手,让他在里面搅稀泥。当他想明白这些之后,更加坚定了靠向卫华的决心,不要说只是去抓印序,就是让他去抓印名泉,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把人抓来。

    一个小时后,网络上突然出现一段视频,谁都能看得出来,视频中的男主角是印序,居然在青天白日之下非礼一个女孩,警察来了之后又大摇大摆的离开。这还不算,视频结束之后,一段一段的文字出现在画面中。把当年印小三搞得云南乌烟瘴气,天怒人怨的事情公布于众。

    网民的愤怒瞬间就达到了顶点,骂声就像是突然爆发的海啸,卷起几十米高的海浪扑向印家。

    有网友发表文章称:从历史中的高衙内到现在的官二代,在词语的变迁中,显示了此现象在中国特色的官僚制度下的绵延不绝!社会贫富分化严重、分配不均问题日趋尖锐的今天,这一现象引起来了人们越来越多的愤怒。官二代这个新的词语的形成并且成为越来越热的焦点话题,就已经奠定了此事件发生的沃土。可以说印序的嚣张跋扈,残忍暴虐,印小三的贪婪成性、无法无天,就像是奔突在地表下的岩浆爆发,是溃烂了的肌体内脓液的艳丽流淌。

    这一现象的出现,其实就是权力运行中的无限膨胀,最终造就了这样一种畸形的特权社会。

    特权是可怕的,有些手握特权的人,包括他的亲人都是有恃无恐的!而印序和印小三从小就在特权荫护下成长,他们在特权支持下习惯性的为所欲为,视我们这些屁民为奴隶,利用父辈手中的权利生杀予夺,视法律为无物。这一切的一切就是因为权利,把我们赋予他们的权利当成了私有财产。这种现象对国家、对人民的危害是极其严重的,如果不重新审视,不把权利彻底关进牢笼,社会的道德就会沦陷,政府的信誉就会崩塌……

    云南,印秉彦坐在摇椅上看着手中的报纸。印玉轩脸色凝重的在外面走了进来。

    “爸!”

    印秉彦抬头看着印玉轩说道:“那段监控视频有没有问题?”

    印玉轩摇头:“我找了十几个计算机方面的专家,他们都说没有问题。可我打电话给名泉,他说那个人的****是被杨洛打断的,和印序没有关系。”

    印秉彦放下手里的报纸:“看来那段监控视频不是没有问题,而是我们找的人没有检查出来。”

    印玉轩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印序年纪小不知道轻重,可名泉这个当老子的居然也不阻止,简直是糊涂。”

    印秉彦叹口气说道:“是我错了,根本就不应该把他扶上去,他根本就不是那块料。”

    印玉轩对印名泉也是无话可说,资质平庸不说,做事从来都不经过大脑。

    “刚才网络上又出现了一段视频,是印序非礼一个女孩子的,并且小三的事情也被爆了出来。现在我们印家已经成了众矢之的,如果处理不好,好不容易才打开的局面又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印秉彦轻轻闭上了眼睛,枯瘦的双手紧紧抓着藤椅的扶手,传来一阵嘎吱嘎吱声。

    过来一会,印秉彦才睁开眼睛,有些无力的说道:“让印序去自首,让正申和名泉公开向民众道歉,要求严惩印序。”

    印玉轩犹豫的说道:“让印序自首没什么,可让正申和名泉公开道歉,这有点严重了,而且对他们的威信也是一个不小打击。”

    印秉彦叹口气:“只有这样才能平息民众的怒火,才能让我们不至于那么狼狈,能挽回点颜面。”

    印玉轩还想说什么,印秉彦摆了摆手:“去吧!我有点累了。”

    印正申也坐在书房里看着电脑屏幕,脸上倒是很平静,看不出他的喜怒。

    这时他老婆推门走了进来:“老三和印启、印序来了。”

    印正申抬起头:“让他们到书房来。”

    “叮铃……”

    印正申拿起电话:“大哥!”印正申脸色微微变了一下,马上恢复了正常,“我知道了!”说完放下电话。

    书房的门再一次被推开,印名泉和印启还有印序走了进来。

    印正申看着他们指指沙发,“坐吧!”

    三个人坐了来,印名泉开口说道:“二哥……”

    印正申挥手打断他的话:“让印序去自首,明天我们公开向民众道歉。”

    “什么?”印名泉喊了一声,“让小序去自首,我们还要公开向民众道歉?”

    印序的脸突然激动的说道:“我为什么去自首?那个长毛的腿是杨洛那个畜生打断的,和我没有一点关系。”

    印正申说道:“你们过来看一段视频。”

    印名泉冷声说道:“那段视频我已经看过了,是假的。”

    印正申看了他一眼:“不是那段!”

    印名泉疑惑的走了过去,印启和印序走到印正申身后。当印序看到之后顿时傻了眼,而印名泉气得脸色苍白,挥手一巴掌狠狠扇在了印序的脸上。

    “啪!”

    印序被打得直发懵,“干什么打我!”

    “混账东西,看看你干的好事,大庭广众之下非礼女孩子,我不该打你吗?”印名泉怒声骂道。

    印序捂着被打的脸,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印名泉发这么大的火。

    “我是被陷害啊,那天发生的事情只是意外。”

    “意外?什么意外能让你抓人家女孩的胸?”印名泉气得浑身直哆嗦,抬手还要打。

    印启急忙拦在印序面前,“爸!当印序说清楚您在打他也不迟。”

    印名泉恨恨的把抬起的手放下:“好,你说,看你怎么解释。”

    印序那天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衣服是那个婊|子自己撕开的,而且她是和卫华是一起的。”

    印启恨声骂道:“妈的,他们太卑鄙了。”这个家伙好像忘了,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他们想要暗算杨洛,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印正申站起身,走到窗前看着漆黑的夜空轻声说道:“这个世界根本就不存在卑鄙这个词,只有胜与败。尤其是官场从来都不是讲究是非黑白的地方,所以我们输了就是输了,没什么好抱怨的,你们以后做事用用脑子就行了。”其实他也没想到事情最后会变成这样,后果居然这么严重。要不然就算兄弟翻脸也会阻止。

    印名泉还是不死心的说道:“难道没有其他的办法?非得让印序去自首,我们道歉?”

    印正申慢慢转过身,看着印名泉说道:“什么办法?说印序是被冤枉的,说这一切都是杨洛设下的陷阱?会有人相信吗?”

    印名泉说道:“我们可以把事情强行压下去,通知媒体不要在报道这件事情,让那些网站把新闻、帖子全都删了,这样不就行了?”

    印正申对这个弟弟真的是失望了:“如果我们面对的是普通老百姓,这么做没有问。可杨洛和卫华不是老百姓,他们背后有迟家和卫家,那些媒体会听我们的吗?为了我们去得罪杨洛和卫华?”

    印名泉张了张嘴,最后把要说的话咽了下去。他不承认都不行,印家就是在辉煌的时期,也只是个二线家族,何况是现在已经没落了,那些媒体怎么可能会听他们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