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学 > 女生小说 > 特种兵在都市 > 第2266章 谁也不傻
    军分区,距离司令部不到三十米有栋三层楼,那是军分区的娱乐室。一楼是篮球、足球、排球场地,二楼东边摆着各种各样的健身器材,西边墙上挂着投影幕布,靠西南角有一台卡拉点歌机,而三楼是棋牌室。

    由于全军区刚刚完成半个月的高强度集训,中午吃完饭之后,全都回去休息了,整个军区大院都看不到几个人。至于娱乐室,一楼和二楼只有那么几只没有参加训练家伙,在这里发泄过剩的精力。

    三楼倒是有不少人,都围在政委张广奇和参谋长姚光荣身边,看着他们下棋。而他们坐的这张棋桌在军分区可是非常有名,因为这个桌的棋盘很特殊,黑子缺了一个車,红子缺了一个马。更特殊的是,双方的老将和老帅都被钉子死死钉在了棋盘上。

    当然了,这个棋盘之所以这个样子,他是有一段故事的。当年,军区总司令陪着一位中央首长下来视察。中午在食堂吃完饭到娱乐室来参观,那位首长突然兴致勃勃的要跟司令员下棋。谁能想到,看起来非常平和的两人,下棋起来火气那么大。下着下着两人就吵了起来,他说让他一个車,他说让他一个马。然后两人还是谁也不服谁,最后让警卫员把各自的老帅和老将钉在了棋盘上。后来,这个故事成为了一段佳话,这个棋盘也保留了下来。

    “啪!”张广奇得意洋洋的喊道:“将,你输了!”

    姚光荣脸色顿时黑了下来:“不算不算,刚才你都悔棋了,再下一盘。”

    “喂!”张广奇不满的说道,“老姚,我发现你的脸皮咋越来越厚了,我悔棋难道你没悔吗?”

    “反正这盘不算!”姚光荣有点死猪不怕开水烫。

    “首长!”这时警卫连连长曲岗推开人群走过来,趴在姚光荣耳边说了一句什么。姚光荣脸色变了一下,很快恢复正常。

    “怎么?”张广奇好奇的问道,“什么事啊,还不让我知道。”

    曲岗又趴在张广奇耳边说了一句,张广奇一愣,紧接着笑了一声:“你跟地方打声招呼就行了,多大点事啊!”

    曲岗又趴在张广奇耳边一阵嘀咕,越听张广奇脸上的表情越严肃:“这是真的?”

    曲岗刚要说话,张广奇对着周围的人挥了下手:“行了,都散了吧。”

    虽然周围的人都好奇发生了什么事,但作为军人,即使好奇心再重,命令下来了也得离开。

    见到人都走了,张广奇说道:“你接着说!”

    曲岗说道:“这是后勤供应科王科长跟我说的,他经常跟地方打交道,跟这个蔡金位有过接触。就在十分钟前,王科长接到了蔡金位的电话,因为他在外面回不来,马上打电话通知了我。据他所知,这个蔡金位在地方的能量不但他还说,这事有点蹊跷。”

    姚光荣并没有像外界传言的那样,暴跳如雷,反而很平静,好像被抓的不是他儿子,而是张广奇的儿子。

    “蹊跷?他怎么说!”

    曲岗说道:“他说,被抓的不止姚斌,还有市里的几个领导孩子和蔡金位儿子都被一起抓了”

    不用曲岗在往下说,无论是姚光荣还是张广奇,那都是成了精的人物。这么一点信息,眼睛眨了眨的时间,短短几秒钟,蔡金位的那点小心思就被他们猜测得**不离十。

    “你先下去吧!”姚光荣挥挥手。

    曲岗一个立正,给张广奇和姚光荣敬了个礼,然后才转身离开。

    张广奇琢磨了一下:“不但把姚斌抓了,还把市里的几个领导孩子也抓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不然一个小小的刑警队长,怎么敢跟市领导对着干,难道他真的活得不耐烦了?”说着看向姚光荣,“我看还是跟地方打个招呼吧,不管怎么说,先把孩子弄出来。”

    姚光荣嘴角抽搐了一下,拿起烟点了一根,说道:“你真的相信姚斌会贩毒?”

    张广奇笑着说道:“怎么可能,那小子虽然混蛋了一点,我也揍过他,但要说他贩毒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不就得了!”姚光荣狠狠抽了口烟,眼里闪着怒气,“既然姚斌不会贩毒,我为什么要被他们利用,上赶着给他们冲锋陷阵?真当我姚光荣是傻子,耍着很好玩?”

    张广奇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就是怕姚斌吃亏!”

    姚光荣恨铁不成钢的说道:“吃点亏也好,让他长长记性,省得到处惹是生非。”

    张广奇叹口气:“还是让人打听一下怎么回事吧,弄清楚了我们心里也好有个数。”

    虽然姚光荣很生气,但不担心是假的,毕竟那是自己的儿子:“让曲岗去吧!”姚光荣征求张广奇的意见。

    张广奇点点头,对着远处的警卫员招了招手,警卫急忙跑过来:“首长!”

    张广奇说道:“把你们连长找来!”

    警卫敬了个礼,转身跑了出去。时间不长,曲岗快步走过来:“首长!”

    姚光荣说道:“你去刑警队一趟,问问什么情况。记住,你去就是问问情况,态度要好。”

    曲岗一愣,紧接着明白过来,敬了个礼:“是!”

    东鹤地产集团,蔡金位下了车,抬头看了一眼十二层的大楼,脸上的表情变得肃穆起来。好像不是来找人的,而是来朝圣的。

    霍威靠着宽大的老板椅,双腿搭在办公桌上,手上夹着一根粗大的雪茄在吞云吐雾。而霍严穿着一身西装,手里拿着一杯红酒,却斜躺在沙发上。

    “哥!”霍严说道,“蔡金位那老小子被人掐住七寸了,接下来怎么办?”

    霍威挑了挑眼皮儿,“很简单,把那个扑街弄下去,然后找机会杀了他。”

    霍严满不在乎的说道:“那么麻烦干什么,直接弄死多省心。”

    霍威一瞪眼:“干什么事,你就不能动动脑子?那个扑街毕竟是刑警队长,刚刚上任就死了,影响太大,上面的脸也不好看。要是先把他弄下去,然后在安排一场意外,这样影响就会小很多。”

    “那怎么做?”霍严问道。

    霍威说道:“你过来!”

    霍严起身走过去,霍威嘀嘀咕咕的说了半天,霍严眼睛越来越亮:“哥,还是你厉害。”

    霍威阴森森的一笑:“这事我们不能插手,你用海外账户把钱转给蔡金位,让他去办。最后出了什么问题,跟我们也没有关系。”